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频道 龙八官方平台

第5248章 突如其来的意外6

第五四六章琅琊战四象!
  “住手!”
  神农青岩爆喝一声,脸上写满了凝重与悲凉,这个时候,他们不能再自相残杀了,哪怕他们真的是叛徒,虽然神农青岩的心中也恨,但是有一个事实改变不了,那就是他们永远都是神农氏家族的人。虽然不知道他们为的究竟是什么,但是背叛了家族,那就是他们永远的耻辱跟过错,这,更是一个永远负在他们身上的包袱。
  神农青雉被族长神农青岩的喝声镇住了,停在那里,一动不动,手中的巨斧缓缓的落下,不过眼神之中那抹愤怒的欲火,却是无论如何也抹杀不掉。
  “我不管你们出于什么目的,或者是如何被人利用的,我也不想知道,不过这一刻,我相信你们心里也一定充满了懊悔与忐忑。我不怪你们,更没有权利去责罚你们,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天理循环,更是一个千古不变的道理。谁都要为自己着想,谁都想当那天下第一,权势滔天。但是有时候,它更是一把双刃剑,即使真到了那一天,你得到的东西,也有可能会得不偿失,因为你失去的,将会更多更多。在这个世界上,从来都没有谁对谁错,因为历史永远都是由胜利者去书写的,但是有一种东西,却能让你们永远都活在痛苦之中,难以自拔。那就是人心,我相信,你们总有一天会明白的。”
  神农青岩淡笑着说道,脸上的怒意与愤然,竟然已经慢慢的消失了,这般气魄与心态,着实让不少人都是为之折服,这就是一代宗师的气势,不动如山,心明如镜,世俗之事,很难在他心中引起涟漪。不过神农青岩同样也有怕的,他怕神农氏家族千年来的基业,全部都毁在他一个人的手中,那么他即便是死了,也无颜去见神农氏的列祖列宗。
  陈琅琊微微点头,不愧是神农氏家族的族长,有魄力,但是他知道,这番话虽然说的义正言辞,但是却多半是给神农地魁跟神农人魁说来听得,的确,很多事情根本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他现在也只能够以这种家族情怀,试图感化神农地魁二人了。不过陈琅琊并不知道,神农氏家族之人是禁制内斗的,天大的事情,都必须要以和为贵,神农青雉的断臂,就是一个不争的事实,因为他当初就是犯了神农氏家族的族规,才会受到断臂之痛。
  神农地魁咬牙切齿,但是却并不是因为身上的伤势,而是因为神农青岩的话,他的话使得自己原本波澜不惊的心,都是升起了一丝涟漪,原本以为他们听从了亚特兰蒂斯的话之后,就能够统治神农氏家族,奉上神农鼎,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对于权利的渴望跟统治权的觊觎,所以神农地魁跟神农人魁全都是动摇了,才会有今天的这一幕出现。
  可是,一切的一切,都不是这样的,仿若在梦中一般,神农地魁并没有那种覆灭神农青岩的快感,更没有一丝的喜悦,他跟神农人魁虽然无比的渴望权利,但是等到他们真正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才知道,半个多世纪的兄弟情深,族人同胞的亲情,比什么都重要,神农青岩的话,也是让得两人都变得无比的愧疚,无比的自责,但是事已至此,却物以弥补。他们,终究还是成为了神农氏家族的千古罪人,不可原谅的罪人。
  神农地魁跟神农人魁对视一眼,两个人都是感觉到了彼此眼神之中夹杂着的悔意,可是这一步终究还是迈出了,他们只能进不能退。权利虽然已经成为了浮云,但是退后一步,族长真的就会原谅他们吗?如果不是他们,或许神农氏家族也不会陷入现在的两难之境地,人生一世,他们活了七八十岁,还是没能看清这人世间的权势,不过都是过眼云烟。
  神农青岩似乎看出了神农地魁二人眼中的犹豫,接着说道:
