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 酷游app官方网

第9928章 九霄神雷引剑诀

整个四合院\唯一奢侈的地方,就是占地面积,在北京这种寸土寸金,房价高的离谱的地方,这个四合院光是地价,就足以让一个普通人望而生畏。
  似乎是传统所致,从建国以来,除了中南海的少数几个特级领导,多数高干都住在这些四合院里,绾绾的父母也不例外,只不过苍龙看得出来,这是南池子大街,最大的一个四合院。
  整个院落共有,北房五间,以三正两耳布局,东、西厢房各三间,房前有走廊以避风雨。另以院墙隔为前院、后院,院墙以月亮门相崐通。前院进深浅显,两间房屋以作门房,后院为居住房,建筑讲究,层内方砖崐墁地,青石作阶。
  在这里,完全感觉不到的是,外面的嘈杂和浮躁,反而会多几分俗世清雅,光是看整个房子的摆设和布局,苍龙都能看得出,主人到底如何。
  绾绾虽然只有九岁,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这并不是父母逼出来的,而是她的性格使然,就喜欢这些东西。
  而泡茶的功夫,更是一流,很显然是经过一流的茶艺大师指导,苍龙在客厅里和绾绾聊的很欢,甚至绾绾亲自招待他,可是外面的贾管家却很不乐意,因为他都没喝过绾绾泡的茶。
  而绾绾从小就这样,无论是弹琴还是画画,又或者是泡茶,都只在自己最亲近的人面前表现出来,贾管家心里不舒服也是理所当然。
  这让本来只有贾管家和绾绾两人的四合院里,突然多了几个黑衣保镖,虽然不知道贾管家是从哪里找来的,但他们的身手明显比那些便衣要敏捷的多,而且气质也全然不同,像极了上次保护绾绾的那些中南海保镖。
  与其说贾管家叫这些保镖过来是为了保护绾绾,还不如说是为了监视苍龙,但苍龙却并不在意,反而是一脸轻松。
  不出意料,下午五点左右,四合院里又来了人,不过这次不是保镖,而是这个四合院的主人。
  每次见到林婉柔,苍龙在她身上感觉到的气息,总是令人亲切而端庄。
  而对于苍龙的到来,林婉柔并没有表示任何的反感,反而热情而大方,甚至令贾管家吃惊的是,林婉柔居然决定亲自下厨,来招待苍龙。
  在贾管家眼里,林婉柔已经很久没有亲自下过厨了,最近的一次,似乎是二十五年前,连绾绾都没能有幸尝到林婉柔的手艺。
  而林婉柔的端庄让人觉得,她是不是会下厨。
  对于母亲居然亲自下厨,绾绾也感觉到惊讶,因为这是她从小也没见过的,似乎是跟在虞雪身边忙里忙外的习惯了,绾绾也走进了四合院的厨房里,跟着母亲忙里忙外还不乐哉。
  一直以来帮绾绾做饭的贾管家反而闲了起来,他忙玩了自己的事情后,就这样和苍龙坐在客厅里对视了起来。谁也没开口说第一句话,直到林婉柔叫他帮忙端菜时,他才警惕的打量了苍龙一眼,去帮忙去了。
  苍龙依旧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上等候,没有任何矫作的要帮忙的打算。
  很快,一座子菜都端上了餐桌。
  林婉柔收拾好,才坐在了八仙桌旁边,叫道:“老贾,一起吃吧。”
  “我.....我......”没想到的是,贾管家老大不小的人,居然扭捏了起来,似乎有些受宠若惊。
  “别扭捏。”林婉柔脸上一阵严肃。
  “是。”贾管家立即应道。
  四人坐在八仙桌前,林婉柔才道:“不知道合不合你的口味,这个是金针鸡丝,这个是京酱肉丝,这个是银耳素烩,这个是藕丝羹,这些是春饼卷菜,北方不比南方,食用米饭的机会很少。”
  “嗯,嗯。”林婉柔的热情让苍龙也有些受宠若惊,除了点头还是点头。
  “你喝酒吗?”林婉柔似乎很不满意,于是吩咐道,“老贾,帮忙去酒窖里拿几瓶陈年的红星二锅头。”
  “不用麻烦,我不喝酒。”苍龙摇了摇头,表示感谢,不知为何,面对林婉柔时,他总有一种无法冷漠对待的感觉,就好像面对绾绾一样。
  一顿饭吃的最不舒服的当属老贾,因为绾绾和林婉柔不时的都在给苍龙夹菜,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苍龙身上,这让老家觉得林婉柔今天有些奇怪,一个杀手上门,怎么会让她变了这么多年的习惯呢?
