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九重度

第25章 来了

铺天盖地的敌将追击而来,这是死令。

凡界不敌仙界这不是说说而已,而是真的敌不过对方。

仙界太过强势,尽管八大仙统对决天道之子与白帝,但依旧难以弥补形势上的空缺。

十年之中,仙界之人早已掌控全局,说是独步天下也不以为过。

战斗一间无法落下帷幕,一洲战乱四下无一幸免,这就是界战,谁也逃不过去。

林玄被逼无奈朝着一处断崖前进,这里曾是八不悔布下的后手,为的就是坑杀仙界之人。

只不过因为林玄的缘故,导致计划失败,所以这里也就成了一处锁魂之地,谁要是一不小心踏入,那可就是万死之局,无解。

现在林玄走投无路,只好出此上策,只为保全自身。

就是那里,快到了,林玄加速越过,待敌兵追来之时,他引爆了八不悔交给他的特殊阵符。

一刹那,这里雷火通天,一朵闪亮的蘑菇云腾空而起,爆炸声传遍四方,无数人交相瞩目,被这股巨大的能量所惊动。

这就是阵法的玄妙之处,一经牵引,瞬间可焚天烧地,能量波及之广,使得江城都为之颤上一颤,抖上一抖。

结果显而易见,所有追击林玄的仙界之人,都被覆盖在了这股巨大的能量风波之下,粉身碎骨,死的不能再死了。

林玄也是目瞪口呆,任他万般估计,也想不到八不悔所布置的后手如此可怕,这种手段简直太……牛X了。

“畅快,畅快啊!”

有人大喊,借此抒发内心的真实感受。

仙界那里牵一而动,无数铺天盖地的敌人发狠,放弃了各自的对手,冲破万重阻挡欲屠林玄。

“小子,快跑”一群凡界的志勇之士开口提醒。

就在这时,林玄发现右翼方向冲过来两人,仔细辨认之下,他发现这不是向来与他不和的夏亦首吗?旁边的那个三五粗狂的汉子竟然是……六哥。

这两人怎么又混到一块去了?未等林玄发问,凌空之中首先传来了八不悔愤怒的哀嚎:“完了!完了!臭小子你坏了我的大事,我恨呐!”

江城目前是风起云涌,掀起了滔天巨浪,东洲自今日不再平静,仙界此举无疑是打破了以往紧张的形势,界战彻底爆发,仙凡自此永无宁日。

八不悔火冒三丈,看到林玄就气不打一出来,自从与林玄相识以来,他好像一直都处于倒霉的状态,三番五次的被林玄坑倒。

本打着仙界突至凌霄派,镇天府防守薄弱的想法,他就想夺回丢失已久的秘器,不料途中恰好碰到了无事闲游的夏亦首,两人不谋而合,这才有了偷袭镇天府勇夺秘器这一出。

现在秘器确以到手,不过天衣无缝的计划之中,谁能料到,自己布置的后手,会被林玄这愣头青抢了去,此时的八不悔气的直想骂娘。

在看两人身后,更是火红一片,成堆的仙界之人尾袭而至,前有敌将后有追兵,此情此景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绝杀之势已成定局。

“龙兄弟,别藏了还不出来相助”夏亦首一声大喊,扯出了消失已久的龙跃潭。

哗哗哗……齐刷刷一片,共十一人自东洲大陆凌空而现。

八不悔所布之局被林玄破坏,但夏亦首是谁,景天阁破格招收的十一位弟子之一,这十一人当中哪个不是力挽狂澜,能力杰出之辈。

现在十一人所聚一处,顿时引来了无数者崇拜的目光。

大阳之子康韶阳,太阴之子柳江晨,苍血人王龙跃潭,阵术奇才林木楠,还有几人面孔青涩,不知是何来路。

这十一人发丝飞舞,周身弥漫七彩霞光,只是伫立在一处,就使得天地为之黯然失色。

面对前后夹击的敌将,阵术奇才林木楠抖手掷出三十六杆大旗锁控天地,虚空瞬时凝固,仙界之人顿时身形一僵,仅仅刹那时光,就被一股莫名的法则之力所腰斩。

林玄瞪直了双眼,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原来道韵规则还能这般运用?太惊人了。

这一幕深深启发了林玄,触动了他的内心,为何如此相似?记得在阴宗的时候,很多古法要术都是讲的截取天地之力为己用,什么天地人者三才共相,六字真言镇压诸界,云天御行排兵布阵等等都不在话下。

