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法律 环球体育赞助拉齐奥主场

第2357章 名门晚宴(二)(1)

中年汉子对罗新恨得咬牙切齿,一双眼睛射出足以杀人的凶光锁定着罗新,只知道他的两个马仔已经向罗新杀过去了,而林库带着李图和李迪从另一个方向跑过来,而且林库三人一声不吭地向着中年汉子的两个马仔冲过去,中年汉子根本就没注意到。
   在已经失去大部分理智的林库眼里,现场哪个操着武器冲向罗新的,都是敌人无疑,根本就懒得废话。
   等到那两个染发马仔发现林库三人的时候已经来不及了,冲在最前面的林库那副杀人魔王的神情让两个马仔都心中大惊,没想到对方来势如此凶猛,这大大出乎这两个马仔的意料,跟着那中年汉子混了一年多,向来是以多欺少恐吓恐吓就完事了,真正见血的时候很少,就算真动手打架了,也顶多是你一找我一招,不太敢下死手,没想到今天遇到的对手如此恐怖。
   他们的眼神充满杀气,好像强了他们的老婆似的,他们一声不吭狂奔而来,一个手里抓着一条一米多的铁钩,一个手里抓着一只小巧的手斧,看起来就是打算做绝了。
   不过几个眨眼的时间,两队人马就撞到了一起,那两个马仔已经先一步被林库和李图的卖相吓得失去了六分士气,想转身逃开,但已经来不及,只能准备防御。
   林库先手,二话不说直接用手里的铁条对着最近的那个染发少年的脑袋抽过去,这要是被抽中了,脑袋肯定是没法完整了,染发少年惊恐侧身躲开去,但是林库是不留余力地一抽,速度太快,染发少年虽然偏移了脑袋,但是抓着木棍的右手臂还是被铁条抽到了。
   “哇!”染发少年惨嚎一声,带着鲜血的木棍掉到了地上,声音让路人头皮发麻,染发少年心里彻底害怕了,他的手臂估计至少缝个几十针外带骨头断裂,说不定从此就废了,恐惧让他自动忽略了手臂的剧痛,左手抓着皮开肉绽的右手臂哭叫着撒腿就跑开。
   林库只是心中充斥着难以忍受的憋屈和怨恨,跟这个染发少年并没有仇恨,那少年跑开后,林库并没有追过去,红着眼睛伫立四下扫视,很快就找到了罗新的身影。
   在林库动手的时候,李图也猛地一脚对着另一个少年狠狠地踹过去,也是拼尽全力,手里的消防手斧倒是没有批过去。李图虽然跟着林库发起飙来,但是他还保留着理智,不敢真的用手斧劈人。
   那少年多少也有打架的经验,作风比李图狠戾多了,见到对方用脚踹过来,他不闪反而用力挥动手里的木棍扫过去,看谁先死!被踹一脚肯定放不倒他,但是被他的木棍打到可就不是一般人吃得消的,只要对方失去了战斗力,他就赢了。
   彭的一声响,李图被少年的木棍抽中了肋骨!
   李图也惨嚎一声,瘫倒了下去,浑身失去了力气,肋骨那个地方是非常软弱的地方,而且吃痛,平常被人轻轻打一拳都难以忍受,如今被人用木棍扫了一下,李图没有晕过去已经算是能抗的了。虽然没晕过去,但李图也彻底失去了行动力,凭感觉就能肯定他至少断了一根肋骨。
   这边的惊人动响让中年汉子猛地转头看过去,看到一个马仔一条手臂皮开肉绽鲜血直流,那条小手臂都被血染红了,又看到一个陌生男子瘫倒在地上,中年汉子心中大惊,这情况完全出乎他的意料,这三个凶神恶煞从哪里冒出来的他都不知道。
   那边除了他带的一个马仔站着,就只有一个看起来很面熟的胖子站着往这边看,中年胖子强忍住鼻子的强烈酸痛,仔细地看向那胖子的面庞。这一看让他心中咯噔一下。
   “怎么会是他?”中年汉子惊疑地自演自愿道,“聚宝斋的一把手林库,怎么会跳出来打人?那胖子也会街头打架?不会是我看错人吧?”
