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言 曾氏贵宾会导航网址

第5344章 个人的舞台

老曹叼着香烟说:“我这几天就发现单位不少的人在开户、在进入股市!”
   刘老爷子说:“这些都说明了一个现象,那就是全民皆股,股票还有不涨的道理吗?”
   所有的人都陷入了沉思,都在思考现在的市场谁主沉浮?是基金?游资?还是散民?从目前的情况看,散户的力量已经远远地打过各种机构的力量,只是不知道这样的情况能够维持多久?各种机构能不能再次卷土重来?如果真的卷土重来的话,行情将会大的没边!
   在不知不觉中云南铜业冲到了72元,几乎在涨停板的位置上,张军手中捧着刚刚沏上的一杯茶,热气在不停地向上涌,闻着茶叶的清香,看着上涨的行情他的心里如同吃了蜂蜜一样的甜美,张军笑眯眯的看了看身边的美女,杨佳慧此时也在悄悄的看着他,两个人在无意之中对视了一眼,张军迅速的看了一下周围,发现没有人在注意他们,便向着杨佳慧;来了一个飞吻。
   杨佳慧脸一红,随即恶狠狠的看了他一眼,手中紧握着拳头摇晃了一下,那意思是说:你等着,有空我在好好的收拾你。张军见状做了个鬼脸就回过头继续看着行情。行情真的很不错,他们的铜业在调情之间已经封死在了涨停上,而且封单很大、封的很牢。
   杨佳慧此时也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说:“散户的力量大无边呀!”
   那边的方霞说:“佳慧,什么大无边?”
   杨佳慧说:“芳姐,你看看云南铜业!”
   “呵呵,涨停了!佳慧,你是发足了财!”方霞说。
   杨佳慧也高兴起来,她离开位置也学着老曹在屋子里来回的转,一会儿看看这个、一会儿看看那个,她转了几圈来到王俊来的身后说:“我发现你们的黄金股也不错呀,涨了不少?”
   “和你的铜业比简直是差强人意,不可以比的。”王俊来说,他的语调中带着一丝的遗憾和无奈,当然也有一点点的嫉妒。
   杨佳慧轻轻的说:“没关系的,早晚的事情,你的黄金会涨价的。”
   哈哈。
   张军坐着也觉得有点心惊胆战,他不太敢看已经涨停了的股票,所以他也离开了位置,捧着茶缸和杨佳慧一起走了下去,离开大户室他说:“咱俩也感觉感觉全民皆股吧!”
   在楼道里的拐角处,张军看看四下无人就像做一下“坏事”,当他刚要做出动作的时候,里屋的门被推开,从另外的房间走出几个人,看看没有机会只好作罢,杨佳慧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拉着手走了下去。
   大厅里的人们已经高度的疯狂,很多人在高呼着一个数字,那就是4800,。他们俩坐在后排的椅子上,看着眼前的一切不免也有一些心潮澎湃,是呀!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行情了,真是有股就买、买就必涨的时代。他们互相笑笑,这种笑是从心里发出来的,很明显,在这样的情况下,任何人都无法低调,只有远离这个市场才能心静,而他们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到的。
   心潮澎湃的他们看在眼里,灿烂的笑容挂在了他们的脸上,就在他们全神贯注看着眼前的一切的时候,一个声音从不远处传了过来。
   “又涨了,哈哈!”
   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那位胖胖的王姐,张军和杨佳慧说:“你看那个胖女人,我发现她又胖了。”
   “哦,我没注意。”杨佳慧顺着他的手指看去,就见王姐依旧扭动着肥臀,在电脑前左右的晃动摇摆,一副不可一世又孤傲独立的样子。
   张军看了看她说:“是胖了不少,你看她的PP。”
   杨佳慧顿时羞红了脸说:“你老看人家那地方干什么,烦人!”
   张军不好意思的挠挠脑袋,说:“我就是说个特征嘛,也没什么别的。”
   杨佳慧没吱声,继续看着眼前的一切,她突然说:“哎,你记得我师父吗?”
   “当然记得,怎么了?”
   “我在想师父为什么会卖的一股都不留?”杨佳慧轻轻的说,此时她的眉头悄悄的聚拢。
   “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刘老爷子此时也从楼上走了下来。张军笑着问:“刘大爷,您的意思是……?”
