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仙本无相

第44章 获胜

“你的掌法只有初窥门径的境界吧!真是浪费了你这一身的力量。”

又挡下闫旭的一记直拳,石麟看着闫旭有些慌张的表情,语气平静的说道。

“……”

闫旭咬紧牙关,没有回话。

“你的天赋不好,你又很不甘心,所以这一年都在努力提升境界,如此一来,你根本就没有时间去练习武技,以至于你连自己拥有的力量都发挥不出来。”

石麟语气虽然平缓,但对闫旭来说却如同一支支利箭不断刺在他的心上。

“是,我是天赋不好,我武技是没练到家,可是你又知道我什么,你有什么权利对我指手画脚!”

闫旭脸色涨红,眼中的羞怒与不甘化为宛若实质一般的怒火,他的心乱了,掌法也乱了,变的混乱,每一拳都变成了他对怒火的宣泄,他声音嘶哑:

“我知道,你是天才,你一年就练气九重,武技一学就融会贯通,但如果你没有了天赋和我又有什么区别?你努力,我比你更努力,你有什么资格看不起我?啊!你说啊!”

不甘与委屈填满了闫旭的内心,他的怒吼声传遍了整个场地,那些弟子的目光都带着复杂,觉非也叹了口气,这种事这么多年来他见得多了,可怜的也不止闫旭一个人,他只知道乾清寺这次赢定了。

“或许你说的没错,比起你来我确实幸运的太多,但天赋在我心里并是最重要的东西,从那个时候开始就不是了。”

石麟似乎又回到了那一次测试,那一声废物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之后的自己也如同闫旭一样吧!但在他的妹妹张莺被带走后,他就明白了,有些事情是比任何东西都重要的,也是从那时起,他才真正的长大了吧!

“道不同,不相为谋,你也该退场了,这场比武的冠军,我们乾清寺要了!”

石麟目光一凝,抓住闫旭的破绽,全身肌肉绷紧,全力袭向闫旭的破绽。

“什么!?”

闫旭大吃一惊,慌忙护向石麟攻击的地方,但是太迟了,石麟的拳头重重的落在他的胸膛,霎那间,闫旭只觉一股强烈的冲击力道在胸腹中震荡,伴随而来的是剧烈的疼痛。

他的身体直接被击飞,重重的落在擂台之外。

“咳!噗~”

闫旭趴在地上,剧烈的咳嗽着,每一次咳嗽都带出一口鲜血。

石麟收回拳头,笔直的站在擂台上,平淡的看了闫旭一眼便不再关注,目光再次投向金明寺的方向,冷然道:

“还有一场,可以继续了吗?”

“……”

静念脸色阴沉得发青,佛珠被他握得咔咔作响,看向石麟的目光明灭不定,良久才看向觉非,阴沉得说道:

“你赢了,我们认输。”

“如此,我的任务也完成了!”

石麟没有在意静念的脸色,答应师傅的事他做到了,这点小小的荣誉,对他来说并没什么意义。

“……”

全场一片沉寂,所有的弟子都张大嘴巴,这个结果完全打破了他们的认知。

“我…我们居然…赢…赢了?”

站在觉非身后的张文杰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

同时,其余的弟子也反应了过来,看着走来的石麟也都欢呼起来:

“太好了!我们终于赢一回了!”

“赢了!我们赢了!”

“哈哈哈哈~”

当然他们也没忘了这次会武的大功臣一个个满脸笑容,全都围向石麟,七手八脚的将石麟抬起不断的向天抛起,石麟也没有挣扎,任由他们宣泄内心的兴奋,而且这种感觉也不赖,一丝笑意不知不觉的在他的嘴角浮现,而觉非则站在旁边笑呵呵的看着,满脸欣慰。

“哼,我们走。”

静念狠狠地瞪了石麟一眼,就是这个小子让他的谋划前功尽弃,但这个场合并不允许他做些什么,同时在他心里还有一些可惜,可惜的是如此天才却不是金明寺的弟子,前所为有的心绪只能化作一声冷哼,静念拂袖而去。

在他身后的弟子大气都不敢喘,一个个低着头跟在静念的后面,那两个和闫旭一起参加两寺会武的外门弟子站在最后面,面面相觑,叹了口气,回头扶起闫旭,也跟了上去,没有人注意到在他们两个扶起闫旭时静念的脸色缓和了一些。

“咳~”

觉非轻咳了一声,这些弟子也都顺势将石麟放了下来,窸窸窣窣的站好。

“嗯,今天是个值得开心的日子,我们乾清寺终于在发现这座矿脉的两年之后赢得了开采权,其中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说,两年虽然很短,但金明寺却已经超过我们乾清寺很多了,但这并不是无法挽回的,所幸今天石麟赢得了这次比武,他赢得的更是乾清寺的未来。”

觉非扫视者面前的弟子们,内心无比的激荡,但他并未表露出多么兴奋的样子,是啊,这只是个开始,无论是对乾清寺还是对石麟。

“但是,我们不能敌视金明寺,我们的敌人从来都是那些十恶不赦的魔教弟子,记住了吗?”

觉非严肃的问道。

“记住了!”

一众弟子回答道。

“很好,袁野。”

觉非点了点头,看向袁野。

“在!”

袁野站了出来。

“这两年委屈你了。”

觉非有些感慨,由于元石矿脉的重要性必须要有人坐镇这里,而那个人必须具有一定威慑力,亲传弟子自然是首选,但这是个苦差事,尤其是在金明寺连胜两年的情况下,乾清寺虽然和金明寺同属正道,但毕竟还存在竞争的关系,在这里的弟子难免会受到侮辱,袁野作为亲传弟子愿意坐镇这里两年着实难得。

“能为寺院做事,袁野在所不辞!”

袁野目光闪了闪,义正言辞的说道。

“好!哈哈哈,既然我们已经胜利,你也不必守在这里了,元石的开采自有觉清长老负责。”

觉非大感欣慰,笑道。

“是!”

袁野低头回答,但脸上并无一丝开心的深色,反而有些阴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