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无道清仙

第322章 声东与击西

芸出现的时候,乌云压寨,虚无骤起,将青霄门围了个密不透风,日光难见。如散沫所说,芸必须要早分出个胜负,一刻也不能耽搁。

青霄门引烛照明,而芸早已闪身至青霄门最中心的地方。除名青霄门,只要粉碎了青霄门核心之后,围三放一,剩下的弟子也自然就会作鸟兽散,不足为虑。

最重要的……毁其核心!

芸抬手,法诀捏起,虚无中雷云滚滚,电闪雷鸣的轰鸣酝酿之中,一道雷光自空中呼烈而下,降在青霄门半包山地之上。只见半空中虚影一闪,青霄门大阵闪起,一道屏障闪烁于半空,接下这一道雷光,分毫无伤。

青霄门殿中,柳七立刻汇报大阵情况:“雷击修为元婴后期,护山大阵未伤根本,损耗千不足一。”

云霄尊者回头大声询问:“张继呢?”

一修士道:“回掌门,青光尊者持剑外出,具体位置不知。”

云霄尊者气得须发皆起,咆哮:“把他给我拦回来!”

“是!”

空中,芸测得这大阵的虚实,深吸一口气,道:“雷明诀。”

一时之间,天空中雷云搅动,漫天的虚无从远方席卷而来,纷纷注入芸的身体。空中雷云间透出炫目白光,带红、带紫、带蓝,雷声震耳,一道道雷击仿佛是暴雨天的大颗雨点,不要钱地下落,十道、百道、千百道,天空被闪电挤得再容不下其他东西,青霄门内方圆三十里都笼罩在一片要盖倒一切的惨白之中。

殿中柳七大急:“每半息雷击修为元婴大圆满。大阵受损,如此雷击之下,只够支撑四十息!”

云霄尊者还未说话,柳七再次开口:“每半息雷击修为……元婴之上,无法估计!支撑二十息!”

“每半息雷击修为……又增、剧增!修为无法估计!仅足支撑五息!”

云霄尊者大吼:“五息后这雷雨能结束吗!”

“起防具!”

晴天尊者大吼,所有在场所有尊者祭出法器,待到阵灭之后,便以防具顶住雷击,拼死一搏。

当大阵损毁的时候,三百注入最大婴气的防具纷纷升起,构成白光之下的一道色彩斑斓的联合屏障。在这屏障之中,有探测功法的尊者,看到了四道身影。

“四道?怎么会是四道?”云霄尊者大惊,“狂旭师祖、龛弦师祖……四个?快去御地宫看看……”

“老夫在这儿。”一个白须青袍的老者走到大殿里,对云霄尊者道:“另外两个里,一个是在外门口扫地的。”

“王伯?”云霄尊者想起了,那个拿着扫帚乐呵呵的白发老人。

“是我师弟,他耐不住寂寞,三百年前开始,就去扫地了。”青袍老者摇了摇头,道:“云霄,此次浩劫,只有老夫能拦下来,用青霄剑吧。”

“等……等等,”晖灼尊者连忙开口,问:“剩下的一个呢?”

青袍老者叹一口气,道:“是张继。”

……

天空之中,三位老人合力散出领域,联合祭出的所有防具,才挡下了这一道雷明诀。而天上,芸仍旧在吸收虚无,并未停止。

张继手握青光剑,剑指空中的黑气女魔。张继朝地上遥遥看了一眼,你们可别为我太担心啊……

张继深吸一口气:“三位师祖,请助我一臂之力。”

“几百年没见过剑意了,没想到我青霄门出了一个……你尽管使便是!”三位尊者哈哈一笑,将损耗得不剩多少的领域再次凝出来,联合他们磅礴的婴气,统统注入张继手前的青光剑之中。

只听一声剑气长鸣,青光剑被它发出的光芒包裹,张继衣袍后扬,风气在他的衣装上压出一道道皱印。张继的眼中闪过惊喜,没想到在这紧要关头,他和青光剑突破了。那么……

“剑意、青光、第四境界……”带着领域与吞并天地的气势,张继消失在原地。

“碧源疾天!”

