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成功励志 yb下载官网

第5463章 身在何处(2)

令狐凡没有理会孙亢三人的喊叫,铁钎仍然稳稳的刺入龙平眉心,那剧毒性质的念力被他吸入脑域空间,和刚才一样,全都透过顶部灰色壳层,当龙平念力被吸干时,令狐凡的脑域还是没有任何变化。
  令狐凡闭目感受脑域空间,心中微微失望,两个宗主的念力还是不能影响到脑域,还需要吸取多少才是个头呢?他只顾心里考虑这些事情,根本没有理会早已傻眼的龙平。
  我的念力怎么全没了!龙平心中充满惊骇,当东离放开对他的控制时,整个人无力的瘫倒在地,双眼不敢相信的看着令狐凡,感觉眼前这少年如同一座山峰,压的他喘不过气。
  “你……唉!”孙亢指着令狐凡,刚想说什么,最终还是叹息一声,事到如今说什么都没用了,关键是龙平的主人姜波会不会出问题呢?显然他考虑过多,****不该操的心,所有一切都在琉璃峰的控制之中。
  “快点滚蛋,还愣在这里讨死不成!”孙亢对龙平恶狠狠的骂道,他就怕令狐凡再起了杀人之心,三大宗主也不好阻止,毕竟龙平干的这些事,杀他一百遍都不过份。
  龙平惊骇的看了一眼孙亢,眼眸中透出不可置信,他们竟然不杀自己,还有这么好的事?阴谋,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阴你妈的大谋!快点滚蛋!”失去念力。龙平变成一个空有脑域空间地普通人,他的一切思维都被孙亢捕捉,气的猕猴宗主失态,破口大骂,龙平立刻从地上爬起来就跑。对于他来说,能有命活就是天大的好事。
  令狐凡缓缓睁开眼睛,没有管那逃跑的龙平,他答应过东离只杀林战,就不会再去动龙平,令狐凡知道这其中肯定有原因,但人家不说,他也不会去问。
  “再试试噬魂吧。”令狐凡看着三大宗主说道,他最大地希望就是吸收两个宗主的念力后,让他可以成功噬魂拥有完整的十八枚流星坠。只要炼化两枚,他就步入大能境界,这趟神佑之行就更有点把握。
  “好吧,你等等。”海静点点头。瞬移消失在原地,田佳奇也消失在原地,只是一个呼吸间,两人手里就各提一个超品兽回来。
  令狐凡看到两头超品兽淡淡一笑,海静捉来的是一头黑豹,而田佳奇抓来的则是怒蛟,林战和龙平刚刚完蛋。他们的同族就倒大霉了,这本来就是个弱肉强食的世界,对于两个即将没落的超品兽宗族,令狐凡不会有妇人之仁,自然界的规则如此。
  两手一挥。本命兽灵猫和幻鼠就脱体而出,灵猫似乎对那大自己一圈的黑豹有兴趣,一道白芒闪过,它就蹲在黑豹地面前,面对这个同是猫科的兽类,灵猫也不会有仁慈之心。
  锐利的双抓直接扫过黑豹的咽喉,一腔热血就喷泄而出,灵猫脚下横移两步,躲过喷出地血液翻身上了黑豹的脖颈,当血液缓慢往出滴答时。一团紫魂从黑豹头部升起。等它完全成形,灵猫立刻跳入其中……
