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00章

辰时,林中空气幽凉,已然腾升了半山的雾气。

湘西之美……点滴气息扑面而来,柔柔地使人忘却世间纷扰,忘却时间须臾……

……

祁琳一夜寥寥几个时辰的睡眠,早已睁开双眼,静静看着阮达沉静的脸,沉实而戒定……

祁琳常常觉得,他若不睁眼,看着还好,若睁开眼,神情淡泊得,有几分像二十年前的主父……

银面人和裔燮都不见了,只剩下没人添柴的篝火焦木,微微冒着白烟,应是刚灭不久的……

祁琳的思绪里有些愁浓,冥顶空空,想不明白自己带阮达出岑府,是不是错了。

在岑府时所见,不过是体察到他神情萧落,恐怕是赵坤不仁,他这些年受了一些罪,伤了心神……

岂料带他出来,还没等治好心病,就跟着自己,卷进这些九死一生的事……

岂能不惆怅,在这一方江湖中,阮达不会武艺,时下修炼,也不可能登顶,早晚是填血的命运,北祁死士,朝生夜死的还在少数么?

就连当年对八燕的教授上,都并没有选择过于上乘的武学,不过是因为自己一身残病,并没想到,自己能活过二十岁,起初就给八燕留了退路罢了。

若然八燕武艺登顶,各个登峰造极,北祁势力倾轧,各宫若吸纳曲南殿旧部,他们可还会轻易放弃么?

易主之人,恐怕难以立足!

尊主们日渐长大了,投效者众多,势力戡乱,说到底,不过是不想叫八燕去争。

而今八燕早已散去,自己也将将活过了二十岁,却不料在北祁内宗安排好的墓地,也用不上了,一朝血令诛杀,游走于天地间,变得人人得而诛之……

祁琳想到此处,怎能不愁,当年阮达十二三岁的年纪,独自养活他俩,受尽苦楚,今日报还阮达的,却是无尽的屠戮!

晨风无知,冷趔非常……

阮达有些要转醒的意思,那边林后,却传来马儿嘶鸣的声音,原来银面人和裔燮,并没走远……

祁琳看一眼林间树头,琢磨着退路!

若然穿山往湄水河而去,走水路的话,倒是极好的,只是怕遇劫杀,水路上遇袭,阮达更是跑不掉了。

若然走陆路……祁琳思来想去,带着阮达的话,只能走陆路,或许他能多一寸生机……

水上劫杀之事,太过凶狠,祁琳深知北祁熟谙此道,比之陆地上比武格杀,做的更是狠绝。

水火无情,祁琳不忍心见阮达受水火之刑。

……

浔阳卫入湘西,别家势力不敢来掣肘,都看着呢!只要出了湘西地界,恐怕就不是一家杀手这么简单了。

曲南殿是北祁内宗的正位宫宇,底下氏族觊觎曲南殿主的尊位,一旦核实红缨血令,恐怕就要群起来攻……

祁琳:‘你醒了?’

阮达将将转醒,却见琳儿就靠在他旁边,他俩倚了同一棵大树,尚不明白是怎么回事……

祁琳:‘他们是怎么抓到你的?’

阮达有些不好意思,道:‘套马……’

老顽童带着阮达飞速行走的步术之功,竟被套马杆的马绳就给破了……

祁琳瞧了瞧阮达的脖子,有些无言以对……

祁琳:‘老顽童跑了?’

阮达:‘跑了,老顽童要来,这些人也不要他啊,有个人套了我就走,没管老顽童。’

祁琳听着,难免觉得好笑……

红缨血令,何等威严,能被套马杆套住的,也就只有他了。

祁琳:‘你也看见了……’

阮达:‘看见什么?’

祁琳:‘此行凶险异常,还要跟着我吗?’

阮达:‘昨日……是几方人马?’

祁琳:‘明面上是三方人马,暗地里还不一定呢。’

阮达:‘琳儿能否制衡?’

祁琳轻轻摇头,默默低下了头,名利这个东西,何时消停过……

曲南殿的辎重兵士,历代传承至今,更与明源小姐的风鹿台交好多年,声名干净,历代颇受重用,曲南殿尊主之位,北祁异姓氏族,都会来抢吧!

祁琳:‘你可有受伤?’

阮达起身动了动,并没有什么感觉,被套马杆套一回,还不及赵坤的一顿鞭子难受呢,可见掳走他的人,手段很是高明。

祁琳起身,轻轻往林子里走了几步,想看一看灌木之后,银面人还在不在?

那边鬃马低头吃着草,马后可见两个人的背影,他们似是低声交谈,祁琳定睛一看,却发现那二人正是银面人和慕容玄一!

眼下裔燮不知去向……银面人即能招来慕容玄一密谈,可见银面人不仅阻止得了辛炙烈,竟还和慕容氏的人有勾连……

祁琳不禁心下一叹,这个银面人是个不好惹的,若是与银面人为敌,恐怕不会好过。

锦官城地处巴蜀,自古便是蜀国蜀都,天府之国,江湖势力繁盛,门派众多,北祁暗人也有很多隐居于巴蜀,但多低调行事,从来没听说过什么锦官王……

慕容玄一对银面人耳提面命,也不知道他的主人,慕容秋荻是否知道?

祁琳心下不免寒战,银面人自称锦官王,又在北祁和慕容氏中都有人脉,这怎么可能呢?