一声巨响,一道青光静止于芸的身前,刺在虚无形成的乌黑布幕之上。张继发出怒吼,他的吼声在一片靛青的色彩之中传出甚远。

但,芸捏碎了一块碧玉,虚无疯涨,抵在青光之上。一息、五息、十息、二十息之后,张继手握青光剑,难以置信地看着安然无恙的芸。

“剑意不是这样的。”芸摇摇头,“你这剑意,带了太多婴气,威势骤增的同时,也就杂乱得多。”

芸伸手,摸向张继。张继的身前出现圆盾,但圆盾连一息都未撑住,便被芸整个碰碎。芸的手掌,也继续伸向了张继……

一掌,张继便粉身碎骨。

“你若是能有其他办法,能活便活了吧。”芸收回手,本应粉身碎骨的张继落在青霄门大殿的地上,而芸的身前,张继的尸体变成了一个满是裂纹的破旧娃娃,芸看了这娃娃一眼,并不是十分在意。

芸在意的,是这宗门:“青霄门,我得除了你。”

芸刚说完,青霄门上下忽然云气拢起。她惊讶地抬头,只见一柄百丈的雪白巨剑刺破重重虚无,自穹顶之上穿下,扎向满脸震惊的芸。这样的招式,就算是当下的散沫,他接的下吗?

芸一瞬间明白了散沫真正的计策,最后一刻,芸的声音传遍四周:

“近水州鱼环镇,除魔头!”

……

星州,剑心阁。

本应出现在净林门之前的散沫,却来到了剑心阁。而散沫面前的剑心阁,此刻已几乎成为了一派死宗。

“傻女人,我不都说了吗,这轩宇我看得上眼的宗门,只有净林和青霄。但我看得上眼的宗门……你凭什么斗得过呢?”散沫嗤笑,他伸手,将一还未死透的修士脑袋摘下来,他身后的虚无一拥而上,蚕食这修士的元婴。“天地法器的威能,就从不考虑了吗?”

散沫大笑,然后停步,看到了一个红了眼的年轻元婴期。散沫朝着这小元婴修士微微一笑,准备放过他。

然而,月明却双目赤红,双手死握明月剑,咆哮:“你还我师妹!”

“逝者已往。”散沫耸了耸肩,“还是早日节哀顺变的好。”

月明持剑怒吼:“明月剑、映月!”

“哦?第二境界的招式。”散沫挥手,挡下这一式,随口问:“不直接从第一境界的借月出手吗?”

“明月剑、归月!”

“没什么效果呢。”散沫摇摇头,举手间接下这第三境界的招数。月明崩溃,跪在地上,泣不成声。散沫摇摇头,越过月明,边走边道:“我和人约好了,要除掉你们剑心阁。不过,我自己的目的其实是剑心阁剑冢里的那一缕剑魂……”

散沫语气一顿,他转过身,看向重新站起来的月明,静静点了点头:“你不放弃的话,我也尊重你。出招吧。”

月明瑕疵欲裂,泪水从眼眶之中涌出:“你还我师妹!”

散沫耸肩:“我尊重你,你还是出招吧,别整这些没用……”

“明月剑!独月血天!”

……

“可惜了。”散沫摇头,继续往前走,在他的身后,月明倒在地上,明月剑断在月明的身边。月明最后的一剑燃尽了月明的元婴与灵魂,也燃尽了明月剑。但就算如此、就算最后甚至堪入了第四境界,也没有伤到散沫分毫。

“没凑出第三本源,奈何不得我的。”散沫摇摇头,他想起了自己定名为“勇”的分身,在那个女元婴修士像烟花一样自爆之后,那个什么翼淼也突破进入第四境界,明明是一柄一看就让人知道不是好货的断刀,在进入第四境界的时候,居然凑巧运起了些第三本源的力量,把自己毫无防备的分身一刀砍成两半。散沫琢磨着:“在特别激动的时候就有可能突破吗,以后我也想个法子试一试……”

“不过现在……”散沫停步,看着面前横七竖八插着刀剑的大片土地,道:“这剑冢中果然有剑魂啊……”

散沫伸手,在空气中拨了两拨,一柄细长黑刃便出现在散沫的手上。

“这剑魂,我就笑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