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36章 半夏(3)

凛子不明白他在说什么,久木解释道:“把工作彻底辞掉的话,就完全成了自由之身了。那时候想法还是会改变的。”“怎么改变呢?”“我觉得只要在公司里的话,就没有真正的自由。”

凛子一时还是理解不了久木想退休的心情,这也难怪,她没当过上班族,体会不到那种感觉。

久木自己虽然嘴上说什么想要退休,其实也没有明确的理由。

如果一定要个理由的话,可以说是“某种模模糊糊的疲惫感”吧。

无论是谁,只要当了三十年上班族的话,都会感到某种疲惫,尤其是最近与同事之间的疏远,更加重了久木的这种感觉。“你要是不想干的话,就别干了。”凛子表示很理解。“只是不要从此消沉下去,我希望你总是生气勃勃的。”“这个我知道。”“你是个有自信的人,如果你觉得退休后也能生活得很好……”“谈不上自信,只是觉得也该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为自己而活了……”

久木所从事的编辑工作一直是在幕后,整理别人写的稿子或各种报道,自己并不出头露面,即所谓“黑衣”的角色。“我能理解你的心情。”

凛子过去的人生也是一直在丈夫的阴影下,也是一种幕后的角色。“也许我是有点不知足,我也不愿意永远当这种角色。”“不能说是不知足。”

透明玻璃杯里的红葡萄酒,血红血红的,久木看着看着心里涌起了一股勇气。

“咱们俩干一件轰轰烈烈的事怎么样?”“什么轰轰烈烈……”

“就是让大家大吃一惊、赞叹不已的那种事。就是怎么怎么不得了的那种事情。”

久木这才发现凛子也正凝视着玻璃杯里的红葡萄酒,眼里放着光。

两个人来了劲儿,你一杯我一杯地喝干了那瓶葡萄酒,一直喝到了九点多。

吃完最后一道甜点,他们起身来到了前厅,外面的小雨已经停了。“走着回去吧。”

从饭店到别墅,要走十分钟左右。久木点点头,撑起雨伞,和凛子并肩走出了饭店。

雨后清新的空气吹在他们发热的脸上,特别的舒服。

路灯映照下的柏油马路,湿漉漉的,夜空还积着厚厚的云层,遮住了星星和月亮。

穿过饭店前的广场,来到一条落叶松林荫道上,凛子悄悄地挽住了久木的胳膊。

现在是晚上十点。还不到盛夏时节,所以四周寂静无声,但透过树丛,能看见一些别墅闪烁着的光亮。

大概是为了享受暑期前的幽静,人们早早就到别墅来了。

久木看着那些影影绰绰的灯光,也紧紧地挽住了凛子。

这个时间谁也不会碰到的,即使碰上也不再往心里去了。

他们走在下过雨的马路上,咯吱咯吱的脚步声,回响在暗夜中。

走了不久,落叶松林荫道中断,一条小路通向左边,小路前面好像也有别墅,但远远地只看到一盏路灯亮着。

穿过这个三岔路口,他们又走进了林荫道。凛子低声说:“那两个人就是死在这么荒凉的别墅里吧?”

久木一听就知道她说的是有岛武郎和波多野秋子。“在那么靠里面的别墅里……”

凛子想起了白天看到的雨中那片落叶松林坡地。“他们一定很冷吧。”

走在寂静的夜路上,使得凛子又回想起了武郎和秋子的情死事件。

在林荫深处又看到有盏灯光,凛子问道:“那个别墅,原来就是他的吗?”

久木在查阅昭和史时,曾经看过有关有岛武郎殉情的报道,多少记得一些。“原来是他父亲的别墅,后来由他继承了。”“他们去的时候,那里没有人住吧?”“他的妻子已经病故了,孩子们还小,他不去的时候是空着的。”

迎面开来一辆汽车,等车开过去后,凛子又问:“他们死的时候是七月初吗?”“发现遗体时是七月六日,大概是在一个月前的六月九日死的。”“怎么知道是那天呢?”