  幻鼠只能将怒蛟做为目标。如果它不是令狐凡的本命兽,绝对不敢噬怒蛟的魂,事实就算没有龙平的庇护,也没有九品使徒敢噬怒蛟的魂,和那念力一样,怒蛟的紫魂也带有剧毒,沾者即死。
  可是令狐凡百毒不浸地能力同样影响到幻鼠,所以,面对眼前蜿蜒狰狞的毒物时,幻鼠没有半点惧怯心理,小眼珠一转,直接从怒蛟的大口中穿入,然后破顶而出,这是瞬杀,所以跟着幻鼠一齐出来的还有紫魂,在众人的观察中,就像是幻鼠带着紫魂一起出来一样。
  两个超品兽被海静和田佳奇控制,只能憋屈地死在两兽爪下,两道略带紫线的白芒飞入令狐凡体内,他就知道,噬魂终于成功了!以前就失败在本命兽穿入紫魂的时候,根本不能将紫魂吸收带入体内。
  和之前一样,令狐凡还是将两个流星坠交给灵猫和幻鼠来沟通,他感觉自己拥有的能力已经够强大了,反而是两个本命身在化身为人后,需要有自保实力。
  令狐凡就地盘膝而坐,沟通形成紫魂的过程不能受到任何干扰,虽然最大的敌人已经解决,但是三大宗主还是谨慎守护在他在身边,谈继雄则是面对北方坐在地上喃喃自语,似乎在悼念自己枉死的儿子。
  最后两枚流星坠比以前几枚形成的更加困难,和两个本命兽精神相通的令狐凡都能感觉到,这两枚流星坠似乎有抗拒形成的意思,毕竟是超品兽地紫魂,就算被杀死,紫魂中还是带着一丝本能,面对突然而来地吞噬,它们当然会剧烈反抗。
  然后反抗是徒劳的,灵猫和幻鼠本来就各沟通了四个流星坠,得到四种兽类地最强属性,面对一个死了的超品兽紫魂,当然不在话下,只不过是耗点时间罢了,当日落西山之时,两枚更加明亮的流星坠就在脑域里形成,接下来就是最后的沟通,时间再次过了几小时,这两个明亮暴躁的流星坠被两个本命兽安抚。
  令狐凡坐起来时,三个宗主微微松口气目光紧盯着他,谈继雄一副炙热的目光看着令狐凡,他们都在等在一个答案。
  “成了。”令狐凡微笑点头,这让他更加确信,脑域顶部那灰色壳层也限制他修为的精进,这么看来,以后还是需要吸收别人的念力,但他马上就去神佑大陆,那里可没有多少大能让他来吸取念力。
  “我们回去吧。大哥他们肯定等急了。”令狐凡看着松口气地四人,心中微微感动,被人关心,以及关心别人,都是一种美好的感觉。
  “好的。”孙亢淡淡一笑。右手向令狐凡的肩膀搭去,刚准备施展瞬移,突然发生让人意想不到的变化,孙亢搭上令狐凡肩膀地手被一股力量弹开,并让他感受到暴躁的气息,而且手也微麻,这是中毒的先照,心中大惊之下,孙亢急忙催动念力将毒气逼出体外,再看令狐凡。两道气息不停的在他体外旋舞。
  他竟然开始炼化流星坠了!孙亢心中微惊,兽类本命兽的炼化过程比较长久,得到完成的九枚流星坠后,还不是真正的大能。只有炼化一枚得到念力才是,相比当初刀疤脸植物系本命兽突破,令狐凡的炼化来的更加壮观,更加迅猛!
