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无道清仙

第324章 决战(上)

从剑心阁回来之后,散沫在约定的地方等了两个月,最后等来了骨朵。

“呦!”散沫抬手,道:“我失败了,净林门它确实有点能耐,我也没办成事情,净林门还是好好的。不过……”

散沫对着骨朵呵呵一笑:“底牌就是一丝放在人家身上的魂灵,让自己委身、苟延残喘,看你这幅样子,你也失败了吧?”

骨朵一顿,然后整个人的气质陡然一变,用芸的口吻道:“明知故问。你是根本没去净林门。”

“我没去的话,可是主动弃权。”散沫摊手,再说:“那按照之前定好的规矩……”

骨朵:“近水州,鱼环镇。”

散沫呵呵一笑,继续不温不火地揭露芸的底牌:“你也是狠得下心,那个清饵的分身本就没多少修为,你还帮助骨朵到达元婴中期……留一手这底牌,太明智了。”

“你真烦人。”骨朵露出厌恶的表情。散沫一愣:“现在你抢过主动权了?”

骨朵:“她不想和你说话。”

“无所谓了,反正芸也能听见。”散沫耸肩,倒水,递一杯给不明所以的骨朵。散沫再道:“接下来的胜负就看鱼环镇,这次谁能进去,各凭本事。这次你要是有破绽,我就会对你出手。不过,就你这个修为……尽量离我远一些吧,不然输的一定是你。”

骨朵手突然一撑,道:“胜负未定,你可别说得太满了。”

“嗯?”散沫惊奇,问:“这是芸还是骨朵?”

“花骨朵。”

“好!”散沫哈哈一笑,道:“胜负未定,就让我见识一下你们最后精彩的翻盘吧。”

“半个时辰之后,我们就不再是盟友了。请吧,”散沫伸手,“不送了。”

骨朵离开,散沫在桌前叹惋,道:“这盘棋我都看到了最后……必死之局,你凭什么翻盘呢?”

……

“芸,怎么办?”

“鱼环镇临海,散这次过去,一定会从鱼环镇西侧进入。我引了人,一定会有修士在鱼环镇等着散沫,等他们在西侧打起来的时候,我们就从镇东进去。”

……

鱼环镇西,散沫有恃无恐地看着渐渐从四周赶来、拦在自己面前的十三个久经沧桑的修士,散沫呵呵一笑,道:“修为最次的都是元婴后期圆满,这么多名最精锐,还有几个熟悉的面孔……”

“在你们眼里,这就相当于是最高规格的招待了吧?”散沫仰天大笑。十三名修士虽然感到莫名,但一刻也没有耽搁,纷纷出手。大笑之中,散沫手一招,一纸薄片现于空中,揽下了所有的招式,正当所有的修士都或使出婴气或使出领域与散沫角力时,这薄片竟慢慢曲起了弧度,直接一裹,将所有的招式都包在其中。接着,薄片裹成的圆球开始变小,越变越小,最后带着十三位的功法,消失在了空中。

散沫仍然笑着,他伸手弹出一颗圆丸,一道屏障忽而从天而降,贯穿天地,将鱼环镇包裹在其中,封闭内外。散沫手再一抓,凭空抓出一个拿着匕首的妖族。散沫手一甩,轻而易举地直接将这个妖族扔到一边。

死寂,随着散沫的笑声渐渐消失,四周只剩下了死一般的寂静。

散沫缓了缓,再道:“你们不知道,鱼环镇是我选择的地方……那为什么呢?因为它靠海啊。”

散沫招手,只见远方水天交接的地方,一条黑线突然出现,接着便展露了它的实质,是一大片遮天蔽日的虚无,贴着海面、擦着琼霄。随着巨大的风声传来,海上的那一片虚无如奔涌的洪水,卷着云朵海风扑向鱼环镇,最终它在扑向近水州的时候还是放缓了速度,只在空中卷挟着一个人,将其带到散沫身边。

低头看着由芸控制的、惊恐到难以开口的骨朵,散沫咧开嘴,继续将绝望送给她:“芸,现在知道了吗?你,从来没有和我势均力敌的时候。”

