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章 小孩子

作为一个身体年龄一岁左右的婴儿,顾良一个人躺在床上静静思索了一天。从有记忆以来——也就是一天前开始——顾良怎么也接受不了自己穿越了这事实。

这也太他妈扯了吧!顾良抓着自己不存在的头发。

穿越很简单,但这事儿出现在自己身上,一时半会儿还真接受不了。

不过,婴幼儿的身体毕竟存在局限,顾良还是很快就睡着了,每天正常高效思考的时间绝对不超过十多分钟,剩下的时间基本在浑浑噩噩与昏迷之中渡过。

将近半年,顾良了解到自己的处境。

婴儿就不必说了,但是自己投的这个胎,进的这个家,穷。

怎么穷?父母好像已经养不起自己,正商量着是不是把自己卖掉,嗯……应该是什么时候把自己卖掉。

对此顾良还是很理解的,毕竟两世为人,两世父母。如果这一世父母要养自己,自己是不认上一世的父母还是不认这一世的父母?怎么选都是不孝……

所以,卖了就卖了吧。

于是,在顾良两岁的时候,他被卖了出去。为了自己以后的前途,也为了报答养育自己这么多年的把自己卖掉的父母,顾良在人贩子面前好好表现了一次。

当日傍晚,顾良和十几个一两岁的孩子坐在马车上被人贩子带走了。

坐在车上顾良全身不舒服,周围都是小孩……顾良往旁边移,可别给尿自己身上了。

夜晚,车停了下来。顾良瞪着眼睛看来看去,这黑灯瞎火又听不见人声的,咋停下来了?

一只手突然伸进来,抓了个孩子就拉出去了。

顾良一惊,悄悄地探头出去。

那个被抓出去的孩子哭的声音越来越小,然后一道难看得要死的紫光出现在人贩子手上,直接戳向婴儿的胸膛。

顾良大惊,这世界还能修真!不过这手法和行为一看就是属于邪派的,不是做人乖张那种邪,而是那种滥杀无辜的邪。

想归想,顾良此刻也不顾那些孩子屎尿什么的,就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钻到最里面一个婴儿身下,安安静静地躲好。

挺身而出保护他们?不不不,顾良认为自己这时候也是个不过两岁的孩子,救个屁,那叫找死。再说,死道友不死贫道……

顾良躲好,也不再去考虑那邪派的问题,跑?自己才两岁,跑的掉吗?再想想自己以后的前途,顾良叹气,运气差点,变成那邪派的练功牺牲品,运气好也是自己拜入邪派……这用孩子练功,顾良虽说冷血,但也是下不去手的。

金手指?顾良捏捏拳头,有的时候——尤其是看到这一世父母生活困苦到心酸的时候,还真希望有自己金手指,不过自己迷迷糊糊试了这么久,既然没有,那也强求不来。

就在顾良开始想那个邪派什么时候会再抓一个孩子的时候,突然听到马车外一阵噼里啪啦和呵斥声,三秒钟顾良就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不是那个邪派遭殃就是仙人打架,不管是哪个都不能错过,得赶紧看。

不出顾良所料,马车外面果然有三个清白衣着的青少年正在和那个人贩子斗法,顾良看了一会儿,然后转头:太弱!根本入不了眼,一点都不精彩。

不过就算不精彩,顾良也打不过,他一边看一边评论,暗道两边的人都是傻子,那三个清白衣服没几个法术扔到地方的,枪枪脱靶也是不容易;再说那个人贩子,如果是顾良,分分钟跑到马车旁边劫持人质,十几条命怎么说也能周旋一会儿。

顾良看了一会儿,也就再没心情看了。于是顾良就躺在一群哭着的婴儿堆里。顺便把身上的屎尿蹭到别人身上,黏糊糊的太恶心了。

闭着眼,顾良很悠闲地翘着完全翘不起的二郎腿,脑子里一边飞速运转。

什么叫仙人?顾良在看他们三个和人贩子斗法的时候就已经在动脑子。

如果可以修仙,鬼还去想着什么凡世的功名利禄,再说义务教育顾良都不全心学,更别提什么寒窗苦读数十载,那些个大诗人的诗尽量还是让他们自己作出来。

想修仙,总得过收弟子的时候考核这一关。不能指望期盼自己根骨上乘,两岁的自己最大的优势就是在二十一世纪活了十几年,再怎么说,让这三个人见到自己的不一样,到时候让他们给师傅什么的美言几句,走走后门,岂不妙哉!

大约半个时辰,也就是一个小时后,马车外那噼里啪啦的声音终于没有了,除了顾良之外所有的婴儿都累得睡着了。马车外探进来一个女子的脑袋:“师兄师兄!里面果然有孩子!”

