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无道清仙

第319章 北方

“爹爹可是英雄!”

火法之中,顾良当头走着,无忧由尤殷在后面牵着手,三人所至一处,火焰便如猛虎饿狼一样扑向虚无,与虚无搅动在一起,然后将虚无扑灭,留下一片海洋一样的红色火焰。无忧憧憬地看着顾良,所向披靡,战胜黑暗。

火焰一开始只在城一角出现,看上去仅仅是微不足道的一分一毫,但它接着越演越烈,朝着四面八方的虚无露出凶狠的獠牙,凶狠地撕咬上去,转眼便在被虚无黑气包裹的城中撕出一道狰狞的豁口,烧红了半边天,火气直冲云霄,如一只嫉恶如仇的烈焰烛鸟,俯视着一片黑暗。

势如破竹,摧枯拉朽。火法扫过的地方,未伤及任何房屋草木,却将虚无剔得干干净净,顾良体内的灵力平静地运转着,对火法的控制与分配成了本能,每一分力该如何使、如何可以不伤及百姓,甚至如何将火的温度降低、束缚着火法的热量,对顾良来说,这些突然就都成了不值得分心的事情。

虚无,不堪一击。

在清除了一半的虚无之后,出手帮着城池抵御虚无的修士来到了顾良的面前,抱拳:“多谢前辈出手相助!”

“无妨。”顾良摇摇头,伸手摸了摸无忧,然后继续往前走。

“敢问前辈尊讳!”

“隐居者。”顾良继续往前走,在剩下的虚无之中看到了以前他难以匹敌的虚无邪物。顾良冷漠地伸出手指,火焰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过去,邪物与火焰厮杀着,顾良丝毫没有刻意地做什么,只是火法蜂拥而上,没有灵力与婴气的转换、没有理会邪物的恢复,只是火法,七八个呼吸之后,邪物便消失于火法之中。

顾良平静看着,在邪物消失之后,他继续不急不缓地朝前走,仿佛解决邪物对顾良来说仅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而已。

修士震撼地回头,看了眼这主宰整座城的火焰。这……一城的火焰,全由婴气催动?

要到什么修为,才能有这样雄厚的婴气底蕴?

无忧正跟在尤殷身后兴奋于顾良的火焰,忽然感觉尤殷抓着她的手用上了力气。无忧疑惑:“娘?”

“乖。”尤殷抱起无忧,给了自己一些温暖。顾良实力大致如何,尤殷是知道的。就算顾良能轻而易举地消灭整座城池的虚无,但面对虚无中的邪物,顾良不该有这样几个呼吸间便解决的能力。

顾良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解决一城虚无的过程对顾良来说不值一提,是真的不值一提。搞定之后,顾良也没管修士的感谢与挽留,只是带着尤殷和无忧离开了。

尤殷看顾良:“公子……”

“嗯,确实该和你说。”忧心忡忡坐着的顾良点点头,看了会儿自己的手,然后道:“我半夜每醒来一次,就觉得自己的火法造诣增进了一些……我其实觉得这是好事。”

尤殷继续抓着重点:“还是记不起内容吗?”

顾良吐舌头一笑:“记不起。”

尤殷目光灼灼地看着顾良:“我们去北方吧,一刻也不要耽搁,现在就去。”

顾良淡淡一笑,道:“我如果说不……”

“现在就去!”

“明儿吧,晚上先睡一觉,明儿再去。”顾良看向小屋,无忧早就睡着了。

尤殷罕见地皱了眉,最后还是妥协在顾良的淡笑之中:“好吧。”

……

第二天,顾良早上洗漱完成,遣散了旁人,什么商业的事情都是救下的心腹负责,顾良拿了点银子后,把所有的产业都留给了心腹,准备离开。

而就在这时候,顾良遇到了个他从未想过会出现的人。

来者一袭白衣,戴着一怪面具,顾良以为是道韫,正想着该怎么打招呼,熟料对方直接摘下了面具,露出的脸看得顾良一愣。

是徐天。

顾良惊呼:“师弟?”

徐天摇摇头,很用力地开口:“记得去北方。”

顾良戒备:“嗯?”

“道……道韫说,能拯救世界的只有你,一定要去北方。”

顾良一下子理不清思路,问:“你……”

“我被道韫救下,跟在他身后。道韫被因果波及,身受重伤,无法顾及其他……他醒来一次,说让顾良去北方。我也被因果波及,情况稍好一点,但也管不了天下,这次下来还遭了反噬……”徐天说到这里,脸上突然泛起紫气,他顿了顿,再说:“快去北方,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一定要去!”

……

北夜教。

顾良凭借落云的传书,一路绿灯,见到了落云。落云看上去沉稳了好几分,程士林仍在落云身边打理事物。落云见到顾良,问:“快十年没听到你的消息,这次来找我,出什么事了?”

“我来北方见个人,大概要花费一点时间……”顾良迟疑一下,道:“我想把尤殷和无忧留在北夜教。”尤殷一愣,怒视顾良,顾良抱歉地一笑,低声道:“你们周全了,我才放得下心。”

尤殷生气:“你……”

无忧抢先道:“我一定乖乖地等爹爹回来。”

“真乖!”顾良朝无忧竖大拇指,尤殷也只能作罢:“等你回来以后,看我怎么收拾你。”

顾良嘿嘿地笑。

落云等顾良他们说完了,再问:“无忧是你闺女?”

“对。”

“我在,北方没有任何人敢动她们。”落云招呼程士林:“士林,带顾夫人和无忧下去,安排一下住处。顾良,我们俩叙叙旧。”

程士林点头称是,顾良让尤殷带着无忧跟上去,殿上便只剩下了顾良和落云。落云问顾良:“实话实说,你来北方见什么人?”

顾良刚想开口敷衍,落云摇头:“这北方足够你这么小心的,我能认过来个遍,我不觉得他们之中有你认识的。”

顾良看落云,落云回看顾良。顾良耸了耸肩,道:“我来找个地方。”

“什么地方?”

“不知道。”顾良摇头,“几年之前,我遇上了变故。师兄,我半夜老会做梦惊醒,梦到什么却一点都记不得。同时,我的火法越来越强,我心里也觉得,我好像必须要来北方见什么东西。师兄,我没跟尤殷说实话,因为我说实话她一定不让我来。我骗尤殷说,北方有个前辈能致我的病,所以才会来。”

落云听着顾良着急的语气,连顾良的师兄也没有急着去纠正。落云想了想,道:“你怎么找到地方呢?”

“熟悉,我莫名觉得有些熟悉。”顾良认真道:“我觉得,我好想知道我该往哪里走。”

“方向呢?”

顾良:“再北方。”

落云眼神一凝,道:“那里不是个安全的地方。”

“怎么?”

“有一名前辈,修为极其深厚。”

“多厚?”

“难以想象。”落云摇摇头,“不要去,那里绝不是个好地方。”

顾良点点头,刚想说话,一阵不慌不忙的脚步声便回荡在大殿之中。顾良和落云都是一惊,一齐转头,看到一名身着蓝衣的化形妖类出现在大殿之中,朝两人走过去。这化形妖族一边走一边解除了化成,露出其本体:一只全身蓝羽的霜鸟。

“这是……”落云震惊之余,找出了话:“前辈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

蓝鸟阻止了落云的话,朝着顾良俯身,低头道:

“蓝岚,见过主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