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医学 带鱼电竞

第981章 慕丹枫和思无邪

统御之门的威力没有问题,问题是苍玄庭现在还没有能够发挥出它全部的威力,它要消耗的神力太多了,让苍玄庭体内的神力无法满足它的胃口,而要克制住这亡灵之主,苍玄庭已经使出了全力,但是他能够感到只要自己的力量有稍稍下降的苗头,就会被对手的力量反噬,那时候就不是自己能够控制的了。
  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联手将伍天照击杀,苍玄庭是非常果断的人,知道其中的轻重,现在伍天照不是剑神宗的大弟子,而是一个恶魔的寄生体,因此如果是他的话,有开口的机会,会毫不迟疑的进行发令,将伍天照击杀。
  可是他现在全力使用“统御之门”,没有余力说话,而其他人都将希望寄托在了他的身上,因此都没有对伍天照进行出手,这让苍玄庭也不由暗自叫苦。
  这其实也无法责怪这些人,谁都不希望李东风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爱徒变成妖魔而死,而老辈高手都知道“诸神天门”的无比威力,而秦语儿众人对苍玄庭极为信任,相信他一定可以将眼前的危局给解决,因此进攻反而没有之前猛烈了。
  “亡灵之主?昔日我剑神宗弟子李剑锋是否就是因为你失去了人性,成为了杀戮机器?”李东风的眼中不由露出了仇恨的光芒,昔日剑神宗一时无二,至少在人族众宗门中排名三甲,但就是因为李剑锋之事令元气大伤,而李剑锋之死更是对剑神宗的巨大打击,可是他知道这并不是李剑锋心甘情愿堕落为魔,真正的原因就是天煞剑谱,他现在忽然想通了,恐怕问题还不是出在剑谱之上,而是因为亡灵之主!
  亡灵之主哈哈狂笑起来,在伍天照的双目中射出了两道鄙夷的目光:“你说的没有错,本尊昔日堕落神境,自然需要一个强横的肉体,李剑锋就是我看中的寄主,但是这小子让我很是失望,只杀了区区数千人就被你们发现了,否则如果他听我使唤的话,本尊就有复活的可能,号令整个神境不在话下!”
  李东风恨得咬牙切齿,原来这就是造成昔日浩劫的真正罪魁祸首,他恨不得将亡灵之主咬死,但是他被一左一右的定拓音和岳彦平拉住了,不能动弹。
  亡灵之主洋洋得意的道:“你们剑神宗围攻李剑锋到最后一刻,本尊知道这小子已经没有希望了,好在他并不知道我的存在,因此不知道我的秘密,本尊就使出积蓄的力量寄生于天煞剑谱中,进入了湖中,可笑你们都没有发现,不过就是因为本尊实力未恢复,不能找你们的晦气,只能在湖中等待机会,结果遇到了伍天照,嘿嘿,我的机会来了。”
  亡灵之主本不是神境的存在,来自于比神境更高的位面圣境,只是因为在大战中陨落,方才进入了神境。
  他只是一道亡灵之气,如果在神境现踪的话,恐怕就是一个五星之下的神王都可以要了他的命,他必须寄生于旁人的身体中才可以发挥一部分的力量,可就算是这一部分力量,已经是非常强大了。
  他必须得到一个很强的肉体,否则自己的力量发出这肉体根本就承受不住。
  亡灵入侵,必须心有破绽,否则人体中会自动形成天地威压,纵然你是亡灵之主的气息,也会顿时化成飞烟,遁空消失,再无重生的可能!
  伍天照心意刚毅,坚忍冷静,修为极高,他的破绽在何处呢?那就是至孝,对师傅李东风的至孝!
  他从籍籍无名的普通弟子能有如今的成就,自然是因为自己的勤奋进取,不屈不挠,始有大成,可如果不是李东风的慧眼识才,一力破格提拔,并收为亲传弟子,他如何能够在人才辈出的剑神宗中脱颖而出,知恩图报,伍天照将李东风视为父亲,他知道李东风并不在乎他的回报,可他发誓要让李东风的愿望成真!
  李东风的愿望就是重振昔曰剑神宗的雄风,而他如今年事已高,要想在中境九星的基础上更进一步,已成为了奢望,而伍天照能够感受到师父的殷殷期望,因此他的修炼才会如此拼命,同样也就成为了亡灵之主入侵他体内唯一的缝隙!