顾良怒视,喊那么大声,吵醒了他们,烦的可是自己!

“咦,小家伙你没睡着啊?”女子伸进来一只手把顾良提出去,放在草地上,她皱着眉看顾良:“啧……好脏啊。”

顾良一头黑线,全身上下脏兮兮的,怪自己吗?

顾良站起来,左右看看,愣是没找到哪里有水。

“师妹,怎么了。”

一个看上去十八九岁的男子过来,看到顾良:“你怎么把他拎出来了?万一伤了风寒怎么办?”

顾良一脸鄙夷地看着他,马车里都是屎尿,又臊又黏,绝对不要再回去。转身,顾良正对那三个人,双手一举,作出洗澡的动作,往复好几次。

三个人看了一会儿,最小的的那个男孩——也就十四五岁的样子——不确定地问:“他的意思是不是要洗澡?”

顾良忙不迭地点头,恩人啊,终于明白自己的意思了。要不是刚刚情况太危急,顾良早就不在马车里待着了。

“这么小的孩子都爱干净。”女子笑了起来,然后道,“师兄师弟,你们谁会水系道术?”

两个男弟子面面相觑:“不会。”

女子皱眉:“距离最近的村子,好像还有些路程。”

顾良一听,当机立断坐到地上,打死也不要坐回马车里。

女弟子道:“师兄?”

十七八岁的男弟子一手提起顾良,正要把顾良送到车里,却不想顾良张牙舞爪地不愿意,就差没喊救命了。

虽然顾良到现在还不会说话。

女弟子打趣:“师兄?”

“好好好,”男弟子无奈,“我这师兄就是给你们做苦力的。好啦!消停下来了,不会把你扔进去的,一路上我提着你。”

但顾良还是不消停。

女弟子笑:“师兄,人家明显不信你。”

“行行行,你能耐,”男弟子看向顾良,“我保证,不会把你扔进去。”

顾良这下没法子了,反正已经努力过一次,难道还能再闹腾不成?好在男弟子还算守信,真就这么提着顾良。顾良任由男弟子提着,盼望着什么时候能找到人家或者净水,赶紧洗洗干净。

一夜赶路,待到凌晨,三个青年驾着马车终于到了村子。一路上顾良呼扇着耳朵听,听明白那个那个男青年姓邓,女弟子姓田,那十四岁的男孩姓张。

总之臭了一晚上,顾良在第二天终于洗干净了。

脱衣服之前,顾良面对水盆,死死盯着那个女弟子。

两个男弟子也随着顾良的目光看向女弟子,她一愣,然后恍然:“你这么小的孩子还避嫌?”

“这么小你懂什么!”女弟子骂一声,然后跺着脚出屋子。

顾良脱下衣服,在两个男弟子的注视下,扶着边爬到水盆里,整个人浸到水里,猛烈地甩了会儿身子,然后爬出来,滴着水的手指指向水盆:这水脏了,赶紧换掉。

“嘿呀小子,”男青年说着挽袖子,“反了你了!”

“师兄!”张姓男孩拉住青年,“换一盆吧。”

“要去你去!”青年甩手。

顾良站在一边等着,心里笑,那个少年已经开始觉得不对劲了。就怕你们太笨不怀疑,不然白瞎了我这么费力的表演了。

张姓少年打了一盆温水,顾良跳进去,惬意地躺下。

少年靠近青年,压低声音:“师兄,你觉不觉得这孩子有点特殊。”

青年也压低声音:“岂止有点,太特殊了。”

少年:“师兄你早发现了?”

青年道:“不是我说,这一两岁的孩子能懂啥,他还能跟我们聊起来?”

少年看了青年一眼:“那……”

“这孩子不对,所以我任务都没完成就拉着往师门跑,这得给掌门他们看看,不过打斗没传书,还拉着十几个孩子,这回回去,责骂是免不了的。”

少年点头,然后疑惑:“怎么没声了?”

青年看过去,顾良在水里睡着了……

少年还没来得及发声,青年一只手就捂着顾良的头,打下一道法术。

“师兄,”少年愕然,“你干嘛……”

“低端法术,”青年撇嘴,“这一路让他睡过去,我不想再伺候这家伙了。”

少年扶额,他这师兄也不怕一个小法术惹出什么乱子。

PS:鉴于最近某些未知问题,本书会出现缺章情况。完全不知道主站屏蔽标准,所以小坏尽人事,但结果也就那样,最大的努力就是在被屏蔽章节之后加一段简单的两分概括。

PS2:这里就不得不谴责一下D版了,本书明明全免,你居然还盗,真的是丧心病狂。所以了,如果有读者愿意读下去的话,虽然主站这里章节不全,但是这个偶尔还是可以去谴责一下D版的……

