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大牌坊官方入口

第5005章 你真的是男人?

“哦?是吗?”炎彬一副好奇的样子。
   “当然,那妍姑娘长得是没的说,不过她自己也不知道要被买了。小的看您出手阔绰,才告诉您的!”小厮神神秘秘地说。
   “嗯,那我们晚上一定来!”炎彬又丢了一块银子给小厮,转身看向俊铭和梓慕说:“你们也听懂了春风院的规矩了吧。我们先回去,从长计议吧。”
   俊铭叹了口气,不满的说:“这妍儿,不是,这头牌妍姑娘还真会玩啊。我们走吧。”说着,他拍了拍梓慕的肩膀。
   梓慕望了望春风院的门口,慢慢地转身,走在俊铭的后面。
   三人刚走到转角,梓慕突然停下来说:“不行,虽然知道妍儿安全了,但我一定要去看看她!”
   “等一下,”炎彬伸手挡住梓慕,看着他,严肃的说:“梓慕,我觉得你应该冷静一下。且不说,那个苏妍有什么资格让你这个堂堂的临云国的王爷乱了分寸,就凭她来历不明的身份,你也不应该这样。”
   “我……”梓慕张张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
   “是啊,”俊铭赶紧来打圆场,“炎彬说的对,梓慕你的反应真的太过激烈了。不过炎彬你说话也有一点过分,”俊铭转头看向炎彬,“妍儿毕竟是我们当中的一份子嘛。”
   “俊铭,你今天晚上陪着梓慕冷静一下吧,”炎彬看向俊铭,“苏妍的事,我自己去就好了。”
   “什么?我?”俊铭用手指了指自己。
   梓慕看了看炎彬,转头走了。
   夜幕降临,春风院里一片繁华,各色的人物都带着好奇赶往那里。
   站在春风院的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达官贵人和数不清的真金白银,老鸨的嘴都笑歪了。
   节目正式开始了,由于苏妍提前的广告和炒作,使得春风院里座无虚席,每个人都翘首以待那些被描述地天花乱坠的场面。
   突然,会场的灯灭了,正当大家奇怪地窃窃私语时,舞台中间,一位白衣少女端着一支蜡烛,从天而降,优雅的古筝响起,少女翩翩起舞,白纱轻轻摆动。正当大家如痴如醉时,少女一个转身,消失了。
   接着,会场被照的灯火通明,舞台上站着一排穿着身材娇好的美女。台下的男人顿时连眼睛都直了。
   音乐响起,唱歌的人,苏妍找了一个嗓音比较沙哑的歌女在幕后唱的。至于配乐,苏妍也尽力让乐匠模仿现代的声音。伴舞的歌曲,当然是苏妍在春风院降服了无数人的《nobody》。
   令人遐想的事业线,雪白的大腿,随着音乐摆动,台上女人们不时地向台下抛下媚眼,引爆了整个会场的气氛,从没见过这样场面的男人们像疯了一样尖叫。
   舞蹈完毕,突然从远处传来笛子的声音,刚才还在疯狂的人们,顿时安静了下来,他们看着空了的舞台,呆呆地坐下,静静地聆听着侵入心脾的笛声,优美的笛声如无形地丝,缠绕住每个人的心。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宛如山间的清泉,歌声动听悦耳,正当所有的人想寻找声音的来源时,粉色的樱花花瓣忽然从上空纷纷落下,伴着悠悠的香味,衣袂飘飘的苏妍缓缓从后台走入舞台。
   坐在台下的炎彬看到苏妍,突然一怔,舞台上的她,不像这个尘世的人,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精灵,因为调皮,被上天罚下来接受世俗的洗礼。
   歌声继续着,苏妍慢慢地舞动腰肢,一会儿像飞舞的蝴蝶,一会儿像奔跑的小鹿,粉色的花瓣落在苏妍漆黑的长发上,轻启朱唇,歌声是那样地渺远,她的脸,是那样地清理绝伦,绝色无双。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一位小厮突然喊了一句:“今晚表演到此为止,明天晚上,表演继续!”
   听到这里,台下的人猛然醒悟过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小厮。
   “这就完了?再来一个节目!”不知道谁喊了一句,应声者如潮,齐刷刷地喊着:“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躲在后台的老鸨看到台下的人意犹未尽的样子,脸上的粉笑地都快掉了,她笑着看向苏妍:“乖女儿,你可真是厉害啊!”
   “小case,小case啦!”苏妍拜拜手,笑着说。
   “呐,乖女儿,你今天辛苦了!喝杯茶吧!”说着,老鸨向一个下人使了使眼色,下人会意,把一杯茶端到了苏妍的面前。
   苏妍正好渴了,说了句“谢谢妈妈”就拿起茶杯一口气把茶喝光了。
   “咦。这个茶的味道怎么怪怪的?”苏妍瘪瘪嘴。
   “可能茶泡的有些浓了吧。”老鸨连忙解释,“女儿啊,让下人扶你下去吧,好好休息,下面和明后天的节目,让妈妈按照你说好的计划办就是!”
