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九重度

第27章 体验红尘百态

九年后的林玄,此时正在一处名为中洲的地界历练。多年来他已然成为一个身材挺拔的青少年,个子高了不少,也褪去了稚嫩之色,容貌清秀的他以真面目示人,不再为与父亲的容貌相像而担心。

九年来连宇宙都变了,就更别说是人与物,肯定早已物是人非沧海桑田。

林怀天与龙九似的故事,已然成为一段神话,昙花一现,慢慢的也就被世人所遗忘。因为除仙界外谁还会去在乎这些,况且二十年过去了,局势早已大相庭径,仙界不再一家独大,出现了强有力的对手—神族。

另外,妖族盘旋于星河之上虎视眈眈,又有上古世家接连现世,这何尝不是一种威胁?

林玄很久以前就离开了江城,告别众亲的他,独自游荡在这片陌生的世界体悟红尘,期待着有朝一日能够大破玄关,彻底冲开体内被封印以久的壁垒。

多年来,他无数次尝试,也无数次失败,丹田之处始终有一团阴阳二气相互缠绕,使他无法前进半步。

他有过多次实验,每当他聚精会神的凝聚起磅礴的灵力,去冲击那团阴阳之光时,都会被二气散发出来的能量所化解。

不过这样也并非不起作用,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坚持,他已然适应了这种节奏,希望就在眼前,只需循序渐进稳固基石即可,一切自然水到渠成,这点他坚信不疑。

林玄明白,这一切都不过是在打磨他,但他也曾为此发狂,于雷雨天仰天长啸,也曾紧握双拳不断轰击巨石……很多时候他都在发泄,都在思考,如何才能冲破玄关,打破自身障碍,有时他甚至还生出贪念,想纳阴阳二气为己有。

因为他早就发现,这两道气息不是凡物,要不然也不会困他九年时光。

九年来,在修为上,林玄无法寸进半步,始终被局限在武者的领域,除了体魄越发强劲外,对此他是毫无办法。

林玄从小就被置于古器熬炼,本就肉身坚固无匹的他,现在又历经了九年的压榨,更加不可想象。

此刻的林玄,只要有意挥出一拳,罡劲便可带动一切,倘若真的被林玄结结实实击中要害,那后果简直不可想象。

两年前就有一个仗着自己修为高超的得意忘形之辈,大意之下被林玄一拳轰成了残渣,现场一片狼藉,令人发指。

为此,林玄没少逃亡,也算吃了不少苦。

正因为这样,他才体悟了人生百态,心性方面也逐渐成长了不少,再也不是当年那个初临尘世的懵懂孩童了。

现在他彻底熟悉了这片天地,融入其中后,发现很多东西都迎刃而解,包括曾经在阴宗内的所知所学。

不得不说的是,阴宗的地位的确在凡界特殊之至,很多术法无不契合天地大道,尽管林玄现在只是一名武者,也能感受到这些法门的博大精深。

林玄无师自通,只是还没能够完全破壁挣脱出来,所以很多妙术都无法施展,没有灵力的供应,只能算是徒具其型,并无多大效果,用俗语来讲就是花拳绣腿。

但这也足够了,倘若他日林玄真的鱼跃化龙,破开玄关之际,那又会是什么样?

这些林玄自己都没想过,走在山间的一条小路上,林玄哀声道:“九年了,龙兄弟你还好吗?天堂地狱相距一线之差,我却始终无法跃然而上,而你却早已……唉!真令人神往啊!”

