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游戏网游之骷髅也疯狂

第1295章 死亡?机缘?(二合一)

同新街,咖啡厅。

一个身穿西服的年轻男子坐在靠窗的位置,目光扫向外面的人群,好像在找着什么。

当他看见一个面容姣好的女生时,双眼一亮,可惜并没有在咖啡厅驻足,这让他有些失望。

紧接着,又是一个打扮时髦的女生走了过来,他的双眼又是一亮,甚至都激动的站起了身子,可惜又没停,刚提起的精气神又萎缩了回去。

“唉,世上美女千千万,可惜没有属于自己的一个,世道不公,世道不……”

年轻男子摇头感叹,可还没等他把话说完的,一道空灵的声音从他背后响起。

“您好,请问您对面有人吗?”

“没人,没……姑娘请自重,我在等人呢。”

年轻男子闻言一喜,凭自己俊朗的外表,终于有女生搭讪了!可当他回头看过去的时候,这才发现,这女人穿着邋遢,头发凌乱,这还不是重点,最重要的是她那满脸麻子非常抢镜,这让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赶紧改口拒绝,在心中暗叹,白瞎了这么好听的声音!

“刚才不是说没人么?那我就先坐下了。”

打扮成这样的,不是别人,正是李婉儿。

她本来打算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转念一想,这样试探不出孟晓的本性,再说了,万一真是覆水难收,也好逗弄一下他。

可是。

当她看见这家伙从进了这个屋,就一直用色眯眯的目光看向窗外,光站起身子就不下十次,还说什么美女千千万,绝对是一色胚!

她再也忍不下去了,本打算直接离开的,可听到这有点沙哑的嗓音,又让她有点不甘心,这才走了过去,有了刚开始的那一幕。

“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要脸?说了这里有人了,怎么还坐在这里?服务员,把她给我请离这里!”

年轻男子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火气,有这种女人在身边,简直就是拉低自己的形象!一会婉儿妹子要是来,看到这情形再误会咋办,这不是砸场子么?

“我这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帅的帅哥,就让我多看一会呗!”

李婉儿用连她自己都觉得恶心的声音说道,这家伙要是能听出自己就是这次的相亲对象,那可真神了!

“服务员,没你的事了,回去吧。”

孟晓颇感意外的打量了眼前这个女人一眼,感觉身材,样貌轮廓都挺不错的,就是打扮太过邋遢,还有脸上的麻子有些煞风景,脑子里刚有这个念头,就被自己给无情掐灭了。

卧槽,单身久了,看个女人就觉得顺眼,这苗头可不能有!

“那个……你真觉得我帅?”

“嗯嗯。不仅人帅,连说话声都好听,烟熏嗓最有磁性了!”

“你也这么认为?知音啊!那就在这里坐一会吧,时间可别太长,等我女朋友来了,就有点说不清了。”

“帅哥,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你玩神魔网游不?”

李婉儿被这家伙的自恋给打败了,她直奔主题,早死心早离开这里!

“网游?切,都多大的人了,还玩网游,你逗不逗?”

孟晓一脸的鄙夷,不屑道,“哥哥我可是名牌大学毕业,现在在一家私企上班,月收入三万多,你觉得我有时间去玩网游?玩物丧志懂不懂?”

“那行,我知道了,道不同不相为谋,告辞。”

李婉儿竟然在此时松了口气,她就知道,覆水不会是这样的人,临走之前,她对着孟晓认真的说道,“真可惜了你的这幅嗓子,再见。额不对,是再也不见。”

“啥?”

孟晓有些懵逼,搞不懂这女人到底什么了,神神叨叨的,又是崇拜又是冷淡,画风变得这么快,让他很是不习惯。

李婉儿连头都不回的就走了,这次的相亲还没开始的,就结束了。

过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李婉儿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本不想接的,可一想到还要过爷爷那关,犹豫了一下,接了起来。

“喂,婉儿,怎么还没来?是不是有什么事情?”

