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风水占卜 信无双3安信8

第247章 老乡相认 笑谈辈分

却说颜一弄清楚了事情的缘由,也是起了看热闹的心思,记得......上回在鬼市闹事是几年前的事了?记得最后闹事的人好像直接滚了出去。
  颜一本来站在人群外看热闹,正看着场内,结果不断扫视的双眼突然一顿,却是颜一看到一个闹事者拿起了一个半圆形的石条打算摔在地上。
  颜一看去,不禁一阵低呼,只见的在《撼龙真经》加持下的双眼,从半圆形石条内看到了密密麻麻的血红色丝线,隐隐的连成了一片,血红一片。这是到如今自己见过的怨念最深的墓器,也不知道这墓主人是何等人物,颜一不禁心惊的想到。
  眼见得好不容易看见一个宝贝,怎么可能让别人毁去,颜一连忙催动身法闯入了人群,接着了从闹事者手里摔出的半圆形石条,石条一入手,颜一通过双眼只见的石条中密密麻麻的红线想要涌入自己的手掌,连忙催动《撼龙真经》才将红线赶出了手掌。
  颜一不禁望了一眼刚刚闹事者的双手,果然!只见的闹事者刚刚拿着石条的右手已经被红线侵占布满,甚至还顺着手臂慢慢的朝着心脏的地方爬去,颜一不禁猛地倒吸一口气,这究竟是从什么墓里拿出的东西!
  “喂,说你呢”却是一个闹事者眼见场内突然多了个人然后说道。
  “嗯?我?”颜一惊醒,看了看四周,发现好像是在和自己说话。
  “废话!我说你想干嘛?”这时候其他的闹事者也赶了过来,慢慢的把颜一围了起来。
  却说众人眼见得颜一从人群中闯了进去,不禁纳闷,这人是想干嘛?
  “不想干嘛。摊主,这个怎么卖?”颜一淡淡的说了一声,连看都没看这群人一眼,然后朝着摊主问道。
  “这......”只见的胖胖的摊铺主人结结巴巴的说道,身上的肥肉还一颤一颤的不停地晃荡。
  “卖什么卖!这现在停业了!我告你死胖子,要是不把钱给我吐出来,你就甭想在开业了!”只见闹事者中一个领头的听到颜一说话,然后狠狠的说道,说着还狠狠的瞪了一眼摊铺后面的胖摊主。
  “哦?怎么会停业?摊主的摊子不是还摆着吗?”颜一笑了一声,然后指着地上被掀翻的摊铺,只见的摊铺上的东西掀翻了一地。
  “我说不卖就不卖!那来那么多为什么!我说,你是不是来找事的?”闹事者中领头的一个恶狠狠的对着颜一说道。
  因为穿着鬼衣的缘故,所以众人也看不清颜一的实力和年龄,所以还是有一些忌惮,这也是颜一敢这样出头的缘故,等出了这里,鬼衣一脱,谁还知道谁是谁。
  “我怎么是来找事的?我只不过是想要买个东西罢了,你说是吧,摊主。”颜一完全无视了这群人然后对着摊主说到,语气轻佻。因为知道不会暴露,再加上在这个世界长时间的压抑,此时却是暴露出了一些颜一前世的性格,比如张狂。
  胖摊主身上的肥肉不禁一颤,心里不禁想到,自己今天出门是不是没看黄历?本来大赚了一笔,乐的脸上都开花了,结果钱还没捂热,摊子就被人给掀了。
  现在,更是不好解决了。胖摊主看了看把目光都放在摊铺上的颜一,再看了看一旁怒火冲天的一群闹事者,不禁浑身肥肉一颤,完了完了!看样又得出事,吓得不禁把头缩了一缩。
  “你他妈是故意的吧!”却是闹事的人群眼见颜一一而再再而三地忽视自己,不禁怒火冲天,狠狠地道了一句。自己在峰内谁见了自己不客客气气的,这人竟然还敢无视自己!领头的人想着不禁火冒三丈,身上灵压直接展现,铺天盖地的朝着颜一压了过去。
  围观的人群眼见得闹事领头人直接把灵压展现了出来,不禁纷纷惊呼“这人竟然是筑基修士!”
