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92章 人设传闻19

“……这些人是要干什么?”

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滑动着,苏卿染低声自言自语道。

艾特她的人,除了苏流以外,还有倾誉娱乐官微,甚至连宁堂佑也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跑来艾特她,甚至还点赞了她和宁暮辰在一起的微博。

花了四十分钟看完大部分微博,苏卿染的表情已经和平时没有什么两样了。

她退出微博,进入通讯录,目的明确,找到备注为“母上大人”的人,点击拨号键。

电话响了一会才接起,萧青有些压低的声音传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妈,我是来主动承认错误的……”

“……什么?”萧青刚结束工作,还没来得及看手机,对苏卿染的话一头雾水。

“热搜头条,您去看看吧!记得安抚一下你老公。”苏卿染草草说完就挂了电话。

可挂了电话,她才突然感到有些茫然。

原来她也会这么大胆,大胆到让所有人都见证了她的恋爱,大胆到毫不遮掩。

以前的她做事情总是有很多的顾虑,看似平静至极,但却总是在衡量对错,一个简简单单的决定,对她来说,有些时候需要考虑到的因素很多。

而现在的她却可以那么果断的去做事,没有丝毫顾虑。

是因为她已经变了吗?

她有了以前没有的亲人,有了另外一种人生,是因为这些,她才变了吗?

这些问题在脑子里反反复复,却始终没有一个答案。

过了一会儿,苏卿染打算不再去想那些事情,视线重新回到微信聊天界面上,找到她要找的人,打了一个视频电话过去。

几乎刚打过去,电话就被人接了,手机屏幕里出现了一张即使素颜也完全没有失掉一点颜色的美人脸。

美人的脸离镜头很近,眼睛微眯,表情透着不耐:“你最好是有事情,不然就别怪我翻脸了!”

苏卿染心底一寒。

完了完了,忘了这还是早上了,大早上的,打扰别人睡觉,可能有点自取灭亡。

“行了行了,不要一脸无辜的表情,快点说事。”也许是已经清醒了一些,白皎月眼睛睁开,人也已经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屏幕说话。

“也没有什么大事……就是想问问你,有没有一点当年的线索?”她问这句话的时候很小心,眼睛却紧紧盯着白皎月的脸,不放过她的任何一个表情。

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白皎月的神情似乎怔住了一瞬,但很快她反应过来,语气平常道:“你问这个做什么?是太闲了?”

苏卿染看着手机屏幕,白皎月回了那句话以后,就把手机支在一边走开了,从她消失的方向看,苏卿染猜测她应该是去洗漱。

于是她也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低头沉思,她突然提起这件事的原因。

当年她的人生有两次改变,第一次,是父母车祸身亡,第二次,就是姐姐离世。

她的姐姐,是一个身份很神秘的人,哪怕是她,也不过就知道一点皮毛。

她的突然死亡,是有心人让她看见的,那是她这一生,见过的最惊心动魄的画面。

直到现在,她还记得,那个夏天,她被人蒙着眼睛带去了那个地方,那座荒山脚下,她还记得那个时候是黄昏时分,太阳正处于落山过程,夕阳余晖撒在山上,让一切都看起来不那么真实,但她清楚地知道,那是一场噩梦。

带她来的人站在她身后,手里拿着蒙眼的布,低头看着她,以防她逃跑。

她在那里站了很久,起初不明白为什么会被带到那里。

直到余晖即将消失,那个人递了一个手机在她耳边,她听见手机的另一端似乎有人在笑,然后对她说:

“你的姐姐……就在里面呢!”

那声音如同附骨之疽,贴着她的耳朵响起,而随之而来的,是在最后一丝光亮消失的那一瞬间,占据了她全部视线的巨大火光。

那一瞬间,山崩地裂也不过如此,而她呆呆地站着,眼睛一眨不眨,有飞溅的山石朝她而来,她也不知道躲避,仿佛是傻了一样站在那里不会动。

直到身后的人强行把她带回去,她才感觉到脸侧传来的轻微疼痛,用手一摸,一手的粘稠。

那是一条细长的伤疤,在她脸上留了很多年的伤疤……

“也没什么,就是想到了,就问了……”她说。

“是吗?”白皎月却反问一声语气听起来颇为怀疑,“我怎么觉得,你还有些别的事情没说呢?”

“怎么会?”苏卿染笑了,“我一个平平无奇的小明星,怎么会有事瞒着你不说呢?难道是想被你的粉丝骂死吗?”

“那可说不定。”白皎月的脸又出现在了镜头前,一双美眸直视着她:“你想知道的事情,我们查了很久,但最终结果都太过扑朔迷离,这么多年也不过就是有一点点线索而已,你做不了什么?”

“不,我做得了。”苏卿染却异常地坚定。

“你还不知道我之前为什么会和顾晏桤决裂吧,是因为我偶然在书房里看见了一张照片,一张那个地方的照片……”

小时候的洛卿汐乖巧又懂事,非常听自己姐姐的话,性格发生极大变化也是在亲眼目睹了那场爆炸以后,以前那些乖巧劲儿都不见了,只剩满身的散漫和刺。

那些刺在此后漫长的时间里都成为了她一直和别人保持距离的原因,哪怕是成年以后,她真正自己结交的朋友也不过一个南宫愿而已。

“……怎么会?”白皎月不可置信道。

“照片是谁拍的?是顾家……”

“或许吧!”苏卿染摇头,“我不知道谁是凶手?顾家虽然极有可能,但我总觉得不简单。”

当年她离开顾家虽然是一气之下,但是后来也从来没有后悔过,没有回去,不是因为认定了姐姐的死和顾晏桤有关,而是不想回去。

以她和顾晏桤的感情,如果真的有什么,顾晏桤一定不会隐瞒她,但是他们一直不说哪怕被她误会也没有和她解释,她就知道,哪怕姐姐的死和他无关,却和顾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那天晚上是一场噩梦,也是在很多人眼里毫无特点的一晚,但是却葬送了很多东西,也为后来发生的很多事情埋下了伏笔。

不过说起来,苏卿染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一直忘记告诉白皎月了

“顾晏桤回国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

“就前段时间,我在墓园遇见他了……”苏卿染并不想对那天的事回忆太多,转移了话题,“你那边有些什么线索?”

