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自然 火狐平台网页版

第5774章 捍卫人的价值(6)

“喂,听说最近恩试秘籍出世了。”旁边桌子坐着2个大汉,其中一个说。
  “什么?真的啊?不是在4年前,恩试秘籍落到魔教手中吗?”大汉乙道。
  “是啊,4年前公孙家真惨啊,哎,全部都死了,不过听说他们的孩子公孙梓好像被南宫家给救了,没死成。”大汉甲说。
  “是啊,不过那种没良心的孩子救了干嘛?我听说啊,她爹娘死的时候,她连哭都没哭一下,还跪在地上磕头求别杀她。”大汉甲说。
  “是啊,她爹娘的清誉全被她毁了。”
  “哎,不提也罢。对了,那恩试秘籍现在在哪里?”
  “听说现在在南岳山庄。”
  我边听着旁边的二位大叔聊天边津津有味的吃着饭。这菜还真好吃,古代的东西就是货真价实,鸡汤鲜的呀,都快把舌头咬了下来了。
  “宠儿,他们好像说的是你。”南宫槿偷瞟了我一眼说。
  “什么叫好像,说的就是大爷我。”我咬着我的鸡腿。
  “他们说你没良心耶。”南宫槿小心翼翼道。
  我翻了个白眼,“大姐,那时候我都要死了,还管那些什么玩意儿。只要放了我,别说磕头,让我叫他爹,我都叫。”我继续啃了口鸡腿接着说:“你现在先想下,我们怎么溜在说吧。”
  “这还不简单,看我的。”南宫槿拉着我的手,便从二楼飞了下去。落地后,拼命的拉着我向前跑。
  我勒个去。这就是她那个什么破方法,也太逊了吧。
  我回头看了一眼,掌柜的和小二在后面边追边大声喊道:“站住,你们2个小兔崽子。给我站住,别跑。”
  不跑我傻啊,我赶紧拉着南宫槿飞奔着。跑了差不多5条街,我再次回头,好像没人追了,刚舒了口气还没缓过劲来,突然被人撞倒在地,鸡腿飞上了天扑通掉在了地上。
  我捡起鸡腿,气愤的站了起来吼道:“谁啊?把大爷的鸡腿撞掉了,给我赔。”
  “欧公子,对不起,在下不是故意的。”一个好听的声音从背后响起。
  我愣了愣,看清面前的人,当场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我怎么在帅哥面前做了这么丢脸的事情呢?我赶紧丢了手上的鸡腿双手朝身上擦了擦道:“原来是赵公子啊,失礼失礼。”我干笑着摸着自己的头。
  “欧公子客气了,是我不小心撞到的,理应是我赔罪。”赵辰昱弯了下腰说。
  我舔了下嘴唇,真是好人啊。“赵公子可娶妻了?”我色咪咪的问。
  赵辰昱愣了下说:“暂未。今年15,还未到娶亲年龄。欧公子这是?”
  呀,黄金单身汉,我可要好好巴结。“没事,随便问下而已,赵公子您这拖着大包小包的,是准备上哪去?”我赶紧打圆场。
  “南岳山庄庄主过寿,我们去给老爷子拜寿去。”赵辰昱答。
  南岳山庄,我脑袋转了下,恩试秘籍不是就在那里吗。“赵公子,我们一直听说南岳山庄庄主德高望重,对他的敬仰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啊,可否带上我们兄弟二人一起去给老爷子拜个寿道个喜呢?”我笑着说。
  “这个,好吧,既然欧公子那么想见老爷子,那我就带上你们一起吧。”赵辰昱想了下说。
  “嘿嘿,赵公子,我就知道,你最好了。”我开心的给了赵辰昱一个熊抱。没注意到他脸有些微红。
  南宫槿在后面拉着我,我回头给她使了个眼色。
  马车上只有我跟南宫槿二人,因为我不会骑马,所以特意配了辆马车。
  “宠儿,你是想打听恩试秘籍吗?”南宫槿问道。
  我被胃被马车晃的目眩头昏。实在说不想说话。点了点头。
  “那我们干嘛跟着这个赵辰昱啊?”南宫槿又问。
  “你傻啊,我们又没钱,又不知道怎么去,现在有个导游包吃包住多好啊。”我压抑着难受说。
  “有道理。”南宫槿点了点头。“你怎么了?”那笨蛋终于发现我的不对,扶着我问道。
  “没事,晕车晕车。”我躺在南宫槿的腿上说。“休息一下就好。”我闭上了眼睛。
  正当我的胃像100度的开水翻滚时,马车停了。
  “前方何人?”我听见外面有人叫嚷。
  我轩开帘子。前方有2拨人,一拨人穿着土不垃圾衣服的正围着2位公子,旁边躺着好多尸体。我去,这不会是抢劫吧。哇,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土匪也。
  “喂,你们是不是土匪啊?”我大声问道。
  “你个小娃,你们才是土匪。我们是洛洲三盗。嘿嘿,怎么怕了吧!”赶紧把钱财拿出来,要不。哼哼,看到没?这些都是下场。”一个貌似盗贼头子指着地上的尸体说。
  “哼,洛洲三盗既敢在这里出现,官府可是一直在捉拿你们。正巧,今儿我就灭了你们,以免你们日后兴风作浪。”赵辰昱拿出手里的剑道。
  “哈哈哈,捉我们?笑话,不过今儿天色已晚,大爷还有事,暂且放过你们,我们走。”强盗头道,转身慌忙离开。一群人骑着马快速消失在我们眼中。
  额,就这样走了?我有些莫名其妙。我对旁边的小斯说:“他们怎么跑这么快?”
  “哼,那肯定是怕我们公子呗。”小斯得意的说。
  刚才被围的2位公子向我们走了过来。前面的公子着一青衣,长的不是特别出众,但也眉清目秀。后面跟着一个应该是随从,一看就特机灵的那种。
  “在下钱安成,感谢公子出手相救,这是我书童毕星。”钱安成作揖道。
  “敢问是钱锦稠苑的钱公子?”赵辰昱回礼问道。
  “是,我本奉家父之命去给南岳老爷子拜寿,没想到半路遇到盗贼,还好公子出手相救,贺礼还在身上,未被抢走,否则,安成真是愧对家父。”钱安成有些心惊道。
  “钱公子严重了,贺礼固然重要,但钱公子的性命更加重要。正巧我们也要去给老爷子拜寿,钱公子如不嫌弃,不如跟着我们一起,也好有个照应。”赵辰昱温文儒雅道。
  “公子真是好心肠,还未请教公子大名。”钱安成感激道。
  “客气,鄙人赵辰昱。”赵辰昱谦虚的笑了笑。
  “原来是赵公子。那麻烦赵公子了!”钱安成又作了个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