“秋子八日以前一直去上班的,九日,有人看见他们从轻井泽车站往别墅方向走去。”“是走着去的?”“应该也有车,只是有人看见他们走着去的。”“到别墅有四五公里远吧?”

那段距离不短,差不多得走一个多小时。“他们在别墅待了两三天吗?”“这些不太清楚。他们死的时候,将绳子拴到门框上,脚下踩着椅子,把绳子套在脖子上之后,就踢倒了椅子。”

“太可怕了……”

凛子紧紧拽着久木,好半天才松开,小声说:“不过,他们够有精力的。”

“有精力?”

“是啊,走了一个小时到别墅后,又拴上绳子,摆上椅子,把绳环套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些不都是为了去死才做的吗?”

久木同意凛子的看法,自己去死确实需要有旺盛的精力。有病的人就不说了,即使是健康的人,自己弄死自己,没有相当的精力和强烈的求死愿望是做不到的。

“他们为什么会死呢?”凛子朝着夜空问道。“为什么非要去死呢?”

凛子的声音消失在落叶松林中。“也没有特别的理由必须去死吧?”

的确,当时有岛武郎在文坛正走红,波多野秋子三十岁,是一位美貌超群的女记者,可以和女演员相媲美。两人真是一对儿令世人羡慕的才子佳人,而且都处在各自人生的鼎盛时期。可是,他们两人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选择一起赴死呢?“要说他们与众不同之处只有一点。”“哪一点?”“那时候他们都处于幸福的巅峰。”

久木想起武郎遗书中的一段。“他在遗书中清楚地写着‘在这欢喜的顶峰迎接死亡’。”

凛子突然停住了脚步,眼睛直直地望着黑乎乎的前方。“就是说,因为特别幸福才死的吗?”“从遗书来看是这样。”

起风了,路旁的落叶松摇曳着。“原来是这样,是因为太幸福了才死的啊。”

凛子又迈开了步子。

“也许是害怕太幸福了。”

“我理解他们的心情,太幸福的话,就会担心失去这幸福。”“他们大概是想永远永远持续下去吧。”“怎样才能达到这个目的呢?”

凛子对着夜空自问自答:“只有死,对吗?”

回到别墅后两人又喝了点白兰地,心里都在想着刚才一路上的谈话。

凛子向前欠着身子,盯着燃烧的炉火,嘴里喃喃自语着“原来是这样”、“只有死了”。

久木无意跟她唱反调。人越是感到幸福,就越希望永远拥有它,因而选择了死。他觉得这种想法既可怕又真实。“咱们该睡了。”

再继续想下去,只能越来越被死的念头攫住。于是,久木先去洗了澡,凛子接着走进浴室后,他上了二楼。

今天早上还在这个房间里一边听雨,一边做着漫长的情爱游戏,而此时没有雨声,周围一片死寂。

久木黑着灯躺在床上,这时凛子洗完澡,穿着丝绸睡衣,打开门进来了。

她站在门口犹豫了一下,然后轻轻上了床。久木抱住她,她紧贴在久木的胸口,嘴里还在嘟哝着:“只能死了吧?”

听起来像是在确认刚才谈的事,又像是对自己说的。“为了保持幸福,只能那样做吧?”“幸福也不仅仅是这些……”“我希望像他们那样永远深深相爱,绝不变心……”

凛子的心情久木能够理解,但是他觉得发誓永不变心就有点虚伪了。“双方永远永远不变心,难道不可能吗?”

“不是不可能,活着的话,总会有种种的事情发生,不能说得太绝对了。”

“你的意思是,不可能吧?只要活着就不可能吧?”

凛子的声音在夜空中回响着。

忽然远处传来了一声声鸟叫。在这深更半夜,会是鸟叫吗?还是别的什么动物叫的?久木侧耳倾听着。这时凛子说道:“我明白她的心情。”“谁呀?”