散沫环视四周,如同君王欣赏山河,散沫道:“我知道,你透出了鱼环镇的事情,驱虎吞狼,想拖住我。不过……既然你手段耍不过我,为什么过程中不精彩一点、有趣一点呢?我和你说过,轩宇不过是游戏,如果我开心了,你的轩宇放了又如何呢。”

散沫又低头,芸仍然是一脸难以置信。散沫叹了口气,道:“这些人的力量是你最后的依仗了。芸,我会最后杀你,你就体会一下绝望吧。”

“很感谢你们给了我说话的时间。”散沫朝面前合共十四位元婴期人物鞠躬,然后他手一招,一柄闪着幽毒黑光的长剑出现在了手边:“现在,我会把挫败带给你们。”

……

鱼环镇里,散沫飘在空中。尽管一场大战之后,散沫仍然衣装整齐,什么波折都没有。散沫转过身,像恋人一样亲昵地扶上花骨朵的脸庞——散沫知道,现在控制身体的,是芸。

“芸,你输了。”散沫看着骨朵、看着芸。他像摘下一朵柔嫩的花朵一般,摘走了芸的性命。

之后,散沫长叹一口气,就一直在空中,似乎在发呆一样。不知多久之后,他才带着骨朵的尸体来到鱼环镇之外,西边的一个小山丘上,静静地等人。

三天后,散沫等到了顾良。这一次,顾良看到散沫的瞬间,就明白了散沫的身份:十二州的散沫,只是其本体的几个分身而已。真正的散沫应该在更高阶位的地方,或许是飞升之后的仙界,或许是更高的地方。散沫是杀不死的,至少顾良是杀不死的,就算十二州的散沫身亡,对散沫的本体来说,也并无大碍。

“我一直在等,不过没想到是你。”散沫招手,“这个轩宇的登顶者。”

顾良呵呵一笑,看到了骨朵的尸体,问:“我这个师妹是睡着了吗?”

“不,死了。”散沫摇摇头,“想报仇吗?”

“我至少不是因为她来杀你的。”顾良耸肩,道:“直说了,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交易?”散沫微微感兴趣。

“我知道伤不到你的根本,”顾良道:“所以我来向你展示一个方法,不论你多强,我都能杀掉十二州里你的分身,你一定会感兴趣。而我要的是一句承诺。”

散沫说出了顾良想要的承诺:“让我绝对不再染指这个轩宇。”

顾良点头:“没错。”

“在这个轩宇里,你能有这样的修为,我看重你,所以我不想杀你。”散沫向后一靠,看着骨朵的尸体,道:“忘记什么交易吧,你现在飞升去仙界,我绝不阻拦你。道自顾不暇,不管你以前怎么违逆天道,你现在都可以十分轻松地度过天劫……你飞升吧。”

顾良摇摇头:“交易一次吧。”

散沫继续妥协:“那我再退一步,你有什么舍不得的人,送去北方,我绝不伤害他们……你有这个实力值得我这样的尊重。”

顾良坚持:“相信我,你会对那个方法感兴趣的。”

“我念你在这个轩宇有如此修为,修行不易,我才决定不杀你,你明白?”散沫的怒火被挑起来,他看着顾良,“不要拿着客气当福气,懂?就算你的修为比元婴期上一个、再上一个大境界,论起术法来你也不是我的对手,明白?更何况,一个天地法器都不带着,你凭什么胜过我?我见识过三千六百三十二个轩宇,所谓旷世奇才我见过几千个。有上百个人跟我说,胜过我,让我不要再染指他们的轩宇,你知道有多少轩宇真正幸免于难吗?只有三个!这三个都不是靠实力,而是恰巧走对了运气,机缘巧合才赢下来,知道吗?在我眼里,你们的术法都是拿着泥石头打架,明白吗?”

顾良看着怒气冲冲的散沫,倒了两杯茶,散沫接过去便一口喝完。顾良这时候道:“你这番说法,说过几百遍、劝过几百个人了吧?”

散沫一愣,然后笑出口:“好、好!够有趣。你这话有点意思,你这人也有意思……”

说着,散沫发出大笑,边笑边道:“就凭你这句话,我告诉你一点真相,也同意你的交易。”

顾良疑惑:“真相?”

“对,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