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89章 大闹衙门

千桓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即便明知这是一场局,他也要想办法化解了,不然还会连累初九和黄大哥。

“回大人,就目前来看,此人确实很像是死于我铺子卖出的药的……但请大人听我说完,千桓药铺卖出去的药不知凡几,从未有过死人的事情,若真是我药铺的药有问题,那么死的也不该只是一个人,这于理不合。”

徐少杰没想到这家伙这么能说,就给堂下的几人使了眼色。

受到示意的几人纷纷跳了起来。

“好啊,我兄弟用了你们的药死了,现在你一推三五六就没你什么事儿了是吗?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

“是啊,不给个说法我就吊死在你们铺子房梁上,让大家伙看看他们口中的大善人是个什么东西。”

薛登洪眯着眼任由他们将千桓围攻得狼狈至极后才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桌子。

“安静,当这里是市集吗?”

黄立仁在旁边是急得不行,因为那张药方是他给千桓的,现在出了事怎么也不能让他一人担了,楚颜正看得兴起呢,却见黄立仁竟然冲上去了。

“大人!那张药方是我给千桓公子的,要说有罪也是我有罪,大人治我的罪吧,不关他的事。”

楚颜默默扶额,真是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那什么的队友呀。

千桓也是急在心头,可在旁边几人的注视下,又不敢再乱说话了,只能偷偷朝他使眼色。

薛登洪拿起另一张纸:“这里有一张协议书,是你的吗?”

“是草民的。”千桓知道那是什么,可否认却是不可能的,因为知道的人太多,只能咬着牙点头认了。

“黄立仁和初九何在?”

楚颜愣了一下,还有她的事呢?

黄立仁也有些意外:“草民在。”

薛登洪看向那个从始至终没说过话的孩子:“那你就是初九了?”

“此事与他没有关系的,大人。”

黄立仁想,这药方从哪儿来的只有他们三个知道,只要他们不说谁也推不到初九头上去的。

“没有关系?”薛登洪冷笑:“可这纸上写的是,药方可是他提供的,刚刚千桓也承认了这纸是他所有,看来你是在扰乱公堂啊!来啊,压下去打十大板以示惩戒。”

“是。”

两个衙役迅速上前将黄立仁压了下去,不消几息,就传来了黄立仁惨叫的声音,明显是开始行刑了。

楚颜皱眉:“大人身为父母官,审案子的手段当真让我刮目相看啊!”

“放肆。”薛登洪一拍桌子:“身为嫌犯,见了本官居然不跪,还敢质疑本官的决断,堂下,让他给我跪下。”

“你真是我见过的胆子最大的官了。”楚颜不但也不慌,还能调侃一下这个县令。

敢让一国皇子(公主)下跪的人,胆子能小吗?

“小子,你自己跪吧,让我们上手你也不好过。”

有的对楚颜还挺有好感的,不想“他”吃亏,便偷偷提醒道。

那老蔡听见了,就目露凶光,龇着牙靠近了楚颜:“废什么话,看他还敢不敢嚣张。”

这个……楚颜还真敢,楚颜咧着嘴,脚下迅速出击,直奔他的小腿而去。

老蔡吃过他的亏,自然加了小心,膝盖一曲,欲卸掉他的力顺便控制住他的脚。

然而他小看了楚颜的实力还有……阴险……

只闻得一声惨叫,老蔡捂着自己碎裂的膝盖倒地翻滚起来。

楚颜轻描淡写地收了脚上的暗劲,就那样扫了眼其他人。

…………

县衙后院,前面的那声惨叫都传了过来,不少人皆是忍不住往那边探着头,实在好奇发生了什么会有这样凄惨的叫声。

“这薛县令审案也未免残忍了些,看把人都给邢成什么样了?”

“你管他呢,能破案不就行了?”

“那万一是屈打成招呢?”

文博实在烦透了这人的死脑筋:“那关我们什么事呢?现在当务之急是让他帮我们找到殿下才是要紧。”

“那倒也是。”说起这个,管曲也顾不上什么案子不案子的了。

“我说姓文的,那可是你说来这儿能找到殿下的,要是没找到人,我第一个抽你。”

“就你?”文博丝毫不把管曲那细胳膊细腿地放在眼里:“放心吧,我至少有一半的把握,从当初出事的河段,水流和地形判断,殿下应该就在这一块,差不离的。”

“可我怎么就这么不放心呢?你说殿下这么久不联系我们,会不会是受了伤啊?是不是很严重啊?”

