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28章 魁

休息了大半天我才缓过气来,我连忙掏出杯子装了半杯水,把李雯的心魄用符咒收到杯中。紧接着李雯的身体开始渐渐的有了知觉,随着她灵魂的消失,她的身体也开始渐渐的苏醒过来。只是,她现在只是一个没有心魄的行尸。

“你去吧!天亮之前必须赶回来,不然的话你就会魂飞魄散了。”我看了她一眼,心里唏嘘不已。

“谢谢!”说完李雯转身离开了。

我沿着公路走了好久才找到张宣和他的车,远远看去他一边抽着烟,一边把玩着那个剑柄,脸上有一种说不出的怪异。

“走吧!林师弟已经把蒋门神带回去了。”他看见我过来,不紧不慢的说道。

“走吧!”我已经累得不想说话,坐到后排的位置闭目养神。后来我听张宣说王硕并没有死,那晚李雯回家后把所有人都吓坏了,可是她什么都没做,只是一如往常的做好所有的家务,然后依依不舍的离开这个家。之后王硕改变了很多,娶了一个贤惠的妻子,把家里的事业越做越大,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回程的速度比我想象的要快很多,天还未亮我们就赶到了道观。玄素并没有开门见我们,只是让我们到半山的打谷场上去找林洋,在离镇子不远的半山腰,有一个面积很大混凝土平台。从远处看去那里灯火通明,搭好的油布棚子下面一群人正在忙碌着,棚子正中摆着一个漆黑的棺材,伴随着幽静夜晚唱丧的鼓乐声显得很是怪异。

顺着田埂走了一会儿,我和张宣才来到打谷场,众人都在各自忙碌着手里的活,林洋一个人坐在棺材边烧着纸钱。我走到跟前燃香祭拜,这时我才发现棺材并不只是用楔子钉上,而且还钉了整整四十九根棺材钉。行内的人都知道,一般死者是很少用铁钉的。除非是横死的凶煞,才会用铁钉镇住防止变成尸妖。而且棺材钉越长,数量越多,就证明情况越凶险。

“这圆头钉应该是五寸的吧?”张宣抢先发问。林洋并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点点头。从刚才我就觉得气氛很怪异,林洋一直都没有说话,从额头上不断滚落的汗珠可以看出他异常的紧张。

“行多少刻?”张宣紧接着闻到。

“行十二刻,生畜可驱。”林洋安静的回答。看来林洋这一路也不太平,他带着喜神只能夜晚赶路,如果喜神行十二刻也就是说尸体已经有异动而且很严重,连猫鼠的微弱生气都能带动他。我围着棺材走了一圈,果然棺材四周都用石灰粉隔绝了生气,长明灯也是用的黑芯外加龙油。黑色的灯芯都是黑狗血浸泡出来的,就是为了安魂。而龙油也就是人的尸油,完全是为了消除周围的生气。

“可这里有这么多人,怎么盖的住?难道……”我突然想到了什么,放眼四周漆黑的夜幕下众人还在忙碌,可是人与人之间却连基本的交流都没有。这一切看似平常的景象,在我眼中却格外的诡异。我拉住离我最近的一个人,他的身体很轻,衣服一碰就有一种清脆的响声,像是在用力揉捏纸团发出的声音。拉点他头上的帽子以后,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这里有这么多人,但是却毫无生气的原因。这打谷场上忙碌的人群都是纸人,除了我们三个活人有生气,别的都是会动的躯壳而已,这驱动纸人的法门真不是一般人能学得了的。

“这油皮扎可是张师兄的绝技,现在已经没有第二个人会了。”林洋见我看的出神,在一旁解释到。

我看了一会儿正想回身坐下,就在这时棺材忽然发生了异动三个人刚刚放松的神经又绷紧起来。我转身望去,一只黝黑的乌鸦正站在棺材顶部啄着棺材盖。

“不好,快……”林洋话未说完,随着棺材一阵剧烈的摇晃,棺材上的五寸钉正一根根的从棺盖上拔起。张宣已经抢先一步出手,只见他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桃木剑,一股黑气随着剑身传到棺盖上,棺材钉又停止了动作。

紧接着又是一阵凄沥的嚎叫,棺材钉全都从木板上连根拔起飞脱出去,张宣连忙退了过来。与此同时随着一声巨响,棺材盖应声腾起,蒋门神的尸体也随之站了起来。这个一米七八的男人穿着老式的寿衣,脸上贴着深色的符帖,小腿上正抱着一个两三岁的婴孩。

“我靠!这是生了一个?”我觉得十分怪异。

“我就觉得一路上有些不对劲,原来是尸体里藏了这东西。”林洋接过张宣手中的木剑冲了过去。只见他用剑尖在地上一滑,本来黝黑的剑身通体燃起了火焰。林洋捏在手中的剑柄也在熊熊燃烧,可是他却丝毫没有烧伤的迹象。

