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九重度

第22章 嚣张过头的代价

四象噬心镜,听名字就知道不凡。

此镜八面生辉,玲珑剔透,只是每开启一次,都会耗去极大的精气神,像老妪这种半只脚都快踏进棺材里的人,哪会经得起这般损耗?

“真没想到你会怀揣这种级别的异宝跨界而来,云族果然不凡”一人赞叹道。

“只是这样一来,我等将元气损耗过剧,值得吗?”

众人推拒,万般不愿。

“无须担忧,尔等只需把控玄关,剩下的就交给我这把老骨头”老妪笑言,有着绝对的信心。

众人见此也不多说,聚精会神向老妪传送仙力,一刹那,四象噬心镜像是被激活了一般,光芒四射。

不久,四象噬心镜彻底通灵,精光内敛,只是映照出来的景象太过让人大跌眼镜。

茫茫天地,一片混沌,什么都看不到,只有无尽的灰雾漂浮其中。

突然,镜中之象再变,一对血眸幻化而出,似乎是在通过四象噬心镜直视众人,看的众人心胆发寒。

凌空之中又浮现出一张大嘴,缓缓张开,又似乎在咀嚼着什么,鲜血自其口中不断滴落,那是……在笑?错不了,大嘴很邪性的笑着,隔着镜子都能听到其嘴里发出骨骼断碎的声响。

“怎么会这样?”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大恶?”

“天呐,仙帝的葬骨处,我看到了什么?”

“快收手,这种东西不是我等能应对的。”

关键时刻,还是仙界这名老妪反应及时,关闭了四象噬心镜,收手的那一刻,众人瞬间瘫在了地上,元气大伤。

八仙缓过神来,冷汗直流,他们刚才看到了什么?连仙帝都不愿过多触碰的大恶,竟被他们染上了。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不断叹责,不过最终还是有所收获。

镜像隐去的哪一刻,他们模模糊糊看到了一片场景。

那是东胜神洲的一座古城,此城池耸天而立,古气厚重,正是林玄所在之地,江城。

一少年周身迷雾重重,面容看不真切,画面一闪而逝,四象噬心镜重新归于平静,再无任何景象导出。

八大仙统元气大伤,盘膝而坐,仙丹如糖豆般向口中倒入,来恢复己身精气。

缓过神来,八人站到统一战线,直奔江城而去,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找出那个损毁帝炉的刽子手,以示天威浩荡。

江城内,林玄早已转醒,此刻的他正在凌霄派内阁之中,炼化体中能量。

“吸食太多,导致消化不良,蓝瘦啊!”

不过他没有停下来,一直在极力压缩体内这种神秘的能量团。

对他来说这是大补之物,有了这东西,若是跟人干起架来,直接导出躯体,他有绝对的自信,能将来人轰的连渣都不剩。

嗯?

突然,林玄心生疑惑,他发现这东西在他的极力压榨之下,虽然极具浓缩,但是也在不断的消散。

怎么回事?林玄不解。

“好舒服”林玄轻哼,瞬间找到了原因所在。

原来这种秘力正在被他不断吸收,用来滋养自身,周体通红的他,忍不住挥出了一拳。

“咚”

仿佛雷霆炸开,一道辉宏的灵力能量柱,自林玄拳头中冲出,墙壁瞬间被破开一个大洞,能量柱去势不减势如破竹,直直朝着远方激射而去。

远处一座府邸内,夏亦首正在午休,突然间心声警兆,感受到一股莫名的心惊,心胆交寒的夏亦首顿时飞身跃起,欲想逃离此地。

不过事情出乎意料,太快了,自林玄拳头中冲出的能量柱,直接就轰在了他所居住的住所上。

仅仅只是擦了一下,夏亦首所在的府邸就瞬间崩塌,当场被埋在了废墟下方。

“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的王八蛋,胆敢暗算于我”夏亦首怒嚎,气急败坏。

不过当他看到那一道冲天而起能量柱,顿时闭上了嘴巴。

“太可怕了”夏亦首暗自胆寒。

顺着能量发出的地方看去,只见林玄盘膝而坐,火热的温度四处溢散,还在不断上升。

“好机会”