  天煞剑谱其实是作为亡灵之主寄生作用的,本身并不是剑谱,只有寄生在人体身上,才可让亡灵之气有恢复最强战力的希望,寄生体杀戮越多,越能聚集亡灵之气,利于控制寄生体,为自己所有。
  天煞剑谱虽非天生所有的剑道,通过亡灵之主的意愿可根据寄生考的修炼途径而生出剑道刀道以及各种,因为晋级速度快而极易让修炼者为之心动,无论之前的李剑峰还是后来的伍天照,他们都尝到了这一甜头,乃至欲罢不能。
  只是好容易才令伍天照达到小成,还未让他走上杀戮之路,却不料伍天照被莫风云激怒,导致体内负面因素忽然堆积,提前化魔,令亡灵之主也为之意外,它的秘密也就此不保,它心中也不由颇为沮丧。
  天煞剑谱还在剑神宗的一剑湖,令它无法与昔日寄生在李剑峰身上时无声无息的逃遁,素性将亡灵之气融入了伍天照的经脉中,将伍天照给提前控制,不过虽然从表面上看亡灵之主极为嚣张肆无忌惮,没有将众人放在眼里,其实它心中极为紧张,提前融合的代价是不能持久,它必须将眼前的这些人给震住再伺机脱身。
  只是亡灵之主没有想到的是,在这神境之中居然有克制自己的宝物存在,这白金色的玉门应该是它最为惧怕的那件宝物碎片制作而成,如果是真品的话恐怕已经将自己的身体给震死,可就算是碎片带来的威力也让自己有一种化成飞灰的恐惧感觉。
  这小子是什么人,为什么能在神境这样的低等位面操纵如此厉害的宝物,亡灵之主心中大震,猛然空中出现一只灰色大手,向着“统御之门”一掌拍了过去。
  虽然在场的光九星中境就有好几名,实际上吴道子和唐明才是真正的实力中坚,吴道子身躯摇动,背后闪现出青色万象塔虚影,如同龙象—般暴发出威猛神威,而唐明的身后却是—株大树,扎根于地,与大地融合在一处,似世间没有任何力量可以撼动。
  他们都看出了苍玄庭现在使用的白金玉门正好能够克制住亡灵之主的死亡气息,如何能够让亡灵之主的这—爪抓住,只是这两位反应速度虽然迅捷,却还是扑了个空,那灰色大手从他们的攻击中穿过,随着亡灵之主的放声狂笑,灰色大手已抓住了“统御之门”!
  笑声忽然之间嘎然而止,亡灵之主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它本觉得得到“统御之门”有如探囊取物—般容易,当它接触到白金玉门时突然觉得里面忽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吞噬之力,几乎将它硬生生扯入进去,要不是它反应及时迅速后撤的话,恐怕会进去就无法脱身。
  亡灵之主心中不由得又怒又惊,它看准了苍玄庭使用这白金色玉门力不从心,将统御之门得到有极大的把握,却不料险些反遭其祸,它厉声喝道:“是什么人在暗中与本尊作对?”
  它心中不由疑惑不定,周围绝无后期九星的高手存在,而这在玉门中忽然爆发出的力量恐怕不下于九星后期神王之力,这是从哪里来的?莫非有更高境界修士虽不在此处,却能够进行万里之外攻击,—念于此,连亡灵之主都不由心中为之胆怯。
  “师叔,可是你暗中相助?”苍玄庭心中一愣,猛然敏悟是什么原因,不是师叔李傲然暗中相助却还有何人,心中不由暗自感激。
  “臭小子,不是师叔出手的话难道还有旁人不成?”李傲然的身形出现在苍玄庭的识海中,大袖飘飘,神情却是带着凝重之色:“玄庭,你惹上的这个亡灵非同小可,刚才我突然出手,目的就是出其不意,却未想到它的反应极为迅速,否则将它拖入玉门中寒冰祭坛,便可将它炼化!”
  苍玄庭心中一沉,这位师叔对任何事可都是仿佛不放在心上的,而现在连他都口气如此沉重,难道真的是无法解决?
  “这亡灵来自更高位面,应该就是你险些进入的圣境,只是不知道为何会在我中土神境中重生。”李傲然沉声道:“偌我肉身已复,或许对付一个已殒落的上等位面亡灵也不算什么,但现在却不是它的对手,这样,我来控制你的身体,试试咱爷俩的运道吧!”
  苍玄庭不由脸上一变,李傲然和他人不同,自然可以信任,可苍玄庭心中却是清楚,一旦被李傲然控制了身体,对于自己只有好处多多,要知道李傲然可是神主,掌控自己的身体那些宝贵的领悟必会在自己的身体中留下痕迹,自己以后的修炼便会容易多了。
  可是,对于李傲然却是要付出很大代价的,就算是自己放开全部的世界,没有丝毫的抵触,也会让李傲然的神魂受到莫测的损伤,而苍玄庭知道,李傲然恢复元神是一种极为强悍的手段,从神魂修炼开始从内由外,最后达到大成之后可以自成肉体,堪称逆天!
  一般象李傲然这样的神魂创伤,最理想的是找到一具与自己境界修为相等的肉体进行控制,比如阎罗天尊便得到了韩晓的肉体,那已经令阎罗天尊求之不得了。
  而李傲然根本无须找寻到什么肉体,他可以神魂贯穿人体,自我孕育肉体,可一旦中止,这种逆天之法就将永不能用,甚至其他人的肉体也不能再用了!
  见苍玄庭沉默不语,李傲然哪里会不明白这位师侄的心思,从心里来说他如何愿意功败垂成,好容易才得到了神脉令自己的神魂得以修复,李傲然心中相信只要持之以恒自己必定会有重见天日的—天,但今天的情势特殊,让自己只能作出如此选择,他冷声道:“玄庭,大事为重,你不要忘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