再怎么说他们YG也是一个大组织,查了这么多年总不至于一点都没有查到。

“线索肯定有,但是不多,因为实在是太零散了。而且……”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守护你若安好我便晴天守护霖玲|青春这是一位少女的独白,记录了她青春时期的许多事件,和她度过青春期的事以及她一直不惜一切代价守护的,爱惜的人和秘密......
  • 七和十一七和十一z派大星zT|青春其实直到后来才明白你曾是我青春的全部那个满眼都是我的男孩我已经错过了
  • 贪恋她的笑贪恋她的笑江涣卿|青春阮软眉眼带笑地向江绅走来。从此,什么“不近女色”之类的标签,统统被卸下。 江绅只希望阮软能抛下顾虑,遵从自己的内心。 入江绅所愿,他爱的人把手伸给了他。从此江绅沉溺在阮软的笑里,再也出不来了。 这一沉,就是一辈子。即使,我们一路坎坎坷坷,最终,我们还是逃不过彼此。 ———哪有什么不近女色,只是没有遇见你罢了。
  • 吾生只此唯一之困与抗吾生只此唯一之困与抗艾果收发部|青春一场长达四年的暗恋,被一则噩耗打断,被一份承诺终止,被一句遗言困住。 蒋知书:对不起,请你放我自由 一年后, 蒋知书:我脖子上套了个圈,现在我把牵我的绳给你,你要不要? 沈路遥暗暗发笑, 送上门来的,肖想了五年的狗狗,岂有不吃的道理? 某天 沈路遥拒绝他人时说道: “我以前不知道变态是什么心理,认识她之后我感觉自己就是个变态。曾经我对勾神夺魄这个词只是空洞的词义理解,但看见她我才深知其内涵。沈知书的眼神,动作,声音对我来说都是催情的毒药,只此一人,我自愿栽倒。” 说完后,推开门转身离开。 尴尬的是,蒋知书,套着他的大衣,两袖晃荡着站在门外。 ...... “你的眼神今天怎么这么呆滞?” ......” ...... “你今天怎么不说话?” “我感觉你今天在故意引起我的注意,勾引我。” !! 知书无奈, 我要怎样才不会变成催情的毒药。
  • 超能力者:SAVE高冷少爷超能力者:SAVE高冷少爷一只紫团|青春又名《拯救高冷少爷》一双摄魂的眼睛,让她拥有超能力;一双摄物的素手,让她把握住命运。她是一个孤儿,因为拥有若者所没有的超能力而被孤立和抛弃。在一次奇怪的任务中她却遇到了人生中的大劫——箫子尹。高冷却别扭却拥有神秘身份的豪门少爷。为了拯救这位高冷少爷她可算是心力交瘁!(此文绝对无虐,强男强女,坑品有保证?)
  • 笨蛋萝莉别离开笨蛋萝莉别离开电音芭比|青春“我想过为你卑微就像你曾经对我那样的放弃那些可笑的自尊等失去你以后我忽然明白如果连这点自尊都不要了自己还有什么深夜里有雨做陪是你所喜欢的原谅我穿越烟草未净的空气来找你我正好带了伞那你愿不愿来我心里躲雨....”
  • 五大家族的爱恋之旅五大家族的爱恋之旅霜雪念|青春此书讲霜家、南宫家,欧阳家、凌家、叶家这五大家族的故事,是我的处女作,写的不好请大家谅解,并多给些建议!PS:主角有点多,我不可能顾的上所有的主角,所以请谅解,但霜冰月是真正的主角,她的镜头会有点多!
  • 如若我们相爱如若我们相爱缊妄|青春她还记得,他们初次遇见时,他像一个流氓,没个正经样子。那年,她十六,他十七后来,她受了情伤,整夜整夜找他买醉,为了开导他,他带她走遍各处美景。那年,她二十,他二十一再然后,他为她最后弹唱了一首《我好想你》,后撒手人寰。那年,她二十六,他二十七其实,这十年陪伴里,两人或许都深深爱着对方吧,但终究还是碍于身份的限制“抱歉,我恐怕不能再兑现承诺了,怕是,无法再护你周全了”“桐轩...”
  • 公爵大人的小甜心公爵大人的小甜心宇昊悦|青春他是血族尊贵的公爵大人自从遇见了她,原本手段狠毒的他变得温柔体贴,以前的他没有弱点,现在有了不知是好是坏,但他知道他绝对不会后悔……
  • 那年烟花漫天那年烟花漫天燕国刺客|青春有一种东西叫做烟花,他常常会在众人的仰望中,伴随着巨响,骄傲的盛开在无边的夜空,美丽,明亮。但是它的惊艳就那么一瞬间,马上又会被漆黑的夜吞没,只剩下惊慌闪躲的星星,以及,一片灰烬。。这又像我们的青春,美妙而短暂。我们的青春一个个的绽放在校园,这片属于我们的天空。就在这个充满喜怒哀乐的地方,我们风华正茂,我们年少轻狂,我们是春天的鲜花和秋天的果实,争先恐后地开放和成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