  却说这青玄坊虽然人流众多,还不时的能见到一两个金丹大能,但是那是相对于人流众多的青玄坊来说,在平常就是连一个筑基修士都很少见,因为修士筑基,就算的上真正的迈入了修道的大门,可窥得一丝天地之秘。
  但是修真世界人口不知凡几,几乎算的上人人修真,但是能够真正踏入筑基的人实在是少之又少,大部分人都是在问道期蹉跎一生,然后归了世间。
  所以众人在见到这人是筑基修士之后不禁都纷纷张嘴惊呼。
  眼见得筑基灵压朝自己扑天盖地的压了过来,颜一眼中不禁锋芒一闪,自己可从来不是什么爱吃亏的主。再加上此时身份隐藏,也没了什么顾忌,颜一前世的性格不禁慢慢展现了出来,肆意张狂。
  只见的颜一慢慢催动了体内一直隐藏着的剑心,随后一把无形的剑意慢慢的从颜一身上浮现。锋芒毕露,锐不可当!剑意傲天,直插凌霄!颜一也不保留,直接一剑劈下,嗡得一声剑鸣响起,直接将对面领头者的筑基灵压硬生生的劈散于虚空之中。
  众人只听的一阵轰鸣,精神海里有一剑自天外而来,直冲上了九霄之上。修为弱者,不禁捂紧了耳朵,抱头痛哼一声。
  过了一会,待众人恢复过来,不禁一脸心惊得看着场中的颜一,这人!这人竟然是一个无上剑修!虽然没有看到颜一的真正实力,但是众人眼见得剑意剑心纷纷出现,隐隐的便将颜一归到了筑基修士的层次。怪不得此人如此毫无忌惮!
  这也正是颜一想要的结果,毕竟自己真实实力就是问道八层,如果展露的话肯定不能产生足够的威慑力,所以颜一就将剑道修为展现了出来,这样不仅能暂时弥补了自己修为不足的缺点,还能产生强大的震慑力,颜一看着被一剑击退的闹事者不禁想到。
  不过,这次只是趁着这人大意,才出其不意的利用剑意将其击退,若是这人打算不死不休,自己或许就麻烦了。自己这个冒牌‘筑基’修士,毕竟还是不如真正的筑基修士,毕竟筑基修士可是窥得一丝天地之秘的人物。
  却说闹事领头的人本来打算直接亮出修为,以筑基威力压迫眼前的人服软,不成想眼前的这人竟然也是‘筑基’修士,而且还是一个剑修。
  站直了身子,脸色不禁还有些发虚,刚刚一下震荡,自己只感觉到精神海里有一剑劈下,直接动荡了整个精神海,所以此时才脸色发虚,想着不禁又看了一眼眼前的剑修,这人的剑意,竟然能直穿精神海!
  想着不禁脸色变了又变,却是不知道在想什么。
  身后跟随的人眼见得领头者受了伤,不禁也一个个的把实力展现出来,颜一大致扫了一眼,实力最低的都是问道八层,更是有一人已经达到了问道十层,离着筑基也只差一步,想着不禁感觉嘴角发苦,这次好像又玩大了。
  不过即使如此,颜一还是接着领头人的话说道“是啊,我就是故意的又能怎么样?”
  闹事者听了之后不禁一个个的气血上涌,这人!这人也太不把自己等人放在眼里了!想着领头者不禁额上青筋直暴,不过一看眼前的剑修竟然如此有恃无恐的说着,不禁大敢疑惑,这人难道还有后手?
  想着额头上的青筋不禁慢慢消了下去,若是如此的话,自己等人就要小心了,自己在峰上也算的上一个人物,自然不会做没脑子的事,想着不禁拉住了打算冲出去的一个随从。
  颜一眼见得领头的人先是从青筋直爆再到慢慢平息心境,然后疑惑的看着自己,颜一不禁松了一口气,还好成了。却是颜一眼见的力不能敌便脑子一转,想出了个铤而走险的办法。
  办法就是让人感觉到自己有恃无恐,然后有所忌惮,这样就能为自己争取一些时间,既然成了,那也应该开始第二步了,颜一想着不禁捏了捏一直拿在手中的石条,只见的石条上的血丝还没有放弃,不时地想要钻入颜一的手掌。
  “一开始听你说这里全是次品,我可不太怎么认同”颜一想了想然后开始说道。
  “怎么?难道不是吗?还是说你以为你能赌到什么好东西?”领头的人不禁冷笑了一声。身后也同时传来了一声声的嘲笑声。自己老爹非常喜欢赌宝,所以自己耳濡目染对此也是有些了解,所以今天看到了才想要来试一试,结果没成想竟然一个没有赌中,领头人想着不禁狠狠地瞪了一眼胖摊主。
  他没有发觉的是,此时的他竟然开始顺着颜一的思路进行了下去。
  颜一眼看着鱼儿上钩,面具后的嘴角不禁微微一翘。
  “听你说话的口气,难道我还赌不到好东西?这样吧,不如我们来赌一把如何?就是......不知道你敢不敢喽”颜一轻佻的说道。
  领头的人听了,刚刚压下去的火气不禁又开始蹭蹭的往上冒,压住心中的火气然后冷冷的说道“有何不敢!说吧,怎么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