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耽美 全新正版星力九代游戏

第371章 万邪魔尊2

时间进入九月。
   进入九月,就意味着进入了秋季,也意味着要进入收获的季节了。
   九月一日,卞吉给望海人分发了第三批书籍,相对于前两次的书籍来说,这次书里的内容有些不同,因为这书里有林北的杰作。
   在书里,每一个大写的数字后面都有一个小写的数字,这是大小写数字的转换,从一,一直到百,然后是几百几千几万,除了数字外,二十六个字母也第一次被写进了书里,就是人们朗朗上口的:啊哦额,一无与,波坡摸佛得特乐...
   望海人也第一次接触到拼音,接触到声母韵母,从开始的不解到后来的朗朗上口,民众们发现,只要了解了字母的规则,那么就能用拼音把字拼出来,这样识字是相当快的。
   其实林北想学一些穿越众那样把千字文又或是三字经写出来的,但是很可惜,林北也背不出来,三字经他只会背前面一小段,什么人之初,性本善...后面就不会了,弄得林北很尴尬,索性就只能用这个来代替,等这些人识字后,或许能有人重新编出千字文或是三字经呢。
   这本书的推广,除了让人们识字更加快以外,也让普通人初次接触到算术的门槛,只要把这本书弄懂,加减之法应该就能搞定了,至于乘除法,林北准备下一本再推出去。
   除了林北外,这本书连卞吉都要学习,毕竟拼音他也不会,卞吉不以为苦,反而乐在其中。
   随后,林北便告诉安忠直,以后如果是记帐或是记数都只用小写的数字,开始可能有些不太适应,但是很显然,这种方法只要熟悉后肯定要比先前更快。
   南山路的第二段又开始铺设了,因为第一段的五十里水泥路已经彻底干燥,蒸汽车可以在上面奔跑了,水泥被蒸汽车运送到这段路的边缘处,把水泥缷下,重新开始往前铺,密林中转站那里也开始朝这边铺路,这样两相叠加,按照这种效率的话,两个月的时间应该足够把路铺完。
   铁和煤源源不绝的从临江城和煤岛运到望海城,看到铁又重新填满了库里,林北便让匠人把蒸汽车的车轮全部换成铁制,另外,车轮要做成两种,一种就是圆形的普通车轮,另一种自然就是履带式的车轮。
   首先,望海城淘汰了一批木制车轮的自行车,把自行车的车轮换成了铁制,然后,蒸汽马车的车轮也都换成了铁制,林北告诉安忠直,以后安装了圆形车轮的蒸汽车主要用于水泥路上的奔驰,而履带式车轮的蒸汽车则是水泥路,石板和野外都可以使用,其中前者自然是更快的,这种蒸汽车也主要用于运输货物,而后者,主要用来载人或是用于战争。
   换成了圆形车轮的蒸汽车速度提高了不少,在水泥路上每个时辰能跑六十里,一个小时三十里,比履带式车轮的速度提高了一倍,这已经可以算是日行千里了,而且这还不是极限。
   铁制履带式车轮的运用让蒸汽车对路面的要求更低了,已经有点像是现代坦克的车轮,两个车轮的重量达到了四千斤,厚实的车轮足以应付许多在人们看来异常难行的路面,两三米的小河小沟一碾便过,这是一种能让人望而生畏的车子。
   可惜限于重量和它需要行驶的路面,这种车型能载的人并不能太多,就算专门设计了车厢,也只能一次载二十人。
   “大人,这种车子可以当成战车来使用。”崔兰提出了自己的建议:“如果车里都是弓箭手,边跑边拉弓,足以对敌人进行有效的压制。”
   安忠直和卞吉也深以为然,这种车子如果出现在战场中,只要车上的士兵还活着,那根本不惧步兵的冲锋,碾压过去便是,不得不说,不管是外国人还是华夏,对战争的敏锐度都是一致的。
   “可惜这种车子的速度太慢,如果速度快一些,坚硬一些,一辆车便足以扭转一场战局。”
   暂时来说,速度没有办法提升,但是让车子更坚固却是可以办到的,匠人们专门用一辆车做了试验,把木制的车厢换成了铁皮,留有箭孔,车头处和车身四周也用厚实的铁板挡住,并且布了许多尖刺,这一弄,让整个车子的重量又再次提升,达到了五千斤重,同时,载人的数量又降低了,只能载十人,因为车上需要配备足够的煤和水。