文博掏了掏耳朵,受不了了站起来就往外走。

“欸,你去哪儿啊?”

“老子上茅厕,你也要去吗?”

管曲灿灿地摆了摆手。

文博出了门正愁不知道要去哪儿溜达两圈再回来呢,就见一人跑着从廊下过去。

“欸,站住……说你呢……”

“大……大人?”那人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

“你跑什么?赶着投胎啊?什么事要这么急?”

“是……是公堂上,有人闹事,衙役们压不住他,师爷让小的出来叫人的。”

“闹事?”文博眼睛都亮了,终于找到事干了。

文博一撩袖子:“在哪儿呢?快带我去。”

“啊?”

“啊什么啊!带路啊。”

“哦哦。”

那人被文博的气势震到路都走不稳了,忙不迭地在前头领路。

屋里的管曲听说他没去茅厕反而跑去打什么架了,顿时一拍大腿就追了出来。

“文博!姓文的?你上哪儿去啊?”

“你别管了,我去去就回。”文博挽着袍子:“敢到衙门来闹事,那是不知道他文爷爷在此,送上门来了!”

同类热门
  • 戏红尘:乱世佳人戏红尘:乱世佳人妖若月|幻情那一年,他十六岁,是被流放到罪恶之域历练的羽云帝国二皇子,仅仅几个月,他就已经成了令人闻风丧胆的鬼面公子。那一年,她十六岁,是一个无依无靠,流浪在罪恶之域的少女,死在了天寒地冻的荒林,二十一世纪最大的黑帮首领紫月汐,替她重活一世。意外的相遇,她为他化开了冰封已久的心,却没想到,在他信誓旦旦的要娶她的第二天,他消失了……原来,他早就有了未婚妻,那是一个可以辅助他获得皇位,有权有势的女人,自己或许真的只是一个他的玩物……她想起了自己以前听过一句精辟的话——承诺就像放屁,当时惊天动地,过后苍白无力!既然只是谎言,为何那么绚丽?既然只是虚幻,为何那么逼真?我若带领万军,兵临城下,你会后悔吗……
  • 日照香炉生资宴日照香炉生资宴FK珏染|幻情一次生日烛光晚宴过后,温馨中点燃了生命中原始的渴望,情不自禁而相爱初尝雨露正是解除香炉被封印的魔咒,香炉被唤醒了。香炉——在我们虔诚的了解它之前,谁又能清楚香炉不是单件祭祀供奉的,它原来还有一个盏托,就是底座。相传一位皇妃所生的次公主,因没有地位,被远嫁到波斯·萨珊王子为妻。此公主早已心有所属,不甘被皇权政治的权谋沦为牺牲品。在月神灵祀的香炉前祈祷,自己的爱意犹如香炉和盏托,不离不弃。若香炉能应允和心仪的人生死相依,愿用自己的灵魂祭奠。公主的挚爱被上神所感,赐予了她灵符封印。多年后的今天,香炉和盏托分开了,被解除的封印相继激活.....
  • 漫仙路:魔法禁忌书漫仙路:魔法禁忌书米糕大人|幻情女主唐沁是来自西幻界面的傀儡操控师,她擅长操控亲手雕刻的木偶为手下。她偷走深藏在光明教廷之中的魔法禁书,在与圣女对战时的魔法元素撞击产生了空间扭曲,然后她被带进修真世界。本文的立场没有善与恶之分,只取决于他(她)做某件事的当下。注:本书框架采用了沧海灵荒世界的设定阅读指南:本文YY向,小白向,适量种田,酌量搞笑,不过就是图一乐呵的修真日常吐槽文,请不要对本文抱有太高期望,不适者请绕行,就当做是作者的表弟、表妹写的,谢谢合作。
  • 修士无双:冰山小姐太嚣张修士无双:冰山小姐太嚣张缣素|幻情天才的舞者叶清洛,出身高贵娇生惯养,一朝背叛,穿越至男尊女卑的玄幻世界。女子修炼大逆不道?我偏偏要修炼给你看女子天生不宜习武?老娘上辈子被叫了十八年的天才,从十二岁开始也比你们这些土著强!庶姐姨娘?那只是无聊时消遣的玩物;父辈亲族?再强大也别想把我当成傀儡。惹天,犹可恕;惹我,不可活!——女子生来就是男人的附庸,相夫教子才是正途?习剑修炼收异兽,男人能干的我样样都能,男人不能生孩子,我也能!叶清洛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个男人:“你……”顾梓年邪邪一笑,眼神里却尽是温柔:‘愿赌服输以身相许,这可是你说的……“
