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 im体育

第4470章 乐理

此时天空中的乌云渐渐散去,空气中氤氲着浓重的水汽,周围的脚步声越来越大。
   花和尚呻吟着爬了起来,还没站稳,他就拿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我知道他在好奇些什么,但是我也没有办法给他答案,况且,到现在我还不算真的认识他,也没有向他解释的必要。
   慢慢的,第一个修者冲出森林,来到了湖边,然后第二个、第三个.很快这里就挤满了人,大家都神色紧张地看着湖中央的古棺,却是没有人敢第一个上去一看究竟。
   和尚弯腰从地上拔起自己的金刚杵,挥手振掉了金刚杵上面沾着的泥土,但是那些锈迹却还在,我很好奇为什么他的精钢杵会生锈,按说修者的兵器都是不断由修者温养的,连个痕迹都很难在上面长久保留,更何况是这么明显的锈迹。
   【你这人倒是奇怪,我刚才在你身上似乎感受到了另外一股强大的气息。】和尚居然能够发现我身上的异常,看来修为是远在我之上了,可怜是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却什么没有发现。
   【还请你替我保守秘密,不要将这事说出去。】我担心如果有人知道眼前的事跟我有关的话会对我不利,毕竟刚才的事应该就是所谓的异象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由我引起。这才刚来秘境不久异象居然就已经出现了,看样子我们不用像以前的那些人一样需要在秘境中呆数十年的时间。
   和尚又深深看了我一眼,满脸的疑惑之色,然后微微点了点头。我正想松一口气,却又见和尚诡异的朝我笑了一下,我背后汗毛立即就立了起来。
   【你这人有点意思,帮你保密可以,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他看时围着我转圈,一只手拖着下巴轻轻揉捏着,另一只手拄着他的金刚杵。金刚杵的底端呈宝塔状,上部则是一圈一圈的镂空半圆,圆上挂满了金色的圈,在和尚走动的时候,金圈不断相互撞击着,发出叮叮当当的响声,金刚杵的中间部分呈现出一种暗银色,上面隐隐约约雕刻则一条腾空的巨龙,而那些斑斑锈迹就刚好分布在巨龙的身体上,仔细看上去,仿佛正是那巨龙的龙鳞,但是却呈现出一种不规则的形状。
   【什么条件?】我真的是好奇了,我身无分文不说,修为也是平平,他有什么条件好跟我提的。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我还真不怕他能提出什么苛刻的条件来,反正我什么都没有。
   【我要你允许我跟着你一个月!】和尚这句话一出口到真把我吓了一跳,跟着我?什么企图,进城时那些骑马者对这和尚的称呼有又响了起来“花和尚”。难道他还是个断袖花和尚?我吓了一跳,虽然我对同性恋不持态度,但是我却绝对不会接受自己搞基的。我向后退了一下,摆出了一副戒备的姿态。
   和尚看出我误解了他的意思,反而一副恶心的样子:【你行行好吧,看看你的长相,怎么能把我像得那么没品位。】
   【.】看来这和尚真有可能是断背,我要认真考虑一下他的条件了。
   正在此时,我身后又传来巨响。
   原本面积不大的湖泊,湖水已经被刚才的龙吸水吧水吸干了,现在湖底满是淤泥,可是这些淤泥却在不断蒸腾这热气,原本还在挣扎着的鱼越跳越低,最后完全失去了生机。隆隆之声从地底传来,湖底开始不断鼓动,似乎有什么东西要钻出来。
   湖底的淤泥很快就蒸发掉了里面的水分,淤泥开始干燥,板结,然后裂开了一道道的缝隙。在缝隙中,点点红色慢慢涌现,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飘散开来。
   【快后撤,是岩浆!】有人大吼,滚烫的岩浆从湖底喷发出来,原本的黑褐色的淤泥完全被赤红的岩浆取代。热浪扑面而来,夹杂着让人窒息的味道,人群被岩浆的热浪逼迫的不断后退,最后直接推到了距离湖面数百米开外的森林边缘。
   尽管岩浆已经吞噬了原本湖面的一切,但是那具古棺却是纹丝不动,数十条粗大的铁链一端死死锁定着古棺,另一端延伸到岩浆深处。
   没有人确切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大家都在猜测着这应该就是传承试炼的地点,但是谁都不敢肯定,毕竟,这个秘境原本是鬼木大神的域界,一个完整的世界,不是完全只有传承出现的时候才会出现异象。
   澎湃的热浪击退了大多数人想去一探究竟的想法,还有些不死心的想直接跳到棺上去,然而刚刚跳气,人才一经过岩浆的上空,整个人就立即燃烧了起来,还没落下就直接成了灰烬,骨灰顺着热浪四处飘散。人群一阵沉默。
   【这是业火啊,怎么可能过的去。】有人说道。
   业火与溺水差不多,溺水扰乱重力,所有的物体都不能在溺水水面上漂浮或者悬浮,所以溺水所在的地方,没有桥的话,基本不可能通过,所以在阴阳两界相隔的地方就有条溺水河,而通过的唯一方式,就是奈何桥。业火则是焚尽所有通过其上空的物体,产生的,同样是绝对的隔绝效果。
   但是那具古棺却颠覆了大家对业火的看法,它完好的屹立在这突然出现的业火中央,完全没有被焚毁的迹象。
   没有人再愿意去送死,冒险是一回事,送死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原本异象出现大家都以为是传承开启,所以赶过来,甚至还有更多的人在远远看到这边的异象之后正在从远方赶来,然而,业火的出现浇灭了大家的热情。大家在湖面等了两天,没有任何变化。这里聚集了更多的人。第三天,尽管依然有很多的人赶来,但是原本等候的人却很多都回去城中了。
   第四日,这里守候的就只有刚刚赶到的人了。我跟花和尚在第一日的时候就已经离开了,赶回住宿的客栈,我发现他们都不在,应该也是去湖泊那边打探消息去了。于是我就回到自己的房间修炼去了。而花和尚在确切知道我的住处之后,先是离开了一阵,不久后居然也在这家客栈定了间客房住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