北祁与慕容氏,多年来未听闻有过一丝瓜葛!

祁琳的记忆里,虽记得幼年时,母亲告诉她姓慕容,然而并不常见父亲,母亲的样子,也已然模糊,记不太清了。

那段记忆随着这些年,越来越模糊,直叫人不敢相信……

自从入北祁练武之后,十岁起,病势缠绵,朝不保夕,祁琳便从未想过寻亲之事,直至今日……

祁琳深知,空口去问,是问不出实话的,银面人的身份,恐怕也只有裔燮能说得清楚……

然而裔燮涉及长兄,要逼裔燮就范,现在还不是时候!

上一章第99章
下一章第101章
同类热门
  • 嗜血君王之王妃哪里跑嗜血君王之王妃哪里跑哈欠小狐狸|古言战火纷飞的乱世,在人权差异巨大的封建王朝,普通百姓卑贱如蝼蚁,且看女主怎样逆袭,从贱民一步步得到最高王者的青睐。
  • 幽舞倾城幽舞倾城龙月七梓|古言身为21世纪的金牌杀手加警察,她竟被情敌一车给撞穿越了,什么“废材”“草包”“白痴”,即使自己是傻瓜,她也可自己拼出一片天!什么历史上从未出现的大陆“云落大陆”,那是什么鬼......她天不怕地不怕,还怕一片大陆?笑话!让我们看她如何覆天下!
  • 噬血红莲乱江湖噬血红莲乱江湖羽魔颜|古言这里是天龙国,她是一个太慰之女,从小饱读诗书,琴棋书画样样精通。却因额上有红斑而被嫌弃,芳龄十八也无人提亲,于是在子女众多的韩家,众人忘了这个叫韩紫默的女儿。本以为会一直平凡下去的她,一个女人的出现却改变了她的命运…从此步入江湖的她,有了另一种不同的生活…
  • 凝祁冰恋凝祁冰恋凯始娜样|古言“咣”的一声,一个长相平常,却身着华丽的带着一群秀美的奴婢破门而入。
  • 阳曜我心阳曜我心柟樱|古言IT精英余心妍即将升职为世界五百强企业高管,却被逼相亲,走上了一条不归路……神奇的穿越让她成为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皇贵妃。面对老妈心目中的优质男,她却只想逃跑。原因是她爱上了他,但她不能谈一场注定失败的恋爱。如同电脑游戏的规则是经验为零,也总比有战败记录抹黑要好得多。
  • 不负苍生不负君不负苍生不负君落怜|古言凤清歌,21世纪的冷心杀手,她行事狠辣决绝,冷心无情,因为一块古怪的玉,穿越异世,她冷心,却为他化为柔情,他冷情,却钟情她一人,护她,宠她她说我没有心,我无爱无恨他说,我给你心,我教你爱她说我这一辈子,认定了,就一个人一生一世,一双人他说世有弱水三千,我只取你这一瓢他的温情,让她沦陷,即是爱是毒药,她也甘之如饴,只因为,爱,无悔一场场阴谋误会,他们,分道扬镳,他终究负了她风雨过后,待一切尘埃落定,一切的一切,都已经不再重要,因为,你在身旁,陪我看日出日落,此生轮回,此生,无悔
  • 美男夫君请息怒美男夫君请息怒紫月女王|古言相貌平凡的现代人牧神月无意中被抓到古代成为了一名弑王候选人,还没有见到主人便被主人的徒弟嫌弃并抛入下界自生自灭。牧神月凭借自己的能力和各位美男相识相交,终于得到了主人的认可并获得了地狱之火紫焰,成为弑王的关键人物。牧神月秉着一颗爱美之心,只要是美男总是要瞧一瞧,看一看,摸一摸,究竟她能否拥有自己的美男后宫,能收获几颗美男心呢?敬请关注!
  • 魅宠0a魅宠0a云笑歌|古言君生我未生,我生君未老;幸得君采撷。与君共白头。那一眼的相视,注定他和她缘份的开始,生生世世,相牵相伴…… 已成年的他“诱骗”着还是娃娃的她,“长大后做我的娘子可好?”她天真的入了套。时过境迁,当她长发及腰,她却不再记得他。他把她逼至墙角,“反悔的人是小狗……”
  • 时空不肯负白头时空不肯负白头深信|古言打广告打广告!《盛世女痞》庆阳县大名鼎鼎的痞七爷也会遇上对头?还是被贬的镇国大将军!不过七爷无所谓,就算初见就搅乱了他的婚礼,也只能算他倒霉!结果,嗬!这家伙还和七爷杠上了……不过,七爷就纳闷了,怎么杠着杠着就杠出包子来了?小萌货拽着七爷的裤腿,软软糯糯的喊,“娘亲。”南宫也恨不得趴在地上求她,“夫人呐!我知道错了!但是你能不能换回女装啊!”外界都已经传疯了他南宫慕尘爱好龙阳啊!!
  • 欢喜记事欢喜记事木嬴|古言穿越到刚刚招安封侯的土匪一家。 亲爹,威武勇猛爱闯祸。 亲娘,貌美如花爱爱闯祸。 亲哥,英俊潇洒爱爱爱闯祸。 …… 你问她啊? 她就比较懂事了,刚刚从街上抢回来一压宅夫君…… —————— 木嬴新书《嫁偶天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