  令狐凡也感觉到体内发生变化,两枚刚刚生成的流星坠,仿佛被什么东西蚕食一样,竟然一点点地消失。而体外暴躁和剧毒两种气息,随着蚕食过程积累的越来越多,到最后竟然形成一个小型龙卷风,将他的整个身体掩盖,而令狐凡还是纹丝不动站在风眼。
  感受到这两种气息的恐怖。谈继雄向后退了几大步,这种炼化过程地危险以及恐怖,比他当初炼化突破时更让人心惊,因为这个时候炼化流星坠,就能决定将来的念力是什么属性,当初他只是非常平稳的浑厚念力属于,但眼前令狐凡可是同时得到剧毒和爆炸两种性质的念力。
  危险与机遇并存,田佳奇也知道同时操纵两种属性念力的危险,这个时候他比任何人都紧张,因为当年令狐先祖炼化时就出了问题。一枚超品兽的流星坠炼化失败。只得到一种属性的念力,所以他化身为人后。念力就变成了无属性,而海魁则是让人哭笑不得,拥有地念力竟然是穿刺破防性质。
  如果令狐凡能够将两种属性念力完全炼化,那么他的实力就算高出他几级念力的大能都不是对手,何况还有一个恐怖的吸星大法,这预示,不管他拥有几级念力,在大能这一级别中又可以横着走了。
  那两枚流星坠已经剩下不多一点了,外面两道气息似乎有了失控的样子,原本站在风眼纹丝不动地令狐凡,身体也被这两道气息的狂暴运行带动。
  直到两枚流星坠彻底消失,体外两道气息的运行已经带有啸声,令狐凡收敛心神,努力吸取这两道气息,只有完全吸取才算是炼化成功,这个过程已经不足以用惊险来形容,剧毒性质的气息还好说,但是那狂暴性质的气息就跟它的名称一样,无论令狐凡怎么努力,都不能吸入体内分毫。
  到最后,眼看剧毒气息将要吸完,狂暴气息还是和原来一样,令狐凡碰到一个选择题,如果他将最后一丝剧毒气息吸完,这狂暴气息就会消失弥散在空气中,就代表他放弃了这种性质的念力,如果他不想放弃,就得将两道气息同时收入体内。
  然而现在那狂暴气息不动分毫,完全不受他的控制,再这样下去,令狐凡就会被这狂暴气息拖垮,连命都不会留下!
  “放弃吧!再这样下去你会没命的!”田佳奇忍不住喊道,他知道两个本命兽会因为令狐凡的放弃,将来化身为人地时候,念力就失去任何属性,但相比性命来说,这一些都不重要。
  “以你现在实力,就算少一种属性地念力也不会受到影响,就不要坚持了!”海静也劝说道,如果令狐凡最后可笑的把命丧在炼化流星坠上,所有人都不会甘心地。
  孙亢和谈继雄沉默不语,两人知道令狐凡的脾气,这少年对亲人护短到令人发指的程度,所以,他绝对不会让自己的本命兽没有自保能力,就像田佳奇一样,过去的几百年前,完全在海静的庇护下过日子。
  脑域里的东离同样紧张,他的命和令狐凡拴在一根线上,可他不仅没有阻止令狐凡的意思,还尝试帮助令狐凡来吸收这种气息,但是当他把黑色藤蔓透出令狐凡体外尝试吸收那狂暴气息,却被后者绞地粉碎!
  这种伤害竟然给东离带来痛楚。这种痛楚是作用在灵魂上的,自化身为食人藤后,他已经数百年没有“痛”这种感觉了,刚刚突然而来的痛楚,差点让伟大的黑色巨藤“昏”过去。东离再也不敢往令狐凡体外窜了。
  令狐凡也在着急,不管他怎么努力,都不能吸入狂暴气息分毫,就像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一样,既然这样,就把它不当成自己地东西,也不按照炼化流星坠的正常程序吸收,令狐凡铁钎出手刺入狂暴气息中,最终施展了吸星大法。
  那不受控制的狂暴气息如同被导引一样,顺着铁钎窜入令狐凡的脑域。最终还是转化成为念力,片刻之间狂暴气息就快被清理完,最后关头,他再次利用正常程序。两种方式一起作用,将体外的两种气息同时收入脑域内,念力大成!
  两枚流星坠的炼化,让令狐凡直接得到二级念力,终于跨入大能这一阶段,这次突破也给他带来巨大惊喜,原本脑域里出现的分身总是和自身同步运动。但是现在,他可以用念力控制脑域内分身的运动,铁钎也可以召出!
  这就意味,将来的战斗中,令狐凡根本不用自身运动。只要用念力控制脑域内的分身运动,可以起到同样杀敌地效果,而且隐蔽性更高,就连宗主实力的强者都不能发现,因为令狐凡的脑域等级太高了!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二十米地脑域还是没有扩大的迹象,脑域内分身也不能超出这个范围,而且,令狐凡全身脉力都消失了,汇同吸入体内的两种气息转换为念力。易筋经在这一时刻也突破到最终境界——涅!
