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考试 星力10代客户

第6745章 仇恨的记忆

周轩看的清楚,在那位青袍弟子爆发之前,银袍修士就一直在蓄势,他的手中早已扣了一个激发好的符箓,等那位青袍修士扬手之时,他猛地就将手中符箓放出,然后拿出两张符箓护住了自己,如此一来在符箓威力都差不多的情况下,多发出一道符箓的他自然获得了胜利。
  胜负已分,台下两人紫府境的弟子记下成绩,两人便被请下台来。不过眨眼之间,那台上便又窜上去了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身影,这人站定之后便向着四面竖掌稽首到:“在下艾舟,不知道哪位师兄师姐前来赐教一二。”
  周轩的眼睛不由微微一亮,你说事情就是这么巧,这个家伙可不正是霍尨的弟子,那****跟在霍尨身后,那挑衅戏谑的眼神周轩记得可是清清楚楚,对他的印象比那些给自己送上贺礼的人都要深刻!见了他周轩哪里还会犹豫,当即朗声到:“我来赐教赐教你。”
  这话语,这语气,简直就是一个嚣张跋扈的纨绔子弟,嗡嗡的人群不由静了一静,所有人都向他看了过来。因为刚刚来到,他们还站在人群外围,到是非常方便大家寻找。
  周轩对这些眼光豪不在意,只笑看着那个艾舟到:“小子,我今天教训了你你可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师傅,知道吗?”说着便缓缓向前走去,人群很自觉的给他让开了一条道路。
  艾舟眉毛一扬,冷声道:“原来是你,正好,我正愁没有机会好好教训你呢,说风凉话没用,还是看我怎么用剑教教你道理吧。”
  周轩踏上台来,也不与对方说话,径直向场外一名负责记录成绩的紫府修士到:“这位师兄,可以开始了吗?”
  那人冷冷看了他一眼,似乎对他的态度相当不爽,嘴上却谨守职责的到:“准备。”
  “开始!”
  “嗖!”
  周轩的身形一晃第一时间向着对方窜了过去,而对方则首先往自己身上抛了一个护罩。奔跑之中,周轩已经扬手抛出了两道符箓,而对方看到周轩出乎预料的速度与打法,心头猛地紧了一紧,手中另一道符箓也马上换为了一道防守符说时迟,那时快,开始两个字过后也不过眨眼眼之间,周轩放出的符箓已经化为一道闪电与一簇簇金色的剪枝撞上了对方的护罩,砰砰的声音刚刚响起,周轩便已经到了对方身边,他面带微笑,手中一把普通飞剑缓缓扬起,朝着对方挥了过去。
  这个时候,对方背后的飞剑终于噌的出鞘向着周轩直刺过来,周轩手中长剑轻轻一斜,叮的一声脆响便将这飞剑磕飞。而此时对方身外的护罩已经极其黯淡,周轩左手手掌猛地的前伸,轻而易举的噗的穿透即将消散的护罩,在对方惊恐的眼神中一把卡住了他的喉咙。
  然后,周轩提着他轻轻一晃,他整个人便瘫软下来,空中飞剑也当啷一声落在地上,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周轩的眼神却一片冰冷,轮开手掌,噼里啪啦就是十几个大耳廓子扇了过去左右开弓,声音清脆,触感极佳,反馈舒适,打得十分痛快,万般惬意。
  一个照面,仅仅一个照面,台上便只剩下噼里啪啦的清脆耳光声,这让下面的观众一时间都惊呆了,只有一个人除外,她痛唤了一声:“师弟!”也顾不上什么规则不规则的了,抬脚就像台上窜了过去。
  周轩眉毛一扬,等那女修窜到台上后说了句:“哦,这是要玩车轮战吗?”说着将那艾舟轻轻立在地上,然后猛地撒手,抡圆了胳膊狠狠的就朝他脸上盖了过去,就像是……打沙袋,就是是打沙袋那般一巴掌将他扇飞出去,这家伙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道不甚自然的抛物线,“缓缓”的飞到了护罩之外那护罩是为了防止里面的攻击逸散出去所设,对灵力很敏感,对肉体之类的东西到没什么感觉。
  “啪”的一声扩散开来,那声音是如此的清脆与响亮,别说是霍尨与这位女修,那种带着强烈质感的音量甚至让围观者们都感到自己的脸上一阵火辣辣麻痒痒的……
  “师弟!”
  那女修不由再次尖叫一声,抬脚就欲要追到台下去,周轩手中飞剑却猛的出手画个个半弧像她劈了过去,一下将她的身形拦在了台上。
  “师姐,你这是出的什么招数?”周轩戏谑的笑着,身形一晃化作一道光影向她扑去。
  “让开!”女修又急又怒的喝了声,飞剑刚刚把周轩飞剑挡开,周轩本人却已近到了她身前,笑嘻嘻的对她说了句:“师姐不要着急,他死不了的,你还是在这里陪我好好玩玩吧!”