  “佛家有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神农氏,永远不会对任何一个族人出手。我可以原谅你们,但是不战斗到最后一刻,我们神农氏家族,绝对没有倒下去的孬种,为了那上千的老弱妇孺,为了那些跟我们血脉相连的亲人,为了我们几千年来守护的家园,死,也要死得其所。现在回头,却也不晚。神农氏,从无自相残杀的先例。”
  神农地魁跟神农人魁,全都是自觉的低下了头,跪在了神农青岩的前方,神农青岩微微笑道,他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家族的四分五裂,所以当年即便是对于自己的孙子犯了错,也未曾轻饶,神农氏,永远都是一个不可能被摧毁的家族,一个屹立华夏巅峰五千年的历史,他们,就是一个神话,一个传奇。
  “两个没用的废物,我杀了你们。”
  安娜莎华水晶般的眼睛微微一眯,冷声说道,瞬间一个起跳,便是冲向了神农地魁二人,速度惊人,陈琅琊等人都是瞳孔一缩,看向安娜莎华。神农青岩赶忙出手,一记飞腿,逼退了安娜莎华,即使是受了伤,依旧没让安娜莎华占到一点的便宜。后者手握海神三戟叉,气势无匹,再度冲着神农青岩奔行而至,锋利而强劲的海神三戟叉,被安娜莎华挥舞的无比摧残,一道道蓝色的残影不断的出现在神农青岩的四面八方,神农青岩却是仍旧不为所动,任你八面来风,我自岿然不动。
  奔着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想法,神农青岩只守不攻,防住了安娜莎华所有的攻势,一道道难以分辨的身影不停的围绕在神农青岩的周围,但是却无论如何也破不开神农青岩的防御。无奈之下,安娜莎华只得罢手而退。
  胸前的战甲,微微起伏着,傲人的身姿,依旧是那么的让人神往,迷离。
  “不愧是神农氏家族的族长,即便是受了伤,依旧不容小觑。”
  安娜莎华也是颇为心惊,自己现在动手,也是不可能打败他,除非,有那个梵蒂冈的克勒斯迦叶联手,才有可能击败受伤的神农青岩。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这个人能跟自己的大哥轮回之主相抗衡,绝对不是简单的货色,还是小心为上。这一次亚特兰蒂斯,是一定要得到神农鼎的,只有他们,才有开启‘世纪之门’的权利,如果还做了外人,那就只有死路一条。亚特兰蒂斯不会给任何人类留下一丝一毫的机会。他们的使命,就是要颠覆全人类。
  克勒斯迦叶是感觉到了安娜莎华炽热的目光,当然,克勒斯迦叶也是一脸笑容的看着安娜莎华,这个女人,真是太美妙了,简直就是他见过最伟大的女神,亚特兰蒂斯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如果能够将她弄到手,那么我克勒斯迦叶,这辈子恐怕都是足以自傲了。
  克勒斯迦叶眼神之中带着一丝邪恶之色,嘴角的阴柔,确实让安娜莎华极为的讨厌,不过此一时彼一时,现在恐怕也就只有跟他们联手了。梵蒂冈的人,果然是最难缠的,而且安娜莎华知道,他们亚特兰蒂斯在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敌人,就是教皇那个老头子。有事数十亿信徒的拥护,站在这个世界信仰的巅峰,传说是最接近神的人。
  也被亚特兰蒂斯视为终生的大敌。克勒斯迦叶亦是如此,亚特兰蒂斯跟梵蒂冈的恩怨,早已经不是一朝一夕的了,是成百上千年的积累,不过梵蒂冈的繁荣与昌盛,早已经不是亚特兰蒂斯能够觊觎的了,当然,这些都是克勒斯迦叶心中所想的。
  “本事不大,但是对付你们这些小辈,却是绰绰有余了。”
  神农青岩笑道。现在只要能够逼退安娜莎华跟克勒斯迦叶还有摩洛伽家族,那么神农氏至少就能够保证暂时性的平安了。不过如果自己没有受伤,绝对不会担心,但是现在确实无比的艰难。而且,陈琅琊实力大损,基本无力再战,神农青雉必须要带领族人挑起大梁,否则的话,他们就会被瞬间击破。
  “大言不惭,待会希望你这个老家伙还能如此的得意。美女,不如我们打个商量如何,我们联手对付这个老家伙,等到神农鼎一出,我们各凭本事如何?”