   虽然变得沉重了,但是很显然效果是岗岗的,开起来的时候让军士试着去攻击这辆车子,军士们坦言很可怕,几乎没有什么办法能攻破这种车,就算用人海战术去堆,要爬上车厢也得相当废力气,行驶中的车外尖刺威力相当的大,足以让无数人穿肚破腹。
   “这是一种恐怖的战车。”许多人都用了恐怖来形容,林北把这种战车直接命为坦克战车,向后世的坦克致敬。
   每一辆坦克战车需要的铁和人工都是相当庞大的数字,就算林北把技术公布于世,这个时代能造得起坦克战车的也不多,望海城也造不出多少来,人工可以不算,铁却太费了,不过林北倒不急了,哪怕采的铁矿半个月只能造一辆,一年后就得是二十四辆,等征服土著人后,以湄公河周围的富饶度来看,到时候不会有缺铁之忧。
   这辆坦克战车在成型后的那一天沿城巡视了一周,随后出了城,一直开到了南山路的那个狭谷,随后碾压过去,进入了长山山脉后面的森林,最后因为森林地形才不得不退出,极端的鼓舞人心。
   “大人,只需一两年光景,我们便可进攻交趾了。”卞吉很是乐观的道。
   “那么首先你们就得督促匠人们,制造出大船,好能把坦克战车运送到交趾。”林北直接泼水了冷水。
   卞吉便叹气:“希望那甄平能给我们望海城带回来一些好的匠人。”
   九月中旬,林北在校场检验了训练一月的女儿军团,除了开始有女子退出,后面所有人都坚持了下来,一百四十三个女子也有了军人的气质。
   林北给女儿军团发放了专门的军衣,白色的麻衣,麻裤,麻衣的左肩处织了一个金色龙形的标记,左胸处同样是龙形标识,以龙爪的数量来区分军衔,普通女军士无爪,伍长一爪,什长两爪,百夫长三爪,采纳了崔兰的意见,任命了两人为百夫长,分别就是在训练中表现最出色的郑肉和万小小。
   本来林北想用现代的方式,就是什么班长,排长,连长啊啥来替代伍长什长和百夫长的,深思熟虑后还是没有这样做,因为人们更加熟悉原来的排列方式,林北一向比较尊重别人的意见。
   穿上了特制的军衣后,整个女儿军团就跟换了人似的,个个看着都极为飒爽,让许多男军士看得都快眨不了眼睛,这些女军士成为了望海城军士当中的一道独特风景。
   先前退出的那些女子有些已经后悔了,因为不到一个月,郑肉和万小小便由庶民火箭般的蹿升到了百夫长,这已经是中层的军官了,如果她们不退出,此时说不定也能当上军官,可惜退出的时候林北和崔兰都不说什么,要再进却不行了。
   因为考虑到女儿军团的战斗力和从未见过血,崔兰对这些女军士发布了一个让林北匪夷所思的任务:杀鱼...
   没错,就是杀鱼,望海城的渔民每日从海里打捞的鱼有十数万斤,崔兰挑选了大鱼让这些女军士亲自杀死,并以鱼血涂抹自身,听起来挺儿戏,但是效果还挺不错的,至少成功的让许多女军士克服了晕血的症状。
   “把鱼看成敌人,当你们能毫不留情的杀掉万条十万条鱼的时候,面对敌人你们也能果断出击。”这是崔兰的原话。
   “大人,这种方法真的可行?”安忠直很诧异的问。
   林北摇头,他也不敢下定论,不过他希望这个方法可行。
   如此杀了十天鱼后,崔兰跟林北报备了一声,带着女儿军团乘船出去了,方向是交趾,这次崔兰是带着女儿军团去真正的杀人,她们会去偷袭小股的黄巾,以黄巾之血来浇灌她们的神经。
   九月下旬,望海城开始收割水稻,把水稻割回来脱粒,然后晒到用水泥铸成的晒谷场中,收获的这几天天气相当美丽,居然没有下过一天的雨,这是望海人来到这里的第一次收获,也是一次丰收,无数的稻米源源不绝的送入城中的粮仓里,把安忠直乐得嘴都合不扰,粗粗估计,这批粮食的丰收足以让望海人三年内不会缺粮,再加上不时的去猎杀鱼类和野兽,只要不遇天灾,五年内望海人都能活得丰足。
   等到收割完水稻后,林北让民众又往田里洒播水稻种子,这里可是热带,水稻能一年三熟是很正常的。
   离十月还有两天的时候,林北收到了徐庶通过甄氏商行转送来的信件,看完信后,林北有些楞然:因为徐庶说他要成亲了,成亲的对象是黄月英!!
   “徐庶居然撬了孔明的老婆?好,太好了,黄月英啊,这位可是大才,只要把黄月英弄到望海来,主持开发研究工作,那我望海的科技水平还不快得飞起?大船,大坝这些可都有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