  女修哪里会“领情”,当即又有些歇斯底里的喝了一声:“滚开!”御剑就朝他劈了过来,周轩御剑轻轻挡开,人已经向她扑了过去,情绪激动之下,女修其实早已失了法度,只知道御剑向着周轩猛斩,直到周轩靠近过来她才猛然惊觉,然而拿出一道符箓还来不及发出便被周轩一把攥住了手腕。
  拉着她的手轻轻一扯,这女子便撞入周轩怀中,周轩嘴里说着:“啊呀,师姐你这招真让人措手不及,你胸前是什么武器啊,怎么这么大,这么软,这么弹!”他说着就伸手抓了两把,“惊叫”到:“啊呀,师姐你这武器摸着好舒服啊!”
  女修被他捏住了脉门,此时哪有力气反抗,只能这般任他摆布,可想而知心中是多么的焦躁与愤怒,不免啊的发出一声尖叫,这会儿是彻彻底底的歇斯里地到失去理智了。
  那尖叫声当真十分刺耳,周轩叫了声:“啊呀,师姐你的音功好厉害,看师弟来破你!”说着伸手便将拇指外的四根手指都按进了她嘴里,一下夹住了她的舌头“呜……呜……”女修的尖叫立马变成了呻吟,弄着她的舌头,周轩口里叫着:“啊呀,师姐你的舌头好滑、好嫩、好软啊!”
  只是这样周轩还没有玩够,他用手轻轻一提,女修便搭在了肩上,这时候女修身上的穴道早已被他封个差不多,根本就没有一丝反抗的力气,周轩用手臂揽着她的腿扛着她,另一只手啪的一下就在她的丰臀上来了一巴掌,女修啊的一声呻吟,周轩随着口中叫道:“啊呀,师姐你这是什么招数,啪啪啪的好带感啊!”
  这时候,下面早已怒火中烧的霍尨终于忍不住爆喝了一声:“够了!”
  周轩看着他,脸上浮现出一抹讥讽味十足的笑容,好不停歇的啪啪拍着女修的屁股,女修很是“配合”的阿阿叫着,周轩转着圈到:“哎呀师姐,你师傅让你停下来呢,你怎么还来,你还上瘾了是吧,你看你这啪啪啪的,你师傅的脸都红了呢!”
  这句话让下面不少人都止不住笑了出来,然而瞬间后整个场间便一片寂静,即便在护罩之内,周轩也感到一股迫人的凌厉杀意,这时候外面的勾连冷冷的说了句:“怎么,想动手?”
  这里现在可不只有他们两个人,合明宗内的结丹修士现在看到的就有六位在现场,所以霍尨还真不好发飙,发飙也没多大用处,该丢的脸一样要丢。他只能哼了一声,冷冷的说了句:“小辈,你不要太过分。”
  周轩手上丝毫不停,嘴里叫道:“哎呀,师姐,你师父真生气了,你还不停手啊!”
  啪啪啪。
  啊啊啊。
  质感十足的撞击臀瓣声和与之向应的呻吟声在场地间缓缓飘荡……
  一阵呜咽声将那韵律感十足的拍击与呻吟声的合奏打断,那位女修竟不堪屈辱的哭了起来,周轩最讨厌女人哭了,这一哭顿时让他本来拍的暴爽的好心情消散了大半,不过他却也不会就这么放过她,手上不停,口中传音给女修到:“不要哭,不然老子把你扒光光,让大家都来看看你雪白的******。”
  虽然这******现在大概已变成红的了,但周轩的意思却传达无误,那女修听了以后不止没有停下,反而立刻哭的更大声了,呜呜的哭声让本就离谱的画面更加怪异起来。
  “不听话?想让大家欣赏一下你的体型是吧?好,我成全你!”周轩说着,手上的拍击缓了一缓,神手抓住她上面的衣服轻轻往下一扯“刺啦”一声,女修滑嫩的香肩和半片白的晃眼的****顿时颤颤的漏了出来……
  “啊”女修惊叫一声,尽力抬起自己无力的双臂遮掩,周轩口里“惊叫”一声:“啊呀,师姐你这又是什么招式,退衣解衫乳浪翻滚慑人大法?”
  私下里却笑着对女修传音道:“怎么,还哭不哭了?”女修虽然止不住自己情绪,可这时候哪里还敢在哭出声来,只有默默流泪,上演了一副“此时无声胜有声的”画面。
  “很好。”周轩说着,转而又大声到:“啊呀,师姐,你说什么,让我好好记得你的名字,别忘记今天的教训,你叫什么啊?”私下里又向女修传音道:“快说啊,大声说出你的名字,不然就扒光了晒太阳啦!”
  女修的心神早已崩溃了,不然怎么会哭出来,这时候她和世俗中的小姑娘也没多大差别,哪敢不听他的话,只得轻轻的到:“我……我叫艾篙。”
  “啊。师姐,你叫什么?”周轩“大叫”着,接着又传音道:“大声点!”
  “我……我叫艾篙!”女修闭上眼睛,任命的大叫了一声。
  “哈哈……”周轩肆意的大笑一声,朗声到:“艾篙师姐,我记住你了,你就先下去吧!”说着手臂一抬将她甩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