  其次当属苍龙,虽然林婉柔的厨艺很不错,可是苍龙平身第一次“暴饮暴食”吃撑了,因为桌上的菜,有三分之二入了他的肚子,还有四五个春饼卷菜。
  晚上,收拾的时候,苍龙主动的帮起了忙,而绾绾则是被勒令和老贾在客厅等着,厨房里,苍龙一边帮忙收拾,一边等待着林婉柔开口问话,可是令苍龙奇怪的是,林婉柔从始至终也没说过一句,和工作有关的事情,自顾自的一直拉着自己的家常,活脱脱的一个家庭主妇,完全没有龙腾国际总裁的模样。
  最后,苍龙终于忍不住打断她道:“我来,是为了绾绾的事情。”
  林婉柔这才停下了嘴里的话,连盘子也都放在了一边,她看着苍龙,平静道:“你对她进行过催眠是吗?”
  “是。”苍龙点了点头,“但是......”
  “我知道,你是为了她好,如果不是这样,恐怕你今天也进不了这个门。”林婉柔身上突然透出一股威严,这让苍龙觉得有些不适应,因为这和刚才的热情完全是两码子事。
  此时,他也明白为什么林婉柔会对自己这么热情,原来是因为自己对绾绾催眠,让她免受心理困扰所致,不出意料,林婉柔其实早就知道了绾绾的事情,只是没有办法解决而已,而面对一个隐形人,她即使是龙腾国际的总裁也很头痛。
  “我曾和你说过,绾绾的事情你不用在插手了,这对你会很不利,还有,以后......最好不要来这里,因为这也会对你不利。”林婉柔善意的提醒道。
  “为......”苍龙脱口就想问个所以然,却在吐出一个字后,又咽了回去,“我以后可以不来这里,但如果绾绾的事情想让我不插手,那实在太难了,因为光靠你们,不一定能解决他,说实在的,那个人并不把你们放在眼里,他就像是猫,而你们是老鼠。”
  林婉柔为苍龙的坚定感觉到惊讶,或许是不相信一个杀手,居然会对自己的女儿如此照顾,又或许是其他原因,但这一刻,她心底莫名的一颤,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苍龙不应该是这样,不应该有这种不符合年龄的果断和坚定,因为在她而言,这种果断和坚定,只有经过日积月累的伤疤才能铸就。
  “谢谢你,无论你是什么身份,我都要感谢你。”沉默了一会,林婉柔继续拿起盘子,边收拾边说,“你有十足的把握吗?”
  “只有八成的把握,这还是在他没有了解我之前。”苍龙毫不犹豫的回答,“我的工作告诉我,当没有十成的把握时,绝对不会因为任何原因去赌博,但这次,我想我要破例的赌一次,无论是赢了还是输了,绝对都不会对绾绾造成任何影响,这是我唯一能保证的事情,十足的把握!”
  这段话让林婉柔又停下了手里的活,目光异样的看着苍龙,她心底尽然生出一丝的不忍,但她还是道:“如果成功了,你需要什么?”
  闻言,苍龙摇了摇头:“总有一些人,或者一些事情,会让你没有理智的不惜性命,而绾绾,或许是这个世界上少数让我有理由不顾理智,拼上性命去赌博的人,所以,你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
  “不!”林婉柔突然摇了摇头,有些激动,“我.....咳咳......”
  可她话没说一半,就咳嗽了起来,每一次的咳嗽,她的脸上都会一阵苍白,苍龙担心道:“你怎么啦?”
  “老病了,没事,歇会就好了。”林婉柔说着,坐在了旁边的凳子上,沉默了很久,她才道,“或许,你是绾绾命理的那个贵人,需要我给你什么帮助吗?”
  “你需要做的,只是在我杀掉他后,料理剩下的一切。”苍龙沉重道,“而且,绾绾必须成为诱饵,如果没有她,我连一成的把握都没有。”
  “诱饵?”林婉柔一惊,可令谁也没想到的是,她立时果断道,“只要你能保证她不受到伤害,成为诱饵也无妨,还有,你确定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这不是一场战争,只是一场你死我活的猎杀。”苍龙摇了摇头,“我不是第一次杀人,但拼命,确实是我的头一次。”
  “你真幽默。”林婉柔有些无奈,却知道在这具冷幽默背后所潜藏的危机,或许真像是她想的那样,苍龙是绾绾的贵人。
  林婉柔晚上就离开了家里,说是去公司处理事情,那时苍龙才知道,如果不是贾管家通知林婉柔他来了,或许林婉柔几天都回不了家里一趟,而随着林婉柔离开的,还有那些中南海保镖,似乎是林婉柔和贾管家说了些什么。
  后来,贾管家对苍龙的态度才好了一些,虽然他的脸上一直冷冰冰的,见到苍龙就和见了仇人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