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代言情 aoa官网下载网页

第9178章 小瑶的邀请

“太子说,如果您不知道,那现在也算是知道了。”松清说道。
  “我现在知道了。”陈景说道。
  松清继续说道:“太子说,当年叶仙子曾在借《天妖化形篇》时曾说过,若有召,必尊从。”
  陈景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师姐重伤不醒,且待她醒来再说。”
  “您与叶仙子感情深厚,现在叶仙子昏迷不醒,何不代她做决定。”松清紧追着说道。
  陈景坐在那里,听了这话后抬起头来看着松清,松清相视一会儿,低下了头,却也没有退出去。陈景说道:“在绣春湾来来去去那么多的妖灵之中,唯你口舌最利,机变最快,也最善观人面色。”
  松清连忙抬头,面有愧色,说道:“河神爷,小妖既然来了,就应该把应该说的话说完,您说是吗?我毕竟是妖族。”
  陈景眼神有些变化,不再锐利,说道:“你是妖,我是人,你我虽有私交,却仍改变不了这个立场。你去吧,告诉太子,一切等我师姐醒来再说,现在无论是谁要打扰到我的师姐,我都不会放过他,我虽然没有什么深厚的背景身份,也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神通,但若是我一心想要杀谁,在现今的天下间,谁也活不好的。”
  陈景的声音初时还颇重,随着说到最后,却是越说越轻,最后几个字都有点像喃喃自语了,但是在凌宵宝殿之中松清却听到了,只这一句话后,他便感觉到这殿中河浪翻腾的杀气,丝丝入骨,松清连忙退出殿去。
  陈是仍然是低头看着《呼风唤雨》,殿外乌云密布,众人微微有些心惊,暗道这个陈景果然非同小可,得司雨神碑之后越发的高深莫测了。而那一片浓密低沉压在凌宵宝殿上的乌云旁边有一个人坐在白云上拂着石琴,他围着乌云而飘浮,琴音虽然不重,杀伐之气竟是与陈景在凌宵殿中河浪里的杀气一样,就像是他的琴音能够融纳天地间一切杀气入琴音之中。
  又有一道灵光落入凌宵宝殿之中,进入殿中黑衣,却是蓝发,他的眼睛狭长而小,只看一眼,便让人联想到世间最阴毒之物。他进到殿中,还没有开口,陈景已经说道:“九阴,你也来了。化形,真是值得恭喜的一件事。”
  “河神爷座下的那些年,让我心志清明,这才能一举而化形。”九阴说道。
  “泾河的河水冲洗得了世间一些混浊,我这个当了五十八载的河神可沾光不少。”陈景道。
  “泾河因你耀眼。”九阴说道。
  认识九阴的人都知道他不是一个多话的人,现在与陈景说这么多话,已经是极其少见的了。
  陈景说道:“想不到你也能说出这么好听的话来。可惜,在绣春湾时你不曾说过什么。”
  九阴化形后嘴唇很薄,面上略显无肉,他没有再说话,也许是不知道怎么开口,所以沉默着。陈景本也不是一个多话的人,但是这个时候他不会让别人感到为难,尤其是曾经在他身边的人,于是他说道:“你这次带来了什么话呢?”
  “娘娘说,叶仙子醒来前她不会动这座凌宵宝殿的。”九阴说道。
  陈景有些意外,过了一会儿,说道:“娘娘是什么人。”
  “不知道,她能通过血脉召唤我,能让我化形。我想,她应该是大巫吧。”九阴说道。
  陈景不太清楚大巫是怎么样的存在,但是从传说中却能够想象的到,大巫有着通天彻地的神通,就是不知自己比之她现在如何。
  “师姐与娘娘之间有什么因果。”陈景问道,他不认为大巫会无缘由的派九阴来说这些。
  九阴说道:“娘娘没跟我过,我不知道。”
  两人话都不多,九阴退出凌宵宝殿之时,陈景又低头看着《呼风唤雨》诀。不知为何,直到现在,陈景仍只是觉得全身都隐隐作痛,内里又透着微微的麻痒,只是让倍感难痛,却并没有致命的感觉。剑咒大部分已经融入到了灵浪之中。
  天庭不是一般的灵宝,任谁要想祭炼都不可能容易简单,更何况还有着那么多修行者抢夺。宫殿有六座,陈景占一座,其他五座分别被占据了,他们只要一祭炼完了,便能自号帝君,坐封一品神将,与陈景不同,他们不是孤家寡人,而陈景是,所以就有不少散修进入殿中来,他们也是发现除了这座最中央的凌宵宝殿中竟是只有一个人。
  陈景已经记不清凌宵宝殿之中进来过多少人,又有多少人出去,但是他却清楚的知道,死在凌宵宝殿之中的人都是最后也放不下贪婪想要将他杀死的人,总共十一位,其中有些人陈景知道名字,有些听过,有些根本就是闻所未闻。但是他们都死了,陈景并不想杀他们,并不是他们该杀或不该杀,而是他们不适合死在这座凌宵剑域之中。