上一章
同类热门
  • 菱秋之恋菱秋之恋颖滢AD|仙侠她是自然界雪神之女蓝菱,他是魔族的皇子崇秋,蓝菱寻找拯救自然神界的办法,和他相识,一起度过了所有困难。他为了她愿意做任何事,无论他是什么身份,她都会永远相信他……
  • 大侠神武大侠神武静520|仙侠一排排的大侠们,你们要来挑战么。更加精彩等着你们
  • 生魔传生魔传枫叶梧桐|仙侠善生与恶,光生与暗,仙生与魔,众生芸芸,皆信仙灭魔,一扫地道童却逆天诛仙,毁尽天下人。
  • 天机诀天机诀键盘上的烟灰|仙侠车祸后的颜辉拥有了进入他人梦中的异能,大发善心后,被老乞丐缠住了,颜辉也趁机找他实验一下自己的异能,在老乞丐的梦中看到了一部古老的书籍,将他复制出来后,被老乞丐用灌顶大法将修炼的图像印在他的脑海中,而后被老乞丐带到青牛崖渡劫,结果老乞丐被雷劈得一点都没有。而老乞丐渡劫的情景被人偷拍放到了网上,颜辉也开始重视从老乞丐梦中得到的书籍,开始逐字的翻译,开始修炼修真奇书天机诀,修炼进度十分快,入梦的异能也变得变得相当的容易,在好友胖子的梦中指点他去买彩票,和好友聚会的时候感觉到有人在暗中窥视,而这也是特情处的人员在跟踪,还好被其他事情打断,颜辉和好友也因为求爱不果而被泼了两盆洗脚水,被心上人看到自己狼狈的模样,颜辉突发奇想,入梦修炼,也开发了一天新的修炼路线……
  • 灵世女仙灵世女仙素衣寻花|仙侠灵家?终究是我一个人了吗?是一场梦,让我想起灵家始终要守护的东西,一颗心,永恒不腐。灵家若我一人存活,那便守到苍头白发吧...
  • 铸王道铸王道剑飞空|仙侠我心目中的修真生活,信不信由您。这是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有着不一样的残酷生存法则。大妖雄起,凶魔再现,残仙归正,武仙成神。且看一个卑微的生命生长于忧患之中克服重重困难:练肉、炼筋、练骨……武力通天。斩丝、真幻、铸元……修为惊世。群雄逐鹿,时势造英雄,请看他是怎样劈波斩浪走向辉煌开创新纪元大时代的……
  • 重生校园:双面仙尊不好惹重生校园:双面仙尊不好惹影止|仙侠司芜因历劫轮回转世到了现代,指尖红线缠绕,只要站断它便能绝情断爱,重回天界。 在这之前,司芜却是需要收集信仰值,好早日成神,她步入娱乐圈成了万人仰慕的女神—— 谁也不知道她体内一魂双识,按照现代的话来说就是人格分裂…… 论上一秒还对你温柔以待的人,下一秒就冷嘲热讽是怎样的艹丹感觉? #仙尊她总是精分#
  • 回到现代来修仙回到现代来修仙朱裟华|仙侠她,是二十一世纪的普通女孩!一朝穿越异世修真大陆,可为什么偏偏在渡天劫的最后一步!飞升的最后一道天雷打回了现代!!!ohno!!!X﹏X
  • 神界天书神界天书邪乞|仙侠张浪无意间捡到一本神界天书,然后说出了悔恨终生的一句话。 “啥神界天书,一个字都没有,骗鬼的吧?!” …… 然后莫名其妙拥有了“骗鬼术”神级功法的张浪就这么死了,更是于阴间投胎到了另一个世界。 从此神界天书上陆陆续续的出现了更多奇葩的神级功法…… 扇人耳光时领悟了“扇必中”神功,就算仙人当面也要结结实实的挨上一耳光。 骂街时领悟了“猪字咒”神功,言出法随,只要骂出一个猪字,对方立刻变成猪。 感慨曾经时领悟了“次元召唤术”,随手召唤出七个葫芦娃。 …… 特么的,这就是神级功法? 还能不能再坑一点?!!!!
  • 剑心天下剑心天下吾有天下|仙侠天地如棋局,苍生演绎,纵横捭阖,总是造化弄人。谁信人定胜天?三才之中,宇宙之内,定数可曾参透?我有一剑齐云,心比天高,命比纸薄,因果不为人留!英雄老矣,美人迟暮,沧海桑田,唯有赤心不变。天地灭我身躯,不能灭我剑心!我有一剑,斩破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