蒋门神的尸体刚从棺材里跳出来,林洋的剑刃就已经杀到了跟前。那婴儿不紧不慢的爬到了蒋门神头部,短短几分钟那婴孩竟然比刚才大了许多。蒋门神的尸体一边抵挡林洋的攻击,一边往后退着,借着火光我才看清他背后的婴孩。不对,那不是婴儿,那根本不是人类,此时蒋门神背后趴着的是一只长毛了白毛的旱魁。蒋门神的尸体也并非尸变,而是被这白毛旱魁给控制了,看来他的死也是因为这个。

眼看旱魁驱使着蒋门神即将跑出打谷场,突然我身后的张宣冲了过去。只见他手里拿着一张黄色的符帖,以极快的速度贴到了蒋门神胸前,蒋门神的尸体也随之倒下。

“别让魁跑了,追!”张宣话音味落,林洋已经冲了出去。张宣递给我一根黑色的棍子,我接到手中也跟着冲了出去。

“用祝融咒……”林洋转过头来冲我喊。

祝融咒的口诀是……我正想着忽然手里的棍子开始剧烈的燃烧起来,熊熊的火焰把路边的枯草烧的噼啪作响,然而我的手却感觉不到一点温度。借着火光我看清了张宣给我的棍子,原来是一把裁缝用的木尺。

“妈蛋!这可怎么玩?”我正想着,林洋已经跑远。也不容我多犹豫,我连忙往前追去。

田间的道路狭窄而崎岖,幸好沿路都有路灯,我这才不至于摔个狗吃屎。我用最快的速度赶到林洋身边,旱魁在前方不远处跑着。它比刚才又大了一圈,趴在地面上手脚并用跑起来速度很快。

我正想用什么办法能困住旱魁的同时,林洋手中的桃木剑已经脱手而出,一股红色的烈焰划过空中直朝旱魁飞去。就在火焰即将接触到旱魁的时候,忽然周围的路灯都暗了下来,我往远处的镇子望去,整个镇子都陷入了黑暗。

“停电了……”