  • 笙望彼岸笙望彼岸烟雨嫣|幻情她:我走过最深的道路,就是你的道路。他:我拥有最好的缘,就是与你的情缘。“焓,你不会骗我,对吗?”“我发誓,笙,永远不会的。”
  • 尊神狂宠:拐个上神当煮夫尊神狂宠:拐个上神当煮夫随境而迁|幻情肉好香!再来一碗饭。”娇俏软嗓,吐气如兰。他马上盛满满一碗白饭奉上。“肉好嫩!洗净脱光等我!”娘子令下,他马上烧水沐浴,务必将身子洗的纤尘不染,乖乖爬上床等娘子享用。“咳咳咳、”她低头,咳出一口血来。脸色瞬的苍白。“娘子……”他目光带着疼痛,轻唤了一声。以他尊贵的神之身却连自己最心爱的人都护不了。岁月流光,白云苍狗。她抬头仰望宙宇,眼里悲欣交集。“澜若,此生愿为你,粉身碎骨,无怨无悔。”
  • 吾道逆神吾道逆神千秋烬|幻情第一次见面,她吞了他的内丹,他占了她的初吻。第二次他偷吻她,却被现场抓包。面对她的质问,他一本正经的胡说八道:“我的内丹灵力澎湃,你个小身躯受不了,怕会爆体而亡……我这是在吸自己的灵力,免得你命丧黄泉……”唬得她一愣一愣的。她是圣莲化身,他是天界兔神。某日,她走在街上。“快逃命啊!这就是那个无论男女都不放过的流氓啊!”“听说她还糟蹋了不少美男子啊!”众人纷纷逃命。“娘子…”他委屈的不行。“没有!你听我解释!”她急得不行。他却露出了雪白的小肚皮,笑眯眯道:“娘子,把你糟蹋他们的技能全用在我身上吧!”求虐~求糟蹋~男女主角身心干净,1V1甜文。求收藏~
  • 凤惊帝凰:圣女小小姐凤惊帝凰:圣女小小姐銮缨玖|幻情她,琼莲第五世家,韩家痴傻草包四小姐,遭世人嘲笑,鄙视。笑话,再一睁盻,她便是杀手之王,鬼魅。说她废柴痴傻?不好意思哈,她有上古魔兽当坐骑,大半个琼莲势力当后台,丹药什么当糖吃,随手炼器便是神器,万人之上的青莲圣女。倾权天下,一柄青色净莲神剑杀遍天下!让她不高兴的,死;动她下属的,死;在她面前装逼的,死。本来是天下无敌,唯独夜夜被人操练。某日,她扶着快累垮的腰身,怒言:“国师大人,你我一日夫妻百日恩,我让你娶小的,或者你休了我也可以。”某国师大人眯着眼欺身而上,暖味道“娘子还真是贤惠呢,可是为夫只要你一个。”房间温度瞬间上升……
  • 匪妻凶猛:惊世召唤师匪妻凶猛:惊世召唤师喵酒酒|幻情被冥王老爹一脚踢出冥界并且变成了君家的废物三小姐,并且还要求她去找离家出走的娘亲;天知道人界这么大,她家娘亲到底在哪里看美男?一点就炸的暴力萝莉,比女人都要漂亮的美男炼器师,一米九的糙汉子炼药师,好吧,这些也就算了;可是这个天然呆的美男厨师又是闹哪样?她可以不要吗?美男厨师【可怜兮兮】:娘子,你也不要我了吗?君九夜:……我不是你娘子!!!美男厨师:可是你都睡了人家了……
  • 血祭天神血祭天神苏苏妖|幻情传说,在上个世纪平凡的人类在神与妖的眼里只不过是奴隶,四个大陆每隔一年将要拿奴隶的人头祭奠天上的皇,地下魔。一千年过后,凡界的希望终于来临,他们的精心抚养的季灵果终于诞生了……四个季灵果将主宰着凡界……碍于季灵果是上一代的莲仙棠子留下来的,没人在敢动凡界……凡界、天界、妖界、三个界之间的贪婪,嗜血,即将来临……命运掌握在季灵果抚养出来的人,不!准确的来说,季灵果继承了天,凡,妖的血缘。(ps一千年过后就是现代,但他们生存在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