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无道清仙

第321章 戏谋

修凡元年,西方千里白屏失效,虚无以北方为基,一举东走,攻向十二州。由于十二州修者多年战事不断,仅一月,最西方的四州除云隐寺西圣州之外,全部沦为虚无领地。虚无所过之处,一片死寂无声,所有人族、妖族、兽族,统统遭受灭顶之灾,偶有难民得逃,不过千中得一。得逃者也多是修士,三州凡人,几近全灭。

虚无覆灭三州之后,以三条山脉为界,停在西方,并未继续向东蔓延。凡人大多不知此事,被蒙在鼓里,而天下门派知晓消息之后,重想起了当初净林门所谓的星良粉,他们找到了原料配方,并且费尽功夫才在不多的合修盟遗址中找到了几个能制造星良粉的古怪机器,勉强用上。

修凡二年,虚无虽未由西东移,但虚无又开始像十五年之前一样,直接出现在城中,而且比之十五年之前要更加凶猛,需至少三位元婴前期尊者合力才可解决一股。同年,东贺州出现了一位“火神”的传说:举手间火法满城,不伤百姓房屋、也不存丝毫虚无,危难间救一城百姓,不留姓名,携带妻子隐去。但火神之名响起一次后,便销声匿迹,再无人见过。

修凡二年,净林门,大殿。

桑秋尊者陪着掌门看卷轴,道:“地方也相近、特点也符合、性格可以忽略,这火神应该就是顾良吧。”

“不到十年,能长进这么多?”掌门质疑,“按当时江幽尊者的话,仅靠火焰,三息解决一只邪物,就算元婴前期圆满的修为,也做不到这样吧?”

“反正看着描述,我觉得有三四成可能。”桑秋尊者摊手,然后看向陆明温,“你谋划的‘散落者’呢?”

“这看的是顾良的心性,顾良这些年会不会改变,谁也不知道。再而且,散落者为的是危机之中保护净林门,现在净林门好好的,你也不能说我的‘散落者’有错。”

“支走落云、支走顾良、藏起了冉小霜冉小月,成效呢?”

“以后你就会知道了。”

修凡四年,虚无气势汹汹、大举东走,先夺了丰州、寰州、威洺州,其势若象扫枯木,凡人、修士、妖族只得夺命东奔,尽管各大宗门鼎力相助,仍然只得拖延,耗时五月、修士元气大伤。天下十二州,西圣州遥垂西方、近水州靠海而暂且幸免于西起虚无,饶州、青州、东贺州、星州皆与虚无相接,虚无再一次按兵不动,却闹得全天下人心惶惶。西起虚无,共一南一北两势,南势有一男魔头,名唤散沫;北势两女魔头,姓名未知。修士无法独善其身,现身于天下。百姓、朝国乞求,各大宗门于凡间收领童年男女,大量增加修道人数、妖族广招兽类,天下修者剧增,然终是杯水车薪,难以向西夺回天下失地。

西起之初,天下皆盼世外高人再现身于反间。然,四年过去,天下大乱,依旧不见世外高人的身影。各大宗门英才尽出,一道道身影被一次次寄寓位传奇神话,却难以挑动虚无根本。

修凡五年,西起虚无稍有晃动,谣言四起、乱动响应。胆小者朝更东、朝北部疯涌,胆大者起乱,祸害反间、或以天下道义之名讨伐各大宗门,引燃了高压之下的爆裂反弹,血流成河,伤亡近百万,本混乱不堪的天下更加混乱,国朝覆灭,天下势力格局成了修士之前极力避免的情况:上部修者、下部反间。百姓委身于宗门修士庇护之中、妖族兽落林立,再无禁区边界之说,连年动乱致使大片农田荒废,食物成为最大危机。同时,修者对凡间剥削愈演愈烈,虚无尚未攻向东方五州,五州早已自乱。

修凡六年,西起虚无再动,喜讯传来:净林门翼淼尊者一刀斩断散沫分身;后两月,净林门天语师祖带领鹤鸣尊者、弈天尊者,青霄门晴天尊者、剑心阁笑心尊者合力诛杀散沫一具分身,士气大振。

但之后,虚无愈烈。修凡八年,虚无一股东走,修者门派拼命相抗。忽一日,道韫现身,面色发紫,强力出手,空中金光大量,虚无一举退却三百里,为修者争取到一口喘息的时间。

修凡八年,散沫约芸商谈。

芸:“你我如今势均力敌,有什么好谈的?”