同类热门
  • 天雾之钥(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天雾之钥(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亦衍文|专栏《天雾之钥》是中式奇幻,不过在风格上跟以往那些有所不同,另外将缔造一个完整的法术体系和政治体系。故事发生在联盟纪元末,讲述了一个“天选之人”降生人间,上天只给了他一座大房子和一柄剑,面对危机丛丛的世界,败则死,成亦亡,那么逆境中的他又将何去何从?他又将做出什么样的选择?他又将如何打破自己的命运?最终,他又是如何成“帝”的?
  • 文艺青年的全职妈咪手册(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懂生活)文艺青年的全职妈咪手册(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懂生活)青瓷瓶|专栏全职妈咪无疑是一种高尚的职业,能做好全职妈咪的人则是职场赢家,这部作品就讲述了一位资深文艺女青年当妈后的一些感触和实践经验。作者以幽默戏谑的语言,融合大量有趣生活细节和实用育儿知识,将一个活泼风趣的女文青初为人母的生活刻画得淋漓尽致,作品读来妙趣横生,不仅道出了许多步入婚育生活同龄人的心声,同时也为想要了解这一人生阶段的人们提供了一个极好的参照。全职妈咪时间很少的,所以让我们挑重点来说吧:你不会明确地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生娃;生了娃之后没有人不焦虑的;乳房长在谁身上,喂奶就由谁说了算;不让新爹地出轨或出走的办法;阴道松弛怎么恢复;如果你有厌人症怎么办……哎,想了解细节,请好好读读这部作品吧。
  • 桃花葬(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桃花葬(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Sydney Carton|专栏作品以略带戏谑风格的精致语言展现了生活的荒诞一面。主人公王小日一事无成,自杀未遂的他却和朋友们进入了一段奇妙旅程,这同时也是一场葬礼,一趟行军,一次别离,一概疯癫。普通的现实生活在作者笔下表现出了强烈的结构色彩,捧腹之余令人深思。“灰雾漫,断桥长,赤浪卷苍茫。天不见,人彷徨,洞出要有光。青山绿水无归途,半落桃花坊。溪流尽,高台望,迭屋现灵堂。将出师,道穿肠,薄名莫传扬。林中路,卧河床,起落谁坐庄?盛极时,祸暗藏,颠倒安乐乡。周而复,卿命丧,终没乱坟岗。”
  • 没有事·情发生(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短故事)没有事·情发生(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短故事)呢喃的火花|专栏故事全部来源于我学生时的随笔。都取自生活中的突发奇想,有的只是人心的光怪陆离造就世界的奇妙,有的是鬼魅丛生但也给生活点缀了些暖意。没有事情是我的亲身经历,请不要胡思乱想。
  • 花最少的钱治病(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行业)花最少的钱治病(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行业)哩爸|专栏我们总渴望遇到世界上最好的医生,但却经常因此遭遇挫折,碰到太多“不可思议”的医生。我们希望医生无所不能,但医生总是不厌其烦的告诉病人,我的能力有限。最好的医生在哪里?或许,这个人是你自己。在一个浪费严重和低效混乱的医疗环境下,我们迫切需要设计一个最优化的医疗方案,需要保障医疗质量,需要尽早关注和管理自己的健康。毫不夸张的说,对这些重要事情知道多少?见识如何?将会决定一个人生命力的长久——寿命。
  • 剩女姿势(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短故事)剩女姿势(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短故事)如祖儿|专栏身边有一些没结婚的姑娘,她们都是优质剩女,生活态度积极乐观,并不把恋爱、婚姻当成全部,很荣幸能为这样的姑娘留下一点文字。生活如果你是超过25岁的单身女性、如果想要有人记录你的情感故事,欢迎豆邮。选题定位:25岁之后单身女性的情感故事。
  • 五万光年的旅人手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五万光年的旅人手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戴翔|专栏给有缘看到的人看,如同故事只能讲给坐在你身边的那个过客一般,能坚持多久,取决于你有多着急赶路,人生永远不缺一段精彩的故事,只缺一颗懂得欣赏的心。每一章都是一个独立的故事,你可以在每天最固定最无聊的时候看一个。豆瓣阅读征文大赛没让入围的作品,因为他们觉得不完整。可只要我还在,只要还有人愿意看,我就会写下去……为了逃婚离开仙霓安的覃先念,阴差阳错成为巨鲸飞船泰坦的船长,带着一群奇葩的小伙伴,踏上了一段奇特的星际大冒险。
  • 蚁米阳光(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蚁米阳光(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看小说)芳芳&咸梅|专栏在土豪、拼爹横行的新时代,北上广漂泊着一群微小得让人不易察觉的蚁族。然而,三只中山蚁选择逃离北上广,辗转二线城市,“另起蚁灶”作为自己拼搏的基点。他们在一间出租屋里经历爱情,追逐梦想,抗争现实,展示别样的蚁族风采。他们是郝冰、游浪和海清。郝冰在民营公司工作,期望用教育与文字影响世界;游浪为爱情来到中山,或贪恋儿女之情,成为新一代家庭煮男;同样为爱情奔赴中山的海清却意外终结了五年马拉松恋爱,挣扎在痛苦的泥淖里,最终顿悟,缘尽——优雅转身,彼此春暖花开。
  • 小小喵早产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小小喵早产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小喵儿|专栏80后的小喵和大猫被突然放在了生活的闸口上,小喵肚子里的小小喵在29周就开始有早产的先兆,之后一系列的危机发生,小喵全家的生活就势发生了大转弯……讲述80后夫妻和家庭在面对生死以及残酷现实时的勇敢乐观,以及在此过程中所体现出的母爱,夫妻之爱和家人之间的关怀,同时也有对生命,社会,生存的思考和解读。
  • 职场游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职场游记(千种豆瓣高分原创作品·世间态)谢小白|专栏作品讲述了一个金融企业行政管理人员三年的职场生活,这里是一个充满了尔虞我诈明争暗斗却又不乏些许温情点缀其间的世界。作品以作者大学毕业后纠结于是考研还是工作开场,以工作三年后最终决定投身学术研究收场。作者心路历程的转变读来颇觉真实可信,令人谓叹。作者说:这是我三年职场生涯的自白,也是真实走过的路程。我打开金融企业的大门,落座于行政管理的岗位,一路看,一路成长。曾经的满怀梦想,曾经的单纯无知,面对职场一幕幕真实上演的戏剧,只能褪尽迷茫,开始接受这个社会的规则,开始学着同自己相处,同世界相处。我的故事没有什么与众不同,或者轰轰烈烈,可是生活的本来面貌不就是这份简单和平凡吗?在简单中找到努力的意义,在平凡中创造属于自己的立足之地,不正是生命的美妙所在吗?就像歌中唱的,“世界上没有一种痛是特别为你准备的”,其实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当然会有困惑、痛苦、丑陋和眼泪,可是经历的一切都让我更加清晰的认识到我要走的路,让我更加深刻的珍惜遇到的美好和善意。欢迎你进入我的世界。谢姣姣,1987年10月生于中原河南,毕业于中山大学,在澳门度过半年学习时光。爱好分享和阅读,喜欢旅行,走过南方大部分城市。喜欢花花草草和一切美好的东西。入职场近三年,学的管理,做的金融,不忘初心。平衡主义者,遭遇过变故和动荡,依然心存信念,变得更加强大。经历的一切成为了最好的财富。 始终心怀希望,笑看世间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