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频道 热博电竞app

第6081章 院长的神秘(1)

肖凛从房间内走出来后,额头上立马就冒出了一层细细的汗珠。面对五阶战将的威压,他对抗起来其实也费了不少的劲!好在总算是有惊无险的应付过来了。
   肖凛这些天心里一直思索着自己加入战兽场的问题,在战兽场实力提高的快是快了许多,但暴露的机率也增加了不少。以前虽说自己有信心能掩饰过去,可现在战兽场又来了个什么巡风使,虽说流云宗与拜月教没有什么仇恨纠葛。不过古语说得好,千军易得,一将难求!自己的天赋一旦暴露,难保他们不见才起心,强迫自己改投在拜月教门下。
   到此时肖凛才感觉到,自己投入战兽场当斗士实在是点太冒失了!现在该怎么办呢?肖凛一边走一边想着。一直走到战兽场门口,突然一声喊叫打断了他的思路。
   “肖凛!”这一声喊差点没让肖凛心脏都吓了出来。转过头,只见战兽场石柱的旁边,沛文正一脸兴奋的瞧着自己。肖凛出来时想事情太入神,连草帽都忘记戴上,所以让沛文一眼就认出来了。
   肖凛心里暗暗叫苦,在凌云山上时,这个沛文经常拿自己去打击凝寒!肖凛对她一点好感也没有,可是如今这个情况还是得忍着厌恶去敷衍她一二的。肖凛朝她眨巴下眼睛示意了下,然后装做只是好奇看了一眼似的,转过头又继续朝前走着……
   刚走了两步,沛文就追了上来。肖凛心里都快喷火了,这个蠢货,这样明显的暗示她看不懂吗?!张望了一下四周,发现好像没有可疑的人。肖凛灵力运转,在衣服的兜内划出了个大口子,数十枚的银币掉了出来。
   肖凛蹲下反转身假装捡银币,口里快速的跟沛文说道:“晚上,通家后面的小巷子里,我来找你!”说完肖凛捡起银币,快速的离开了。这回沛文没有跟来,肖凛的话让她醒悟过来,不敢再跟上去了。
   为了避免被人跟踪,肖凛特意又在城内多转了几圈。同时留意着身后面的动静,确定自己并没有让监视沛文的人把目标放在自己身上后,这才松了口气。又买了顶草帽戴上,抱着几件给小香儿买的玩具回到了青玉谷……
   在洞府内逗小香儿玩耍了一阵后,肖凛就坐在灵脉前修炼了起来。肖凛没想到,这一修炼就是半天多的时间!在与巡风使威能的对抗中,战灵居然有一丝突破的迹象。肖凛聚气凝灵,投入到了忘我的修练状态之中!
   还好金石回去后下了个命令,不准许金家的女弟子们再去骚扰肖凛,这才让肖凛顺利的突破了下一品。肖凛站起身来,很是舒服的伸展了一下手臂。这么快就能将战灵升到两品,这可是大出肖凛意料啊!
   当战灵刚升阶之时,初品,也就是一品状态其实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并不是十分稳定,如果遭受强力的打击,战灵就会整个的崩溃!肖凛先前就处于这么个危险期!不过现在好了,在两品的状态下,与人战斗时就是不敌,战灵最多也就是灵力消散后缩入体内,等补充好灵力后就会没事。
   从修炼状态苏醒过来的肖凛,来不及仔细的品尝一下品级提升的喜悦。看看天色,吩咐了小三子几句,冲进食堂匆忙吃了几口饭后就离开了青玉谷。肖凛一边急急的赶路,一边心里暗暗咒骂着沛文。可以说流云宗里他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沛文了,平时仗着她是大师姐,整天不可一世的。
   尤其是凝寒为了维护自己常常让她欺负这一点,更加的让肖凛对沛文深恶痛绝!现在看到自己与以前不一样了,就想来接近自己,肖凛对此还是心里有数的!如果现在是在山上,肖凛是绝对不会理睬沛文的,但如今这样的处境,肖凛也只得按捺住自己的真实思想,乖乖的去见沛文了……
   肖凛来到通府旁边后,还没走进那条小巷子,沛文一下子从里面窜了出来。肖凛紧张的注视了一下四周,赶紧的拉着她跑了进去。肖凛心里有点咬牙切齿,但脸上还是挤出了点笑容问道:“沛文师姐,你怎么会出现在这儿?”
