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 热竞技官方网站

第8538章 你我之间是交易

粉嫩的好像葱白的手指,间隙间还可以看到森森白骨。
  一股连心的疼痛刺激着喜儿的胸口。
  “妹妹,你说,这个香囊放得下十根手指么?不然,我们来试试看好了?”
  素衣的喜儿杏目圆瞪,似要将端懿整个人都生吞活泼了。
  看到喜儿的表情端懿更是笑得放肆。
  “哟,瞧我这记性,皇上说了,今天要去我那,我还是先走了。”
  哈哈哈……
  端懿的笑声好像芒刺一般扎到了喜儿的心尖。
  雪儿,雪儿……
  不行,她一定要去救雪儿。
  出去打水的尔岚恰好看到喜儿要出冷宫,一把拉住了她。
  “娘娘,你这是要去哪?皇上说过不许娘娘你出冷宫半步啊。”
  “尔岚,救雪儿啊,救雪儿,再不救她,她会被皇后折磨死的。”
  喜儿的眼泪怎么也止不住。明明她曾经那么的倔强,可现在,为何这般的脆弱。
  端懿,这个女人,莫非真的是她生命中的死敌?
  那手指一定是雪儿的。雪儿,她才不过五岁啊。
  “娘娘,您别着急,奴婢去,奴婢一定将雪儿公主救出来送到安全的地方。”
  尔岚的眼神无比坚定,此刻,喜儿不知还可以相信谁,所有人都对她避而远之,却只有尔岚到现在还愿意相信她,而她因为跟着她都已经被贬到浣衣局做宫女,可是她没有丝毫的抱怨,到现在还跟着她。能有尔岚这样重情义的宫女或许是她现在唯一值得庆幸的事情。
  尔岚将水放下,就出了冷宫。喜儿稍微安心。
  可是,两天之后,宫中又传来一个消息,皇上微服私访去了。
  “你说,现在还有谁能帮你呢?”
  端懿嘴角的笑容扯动着,脸上的肌肉都在颤抖。
  她从来没有像现在这般的兴奋,皇上这是给她天大的机会。她会借着今天除掉那个贱人的。
  喜儿冷眼看着猖狂的笑着的端懿,眼中充满了厌恶。
  可即使她的眼神那么的冷冽又能怎样,眼前这讨厌的女人可是皇后,而她,却不过是冷宫中一个失宠的妃嫔。
  一朝失宠入冷宫,当年繁华皆不在。
  喜儿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下来。
  她知道如果这个时候在皇后面前失去骄傲,那么,她这辈子都没有办法保住自己的尊严。
  她喜儿虽然只是一个平民女子,可当初,正是因为她的骄傲皇上才会爱上她。
  曾经他在她的耳畔温柔的说着:“喜儿,此生有你,朕便再也不会踏入其他妃嫔寝宫半步。为你,即便是负了这天下又如何。”
  她感动落泪,以为他会是她的最终归宿,可是,不过一场陷害他们的感情就那么不堪一击的被击破,她刚刚还以为他会想明白,可是,皇后说了,皇上已经微服私访了。看来,皇上是不准备理会她了。
  难道,这一场诬陷他当真看不明白?
  也罢,也罢,若真是如此,此生在这冷宫中渡过也罢。
  “喜儿,本宫在跟你说话,你居然开小差,当真以为本宫不敢办你么?皇上离宫之前可是将这后宫都交给本宫了。你可知,本宫若想要了你的小命随时可以?”
  端懿皇后一副趾高气昂的样子,她走到喜儿跟前,带着景泰蓝指套的手指挑起喜儿的下颚,让她的视线不得不与皇后那盛气凌人的样子对视。即便是这样,她依旧高傲的迎上那盛气凌人的眸子。
  “哟,还是这么高傲,喜儿,你还傲得起来吗?从你下贱到爬到我弟弟的床上的时候,你就已经注定是一个贱人。你这个贱人你拖谁下水不好,居然染指我弟弟。只是把你关到冷宫都便宜了你,你可知道我恨不得拔了你的皮剥了你的骨?”
