首页 时尚美妆 kyky开元网页版

第3950章 绕过水盆朝着床边摸过去

第3章 知人知面不知心
   曾几何时?每每听闻嫁娶的喜乐之声,便携绢掩面,羞涩的期待着自己着上嫁衣时会是如何模样?未来的夫君又生得如何?此刻得偿所愿,身着喜庆的嫁衣,落坐喜庆的喜轿,轿外的锣鼓喧哗,听来却是那般刺耳锤心,仿佛正为她不可抗绝的人生哀悼。
   清晰的记得元宵节之夜,热闹的大街上花样层出不穷,闺中女子,惟那日得爹娘应允出街游玩。
   出门前在闺房之中,小蝶还曾问及愣神的自己,“小姐,可还是在想那白马寺山下的英俊公子?”
   苏苡欣加略红了脸,“少胡说,人海茫茫,或许今生惟那一面,有何可想的。”去年随母亲一同前去白马寺上香,在山脚下,她坐在轿中随意掀起帷窗时,看到了英俊不凡的他,且第一次有了心动的感觉,只可惜他只是扶着一老夫人转身离去,并未发现自己的存在。
   随后在逛街途中,拿着猜灯谜的奖励与小蝶在人流中走散了,途中遇一布坊,想着为爹娘做两套衣衫,携裙踏上石阶,看铺子的小厮便热情的迎了上来,“苏小姐。”
   苏苡欣面色微怔,随即轻柔的笑言:“你识得我?”
   那小厮颌了颌首,“前两****路过白马寺,在山脚下见你与苏夫人一起,苏小姐乃洛州第一美人,小的有幸得见,便记下了。”
   这番本是令人生厌的恭维话,却因着小厮脸上的诚恳而失去了轻簿之意,“麻烦你替我挑两匹布料。”
   “好,苏小姐稍等,小的去给您拿上等的布料去。”
   小厮转身离开了柜台,此时与前面热闹的街道相较,布坊之中的清静倒显得有些寂寥。
   等了少顷,不见那小厮出来,苏苡欣准备再看看其它的布匹,转身之际,却倏然的撞到了一人的怀里,空气中夹带着浓浓的酒气,迅速推开了身子抬眸,她看清了那个长像俊美,眸色凌厉的男子,心猛然一滞,竟然是他,欣喜怔然之中,却又蓦然让他拉扣在了怀里,随即肩上一疼,便消失了意识。
   醒来后,自己衣裙绫乱的躺在陌生的榻上,而榻沿边坐着正着衣的男子,在梦里出现千百次的男子,不认识他是谁,只记得昨夜撞到了他的怀里,身下传来阵阵疼痛,消散的眸光终是聚起,当发现自己的处境时,苏苡欣有了想死的冲动,可她身子太弱,根本动弹不得,泪水滑过眼角,湿了枕巾,为何他会倏然成了毁她一生之人,清楚的看到那恶魔临行之前的那抹邪魅的笑意,随即有人进了屋子,自此一夜之间,她便成了街头巷尾的笑资。
   她不想责怪他人,一切都是自己找的,若没进入那家布坊,今日的一切便不会发生了。
   可是,她想知道为什么?为什么会是她遭受这种令人心寒的非议?为什么那他要那般对她?为什么爹爹突然变得狠心,将自己推向那毁了自己一生的恶魔的身边去?难道那五万两白银真的比女儿的幸福来得紧要么?
   泪水已浇湿了膝间的红裙,携着一颗带伤的心随着喜轿轻摇的身子,走向老天爷为她安排的宿命。
   不知何时,喜乐停了,轿帘让人掀开,苏苡欣微抬手,小蝶扶着她落轿,从喜帕下她能清楚的看到小蝶站在身侧而未起步,心下泛起了一丝狐疑,随即便听她略带哭腔言道:“小姐,这是淅然山庄的侧门。”
   侧门么?紧了紧小蝶的手,抑忍着满腔不安与泪意,良久,“小蝶,我们走吧。”
   夜幕降临,无月的夜,点缀着颗颗繁星,窗棂处,随风摇曳了满窗的枝影。
   小蝶静静的守在小姐身边,可怜的小姐,从小到大何曾遇到此番大的变故,往日在家生个小病,夫人都会心疼得落泪,此时到好,说是喜房,再不受待见,也不能让屋子与平常无疑,连个喜庆的字都未张贴罢,暗暗的替她委屈,不禁愁容满面。
   “小蝶你别走。”感觉到身旁之人离开,苏苡欣倏然掀开了红盖头,神色不安的言道:“我害怕。”
   紧步到榻前,紧紧的握着小姐的手,“小姐放心,小蝶不会离开的,奴婢是想去看看阮庄主可有过来?若没有,小姐怕是饿了罢,用些点心好充饥。”
   紧张的心略缓了下来,松开了小蝶紧握的手,瞧着她去沏茶拿点心,转身之际,门扉突然被推开了,一抹藏青色身影踏过了门槛,盯着榻上私掀盖头的女子微敛了幽深的遂眸。
   小蝶手中的茶与点心倒落在地,苏苡欣缓缓起身,惊愕的目睹着那刚毅、邪美的轮廓之上泛起的捉莫不定之色,挪步到小蝶身后,牢牢的抓紧她的衣袖。
   小姐害怕,小蝶何曾不怕,光看烛光映在地上的影子便觉着心中一悸,慑人的凌厉让人不由自主的产生畏惧,连忙重下眸子,盈了盈礼,“小蝶见过庄主。”
   阮七决略阖了眸目,凝视着那躲在侍婢身后惊慌不安的身影,整个淅然山庄谁人对他不惧,她会害怕,自是理所当然。
   不愧是洛州第一美女,惶恐胆怯的模样都那般招人爱怜,想之前苏府让提亲的人踏破了门槛,到了却让他占了个便宜,不过用五万两白银娶回来,算算账却也是亏了,因为再美,亦不过是个女人。
   再者,回想苏文笙找上门来要自己负责,淑儿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他的要求,同意他将女儿嫁来淅然山庄,淑儿与苏家的恩怨怕是要发泄到这苏家小姐身上了罢,要怪也只能怪她投错了胎,生在苏家。
   “你还站着干什么?还不出去?”
   起伏平稳的话,透着让人胆寒的威仪,今夜是小姐的洞房花烛,她再不愿,亦没有留下的理由,回眸难过的看着小姐已盈满水雾的眼眸,轻轻的捋着她扯袖的手。
   颊上两行清泪滚落,摇着头示意小蝶不要离开,她不要单独与这恶魔相处,却看着小蝶垂泪言道:“小姐,今夜是您与庄主的洞房花烛,奴婢祝您们早生贵子。”
   小蝶音落,趁着小姐滞神的瞬间抽脱,转身难过的掩面大步离去,留下苏苡欣一人,仿拂灵魂脱离了身体。
   “给我宽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