凛子慢慢放平了身子,说:“就是把男人杀了的那个阿部定呀。”

这是前不久去修善寺住宿时,久木给凛子讲的那个故事。

“当时,阿部定说因为不想让任何人得到她所爱的人,所以杀了他,不然的话,他会回到妻子身边去的。就是说,如果不想放弃现在的幸福,就只有杀死他才行,对吧?”“是啊,杀死了他,他就再也不会背叛了。”“爱上一个人,爱到了极点就会杀人吧?”

久木对凛子此刻的心情再明白不过了。

一个男人喜欢上一个女人,要是喜欢得发疯,就只有把她杀了。让她活着的话,说不定她什么时候会爱上别的男人。不能容忍女人出去放浪,要使她永远待在自己身边,只有杀了她才是最好的选择。同样,女人要想把一个男人据为己有的话,也只有把那个男人从世界上抹掉了。“爱情真是件可怕的事。”

凛子似乎刚刚意识到这一点。

“喜欢上某个人,就想完全占有对方,可是无论同居还是结婚,都不大容易达到这个目的吧?”

“是的,活着的话随时都可能背叛的。为了使这一切不会发生,把人杀死是最保险的。”“这么说爱来爱去,最后的结局就是毁灭了?”

凛子现在才发觉爱情这个很好听的字眼,其实是极端自私的,隐含着破坏、毁灭这些剧毒的东西。

从爱谈到死,久木脑子越来越清醒,凛子也和他一样。凛子又转过身来,和他面对面地躺着,用手戳着他的胸口问道:“你永远不变心?”“当然了。”“你真的永远爱我,永远只喜欢我一个人,绝对不喜欢别的女人?”

久木刚要再说一遍“当然了”,凛子用两只细细的手指卡住了他的喉咙。

久木憋得出不来气了,黑暗中凛子的双眼死死地盯着他。“骗我的吧?说什么永远永远地爱我,全是骗我的吧?”“不是,不是骗你。”

久木抚摸着被掐疼的喉咙说道,凛子马上摇起头来。“刚才你不是说永不变心很难做到吗?”

的确,要说到永生永世,久木就没有自信了。“那么,你怎么样?”

这回,久木用手指戳着凛子左边的锁骨问道。脖颈纤细的女性,锁骨上会有一个小坑,有食指大小,裸体时那个凹陷看起来特别性感。“你保证永远不变?”

久木用食指摸到那个凹陷。“当然不变了。”“不管发生什么情况都绝不变心?”“绝对只喜欢你一个人。”

久木摁了一下她的锁骨,凛子疼得叫了起来。“疼死我了。”“最好别说得那么绝对,你也可能变心的。”“太过分了,就没有一点信任感吗?”“只要活着,就不能断言永远不变。”“那我们只能死了,只能在最幸福的时候去死了吧。”

凛子急急地说了这句话后,便沉默了。

周围静得出奇,这就是坐落在浓荫深处的别墅之夜。

然而就像黑暗中仍可见明亮一样,寂静之中似乎也潜藏着声音。像夜空中飘浮的云朵,庭院里树叶的坠落,房屋建材的腐蚀,这种种声音重合起来,便会发出极其微小的声响。

久木专心倾听着黑暗中的声响,凛子轻轻地扭过身子问他:“想什么呢?”“也没想什么……”

沉默了一会儿,凛子轻轻说:“我可不愿意。”

久木转头看她,她又低语:“我不愿意那样去死。”

凛子又想起了武郎和秋子的尸体被人发现时的悲惨情景。“即便要在幸福的顶峰时去死,那种死法也太可悲了。死得那么难看,太令人痛心了……”“遗书上写着,请不要寻找我们。”“可是,早晚会被人发现的呀,既然如此,还是死得像点样好啊。”

这当然最理想,不过这仅仅是活着的人的愿望而已。“自杀的人可能想不到那么多。”“我可不愿意,绝对不愿意。”

凛子一下子激动起来,从被单里稍稍欠起上身说:“我不怕死,随时都可以和你一起死,只是我不喜欢那种死法。”“可是,发现晚了的话,一样都得腐烂呐。”“腐烂也不一定长蛆啊,至少应该在腐烂之前让别人发现两人在一起。

你说对吧?”