惊怒交加的夏亦首,嘴角微翘,想破坏处于修炼到关键时刻的林玄。

“算你小子倒霉,惹怒了本大爷,今天新仇旧恨一块报”说时迟那时快,在夏亦首正准备动作的时候,一道白光突兀降临,原来天道之子公治轩早已屹立此地,不用多说,夏亦首的复仇计划肯定是实现不了了。

“偶像,请给我一个火辣的拥抱吧!”夏亦首控住不住自己,上前拥去。

热脸贴到了冷屁股,只见天道之子公治轩面色一震,随后一脚就将夏亦首踹出了天边,可以肯定的是夏亦首并无生命之忧,只是被踢出老远罢了,无伤大碍。

随后白帝也来了,与天道之子对视一眼,走上前来。

这时的林玄正处于无妄之境,一心只在修炼中,所以对外界之事一无所知,也更不可能知道白帝与天道之子正在为他护法,助他破开玄关。

这两人是谁?这是踏遍整片四州之地都很难找到能与其相媲美的人物,有这两人在此,一切自然水到渠成。

短短半日,林玄缓缓睁开双眼,恍惚间他觉得自己仿佛脱胎换骨一样,举手投足都有着无尽的力量等待着他来挥发。

林玄躯体通透,火热的温度还未曾彻底散去,他睁开双眼,正好看到白帝与天道之子屹立在他身前,顿时就要起身行礼。

经过几个月的成长,也在凝霜露的细心教导之下,林玄懂得了许多道理,知道了很多事情,为人处事方面也逐渐成熟了不少。

相比以前,林玄的变化之大有目共睹。

“不必太过拘礼,你爷爷与我有过太多的渊源”白帝面色稚嫩,话语不多,但身上却具有一种老态龙钟,气质着实难明。

倒是天道之子公治轩面色微润,浑身散发着有王者风范。

“你个跟班的不好好在外面守着,跑进来干嘛?去去去,那边才是你应有的位置”林玄小手一指,定在了一个方位,释意那边才是天道之子公治轩该呆的地方。

气氛瞬间严肃,沉着如白帝,稳重如天道之子的公治轩,顿时一愣,什么情况?

紧接着天道之子公治轩脸色一黑,瞬间顿悟,他明白了,那天的姿态深深印在了所有人心里,他被林玄当成了小角色,虽然他并不在意这些世俗的眼光,但就眼前这种情况,就算圣人也得动怒。

“我认为此子火候欠佳,还需有待提升,近日我正好心生有感,认为此子与我甚是投缘,我看贵派圣地是个不错的好地方,吾欲指导一番,此子他日前途定当不可限量”天道之子公治轩文质彬彬,无论是谈吐举止无不契合着天道韵味。

白帝点头,无需多语,有公治轩头前带路,他没什么不放心的,只是或许会承受一些皮肉之苦,不过这在白帝看来全当红尘炼心罢了。

“喂!说你呢!小子,杵在这跟个木头似的,来……骚一个我瞧瞧”林玄丝毫没感到任何另类的气氛,继续叫嚷道,毫无大祸临头之感。

林玄语闭,斗转星移,大环境突变,再次定睛一看,这不是之前来到过的地方,玄月洞吗?

故地重游,林玄心头浮现出一层阴霾,这种阴霾不是为以前的过往所感慨,而是一种油然而生的心境变化。

“不好”

林玄想逃跑,他发现了不对,天道之子公治轩明显神色不善,这是……他要倒霉的征兆,他有过多次这样的经历,对这种感觉最为敏感。

“我跟你说,你可别太过分,倪大伯我可是很厉害的”林玄威胁道。

这话不出还好,一出之后,顿时被打了个半死,要不是最近修为有所提升,这一顿胖揍差点让他昏过头去。

“白爷爷救命啊!”

林玄大声呼救,发疯似的狂求,不过迎来的确是扑面而来的拳头。

“对不起!爷错了!”

“得得得,算爷不对!”

“你别太过分了!”

“老子跟你拼了!”

“混蛋,你给我等着,别让我逮到机会!”

……

无数句疯言疯语后,换来了却是更加恐怖的冷拳寒腿。

“快停下,别再打了!我受不了了!受不了了……呜呜……”

林玄哭了,被天道之子公治轩硬生生的给揍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