  死在这里,会消耗融入河浪之中的千年剑咒。他们不知道,其实他们是以自己的生命消耗着剑域,只是为后来者做出奉献,但没有人会念他们的好。
  陈景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已经不在乎那些与自己毫无关系之人的死活,连他们的来历与为人心性都不想了解。或许这是死亡见多了,心冷了,或许是经历多了,心已经被事世给粹炼的坚硬了,成了一把开双刃的剑,
  四季变幻的风能在人的脸上刻下岁月的痕迹,也能将一个人的心吹冷吹硬。
  陈景并不知道自己这么多年在慢慢的变成一个心冷的人,或许他是知道,却从来不说。又或许,只有当他内心的深处生出暖流时,才能让他慢慢的在岁月之中风干冷硬的心片刻柔软。
  叶清雪当然就他心中柔软的地方,他这一生之中有过三次的绝望,三次都是被叶清雪从绝望之中拉回。尤其是最后一次地,他身如枯木的躺倒在树下,等着别人挫骨扬灰,等着别人将他的魂魄抽出来焚烧炼化,然后,她来了。她是叶清雪,是他的师姐,甚至可以算是师父,因为他的修行法门都是她教的,他曾在千罗山中修行时有不懂的都是去问她。
  现在她就坐在他身后的经曾的玉皇大帝坐过的椅子上,三个多月了还没有醒。
  她说过三个月后没有醒的话,三年后一定会醒。
  但是他却有一种预感,预感三年后叶清雪未必能醒得了。他的预感自从渡过了神明之劫后越来越灵验了,预感越强,也就越灵验,虽然对叶清雪三年后不能醒来的预感非常淡,淡到他自己认为这只是担心而已,但是终归是有了。他是神明,应当心如止水,心如明镜照鉴成万物,世间之事都不应该在他的心中留下任何的痕迹。他的心应该如清水流过镜子,这才是一个真正的神明,不滞于任何事,却又对天地之事如观镜一样清晰。只是他现在还做不到这个,因为他成神祇还不久,不过短短的五十八载,他整个修行岁月都不过是六十几年而已。但是他却比许多修行了百年甚至几百年的人神通还要强,他的法术如细雨如春风,更像是一场梦,让人感觉不到危险便已经死了。
  这是入过凌宵剑域之中又出去的人说的话,还有人说:“在那凌宵宝殿之中,你所见到的,所想的,都有可能是幻象。你的记忆,你的欲望,你由内自外的一切,都将在一朵朵河浪之中呈现,每一朵浪花都会会化为一个世界。当你陷入幻象世界之中时,那些幻象其实早已经化为剑丝进入到了你的骨髓和灵魂当中去了。”
  陈景本来并没有这般的神通法术,并没这般轻妙虚幻的法术,以前没有,现在却有了,当他将一身所学所悟都祭融到一起之时,便出现了这座剑域,陈景没有为这剑域起名字,但是世间的修行之人都将之称为凌宵剑域。这是剑域,并不是剑阵,只要有陈景在的地方,随时随地都能出现这样的剑域,这剑域在他一念之间便可成为法术。
  而且,这剑域还能成长,会成长到什么地步,连陈景自己也不知道。
  现在凌宵宝殿已经彻底的被乌云遮住了,凌宵宝殿之中一片黑暗,唯一的光亮便是一盏青灯,青灯光芒如波,一圈圈的荡漾开来。灯光将灯下的看书人笼罩着,他还是和三个月前一个坐那里看书,看着那本他虽然还不认识上面的字,却越来越能理解的《呼风唤雨》诀。
  他的耳中听不到外面任何的声音,但是殿中黑暗中的浪花却不时的翻起一朵朵的灵浪,灵浪之中有着一闪而逝画面,画面有时就是凌宵宝殿之外的景象,有时却是千万里之外的人间之事。他的心越来越静,静的就像是深山中的冷泉在静静的流淌。
  自从凌宵宝殿上空的乌云压在了凌宵宝殿时,却仍然一样东西能够绵绵不绝的传进来,那东西就是琴音,这琴音即使是陈景不想听,也依然传了进来。在他的心中,弹出这琴音的主人,就像是一个无底的深渊,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深。
  三个月过了去,琴音也就响了三个月。
  三个月的祭剑域的时间,让陈景对这座凌宵宝殿已经有了一种特别的感应,这个时候,他的目光从书册上移天,看向殿门口,因为感应到了有一股强大的气息朝凌宵宝殿侵入。
  来自于另一座大殿。
  “来了,终于来了。”
  陈景心念动间,凌宵宝殿之中河浪翻腾,波光鳞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