   问话的时候,肖凛想放开她的手。但沛文紧紧的把肖凛的手攥住,肖凛眼中厌恶之色闪过,不动声色的一丝灵力传入手中。沛文突然觉得身上一凉,手僵硬了一下,肖凛趁机将手抽了出来。
   沛文刚想对肖凛说出刚刚的怪异,但这感觉瞬间又不见了。她摇摇头,暗道自己是因为见到肖凛太兴奋,精神出现错觉了。沛文还想伸出手挽住肖凛,但肖凛此刻已经把双手交插盘于了身上。沛文无奈只好老实的站在肖凛身边回答道:“我是来看亲戚的,那你呢?为什么会突然从山上消失?”
   肖凛心里冷哼一声,他就不相信沛文会不知道他离开流云宗的原因,现在无非是想听到自己亲口承认罢了!肖凛沉默着没有回答她,沛文仿佛也不要肖凛回答,她咯咯的笑了下,接着说道:“其实你不说我知道,大家都知道了,咱们流云宗出了个绝世天才!就是你对吧?!宗里将你送到这儿,是想保护你!”
   肖凛眼中寒星闪过:“沛文师姐,你既然知道,今天就不应该喊我!你这样会大大增加我暴露的风险!”沛文轻浮的咯咯笑起来:“小师弟啊!我虽然知道你如今身价倍增,但也不需要如此临大敌一般吧?!就算咱们的宗主大人,都不会有这么多的敌人会时时盯着他了!”
   肖凛恨得心里直痒痒,他板起了脸:“沛文师姐,我与宗主大人是不同的。你要明白其中的重要性!说句不谦虚的话,宗主大人是只虎,虎虽威猛,但也只能傲啸于山林之中,在群虎环视的情况下,能保住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就算不错了!”
   肖凛说到这,一股傲然之气从身上升腾而出:“而我,则是一条龙!虽然现在还是蜇伏于地,鳞甲未齐。但有一天角爪长全后,自会腾云驾雾盘踞于九天之上,俯看于天地之间!我,就是流云宗的未来!比现在更加强盛千百倍的未来!你说,流云宗的敌人,会允许我长成吗?!所以你以后千万不要与我再接触了!”
   沛文傻傻的听着,她的心神完全被肖凛发出的气势摄住了。至于肖凛说的是些什么,她一个字也没听懂。此刻沛文心里在疯狂的呐喊着,一定要得到肖凛,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也要把他从凝寒手里夺过来……
   肖凛不管她这些多,话说完后就想转身离开。沛文此时仿若从梦中苏醒,一把拉住了肖凛:“不行,我不能让你走!”肖凛有些发怒了:“我都跟你讲明白了,如果让我们的敌人看到你我在一起的话,我就会暴露!到时你能承担起这个责任吗?宗里的家法怎样,不用我说,你也清楚吧?!”
   沛文有点胆怯,但是想了想,她才不要被凝寒这臭丫头压制祝肖凛这么优秀的人才,只有她才能配得上!沛文心一横,以后如果宗里真的责罚自己,大不了就反出宗门,反正流云宗的敌人是会很乐意接受自己的,这种打击敌人的机会可不多见……
   沛文想出了个办法,她突然面色一整,表情很严肃的对肖凛说道:“师弟,其实我到这儿来,就是奉了宗主大人的秘令,专门来负责你的安全的!”肖凛心里一声嗤笑,这蠢货,骗人都不知道选个好点的理由,宗主大人如果真的要派人保护自己,那在自己下山的时候,就会派人随同了。
   宗里对肖凛最好的保护,就是让他远离流云宗,不让他身边出现一点与流云宗的有关的事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