说实话,久木到今天为止,别说死后什么样子,就连死都没想过。

人降生到这个世上,早晚是要死的,但久木还不曾认真琢磨这个问题,甚至连想都不敢去想。

可是不知为什么,和凛子谈着谈着,对生命的执着就渐渐淡薄了,觉得死并不那么可怕了,甚至和自己亲近起来了。

这种安宁从哪儿来的呢?为什么和凛子在一起时,会不觉得死那么可怕了呢?

久木慢慢地脱下了凛子的睡衣和内裤,脱到一丝不挂时,紧紧地搂住了她。

现在,他们紧紧搂抱着对方,下肢互相缠绕着,两人的皮肤贴得一点空隙也没有,仿佛每一个毛孔都紧密重合在一起了。“好舒服啊……”

这是从久木全身的皮肤中发出的叹息和喜悦。

沉浸在这沸腾般奔涌的快感里,久木发现肌肤的接触给人以安宁,同时也使人达观。

女人肉体这么光滑而柔软,只要沉浸在这种丰润温暖的感觉中,失去意识甚或死亡,就不那么令人恐怖了。“原来是这样……”久木冲着凛子的肉体喃喃道。“要是这样拥抱着的话,我就敢去死了。”“这样拥抱着?”

“就像这样紧紧地抱着……”

在女人的怀中,男人变得无比的温柔顺从,仿佛变成了被妈妈抱在怀里的少年,变成了胎儿,又变成了一滴精液而消失不见了。“像现在这样的话,我不害怕。”“只要和你在一起,我也不害怕。”

久木听了,忽然感到不安起来,仿佛自己就要被拽往甜蜜舒适的死的世界中去了。

为了避免总是去想死的问题,久木更紧地抱着凛子。凛子憋得挣脱了他的搂抱,大口地喘着气。

然后,就以似抱非抱的状态,只有胸、腹和大腿部分相接触着。久木闭上眼睛说道:“好安静啊……”

对话停顿了下来,再次置身于寂静的暗夜,觉得黑得更加深沉,更加浓重了。“到轻井泽来真是太好了,心灵得到了彻底的净化。”

很多人对梅雨季节的轻井泽敬而远之,久木反倒很喜欢这个季节的轻井泽。因为暑假前夕,游客寥寥,被雨后的葱绿所包围的静谧,滋润了因都市生活而疲惫的心灵。阴郁的绵绵细雨,浇灌了曾经遮挡暑热、给游人以阴凉的浓密绿树,哺育了覆盖地面的青苔。

当然,连绵不断的降雨有时也会使人萎靡不振,思想更容易走极端。

凛子从武郎和秋子的绝命之地回来后,一直不能摆脱死的纠缠,一再地谈论死的问题,这不能说和厚厚的云层和阴雨连绵毫无关系。“就在这儿待下去好不好?”

听凛子一说,东京的街道和公司里的情景又慢慢浮现在久木的脑海里。“那怎么行啊……”

和凛子两个人在这雨中的轻井泽再待上两天的话,久木真的不想去上班了。“夏天人多,我喜欢秋天到这儿来。”

凛子说完又挨了过来。久木触摸着她那丰满的胸部,又兴奋了起来。

想了太多的死之后,他们迫切地想得到生的验证。在获得性的快乐的同时,疯狂地耗尽所有精力的话,对死的不安就会消失,活着的感觉就会更加真切。

在这万籁俱寂的夜晚,在这树丛环绕的房子里,两个人为寻求这样的麻醉,如野兽般痴狂着。

1埃里克·萨蒂:(1866~1925)法国作曲家。玩世不恭的音乐怪杰,以率真质朴的音乐风格著称,其音乐观点对现代音乐有举足轻重的影响,是新古典主义的先驱。代表佳作有《3首吉姆诺培迪》等。