散沫呵呵一笑:“都到了这时候,我们就来定个胜负的规矩吧。”

芸冷笑:“真是好笑,我若是用壶烟鼎力一搏,胜负尚在两可之间,为何要现在听你的,定胜负的规矩?”

“因为,你比我更想早一些赢。”散沫淡笑着摇摇头,给自己倒了一杯茶,道:“你身边那个小姑娘花骨朵,是这个轩宇中的东贺州人,净林门弟子。”

芸冷哼一声:“你倒是查得仔细。”

“那我就奇了怪了,我们用壶烟把这个轩宇搅得天翻地覆、生灵涂炭的,那小姑娘凭什么就拿着你的底牌,一直这么死心塌地地跟着你呢?”散沫拿起杯子喝一口,继续说:“我猜,你是向她许诺,保住东贺州,或者保住净林门里的几个人,她才会这么一直跟着你的吧?”

芸不屑:“猜对了又如何?”

“所以了,为了你的许诺,你必须要早点胜过我,如此才行。”散沫耸肩,道:“再而且,拿这个轩宇做游戏是我的主意,你是迫于赌注,无奈之下,才与我联手杀人。能少杀人,你还是愿意的,不是么?”

“废话一大堆。”芸向后一靠,“说吧,规矩如何?”

“如今还剩的几大势力之中,也就只有净林青霄还看得过眼。”散沫咧嘴,“选吧,一人一家,给他们除名。灭了算赢,先灭先算赢。”

芸大怒:“你这个毫无人性的魔头,把这些当做乐趣?”

散沫一愣,然后张狂地笑起来:“我的目的是改变这个轩宇,在完成目的的过程中,我不会存有一丝一毫的仁慈。我已经改变了三千六百三十二个轩宇、三千六百三十二个道了,是空前绝后的恶人,你还想用道德来约束我?”

“比起道德,我觉得你还是想想怎么赢我吧,不然,你的轩宇会在不久之后变成第三千六百三十四个。”散沫的眼里变得全是癫狂,芸沉默不语。

等过了一会儿,散沫才正常了些,道:“没办法,我这具分身是‘狂’,偶尔会有点疯癫……不过道理还是没有错的,净林和青霄,你选一个吧。不过,反正你向那个花骨朵许诺的一定和净林门有关,你肯定会选净林门,保证能动手脚,对吧?”

芸:“我选青霄门。”

散沫一愣,然后分析:“青霄门在北方……啊,我明白了。我保证,在你对净林门出手的路上,我绝不偷袭你,能不能赢,全靠你的能耐,怎么样?”

芸点头:“不会改,我选青霄门。”

“好吧,既然你不改,那我就选净林门了。”散沫也不强求,“那这次我看就到这里……”

芸打断:“等等。”

散沫:“怎么?”

芸眯了眯眼,问:“如果我们都没有赢的话……”

“我们都没有赢?”散沫大笑,“你在说笑话?一个低阶轩宇的两个宗门,掌握这么多的壶烟,我不会赢?啊……是你想偷袭我吧,放心,我绝不偷袭你,你偷不偷袭我,你随意,怎么样?”

芸仍然坚持问:“都没有赢的话,怎么办?”

散沫变了脸,冷哼一声:“真是无趣……行啊,结束之后返回这里,整个过程中我都不会向你出手。如果都没有赢,新的规矩就看谁先进近水州鱼环镇,是偏北的一个镇子,满意了吧?”

芸点头:“一言既出。”

“无趣。”散沫站起来,临走之前道:“这次被道坏了事,先合力用壶烟把这些什么宗门围住,然后再各自安排自己的目标。如果你有更好的建议,就说吧。”

芸摇摇头:“听你的,挺好。”

修凡九年,虚无进入东贺州、青州、饶州、星州,但虚无一改之前赶尽杀绝的作风,各城市、宗门、森林,虚无围而不杀,这四州虚无虽密布,但也有空隙,元婴尊者结伴可在其中挤出一条路来。各大宗门禁止弟子外出,联络困难。而对于最东边的近水州,散沫与芸都默契地没有染指。

众生纷纷逃向近水州以及北方。北山雪林尚保存完好,北方一大片都没有虚无,收获了一大批逃难者。

修凡九年三月,芸来到了青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