孟晓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沙哑,可在李婉儿听起来,却格外的刺耳,连眉头都皱了起来。

“孟先生,你还是叫李小姐吧,咱们并不熟。对了,刚才我和你见过面了,咱俩不合适,就这样。”

“见过面?我靠,那丑妞就是你?玩我呢?”

孟晓气急败坏的吼道,可惜回应他的,只有手机传来的嘟嘟声。

……

“奇怪,这地图怎么只有半份?”

苏然将刚到手的那张地图拿出来观摩,这才发现,竟然是张残图,很多地形都缺失不少,让他很是惊讶,“我去,花1000积分就换来这么个玩意?这也太坑爹了!”

苏然有种找那NPC算账的冲动。

怪不得这家伙在一个地方待不了多久就要传送走,这是怕挨揍哇!

“算了,买也买了,又不能退货,这秘密一时半会也不用考虑了,白高兴一场!”

将解密的念头驱逐出脑海之后,苏然这才静下心来,仔细观察着地图中仅有的几处地形。不过,让他感到庆幸的是,这地图中有前往地底王宫的通道,这积分也算是没有白花。

“奇怪,为什么那些刻着死的通道,会被地图着重标记出来?”

苏然疑惑的自语道,“难不成,这是在提醒自己,这些地方危险,不能涉足?”

“咦?”

当他下意识的看了眼地图背面时,就被上面所雕刻的字给镇住了。

“死亦生,生万物,后来者,莫失缘!”

“艾玛,真有才,直接整上三字经了!”

苏然很惊讶的看着后面这十二个大字,稍加思索,就已经明白了系统的苦心,它这是在告诉自己,这些死地,里面埋藏着宝藏!

“好家伙,差点错过了这么大的机遇!”

一想起法少所说的话,苏然无语的瞥了瞥嘴,什么死地,这是藏着宝藏的宝地好不好!

想到这里,苏然策狗调转方向,朝着之前的通道快速行去,他记得很清楚,在滴血宝剑通道那里,存在着一处刻着死字的通道,虽说自己的地图没有标注,估计是标注在另外半张宝图上的。

可是。

当苏然赶到那处死地空间之后,这才发现,这里碎石遍地,裂痕纵横,一看就是被人扫荡过的样子,哪里有什么宝物的痕迹?

苏然不死心的踏行至空中,在里面转了一圈,别说BOSS了,连个小怪都没见着,一点危险都没有,他这才彻底死了心。

“有人知道这死地的秘密,看来,另一半地图在他手里!”

苏然一猜就透,只有拥有这种地图的人,才会知道这死地代表着什么,想到这里,他的心情变得有些急躁,感受到了时间的紧迫性,整个地图只有几处死亡通道,可不能全部便宜了对手!

“必须要抓紧时间了!”

先是看了眼地图上的死亡通道坐标,将其默默记在心里,这才驾驭着旺财,朝着前方狂奔而去,哪怕遇见敌人,也绝不停留!

当然,

要是见到戴玄落单,先宰了他也未尝不可。

……

“哈哈,兄弟们,又见到一处通道,快走,别让其他人抢了先!”

还在这裂缝空间闯荡的玩家队伍,见到一处新的通道格外兴奋,生怕有其他玩家占领,快速跑了过去,在看到通道上方所刻画的死字后,那满腔的热情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靠,原来是一处死地,白高兴一场!”

为首的玩家啐了一口唾沫,表达了自己强烈的不满。

“队长,你快看,从里面走出了一个人!”

就在他们准备放弃离开的时候,从里面走出了一个身穿黑色铠甲的女玩家,身后还跟着一只长相狰狞的骨兽,光是看这只宠物的外表,就让他们心底发寒,升不起与其为敌的念头。

“不想死的话,让开!”

女玩家连正眼都没瞧这些人一眼,直直的朝着前方走去。

“美女,问你个事呗,这不是死亡通道么,你怎么会活着出来的?”

队长虽有惧意,却还是奈何不了心中的好奇,这女人能把最艰难的地形通关,一定有不菲的收获!