2有岛武郎:(1878~1923)日本著名作家。1910年与武者小路实笃、志贺直哉等创办文艺杂志《白桦》,形成对日本现代文学有重大影响的“白桦派”。代表作为《一个女人》、《卡因的后裔》。1923年和女记者波多野秋子一起在轻井泽的别墅自杀,留下三个儿子。

同类热门
  • 紫米紫米徐则臣|小说《紫米》为徐则臣的“故乡”系列小说之一。十六岁的木头逃离家乡来到蓝塘镇,与蓝家长工沉禾一起看守米库,因偶尔撞见沉禾与蓝家三姨太的私情而被沉禾以照顾之名荐给三姨太当杂役。在蓝家大院,木头见闻了许多奇怪的人事:不问家事、终日待在巨大猫笼与猫群厮混的老爷,同时爱上同一个男人的少爷、小姐……最奇怪的是沉禾,明明和三姨太相好,却偏偏耍尽心机娶了大小姐。最后,在沉禾和小姐的婚礼礼炮声,一颗炮弹将庄严的蓝家大院炸成了废墟……
  • 夜访吸血鬼夜访吸血鬼理查德·伯顿|小说故事要从一位如同西方亚瑟王一样伟大的国王说起,他的名字叫做威克拉姆。他曾对一位名叫乔治的魔法师说过,他能将挂在树上的贝塔尔(吸血鬼的一种)带到他的面前。让人惊讶的是,国王威克拉姆和他的儿子果真将吸血鬼带来了,这让魔法师乔治不能不对国王另眼相看......
  • 红顶商人胡雪岩4:时局中的商机红顶商人胡雪岩4:时局中的商机高阳|小说大清首富胡雪岩,幼时家贫,替人放牛为生;稍长,入钱庄干杂活,扫地、倒尿壶,得老板赏识,提为跑街;遇贵人王有龄(浙江巡抚),资助其开钱庄,并与官场中人往来,很快成为杭州巨富;王有龄兵败自杀,胡雪岩改投新任闽浙总督左宗棠门下,长袖善舞,眼光独到,囤积居奇,操纵市场,垄断金融,操办洋务,阻击外商,筹措军饷,30年间扶摇直上,直至富甲天下,得慈禧赏黄马褂穿,赐紫禁城骑马,授二品官衔,大富大贵,无人能比;更乐善好施,赢得“胡大善人”的美名。
  • 幸运安在幸运安在海蓝|小说怎样的爱才算是“爱”?“爱情”中的爱又是如何开始的?必须要经由鲜花美酒、情话绵绵、耳鬓厮磨、海誓山盟才可以说是爱了吗?还是,可以在战斗中,只要一个相知相惜的微笑就可以了呢?而两个人,在得到“爱情”之前,到底要怎样,才能够开始“爱情”中的爱呢?想了好久好久,却还是没能想出爱情可以开始了的理由来。
  • 非常男女非常男女二号男神|小说我全心全意地爱着自己的老婆陈姗姗,任她呼牛作马,拳打脚踢,我都没有丝毫怨言;可她还是嫌弃我是窝囊废,挣不到大钱,最终给我罗列了一个可恶的罪名将我抛弃了;从此我房子没了,车子没了,老婆没了,儿子也没了,我觉得我的人生都要完蛋了,可这个时候那个曾经被我捡到过的绝世女人居然出现在了我面前,我没料到她居然是一个电影里才会出现的特工,从此我的人生就改变了......
  • 平原上的摩西平原上的摩西双雪涛|小说本书是双雪涛首部中短篇小说集,书中收录了10篇作品,小说风格不一,题材有校园成长类,奇人故事类,侦探悬疑类,作者的笔调朴素、冷峻,又有文字表面按捺不住的恣意,叙事从容冷静的背后蕴含着人物内心的不平静、简单事情的不平凡。在近乎平静的风暴中,每个人都被命运所驱逐。尤以《平原上的摩西》一篇受到读者的广泛好评。小说讲述由一起出租车司机被杀案揭开的陈年往事——艳粉街的少年成为刑警负责侦查12年前的旧案,嫌犯渐渐指向儿时邻居家的父女,刑警深陷其中,随着调查的深入,他本人很可能就是案件的参与者……双雪涛的作品大开大阖、兜兜转转,而又回归平淡,这既是对世界的理解,也是内心的宽恕。