  最后给他又带来一个逆天的能力——虚实交替。可以不断将身体在虚化和实体之间交换,这意味任何针对身体的攻击。只要令狐凡虚化身体都会躲过,这比使徒的流星坠技能“身体虚化”的优势更大,因为根本不存在次数限制,也不会有冷却时间。
  没有绝对完美地事物,虚实交替这个能力也是一样,这最后一个能力,竟然要消耗令狐凡的念力,而且需求量非常大,一次虚化就需要他现有念力的三成,而且虚化过程中还在不断消耗,能力强大,但也是个奢侈的能力,唯一让令狐凡庆幸的是,他不需要和其他大能一样,靠冥想恢复念力,清心普善咒同样也可以不断恢复念力。
  当两道气息消失后,孙亢四人急忙凑上前,关切地看着令狐凡,每个人神情都很激动,因为令狐凡成功炼化两枚流星坠,得到两种强大属性的念力,现在他体内还是十六枚流星坠,但实力却发生质的变化。
  “成了!”令狐凡淡淡一笑,再次说出这个词,他非常高兴和亲人分享自己的快乐,“我们快回去吧,估计大哥连觉都没睡。”
  此时已经是凌晨三四点,令狐凡都能想到林坚现在的样子,估计严肃和执法队也不好过。
  孙亢点点头,右手再次搭上他的臂膀,这次没有出现什么异状,两人很顺利的瞬间回灵猫宗。
  如同令狐凡想的那样,整个灵猫宗***通明,没有一个人休息,林坚坐在椅子上焦急等待,刀疤脸则是来回踱步,当令狐凡几人出现在这里,所有人一愣,然后发出巨大的欢呼声。
  “你小子担心死我了。”林坚急忙走到令狐凡面前,在他胸膛上狠狠捶了一拳,海静带谈继雄过去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战斗结束了,都松口气,可随着时间推移始终不见众人影子,大家都以为发生了什么变故。
  “大哥,让你担心了,解决掉林战我就在那里突破了,所以才耽搁这么长时间。”令狐凡微微笑道,感受着亲人地关怀,他内心非常舒适。
  “哦?最后两枚流星坠得到了?”林坚脸上一喜,追问道。
  “嗯。”令狐凡点点头,没有隐瞒说道:“而且也已经炼化,现在是二级念力地大能。”
  “天啊……我不活了,我几十年才到二级念力的大能,族长这才多长时间啊。”不等林坚说什么。旁边地刀疤脸立刻哀嚎道,顿时引来众人的欢笑声。
  “你小子就是个变态!”林坚对令狐凡下了最终定义,不到二十岁的大能,不是变态是什么?
  令狐凡淡淡微笑没有辩解,其实他知道这其中充满机遇还有别人的帮助。如果没有东离上使级别的念力,他不可能由五品直接突破到九品。
  平静接受完众人地祝贺后,令狐凡走到那几亩地边上的坟前,却看见坟前插的花依旧鲜艳,明显是新换的,令狐凡微微错愕也没有深思,将手里的一束花插到坟前。
  “师傅,我已经突破到大能,可惜您看不到了,请您放心。我一定完成夺灵!”令狐凡对着坟头自语,东方的朝霞影红了他的脸庞,却掩盖不掉眼眸中深深的自信,又是新的一天开始。他知道要动身了,“所有事情解决完后,我就回到这里陪您。”
  令狐凡站起身来拍拍膝盖上的土,他看了一眼远处地竹屋,暗暗摇头向田佳奇的房子走去,是时候告别了。
  当他进入田佳奇的房子,门清就从那间竹屋里出来。看着少年消失的背景暗暗发呆,她感觉,能这样默默为少年做事,心里就很满足了,望着吴影坟前地鲜花。门清嫣然一笑。
  神农人的生活依旧,不会因为两个宗主一死一废而有所改变,这不是他们所在层次能接触到的事,当令狐凡带领众人向码头走去,经过大街时仍然受到神农人热烈的吹呼声,他们崇拜强者,像令狐凡这样完美演绎杀招的强者,更值得他们崇拜。
