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奇幻箭心

第393章 底牌下的底牌

“陌柔,有件事我琢磨不透,只有你能帮我了,求求你嘞!”

这面王陌柔刚坐到坐上,那面乐冰凝就摆出一副拜托的样子,这让王陌柔有些看不懂了,她眼前这个深蓝色短发的小姑娘,聪明到连自己被暗地淘汰的事都能凭空分析出来,那怎么还会有琢磨不明白的事需要她的帮助呢?

秉着内心这样的想法,王陌柔没有马上回应乐冰凝,她又再度环视了周围一圈,眉头稍皱,然而就连王陌柔这样一个细小的细节,乐冰凝也是马上就觉察出来、并为王陌柔解答了疑惑:“别看了,兰若云她不在这里,我想现在兰若云应该还在医院里吧。”

“……”王陌柔闻讯一惊,接着渐渐露出了一副苦涩的嘴脸,对乐冰凝说道:“所以说,我没什么能帮助到你的吧,我不觉得,还有什么能难得倒你的。”

“有啊!”乐冰凝将双手放在身前,摆出一副很期待的样子,这才讲出了主题:“关于冷炎的事,我可是完全都不清……”

“啊,抱歉。”王陌柔一听乐冰凝想要调查冷炎,果断用很明显的谎言打断道:“我有些累了,让我在这先休息会,可以吗?”

“诶——!”乐冰凝可不吃王陌柔这一套,她挠了挠头,假装傻瓜一般的问道:“你不是刚从医院回来吗?要是真的累了的话,为什么不在那里休息啊?”

王陌柔知道自己瞒不了什么,转而打趣的问道:“你怎么知道我刚从医院回来?”

“因为你很早之前就被淘汰了。”乐冰凝笑着解释道:“在不是饭点的时候,我们能待着的地方只有医院和这里,可你现在才来到这里,就说明你之前肯定待在医院里面……说起来,你没在医院看到兰若云吗?”

“……”又是哑口无言的看起了乐冰凝,王陌柔都已经不知自己第多少次败给了她,此后王陌柔叹了口气,决定还是把这个话题完结下去:“那么,你又是怎么知道的我很早之前就被淘汰了。”

“哝~”乐冰凝指了指二人身前的投影,进而又说道:“这上面的每个黑影,都代表着一个人,之前三个黑影重叠在一起,我就知道一定是符祈冷炎和你,后来只剩下两个后,就说明你肯定被淘汰咯~”

“……你可真是自信。”王陌柔被乐冰凝彻底折服了,她的谎言也没法进行下去,因此,王陌柔只能返回到原点:“行吧,回归话题,你想问我什么?我先提前说好,那个人的一些信息我必须保密,所以你可别妄想从我这套出什么不得了的秘密。”

“不会的~不会的~”乐冰凝微笑着摆了摆手,其实当她听到王陌柔说这句话就已经有了些想法,只是她没有问,而是问出了一个很虚无缥缈的问题:“从你这里来看,你认为你的这个哥哥,他厉害吗?”

“嗯——”王陌柔想了想,然后还算客观的回答了这个问题:“仔细一想,虽然我和符祈灵空几个人都修炼速度都比他要快,可在我们同阶的时候,我们确实拿他没什么办法。这么看来的话,他很强。”

“原来如此……”乐冰凝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然后她没有再问王陌柔什么,而是朝不远处的宁馨、陈尘看了一下,再朝王泽河、张查瞅了瞅,发现四人似乎都对她乐冰凝这面有所察觉后,乐冰凝又开始埋头进行了深沉的思考。

看着乐冰凝思考,王陌柔其实有些惆怅,她一面担心自己的话暴露了冷炎性别之类的事,一面又希望乐冰凝能通过她的话分析出一些冷炎会胜的因素,这样她也会安心一些……而就在王陌柔那惆怅的心情越发扩散之际,思考没多会的乐冰凝,忽然面无表情的站了起来,她径直朝王泽河走了过去,宁馨、陈尘和王陌柔一时也都内心一颤,不知她要干嘛。

王泽河同样对乐冰凝的走来有些不明所以,不过没等他去问,乐冰凝还是先说了起来:“按目前的情况看来,虽然所有的人中只有你成功的掀开了底牌,情况也只在你的计划中行进,但是我不觉得,这样下去你们就一定会赢,且是在我知道你们最终的后手是什么的情况下。”

王泽河当即瞪大了眼睛,他感觉乐冰凝不像是在摆空城计,而且淘汰的她也没有必要去那么做,而乐冰凝要是在能猜到自己在干什么还能这么大言不惭的说出这种话后,那就说明,她真的有自信。

……这股自信劲,是来自符祈吗?

王泽河猜错了答案,此后他的话也是以这猜错答案的情况去对乐冰凝进行了反击:“是吗?可是我觉得,你们已经输了,二者的战力对比,绝对不是一个量级的存在,这点,我比你要确信的多。”

“你确定,只有‘二者’吗?”乐冰凝神秘的扬起嘴角,说出了这句只有王泽河与张查能听懂的话。

下一秒,当乐冰凝留出的问题已经让王泽河与张查不得不开始思考后,这个小姑娘潇洒的转过了身,她一边向回走着,一边又轻轻的说了句:

“底牌下面的底牌是否存在我不知道,但要是存在了,那这个地方才能叫世界学院吧。”

这句话,别说那几位盯着她的学生,就连一直关注着观众席所有学生的裁判也是听得晕头转向,可能,这句话只是句中二病的话,但也有可能,这句话已经提前预知到了什么。

“啊~”坐回到位置上,乐冰凝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一旁的王陌柔感谢起来:“谢谢陌柔妹妹了,是你的提醒帮助了我,我相信,冷炎哥是一定会帮到你的,一定会!”

“什!你怎么知道……”原本觉得乐冰凝说出什么都不会再惊讶的王陌柔还是被震惊到了,从头到尾,她根本没跟乐冰凝讲过冷炎在里面说过什么,而这个乐冰凝居然只是思考了片刻就又一次凭空猜到了这点,这夸张的头脑,已经不得不让王陌柔担心起来,她担心,这个思维无敌般的乐冰凝,甚至已经猜测到了冷炎的性别。

“当然知道了~”乐冰凝听王陌柔没有说完,便嬉皮笑脸的补充道:“我早都跟冷炎哥问了,我只比他小一天,而你生日在2月,所以我叫你妹妹,没有错误吧~”

从另一个角度解释了不重要的东西,从而达到另别人不在意先前的话题,这种话语的运用,再加上这不像虚假却完全虚假的面具……乐冰凝,你那所谓的底牌下的底牌,是你自己吗?

就这样,目光呆滞的王陌柔,排除了一个错误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