林玄叹了口气,没有灰心,也没有放弃。

他不相信会一直被困在此境,终有一天他要击溃那阴阳二气重夺果位,逆袭而上的路径或许遥远,但却绝对存在。

转眼已到了路的尽头,山巅之上,林玄眺望着远方那座名为凤都的古老都城,绕过一片森林,林玄整理好心绪,阔步而入。

由于地势险阻,来到凤都之时夜幕已经降临,被汗水打湿了衣襟的林玄,现在最需要的是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一晚,期待明日再做打算。

城门口灯火通明,上书的凤都二字也有莫名道韵流转,以不知名的轨迹勾勒其上,一股宏大巍峨的气势铺面而来。

正在算进城的林玄,突然被这两个大字所吸引,很熟悉又很陌生,但一时有说不出来是什么感觉,他摇了摇头不再去关注这些。

守城的士兵笔直的站立在两侧,清一色的黑甲绕体,手持铁血长枪不言不语,城门上方一腰缚金刀的统领正在巡视。

他是凤都的城主,一身修为通天彻地,据闻已达到了蚀日之境。

破壁、通脉、百炼、腾霄,此四境只是修行者迈出的第一阶段,就算步入腾霄那也只是一只遨游天空的鸟儿,翻不起什么大浪。

而此四境后的三元、蚀日、道台、归虚、太上,才是真正的遥不可及,这九重关卡越往后修行,难度越是千百倍的增加。

在这里就算是普通的护城守卫,境界最低的也在腾霄之境,而他们的城主更是在达到了传说中的蚀日之境,有他们的存在,凤都可保无恙。

站在这条玉基铺成的青石路上,林玄向城内看去,不说雕梁画栋,金碧辉煌也差不多了。

一处酒楼,名曰唤仙,里面无不是权势滔天之辈,这些人把酒言欢,笑谈古今,着实神采四溢,属仙界把控。一座古堡,名为寂天,铿锵之音不绝于耳,似敲兵震器,尽管天色已晚,古堡入口也是人满为患,拥挤着向前凑去……

这里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行走在车水马龙的古道上,林玄身心俱疲,多年来,他四下奔波无数,早已司空见惯,提不起任何胃口。

他没有过多瞩目,也没有驻足,打听之下朝着这里最为有名的“凤寒仙阙”走去。

风寒仙阙虽带有一个仙字,但却不属于仙界掌管,此乃刚刚出世的庞然大物—耶木一族,归其掌管。

刚刚出世的这些隐世家族中,这所谓的耶木一族极为不凡,经流传,其祖上耶木塔古于上古时期纵横边荒,以一己之力震彻一方天地,端的是无人能敌。

尽管纪元起伏,耶木一族不再辉煌,也没人敢小觑这上古一族,谁知道他们的究竟隐藏了多少,有多少底蕴。

现在,林玄就是要去感受一番,这个被不少人称颂的“凤寒仙阙”究竟有何不凡。

只要是不寻常的地方,他都要走上一走,因为这有助于他更顺利的破壁。

临走之时,景天阁破格招收的十一名弟子之一的林木楠,也就是……林玄的堂哥。当时不管是林玄,还是林木楠,都为之一震,事情有点太出乎他们意料。

不过接下来的很长时间,林木楠都在教林玄排兵布阵之术,一家人不说两家话,林木楠贵为阵术奇才曾言道:“越是地势险峻的地方他越要前进,越是难以理解的道纹越要精研,因为这些不为人知的自然之道,不仅有助于修炼,更可能实现有形之质的飞跃”。

林木楠是这一领域的引路者,所以这些话对林玄启发很大,林玄从没忘记过,不但做到了以身试法,甚至还在此中领域迈出了关键的一步。

多年阴宗所学加上林木楠的悉心指教,林玄茅塞顿开,感觉到了前路无比的宽敞。经他自己不断演化、推进与探求,此中之道终有小成。所谓一沙一界,一尘一劫,面壁十年得以一朝顿悟。

自那时起,林玄仿佛看到了前路,看到未来在向自己招手,自信心十足,有了动力。

梦化千秋在阵术领域不是一句空话,经林木楠阐述,此中之道若是精研到极致,无需奇法妙术,一脚堕下即可天塌地陷,逆乱阴阳,混淆时空也不是不可能。

什么绝境禁地,在这等存在面前都吹弹可破,弹指间咫尺天涯。

不多时,林玄乘坐赤镗鎏金撵来到凤都这处名为“凤寒仙阙”的建筑物前。

来到此地,他差点失声惊呼出来,他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会遇到一个失逢已久的故人,而这个所谓故人,正在这处云蒸霞蔚的仙阙前……打扫卫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