  林战死了,龙平也废了,但竞技场不会撤消。还是由孙亢负责运行。据说竞技场是上使大人要求建立的,令狐凡听到后。暗中猜想这或许还是那个神秘的“老爷子”地意思。
  孙亢还向谈继雄表达了自己挽留的意思,没有人比谈继雄更适合做裁判,但是他拒绝了,且不论没有他的引导冲刺号不能平安到达神佑大陆,令狐凡的恩情就够他报答一辈子了。
  两声响亮的汽笛过后,冲刺号启航了,神农架地数万人来到码头为令狐凡送行,三大宗主带着龙平站在竞技场的顶上遥望着,直到冲刺号消失在海平面上,龙平在壮着胆子向三人问道。
  “我都已经废了,你们还需要防备我吗?”早在念力对令狐凡失效,他也失去自信,如果龙平潜心修炼个几年,绝对能够恢复被吸光的念力,但自信都没有了,还要念力做什么?“说什么呢?我们这是在保护,你也知道,如果你死了会有什么后果。”孙亢扭头看着他说道。
  “唉,随便你们怎么整吧。”龙平摇摇头,直到现在他才感觉,勾心斗角真的很累,不管主人姜波是怎么想,他是再也不愿意玩这些阴谋诡计了,姜家都完蛋了,玩这些还有意思吗?
  接下来又是枯燥的航海生活,因为接下来的海线需要引导,谈继雄就一直守在驾驶舱里,只有林战、刀疤脸和严肃陪着令狐凡在甲板上聊聊天,门清则是爬在船舷上无聊的玩着狙击步枪。
  一个多月下来神农架到狂暴海啸的海路上,几乎看不到别的船只,谈继雄说过,这条海路只有去神佑大陆的人走,姜家完蛋现在就没人走了,偶尔看到地几艘也是一些冒险者地探险船罢了,当他们看到巨大的冲刺号,也曾尝试跟随,却全被甩地连影子都看不到。
  这种生活真的很枯燥,不过对于令狐凡来说却没有什么,既然有闲时间,那么他就开始炼化第二套流星坠,接下来的炼化不会有第一次那样惊险,随着流星坠被蚕食似的消失,令狐凡脑域内的念力就会有质和量的增长。
  令狐凡带来一个修炼潮流,一个多月的时间船上所有人都努力修炼,就连那些达到九品的执法队员也再演练着自己的武技,神农架上令狐凡曾想过让他们噬魂,但这些人却拒绝了,因为,以武技著称的神佑使徒,最后一次突破的噬魂失败率特别高!
  和令狐凡一起进行同样修炼地就只有刀疤脸。谈继雄因为要领航就没有加入这个训练潮流,所以,当刀疤脸炼化第三枚流星坠,达到****念力时,还忍不住跑到驾驶舱去给谈继雄自夸一番。
  在谈继雄面前得意够后。他又跑到令狐凡面前来自夸,但是被深深的打击了,因为令狐凡又炼化了第二套流星坠,念力达到四级,刀疤脸忍不住再次夸张的哀嚎,他这辈子都别想追上令狐凡,可令狐凡实力越强,刀疤脸心中的自豪感越盛,这才像令狐家族的族长嘛。
  “族长,谈前辈请您过去。说马上进入狂暴海啸了。”令狐凡刚刚打发走唉声叹气地刀疤脸,一个随船的后裔族人带到他身边。
  “好,我马上过去。”令狐凡一听,心中暗暗高兴。他就早就见识一下天元大陆四大险境之一的狂暴海啸,不等后裔族人回话,他就两个瞬移到了驾驶舱内,后裔族人暗暗吐了一下舌头,族长胆子真大,敢在这里使用流星坠技能。
  使徒的瞬移技能有严格要求,不能在移动面上进行。而令狐凡的瞬移已经脱离使徒技能范畴,和宗主的差不多一样,不过他只能在脑域二十米范围内移动。
  “公子您看,前方就是狂暴海啸,再在别看那里风平浪静。再往前先进一海里,它就会显出真身!”谈继雄看到令狐凡出现在驾驶舱,就指着前方海面解释道。
  令狐凡点点头没有说话,林战和严肃几人收到消息也来到驾驶舱,没有一个人说话,大家一起等待见识狂暴海啸,气氛略显压抑,刀疤脸刚想调笑缓解一下,一道巨大的轰鸣声突然出现,让所有人心中一颤。然后被眼前的景象惊呆!