   刘老爷子说:“只有远离这个市场,才不会被假象所迷惑,现在看着非常的火热,其实在其中一定蕴含着极大的风险,只是火车还没有完全的停下来。”
   他说着,坐在了一旁的椅子上,杨佳慧继续说:“从历史上看,应该还没到最疯狂的时候,我觉得只有在加速上涨的过程中才是最恐怖的时候。”
   刘老爷子说:“目前的市场很明显是散户在主导,就是不知道将来的市场谁主沉浮?”
   张军问:“我上午看了一下市盈率,好多大盘蓝筹的市盈率才15倍左右,还是很低的呀!”
   刘老爷子继续说:“在香港,他们的大盘蓝筹股市盈率只有15倍,最好的时候不过20倍零一点;在欧美也是如此,你能说我们的蓝筹股市盈率不低吗?”
   一直没说话的杨佳慧说:“我看还是钱多烧的,我们现在最关心的应该是基金何时停止发售?基金何时子弹打光?”
   “有道理!”刘老爷子说。
   张军说:“那我们以后就天天在这里就可以了,可以看着大家的反应?”
   杨佳慧悄悄的捅了他一下:“你在这里看?”
   “有什么不对?”
   刘老爷子也乐了起来,说:“晚上的时候看看资讯就可以了,这里适当看看做一下反面思考的依据。”
   他顿了一下接着说:“今天都欢天喜地,能说今天就卖吗?”
   “哦,也对!”张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就在谈话之间,行情进一步的发展,4800点已经牢牢的踩在了脚下,股指之强到了令人乍舌的地步!只见对面巨大的显示屏上一道红线呈40度角在向上、向上。人们竞相庆贺、竞相欢腾,所有的人都到了忘乎所以的地步,只见那边服务台中,工作人员紧张的为每一个人开户,每一个要求开户的投资者都竞相的力争上游,生怕落到最后、生怕被行情所遗忘!
   王姨此时也走了下来,看见几个人坐在后排的椅子上,她也找了个空位,坐在三个人的前面,她将身子扭转过来问:“
   你们有什么感觉?”
   刘老爷子说:“全民皆股、打死不卖、谁主沉涪以后便知。”
   “我昨天刚镶牙,你别在酸我了!”王姨说。
   她接着问:“美女股神,你说说什么感觉?”
   杨佳慧一笑说:“我和刘大爷的观点是一样的,现在我们就是等待、持股等待,等到基金的子弹打光、等待散户的最疯狂的时候。”
   王姨看了看前面的人群说:“你们看现在的高潮劲,不知道还能不能继续下去?”
   刘老爷子说:“我来的时候特意看了下那边的公告牌,上面张贴着十几个基金发行的文书,你们说说这火车在短期内能停吗?”
   几个人听罢都会心的笑了,他们在心里已经达成了共识,那就是继续的等待,只有到了最后的阶段才知道谁主沉浮!才知道鹿死谁手!一上午的行情即将结束,大厅里人满为患,所有的人都在关注着行情、所有的人都在翘首以盼。那些刚刚开户的人第二天才可以交易,他们是最痛苦的人,眼巴巴的看着行情在延伸却只有等待。
   张军回头看看外面,发现天好像有些放晴,太阳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悄悄的露了出来,地上的水汽在阳光的照射下开始升腾,开始是小面积的、一条条的升腾,慢慢演化成大面积的水汽在升腾,张军心想:股市行情好,就连天气也跟着凑热闹了。
   张军望着门外有些发呆,王姨好奇的问:“大军,你在想什么?”
   张军这才缓过神来说:“你看外面的水汽被太阳照的在升腾,如果太阳是现在的散户,那么水汽就是机构了。”
   刘老爷子也跟着看了一会儿说:“如果太阳是散户,很显然太阳占了上风,但是随着水的不断升腾为云,那么云早晚会遮住阳光。”
   杨佳慧说:“我看你们就是联想丰富,太阳是太阳、云是云,本来就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事情也瞎联系。”
   呵呵。
   杨佳慧接着说:“不管太阳还是云,咱们就说现在的行情是阳光明媚,只要咱们自己把握住,到时候知道逃跑就足够了,管他呢!”
   王姨说:“还得是我们的美女股神说话实在,不像某些人以为自己很有学问、很有资格。”
   她说完瞟了一眼刘老爷子,刘老爷子装作没有理会,他推了又推眼镜说:“个人观点、个人观点哈。”
   几个人的说笑之间,一上午的行情结束了,大厅里的人都没有走的意思,很多人在争夺着电脑分析着自己股票的行情,刘老爷子说:“咱们也上去看看,这么长时间还不知道咱们的票怎样呢?”
   “就是、就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