他要是将这通关窍门掌控在手中,绝对会大发一笔横财!

“滚!”

女玩家不愿与此人多言,眼神冰冷,就像一块尖锐的寒冰,攻击性极强。

“美女,何必呢,都是玩家,我们又没有恶意,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你说是吧?”

队长不死心的继续说道,“反正你是孤身一人,不如加入我们的队伍,咱们一起闯荡这死亡空间,获得的宝物五五分,咋样?”

“噬骨兽,上,全杀!”

女玩家冷斥一声,抽出一把散发着暗金光芒的双手巨剑,横扫而出,直接将这个所谓的队长给扫飞了出去,还不等此人落地的,女玩家高高跳起,一招跳斩劈了过去。

“恶毒的女人!”

“靠,快救队长!”

“住手,放开队长,朝着我来!”

这数十个玩家顿时炸了锅,纷纷掏出武器,杀向了这个女玩家。

可就在此时,噬骨兽爆发出可怕的攻势,就像一颗炮弹般,冲进了人群中,展开了大肆杀戮,没一会功夫,这几十人小队就已经死伤过半,就连那个队长,都惨死在女战士的连招之下,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剩余的玩家哪里还有勇气去拼命,惨嚎着朝向远处逃去。

“懦夫!”

女战士并没有斩尽杀绝的意思,捡起地上的那几张积分卡后,掏出那半张地图,确定了下一个坐标,匆匆的离开了这里。

此处空间再度陷入了寂静之中,只剩下十几具尸体,说不出的凄凉。

那些侥幸活下来的玩家也不知道逃了多远,在看到那女人没有追来后,这才将提到嗓子眼里的心放回了肚子里。

“那女人也真够狠的,杀十多个人,连一分钟都没用了,一定是榜上有名的高手!你们谁认识?”

“那女人我不认识,但我认识那把双手巨剑!”

说话的玩家咽了口唾沫,眼中的惧意还没有完全散去,他缓了缓内心波动的情绪后,这才说道,“这把神兵,正是排行第一的熔炎巨剑!”

“啥?怪不得攻击力这么猛,没几下队长就挂了,这么说来,队长死的不冤!”

“我知道她是谁了!这女人是不舞之鹤的马子,舒心自然!”

“靠,她不是花瓶么?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还有,她的那只宠物的实力真特么强悍,我都没见过!”

这几人彻底恢复了过来,一边发表感慨,一边前行,不知道为什么,眼前又出现了一处死亡通道。

“哥几个,你们敢不敢进去闯一闯?说不定咱们也能获得大机缘,我感觉舒心自然的宠物就是在这里搞到的!”

“别搁这扯淡,这明显是一只成品宠物,不懂别瞎说!”

“就咱们这点实力,都不够BOSS塞牙缝的,要去你们去,反正我是不去!”

“卧槽,你们快看,又有人从里面出来了!这死亡通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吃香了?”

随着这个玩家的惊呼声,其他人也都看到了从死亡通道走出来的人影,身披黑袍头戴面具,单单从这身装扮,这几个人全都认出了此人的身份,覆水难收!

“咱们今天是得罪了哪路神仙了?怎么净碰到高手?”

“没事,覆水大神论理,不会随便杀人的。”

“别抱有侥幸了,这里杀人不犯法,还有积分拿,谁和你讲理?快逃吧!”

还不等苏然走出通道的,这些人再度开启了奔逃模式,很快就没了人影。

……

“我有这么可怕么?怎么见了我就逃?”

苏然从死亡通道中大步走出,对于这几个玩家的反应颇感意外,对于他而言,并没有杀掉这几人的想法,区区这几个兑换点还真没看在眼里,家大业大的,也就不差这点小钱了。

“哈哈,系统诚不欺我!这死亡空间,果真是块福地!”

将这小插曲抛在脑后,苏然将一块火红色的宝石拿在手中,眼中露出了兴奋的神色,不难看出,他对于这件刚到手的宝物相当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