  翻天的巨浪咆哮着。如同拥有生命一样,在固定区域活动。在它面前似乎有种无形的力量阻拦,固定区域外地水平面就和平常海面一样,没有任何变化,但是所有人知道知道里面的凶险,绝对能被这种平静海面而迷惑。
  “大家注意,我们马上穿入航道。”谈继雄的声音在所有人脑海中响声,除了大能这种传音方式,此时就算在耳边狂吼,声音也会被这巨大的轰鸣声掩盖。
  谈继雄已经亲自掌舵,这几年时间他都在学习驾船,所以念力等级一直保持在****没有任何变化,努力学习这么长时间,等地就是这一刻,因为只有他绝对掌握狂暴海啸里的变化,别人来驾船就算有他指挥,都会出现危险。
  冲刺号在这翻天的巨浪面前显的那样渺小,却义无反顾的冲进那固定区域里,所有人暗暗捏把汗,因为冲刺号面前还是那翻天巨浪,根本没有半点航道出现。
  令狐凡信任谈继雄,所以,当冲刺号扑向那巨浪里,他除了微微有点紧张,并没有阻止谈继雄,眼看离那巨浪越来越近,几乎就能打上船首时,冲刺号却平静的穿过,完全进入狂暴海啸里安全的航道中。
  谈继雄抹掉额头地汗珠,他也是第一次走这个航道,知道刚才外面进入的区域和海啸其他部位不一样,是虚幻区域,但还是紧张的心都快跳出来,然而这一切并没有结束,刚刚穿入狂暴海啸,谈继雄立刻一个右满舵,冲刺号擦着狂暴海啸的边缘拐了个弯,安全进入无浪区域。
  这一系列如果交给别人操作,先不说有没有胆子往海啸里穿,就算平安穿过也会因为一时间的疏忽,丧命在第二个险弯中,只有谈继雄亲自操作,才能安全避过。
  那巨大地轰鸣声依旧,但是眼前的奇怪让人们不禁惊叹,和刚才外面的固定区域一样,翻天巨浪在狂暴海啸里也分离出一个通道,刚刚能够通过一条冲刺号这样的大型船。
  连续几个险之又险的弯道过后,冲刺号终于驶入平安的直航道,谈继雄再次抹掉额头的汗珠,这一系列动作让他刚才根本没有时间抹汗,接下来就是漫长的直航道行驶,他们至少要在狂暴海啸里行驶大半个月,这种精神的透支也只有大能实力的谈继雄能够顶住,换作其他掌舵手。还没驶出狂暴海啸,就累爬下了。
  令狐凡也微微松口气,刚准备对谈继雄念力传音,却被门清一脸焦急地碰了碰,而且还在大声说着什么。但是声音被巨大地轰鸣声掩盖。
  看到令狐凡一脸不解的样子,门清将狙击步枪递给令狐凡,焦急地指着前面的海平面,示意那里有状况。
  令狐凡急忙接过狙击步枪,短暂地沟通后,他就从狙击镜里看到又一艘行驶在狂暴海啸里的船。
  “前面发现一条船,距离我们大概还有两公里多点。”令狐凡立刻对谈继雄心念传音,对于距离他还是习惯用公里表示。
  谈继雄心中一惊,两公里多,就是一海里多一点。再预算对方的船速,两船相遇也就是几分钟的事情,没有犹豫他立刻停船,回传音:“必须把那艘搞沉了。否则不能安全通过,能进入狂暴海啸的船,肯定是龙行商会的!”