林玄感受颇深,犹如茅塞顿开,很多东西迎刃而解,思路顿时开阔了不少。

“嗯?入道了”林木楠有感,目光凝视而来。

“还不错,但境界上不够圆满,差的太远,让我来助你一臂之力”大阳之子康韶阳开口道。

他与太阴之子相互对视一眼,两人点头,不知道要干什么。

突然,两道阴阳之力缠合,随后汇聚成为一束黑白之光,刹时间被打入林玄体内。

正在感悟中的林玄,被这股黑白之力侵袭后,顿时感觉浑身如同万千白蚁在不断撕扯自己,但是他并没有在意这些,因为他发现了比这更为糟糕的情况。

他的境界在急速跌落,本已打通的四肢七经八脉血液倒流,转眼就坠入了破壁境。

情况还在恶化,不止这样,他体内破开的壁垒也在缓缓闭合,被重新封印起来,天堂堕入地狱,仅仅只有片刻时间,被打落下境界,重新成为了一名武者。

至此大阳之子与太阴之子两人相视一笑,似乎达成了某种目的,不在关注林玄,收回神色准备应付大敌。

苍穹之上,天道之子公治轩心中有感,用余光瞥了一眼下方,又聚精会神的进入了战斗之中。

东洲现在已经乱成了一锅粥,此下四处大战连绵,江城早已成为人间惨剧,不说是一座死城也差不多了,除了逃走的白玉飞与他的妹妹白玉婷,其余人等都已尸骨成片堆积如山。

林玄恍惚,退出了刚才的意境,此时的他恨不得仰天长啸,怒吼道:“谁?是谁?”

狂野使他丧失了心智,他接受不了这一切,辛辛苦苦十多年,好不容易步入通脉之境,一朝就被打回原形,感觉前途一片光芒的林玄,此时万念俱灰,失去了原有的动力。

龙跃潭来了,他是景天阁破格招收境界最低的修士,所以未曾上场杀敌,来到近来他开口道:“我这两位师兄都是为了你好,境界之上华而不实,突破毫无轨迹,若不是我这两位师兄不同常人及时制止,照你这般自我修炼下去,总有一天会走火入魔,暴毙而亡”。

林玄不语,他也知道龙跃潭所说的是事实,所以并未反驳,现在的他只是执着于境界上的落差,丝毫没有注意到自身的变化。

“照你这么说,我该怎么办?”林玄道。

“等事情了结,去景玉阁,那里是前期筑基最好的选择,也是未来之路的关键所在,在哪里你会找到你自己的路”龙跃潭说完,拍了拍林玄的肩膀,独留林玄在这里思考人生。

时间不久林玄有了决断,也就是这个时候,宇宙之中的战斗落下了帷幕。

与白帝征战的火红色短发男子重伤而归,千钧一发之际总算逃了出来。

而天道之子公治轩以一己之力独对七大仙统,丝毫不落于下风,稳稳地拖住了七人,直至战斗结束。

界战都爆发了,生死之战都到了这种程度,为何罢手?众人不解。

原来这一切都似乎是被预谋好的一样,在那一刻,整个洪荒大陆动荡,凡界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北洲界眼在此时被瓦解,有什么东西要出来了。

六皇子夏梁,四公子段利,还有很多于此地常年把守的无上人杰,众人皆以严阵以待,玄关将破,难道东洲的惨祸要在北洲重新上演吗?此中背后又会出现什么?

所有一切都了无头绪,只知道凡界要变天了,四洲倾覆将永无宁日。

“来了”白帝难得有所波动。

天道之子公治轩屹立一旁,面色严肃道:“躲不掉,但还不够”。

万灵有感,不只是白帝与天道之子,仙界之人也感觉到了,这种气息与他们相冲格格不入,甚至还有些厌恶,比凡界的气息更加让他们厌恶。

“嗯?”东洲界眼深处,混天仙君惊醒,面色动容,释放出滔天血气,压盖众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