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九重度

第21章 大祸临头

东胜神洲今日不在平静,界眼之处,所有仙使整齐划一,屹立在虚空两侧,似乎是在迎接哪个不得了的大人物。

的确不错,也就是这个时候,界眼内虚空蠕动,什么东西即将破壳而出。

“来了”

一仙界头领激动道,情绪顿时失控。

空间大爆炸,波及范围之广,连界海都为之翻涌了起来。

一瞬间东洲界眼上空一铜炉坠落而出,只见铜炉周体坑坑洼洼,仿佛经历了无尽劫数,有的地方鼓起,有的地方塌陷,看起来毫不起眼的铜炉,不曾想大有来头。

“终于到了,六千仙统,只有我八人独善其身,老身是该庆幸,还是该悲愤,哈哈…哈哈…”喜极而泣的声音自炉体内传出,但听声音说话的人似乎是一名老妪。

铜炉坠出以后,腾空而起,飘浮在界海上空,通体弥漫出七彩之光,映照四方天地,一瞬间万灵有感,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油然而生。

恐惧,极端的恐惧,四洲生灵皆被一股大势所压迫,匍匐在地不断颤抖,这是……来自心灵上的敬畏。

天际之遥,白帝屹立在岳岚山脉之巅,仰首而望,叹息道:“来了,不过还不止”。

“小道儿”

天道之子公治轩绝世林尘,所有人都以为他是白帝身旁的随从,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也许在这四洲之地,只有白帝心里面清楚,天道之子公治轩才是真正令人遥不可及的人物,所有的一切都另有隐情。

远在凌霄派的林玄也有感应,他漏出疑惑之色朝天看去,看到了不一样的事物。

只见林玄眼眸同样溢出七彩之色,与苍穹之上的神秘压迫感遥相呼应,甚至要截取过来,滋养自身。

所有的秘力,所有的压迫感皆被他所引渡,化为己身养料。

“娘,你怎么了?”林玄注意到生母不适,问乎道。

“娘有点不舒服,休息会儿就好了”凝霜露不想林玄担心,敷衍道。

这事瞒不过林玄,一定是天穹上的神秘之光倾泻导致的这一切。

对于林玄来说,这种秘力他曾见到过,凌霄派祠堂就弥漫着这种神秘之力,只不过常人看不见罢了。白帝归来给林玄的神威也与诸如此类,不过却被他轻而易举导入其躯,甚至修为还有所上涨。

“看我不吸干了你”林玄发威,欲有吞天之心。

但也就是这个时候,他突然发现,已经有人捷足先登了,无尽的神秘之光正在朝一个方位聚拢而去,如鲸吸牛饮般被人所吞噬。

来了个抢生意的?林玄不满,但手底下却不含糊,盘膝而坐后,也疯狂吞噬起这无尽神秘之力。

“嗯?”

东洲界海上空铜炉内,传来疑惑之音。

“不好,天帝炉灵韵未开,还未恢复,什么人这么大胆”铜炉内有人震怒。

炉内八人栖居于此,分别感觉到丝丝异样的气息,若不是帝炉还未恢复灵智,岂能出现这等荒唐之事。

事情超出了预料,谁会想到天帝的道器元磁会被人截取,真要这么下去,帝器灵智还未开启,就会化为一滩死物。

“岂有此理,此乃灭族死罪,谁敢冒这天下之大不韪,找死”铜炉内又有人震怒,恨不得杀出去,找出真凶。

“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帝器灵智一日未开,我等将一日被困与帝炉内”最开始喜极而泣的老欧,也按捺不住心内暴躁的情绪,咆哮道。

“你们这些废物,还不快点去查,帝炉若有什么不测,你们都将死无葬身之地”被困于炉内的一人发狂,他明显感觉到帝炉元磁灵韵正在不断流失,帝炉真要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别说是他们,连族群都可能会被牵连进来,这不是他们所能承受得住的。