  令狐凡点点头,向所有人传音道:“前面发现一艘船,很有可能是龙行商会的,我现在去把它搞沉,你们安心等待。“我也去!”刀疤脸立刻向他传音。令狐凡点头同意,船上只有他和刀疤脸谈继雄三个大能,留守一个,剩下两人全力进攻,问题应该不大。
  令狐凡瞬移出驾驶舱。起身向那艘越来越近的船飞去,刀疤脸也紧随其后,可是飞了没多久,令狐凡突然产生那种令他心悸的感觉,就像被狙击步枪锁定一样,但是这种感觉来自前方,不是后面!
  “不可能!他们怎么可能拥有狙击步枪,我没有给神佑大陆传过这种技术!”脑域里的东离不可置信地码出这几句话,但事实告诉他,神佑人的确掌握这种技术!
  “嗖!”令狐凡细微的感觉到身边有一道黑色东西飞过。那是门清开枪射击出的子弹。然后那种被人锁定地感觉就消失了。
  令狐凡向身后竖起大拇指,门清从狙击镜里看到少年对自己的夸奖。她的嘴角挂起一丝愉快的微笑,然后又是一枪,将锁定刀疤脸的狙击手也干掉。
  “老刀回去,你感觉不到对方攻击手段!”令狐凡心念传音,刀疤脸一脸茫然,不过他不会反抗令狐凡的命令,立刻向冲刺号上飞去,等回到驾驶舱,看到门清的举动,他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接下来,令狐凡不断有被锁定地感觉,可是只要身边飞过一道黑线,这种感觉就会立刻消失,相反他的心情没有轻松,因为这接连不断的被锁定感预示,神佑人已经完全掌握狙击步枪这种技术!
  和被门清锁定的感觉不一样,虽然让他心悸,却没有无法躲避的那种感觉,两公里多地射程,而且还在不断浮动的海面上,只有门清一人能够做到精准射击,所以,她还是不能完全阻止对面那条船上不断出现的狙击手射击。
  被锁定,令狐凡心中一跳,心灵警戒的能力预示,对方已经开枪,但是飞来的东西不是子弹,而是一断光线,这也能伤到人吗?
  “激光狙击步枪!”东离却能认出这是什么东西,他惊骇的藤蔓乱舞,因为这种技术绝对不可能出现在神佑大陆上,“他们不是神佑大陆的人,是潜龙大陆的人!”
  激光狙击步枪和东离亲手制的生命机械体狙击步枪相比,威力相差了不只一个档次,虽然机械生命狙击步枪使用的还是最原始地子弹,但那是东离改造过地,比那断射来的光线杀伤力更大,令狐凡根本没有理会,狂暴性质地念力就将那个光线分解。
  “潜龙大陆的人怎么跑到神佑大陆的?不是那面也有狂暴海啸阻隔吗?”令狐凡奇怪问道,他们现在都不知道,潜龙和神佑之间的狂暴海啸,已经在乌铜和姜波的联手下打开一条通道,潜龙人正是从这条通道出来的。
  “我也不知道!但是,创神庙估计没了!”东离非常急躁,以潜龙大陆的技术,突破创神庙简单的跟一一样。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接下来几道激光狙击步枪射出的光线无果后,对面船上突然出现四个人形的铁疙瘩,让令狐凡惊讶的是,他们竟然会飞,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又是那种熟悉的锁定感觉,让令狐心悸的等级上了一层,显然接下来的攻击要比刚才的光线威力大,但还是不能够威胁到令狐凡的生命安全。
  四道粗大的光弹向令狐凡飞来,在狂暴性质的念力面前,还是不能击中目标,但四枚光弹没有被念力分解,而是发出巨大的爆炸,冲击力将令狐凡推后了一段距离。
  “那是什么东西?!”令狐凡心中惊骇,如果换做是刀疤脸,绝对顶不住这样的攻击。
  “那是机械战甲,现在可以肯定,对面绝对是潜龙大陆的人!”东离码出这几句话,他想破脑袋都想不到潜龙人是怎么到神佑大陆的,当然,如果他有脑袋的话。
  二人不知道的是,比他们更加震惊的是对面船上的人,几次攻击无果,他们都在想要不要把四台机械战甲派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