   “嗯,好吧,再见。”苏妍连夜排练了这场节目也累了,进屋休息去了。
   “妈妈,这位苏姑娘挺有才能的,为什么妈妈这么着急把她卖掉?”刚才为苏妍端茶的下人,不解地问。
   “就因为她有才能我才把她卖掉的,看她的谈吐和见识,哪是小户人家出来的女儿?她的身份根本就是胡诌的。我还是趁着和她一伙的人没找来前把她卖了比较安稳。”老鸨眼里闪着精光。
   接着,老鸨扭动着身体,来到舞台上,笑着说:“各位公子、老爷请静一静。下面我要为大家宣布一个好消息。”
   听到有好消息,喧闹的会场,顿时安静了下来。
   看到安静的大家,老鸨满意地点点头,说:“大家也都看到最后出场的苏妍姑娘了吧?”
   “是啊!那小女子不是一般地好看啊!”下面一个大汉流着口水说。
   “哈哈,”听到这里,下面的许多男人发出“你懂我懂大家懂”的笑声。
   “为了回报各位老爷对我春风院多年来的照顾,下面,就开始拍卖我们的头牌苏姑娘,起价是100两!”老鸨笑着看向台下。
   听到老鸨要卖了苏妍,台下的男人顿时来了兴趣。
   “我出200两,”一位长着小胡子的中年猥琐男站起来,大声地说。
   “我出250两!”一位年轻的公子站起来,扇着扇子,扫视了一下周围。
   “我出500两。”一位锦衣华服的花白胡子老爷爷站了起来。老鸨定睛一看,这不是这个城的首富周老爷吗。
   众人齐刷刷地看向这位周老爷,500两啊,可以让一个家庭维持小康生活大半辈子啊,再说了,照这位老爷的年纪,他的精力够吗?众人很是怀疑。
   正当大家都在注视那位周老爷时,一个身影迅速地闪入了阁楼里。
   “还有没有比500两更高的价格?”老鸨兴奋地说。要知道,周老爷买荷花的时候,才200两啊,那已经是春风楼最高的价格了!
   听到老鸨询问,所有的人都低下了头,“美女有风险,花钱需谨慎啊!”不能因为自己的****,倾家荡产吧。
   “那好。”老鸨高兴极了,以为马上就要拿到钱了。“我宣布,苏妍姑娘……”
   “我出1000两!”炎彬看了看刚才身影闪过的地方,说出了这句话。
   虽然炎彬的声音不高,但是还是镇住了在场的所有人。
   霎时,所有人的目光,从周老爷的身上转向炎彬。
   阁楼上,苏妍扯扯自己的领口,“怎么突然那么热了?”苏妍纳闷地想。
   蹬开被子,苏妍艰难地站了起来,想找一杯茶喝,拿起水壶,才发现水壶里根本没有水。
   “真是的,这下人怎么连水都不给我留啊!”苏妍抱怨着,走向门。“哎?这门怎么被锁上了?”苏妍突然心里一惊,大声喊:“小红,小兰,你们在吗?门怎么被锁上了?”
   “对不起,苏姑娘,这里只有阿海和阿明,没有小兰和小红。”门外传来低低的声音。
   身体越来越热,苏妍无力地趴在门上,用尽力气地大声喊:“我管你阿海阿明的!给我开门!”
   “对不起,苏姑娘,妈妈让我们好好看着你,不让你出来!”门外的声音继续传来。
   “我靠!”苏妍一屁股坐在地上,脱下了外套,边喘粗气边说:“坑娘呢!我都给你们赚钱了,你们还想闹哪样?”
   “苏姑娘,我……”门外脑残的声音突然断了。
   苏妍一个激灵,用尽全身的力气站了起来,接着,门外响起了开锁的声音,
   “我去,不会是老鸨的人这就来了吧?”苏妍害怕地向后退,向抓起水壶自卫,谁知道自己手脚瘫软,拿不起来,苏妍只好退而求其次,拿了个水杯。
   “吱 ̄ ̄ ̄”门被推开了,
   “啊!”苏妍不管三七二十一,闭着眼睛用尽全身力气把水杯扔了出去。
   用完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苏妍无力地坐在地上,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妍儿,你怎么了?”一双温暖的手揽住苏妍的腰肢,熟悉的声音在苏妍的头顶响起,苏妍抬头一看,正好对上了梓慕那迷人的眸子。
   “我……,我……”苏妍花痴地看着扶着自己的梓慕,“今天的梓慕,好帅啊。”想着,苏妍竟然伸手抚摸梓慕的脸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