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时尚美妆 雷泽电竞平台集团

第791章 巅峰角逐

虞梦卿并不常来琼楼。兰陵城原是兰陵王所辖,兰陵王身故后朝廷担忧后继武将拥兵自重,就派了他这么个文质彬彬的文官来,意思是你做个样子也就差不多了,不指望真顶什么事。然而虞梦卿偏偏认了真,把自己当牛马使唤,据说一天里倒要花上八个时辰在公务上,大好青春尽数交给了夹缠不清的公文。
   每次这小子一来,云娘便眼放绿光、猫见了腥似地粘上去听故事,也不顾自己的一大把年纪,真真的为老不尊!--想到这里慕容就很不爽:他独闯江湖已整整八年,可云娘竟比他大上一岁,白赚了他一声"云姐"…… 啊男人的尊严……
   这天一大早,当虞梦卿优哉游哉地飘进门的时候,慕容很不解风情地扑到后院,告诉正整理盆载的云娘:"梦游的来了。"
   云娘回眸一笑风华绝代:"那,你先招呼着虞公子。"
   ……于是形势终于演变成三个无聊的人凑在一起讲故事。
   "……当朝三奸之一的韩长鸾很宠信他的宝贝义子。本来,如果这义子老实呆在邺城花天酒地也就算了,偏偏又爱附庸风雅,听说兰陵人杰地灵就心血来潮过来逛逛。"从虞梦卿脸上一向很难看出表情,他那温和内敛的笑容根本就与生俱来根深蒂固。
   "云姐,"慕容无辜地转头看云娘,"'附庸风雅'是不是'好酒色'的委婉说法?祸水啊你。"结果被云娘一眼瞪了回去。虞梦卿却深以为然地点点头:"慕容兄高见,不过先听完故事再说。这义子摆明了穷奢极欲,一路要吃要玩要钱要女人,他现在人正在来兰陵的路上,在下可就为难了:给他准备酒菜女人,对不起父老;不给他准备,他自己动手强抢岂不更糟?眼下这义子离兰陵尚有两天的路程,在下实在是惆怅已极啊。" 他笑得无比淡漠,那笑容在周身金色尘埃的折射下璀璨如琉璃,带着帝国残酷而没落的意味。
   慕容紧紧抿着唇,一言不发。云娘知他所想,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故事而已,何必认真。"虞梦卿亦是风淡云清地笑笑:"寻常事儿。"慕容瞥他一眼,默默推开云娘的手,离座去了。
   这天直到打烊,慕容都是那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按例,关了店门后云娘会独自在前厅里坐一会儿,饮两盏屠苏,只是从不见她喝醉。碧儿他们知道云娘的习惯,都早早回房睡了,偌大的厅堂里只余一灯一人一酒盏,好不冷寂。
   慕容便在这片冷寂里悄悄摸回前厅,在云娘面前坐了,低声道:"云娘,可否先借我五两银子?"一改嬉笑潦倒之状,眼中虽然还带着笑,更深处却蓄满了那些冷得连云娘也不想触摸的东西--这才是那个真正的、名重一时的断水剑客吧?杀人者就是杀人者,只看眼神就能明了。
   "可以啊。"云娘移开视线,寂寂地把盏浅笑,伸出根手指在他面前一晃,"老规矩,一个故事。"
   "……"
   慕容酝酿片刻,终于一脸正气字正腔圆道:"两个小白兔啊,飞到花丛中啊,飞啊--笑什么?给钱。"云娘早已应声笑倒,一手指着他鼻尖,颤得几似欲撒手人寰,半晌说不出话来。好容易缓过了些儿,眼泪都已笑了出来,冲开眼角细腻的脂粉,露出其下若隐的细纹。
   "作死了你!"云娘仍止不住笑,作势要打,"存心笑死我么?"一边却从座底取出了一物,甩到他面前:"早给你赎了回来,拿去。"
   那正是慕容赐的配剑--漓光。
   那一刻慕容有些动容。但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接过了剑,以剑客特有的虔诚姿势地将它背起,然后向门外粘稠得看不见尽头的黑暗走去。临出门,又回过头来笑了笑:"独饮伤身。等我回来,陪你喝酒。"云娘坐在桌边,橙红灯火中容颜几许憔悴几许清倦,笑着向他举了举手中的酒盏,那眼色苍艳如火。
   忘了是谁说过:爱听故事的人,都很寂寞。因为他们只能在别人的故事里,放纵自己的悲喜。
   ……
   你知道明王么。
   那是在混沌末世、摧毁一切后又令一切重生的神。
   以杀戮得道。以血与火超生。以白骨铺筑通向极乐净土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