界眼之处大乱,铜炉外仙界之人头大如斗,这怎么查?不过趋于压力,也只能做做样子,不是所有的仙使都强如炉内之人。

林玄并不知道仙族此刻早已大乱,眼下的他正在不断吞纳着这种神秘之力。

另一方也毫不势弱,欲与林玄试比高,无形之中竟有些竞争的味道。

“既然如此,看谁先倒下”林玄感觉到了,并且也猜到了是谁,也欲竞逐一番。

本来都感觉差不多的林玄,在这一激发下,更加加大了力度,疯狂到无加以复,彻底打开了最后一道防守,吞天之势无人能挡。

遥在天际的那方似乎也感觉到了挑衅的味道,丝毫不落于下风,暗战之下势均力敌。

“他MB的”

这时帝炉内,有人忍不住咒骂了起来,丝毫不注意有失尊态。

这也是所有人的心声,铜炉内众人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他们还真没见过有哪个混蛋会去截取元磁神威之力,而且截的竟他娘的还是帝器之威。

“我以大罗族名誉起誓,就算天涯海角,屠遍整片大地,也要将你碎尸万段”帝炉大罗族一男子发狠道。

眼看帝威在一步步流失,帝炉内的众位仙统早已心灰意冷,不再抱有任何幻想,他们知道,完了,一切都完了。

整整三天三夜,吸纳完最后一丝元磁帝威的林玄起身,酒足饭饱的他,愣是生生打了个饱嗝。

“娘,嗝…孩儿…嗝…帮…帮您出气了”。

他实在是说不出来话了,硬着头皮挤出了最后这几个字,“咚”的一声跌倒在地,睡着了。

远方同一时间,一金发碧眼面容刚毅的少年王者,随之也“咚”的一声倒头不起,不比林玄强多少。

当天夜里,惊雷之吼咆哮苍穹,仙族疯了,使出浑身解数祥查此事。

界海不再平静,在帝器散去最后一丝元磁仙力以后,彻底沦为凡物,炸裂开来。

破空而出的是大片的血水,如大雨般倾泻而下,这些都是被帝器之前所包裹的强者,四千仙统被置于帝器之内,结果活下来的只有八人,很难想象此中到底经历了何种波折。

连帝器都泯灭了灵智,被击成这般惨样,究竟是有什么东西或者说是什么能量,在阻挡帝器前行的脚步。

难怪当年,强如混天仙君也只能在界眼深处暗自叹息,看来越是强大,所承受的能量越具有毁灭性。

不过界眼也在不断被瓦解,否则帝器岂能跨界而来。

也就是这时,界眼深处动荡,隐约可见有一帝王仙光澎湃,犹如蛰伏的猛龙般觉醒,眸光所致之处,虚空崩塌,时光之力倾泻,道则飞洒。

这就是仙帝吗?界眼封印固若金汤,都疑似被其仙芒所斩,这是何等的惊天伟力。

无人不颤抖,无人不跪服,连处在睡梦中的林玄都很不自然的打了一个冷颤。

“大帝息怒,我等定然详查此事,以示帝威”尽管只是一个幻灭,仙使们也肃然起敬,以名心意。

“查”

只有这一个字,代表了仙界之人的决心,相比之下连天帝所寻之物都被暂时抛之脑后,由此可见这件事情的严重性。

帝者不可辱,帝者天难葬,这是仙界万古不变的定理。

收容好帝器残片,八位跨界而来的仙统屹立四方之上,在他们看来,凡界的一切皆可玩弄于鼓掌之中。

“好在老朽这里还存有一物未曾损毁,虽然会伤到老身元气,但此事牵扯太大,也顾不得这么多了”开口说话的就是帝炉内的那名老妪,此老妇面色憔悴苍老不堪,应该属于那种寿元将尽之人,若不及时突破自身,恐离大限之日不远矣。

说完,便自虚空之中引渡出一物,展于众仙眼前。

“四象噬心境”一大仙惊呼,道出此物原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