  • 云雀云雀木兰|小说主人公“我”是一个大学毕业后再广州打工的湖南女孩,遇到一个体贴、善感的已婚男人,同病相怜的两人对彼此都有致命的吸引力。两人相知、相爱,这种爱情的外壳是俗套的婚外情,但却是一种超凡脱俗的真爱。这份爱浸透着人生的悲凉和无奈,并因此倍加厚重。而婚外情必然没有好结局,但这种分别也赋予看这种真爱永恒的意味。小说并不局限于描写一个爱情故事,而是将“我”的家庭与亲人对我命运的牵绊和影响,都融铸其中。通过对父母、姐姐、哥哥等人被拒命运的叙写,揭示了人生的苦难本质。在痛苦中追问,在煎熬中呐喊,在绝望中挣扎。
  • 三言二拍喻世明言三言二拍喻世明言夏于全,齐豫生|小说《喻世明言》是“三言”的第一部,四十卷,收话本四十种。《喻世明言》中最优秀的作品,首推《蒋兴哥重会珍珠衫》。它通过蒋兴哥与王三巧夫妻悲欢离合的经历,表现了当时商人家庭的男女关系,反映出新兴市民思想与传统伦理道德的冲突,突出了感情与贞节观念的对立。《沈小霞相会出师表》也是一篇著名的小说,它以嘉靖年间轰动朝野的真实事件为题材,写沈炼父子与奸相严嵩的斗争,褒忠斥佞,正气凛然。小说中塑造了一位沈小霞妾闻淑女的形象,勇敢泼辣,机智聪慧,个性鲜明,给人深刻的印象……
  • 今古奇观今古奇观(明)抱瓮老人|小说本书是明代最优秀的白话短篇小说精选集,形式上不同于《三国演义》、《水浒传》的长篇巨作,不用耗费长时间阅览;在内容方面也摆脱历史演义或者《西游记》之类的神话夸衍、牛鬼蛇神。总体来说,更着重从日常生活中取材。全书四十篇故事,大都在述说各种世态人情及悲欢离合的奇特境遇。藉由惊奇而不失真的实际人生事件,让读者在惊叹感慨之余,从中体会生活的经验教训,获取生存的智慧,领悟人生哲理,陶冶美善品格。简言之,《今古奇观(青少版)》的价值:一是具有伦常教化的意义,二是常中出奇的艺术境界。读来不但令人感到贴近生活,趣味洋溢,而且还具有劝俗导愚的功能。
  • 龙飞三下江南龙飞三下江南张宝瑞|小说这是张宝瑞“文革”时期手抄本原创小说《一只绣花鞋》的续篇,也是当时流传甚广的手抄本小说之一。风流妩媚的女特务,诡诈异常的内奸,歹毒阴险的手段;计上计,案中案。国家最高领导人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震惊世界的暗杀事件将发生于瞬间……中共优秀特工、第一神探龙飞临危受命,二上北京,三下江南,潜楚宅,巧施妙计,化险为夷。我之间盘根错节的残酷斗争,隐秘战线的神奇惊险,杀奸除恶的艰难壮烈,令小说跌宕起伏,险象环生,悬念迭起,扣人心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