  克勒斯迦叶看向安娜莎华,那曼妙的身体,让克勒斯迦叶甚至有些不能自拔。女人之中的极品,非她莫属!
  “你们,似乎忘了一个人。”
  嘉文瑞玛冷笑着说道。陈琅琊,他的目光自始至终,都集中在他的身上。这个传奇性的青年,已经被他盯了好久了。
  “你是说陈琅琊?”克勒斯迦叶不屑的说道。
  “不错,不信的话,你可以试试看,我已经观察他很久很久了,只要没有倒下去,我不会认为那个以一敌三的男人,已经到达了极限。以一敌三,你行吗。”
  嘉文瑞玛看向克勒斯迦叶,很显然,他不行。不过这个时候,陈琅琊明显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就连安娜莎华也并没有将陈琅琊放在眼中。
  “不管他多么的厉害,现在,都是一个残兵败将。”
  “那好,我实力不济,这个残兵败将,就由我来收拾。你们来收拾神农青岩那个老鬼,剩下的人,就交给你们了,没意见吧?谁最后能得到神农鼎,就看他的造化了。”
  嘉文瑞玛的话,让得所有人都是微微点头,这个时候,必须要联合起来,否则的话,僵持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兴许还会被逐个击破也说不定。斯科拉尼跟勒布带领铁血骑士团,充入了神农家族的阵营,神农青雉,神农俊逸联手抗衡,否则的话,这些家族之人,绝对不可能是这些铁血骑士团的人,这些人的身上,都是沾满了鲜血,充斥着邪恶与冰冷。
  “好!我喜欢,兄弟果然快人快语,陈琅琊就交给你了。不过不要杀了他,我留着他,还想好好玩一玩呢。”
  安娜莎华笑眯眯的看着陈琅琊,眼神中充满了暧昧的味道,不过陈琅琊确实感觉到浑身一冷,鸡皮疙瘩都是跟着起来了。
  “被人遗忘,其实挺不错的。”
  陈琅琊摸了摸鼻尖,自嘲着说道,没想到,最终还是被那个手握金枪的人盯上了,摩洛伽家族四象,陈琅琊听神农青岩说过,比起安娜莎华都是丝毫不弱,甚至这四个人联手,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摩洛伽家族,一个同样传承了上千年的古老家族,谁敢小觑?
  陈琅琊此刻虽然已经深受重创,但是,他有的选择吗?不战斗到最后一刻,他是绝对不会认输的。既然他们要战,那便战,自己何曾怕过谁?
  克勒斯迦叶意味深长的看了陈琅琊一眼,他可没打算留下陈琅琊一命,待会找准机会,击败了神农青岩之后,他绝对不会给陈琅琊活下去的机会。
  嘉文瑞玛眉头一皱,不过却也没有说什么,不过他还是觉得击败陈琅琊,有些胜之不武,毕竟他已经连战数人,而且都是一一击破,对于他而言,陈琅琊真的是一个百折不挠的战神,击败他,自己才会不虚此行。
  “不过像你这样的人,是永远不会被遗忘的。”
  嘉文瑞玛笑着看向陈琅琊。他觉得,陈琅琊不会让他失望。
  “你若要战,我尤其能退缩?”
  陈琅琊大气道。
  “不愧是华夏年轻一代第一人,有气魄,不过现在的你,已经是虎落平阳,还有什么资格跟我们摩洛伽家族四象相提并论?”
  泰达米尔冷笑着看向陈琅琊,对于这个强弩之末,他可是一点也不在乎。
  “现在的你,单打独斗,都不是他的对手。”
  嘉文瑞玛淡漠的看了泰达米尔一眼,强者,是值得尊重的。
  “你太抬举我了,我可没你说的那份本事,不过对付几只阿猫阿狗,还是不需要大动干戈的。”
  陈琅琊笑容也是变得灿烂起来,嘴角的鲜血,被他一把抹去,浑身上下,数十刀疤痕,也都是凝着血痂,宛如一个血人一般,陈琅琊知道,背水之战,不可不敌。这一战,战四象,只能胜,不能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