  端懿眼睛里迸射出浓烈的恨意。喜儿相信她说的是真的。
  后宫的争斗从来都是如此,如今,她输了,那么,便不该抱怨今天。
  “皇后,既然你这般想我死,那你不如给我一个痛快,我只求你好好对待我的女儿雪儿。”
  “求,你居然跟我说求字?哈哈哈哈,喜儿,你一向都高高在上怎么会求人呢?可惜啊,本宫不想如你所愿,本宫就是要生生的折磨你,折磨你直到死!”
  恶毒的眼神再一次停驻在喜儿的脸上,所有的恨都像是一柄利刃狠狠的深入了喜儿的眼。
  喜儿真的不想再跟端懿皇后再啰嗦下去。
  她很担心雪儿,可是,现在雪儿肯定是在端懿皇后的手里,否则,她不会笑得那么自信而张狂。
  从小就跟小宝一起长大,那个时候他还只是小宝,不是现在的永睿。
  她好怀念单纯的小时候,那个时候,她烧伤了身体,他总是一脸担心的样子。他总是小心翼翼的守护着她,让她感觉不到一丝丝的伤害又或者是害怕。
  可是现在,当当初的感情不复存在,他觉得累了。
  真的很累,很累……
  “怎么,你无话可说了?本宫就说了像你这样的贱民怎么有资格进入皇宫?跟皇上青梅竹马,哼,那又怎样。贱民就是贱民,永远都改变不了的事实!”
  贱民……
  是啊,她就是一个贱民。
  当初,她还有小宝以及先帝和母后都没有打算回到宫中。
  那个时候谁会想到母后和先帝会再次被寻找回来了。
  只因为安帝的忽然离世。
  安帝是先帝的弟弟,离世的时候还没有成亲,所以也没有子嗣。
  后来先帝自己接过了皇位,并且将自己的小儿子过继给了安帝,继承安帝的当皇帝之前的封号。
  而小宝则再次恢复太子之位。
  原本他也不用这么快登基。
  可是,先帝居然跟安帝得了一样的病,没有多久也离开了人世。
  这对母后来说是一个天大的打击。
  刚刚成年的小宝被迫当上皇帝,同时,母后也移居修罗山庄,在那缅怀先帝。
  “本宫讲话,你居然不看本宫的眼睛,找死!”
  端懿朝旁边的宫女使了一个眼神。
  宫女领会的点头,连忙朝着喜儿的脸打过去。
  “啪……”
  五个指印印在喜儿的脸上。
  喜儿杏目圆瞪,看着端懿。
  “皇后,你凭什么让你的宫女打我?我虽然比你份位地,却也是后宫妃嫔。论辈分,也是我先进宫,你……”
  “笑话,本宫是皇后,要教训一个贱人还不可以了。这事只怕是闹到皇上那也说不过去。”
  端懿的嚣张让喜儿无言以对。
  她的心碎了,再也补不回来。
  原本,她以为她可以成为他心中唯一的那一个,却原来,到最后,她什么都不是。
  端懿冷笑着看着喜儿。
  她早就想对这个女人下手,只是之前没有找到机会,如今,找到这千载难逢的机会,还不借机将她铲除。
  她又叫宫女上前,拼命的抽打喜儿的脸。
  而喜儿,此刻心若死灰。
  她只知道,她和小宝再也回不到过去。
  她只担心她的雪儿。
  只要雪儿没事,就足够了。
  可是,刚刚端懿手里的手指她也看到了。
  还有那香囊都是雪儿的。
  现在,她不能惹怒了端懿,要是她怒了一气之下,将所有的怒火都发泄到雪儿的身上,那么,到时候受苦的会是雪儿。
  所以,她只有忍耐,忍耐,再忍耐。
  一定要救雪儿才行。
  雪儿,一定要撑下去,一定要撑下去啊!
  此时的小宝,永睿皇帝,已经到了修罗山庄所在的地方。
  修罗山庄的繁华已经不若当年,如今的庄主是他的师父冷纤尘。
  而他的母后,自从父皇死后,也来了这里。
  母后伤心过渡,终日面无表情,他非常的担心。
  “母后……”
  一进门,没有看到熟悉的身影。
  永睿一阵担心。
  奇怪,母后没有在佛堂,那又去了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