   中年汉子揉了一下眼睛又仔细看了看,除非是林库的双胞胎,不然就不可能是其他人了,从来没听过林库有个双胞胎兄弟,那就是林库本人了。
   “可是不可能啊!”中年汉子在心中惊呼,“林库在洛溪镇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平日里招待的人物大都非富即贵,怎么可能会像我这种街头混混一样当街斗殴?那不符合他的身份啊!再说,我好像从来没得罪过林库啊!他怎么下手这么狠?如果不是我眼花了,就是这家伙疯了。”
   “快住手!都是自己人!”中年汉子发现另一个还没受伤的马仔转身就要对林库冲过去,杀气腾腾看样子是要为伙伴报仇,中年汉子连忙尖叫出来。
   开什么玩笑,居然连林库都亲自动手了,给中年汉子一百颗熊胆吃,他都不敢再继续闹下去,万一他的马仔动手伤到了林库,他有一百颗脑袋都不够被人追杀。
   聚宝斋的大老板威名赫赫,洛溪镇的牛鬼蛇神都不敢在古董街抽取保护费,再狂的人都不敢惹到钱万里,那可是黑白两道通吃的家伙,可以说整条街暗地里都得看钱万里的脸色做生意,鉴定机构据说都被钱万里买通了,官商勾结狼狈为奸,镇里派出所的人,镇政府几个主要领导,都常常出现在钱万里的酒席上,甚至连县城的不少实权人物也跟钱万里关系密切。
   钱万里敢在洛溪镇自称第二,在洛溪镇从商从盗的都不敢自称第一。
   这个不起眼的胖子林库,虽然自身没有什么高层背景,只是钱万里一个鞍前马后的手下而已,但是仗着钱万里的威名,已经足够吓破中年汉子的胆。
   听到老大惊恐的呼喝,那染发少年连忙停下脚步,虽然对那个重伤他伙伴的胖子恨得真想扒他的皮、锉他的骨,但是老大的反应很夸张,让染发少年吓了一跳,好像这胖子是他老大失散多年的亲生哥哥一般。
   场面一下子变得诡异万分。
   刚才两队人马一个照面就往死里下手,好像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现在突然就喊着是自己人,这光天大白日的,还能睁着眼睛认错人?难道这几个人都喝高了吗?还是都从疯人院逃跑出来的?
   围观的路人大约十几个,纷纷疑惑不已,用看白痴的眼神看着中年汉子和林库三人,那跑在最后面的李迪虽然看到有人喊停了松了一口气,但是腿还在微微发抖,傻站在那里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感觉今天自己像个白痴一样。
   “玛德,日哦,要不明天辞职算了,这工作老子玩不起啊。”李迪自言自语道。
   罗新远远看着,只冷笑,果然不出他所料,终于是狗咬狗了!好戏啊!
   罗新轻轻拍了拍李天的肩膀,低声笑道,“这下什么问题都没有了,哈哈,待会我们找机会溜走。然后你们带我去见你妈妈,我先看看伤口的情况,想必没什么问题。”
   李天只觉得这个看起来像初中生一样的瘦弱少年很神秘的样子,难道这个少年为了解救他们兄妹两,就这么一会儿,就当着他的面,耍一手借刀杀人,哦不,借刀救人的把戏?这少年的情商该是多高啊?这少年来头很大?只是讽刺了几句话,就能闹得坏人自相残杀?
   李香到现在惊魂未定,已经被吓呆了,只是潜意识地往罗新身后躲,一声不吭。
   林库是打算喊上李图一起向罗新这边冲过来的,打算趁着混乱给那该死的罗新几棍子吃吃。可是那废物李图一个照面就躺了,正想喊上李迪,结果对方居然高呼是自己人,林库那要杀人的眼神都快要变成两道激光,射向中年汉子,一看之下,林库眉头皱了起来。
   林库沉着脸,阴沉沉地说道,“杨松!原来是你!怎么?造反了是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