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仙侠九重度

第19章 再遇夏亦首

天威所向直奔林玄而来,尽管如此,旁人还是能感觉到丝丝寒意。

刺骨的杀意毫不掩埋,白帝是谁,传说千百年前就已纵横四方的无上人物,如今法驾归来谁敢不敬。

也就林玄这个乳臭未干臭小子,才能做得出如此荒唐之事。

“师祖不可,那孙子可是您老友林寂的亲孙子,万不可错下杀手”八不悔竭力嘶吼,但还是未能成功阻止那一丝神威外泄。

听到此闻,白帝顿时心神一颤,梭撵之中神色皆动,不过道法天地,尽管收手及时,但还是有一缕神威溢出。

白帝出手太快,除了仙界的使者以外,所有人都如身处冰窖般瑟瑟发抖,威压席卷向林玄,很难预料结果如何。

所有人都认为,不出意外的话,林玄将被终结于此地,毕竟祸从口出,他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因为白帝太过可怕,能被凡界众人以帝尊称,身份地位可想而知,就是仙界的那帮仙使,在此刻这般情况之下都未曾轻举妄动,静观其变,可想而知白帝是有多么的不凡。

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神威弥漫之际,林玄并未做出任何反应,任凭天威劈盖而来。

没有预想之中的不测,也没有预想之中的不堪,甚至出现了常人难以理解的情况。

所有神威压力,皆被他自身所吸纳,以身化为容器,再恐惧的威压,于此也体现不出丝毫作用。

“会有这种事?”撵车旁边的公治轩忍不住惊叹。

白帝也漏出丝丝疑惑,他很好奇这个所谓的老友之孙,究竟有何不凡。

紧接着,白帝自撵中走出,恐怖的威压顿时四散弥漫,不过这都是有针对性的,除了林玄以外,其他人并未感觉到任何不适。

“那就是白帝吗?我竟有幸一睹尊容,天呐!”有人匍匐在地,惊呼道。

“不会吧!传说当中千百年前的白帝,竟然是……一名少年?”也有人注意到了白帝容貌,难以相信这是真的。

眼前所见的确属实,所谓的白帝的的确确是一名少年,一席白衣加身,容光焕发,只不过格格不入的是那一头洁白的长发,仿佛渲染了岁月的沧桑,与其形体甚是不符。

白帝现身,恐怖的能量澎湃宣泄,被他汇聚成一道光束,打向林玄。

城门之内,林玄黑色发丝飞舞,随后被这股剧烈的能量给掀翻了出去,能量激荡,仙光飞洒,包裹着林玄,似是要将他粉身碎骨。

不过这一切并未发生,只见包裹着林玄的那一团能量团越来越小,眨眼间就荡然无存,被他给吸收了个彻底。

林玄落地,不由得打了个饱嗝,周身通红的他感觉有使不完的力气,很想找个地方宣泄出去。

“好”

白帝一声大喝,其音震彻苍穹,像是看到了一件无价珍宝一般,眼神火辣至极。

“走,归宗”

话音未落,只见天穹之上的天道之子与星空八骏已然无影无踪,江城城门之内,林玄与八不悔也随即消失,徒留吴刀众人与远方仙使。

原本正在赶来的凌霄派众人,也在眨眼之间回到了本宗。

“发生了什么事?”众人不解,为何眨眼间又回到了凌霄派。

没人注意到的是,九霄之上此刻正盘着一位少年帝王俯视人间。

“嗖嗖嗖”

很快凌霄派赶来许许多多身影,其中就有八不悔的师叔白忠义和目前凌霄派的掌门人冷苍心。

“你回来了”

白忠义激动,冷苍心含泪,一时之间百感交集,千言万语汇聚全都成为这一句话。

“我回来了”

白帝饱含热泪,此时的白帝不再是以往那个,集名誉与传说与一体的无上帝王,反倒更像一位长者,一位离别良久刚刚归来的平常人。

这时凌霄派所有弟子才反应过来,纷纷注视着天空之中那尊无上身影,投去崇拜的目光。

“白帝回来了……白帝归来啦……”

“白帝万岁……光耀万古……恒古长存……”

凌霄派弟子齐声道,气氛一时间上升到空前的地步。

“凌霄派弟子听令,大祸将至,尔等需努力提升自己,以应将来之变,未来……太可怕了”白帝身旁天道之子公治轩语气一顿,其音虽然响彻寰宇,但却难掩眼角那一抹黯然之色。

众人听闻如同深处迷雾,白帝归来竟带回来这样一则消息,未来……太可怕了,难道连白帝都无法应对?人心惶惶,所有人心头都仿佛压有一座大山,难以呼吸。

“哎!”

一声叹息,白帝离去。

白帝归来的消息扩散的很快,轰动了整片凡间,使得凡间不再平静,不少家族宗主圣地皇朝皆闻声赶来,祈求一见。

在这所有人都惶惶不可终日的时间内,只有林玄不以为然,什么灭世之灾,什么血劫而生,他都不在乎,对他来说只有吃好喝好玩好心态好才是最重要的,国家山河之安危完全可以全然不顾,只要不影响到自己,一切都无所谓。

这几天没人顾得上他,白帝虽然对他另眼相待,但一时也顾不上他,一直放任他不管。

从这天开始,凌霄派一直处于紧张的状态,所有弟子忙前忙后,被赐予不少灵丹妙药,听说只要是前来拜见的,都被赐予了不少好处。

林玄未曾关注,就在他打算离开凌霄派的同时,一则欣喜的消息传来。

南瞻部洲凝家来人了,而且现在已经到了凌霄派,其中就有林玄的生母凝霜露。

林玄欣喜若狂,他正打算马不停蹄的前去相见,没想到冤家路窄,他看见远处的夏亦首正对着他迎面走来。

在夏亦首的旁边还有几个他不认识的男子,穿着上看去不像是一般人,夏亦首含泪微笑,笑的很是狰狞。

夏亦首身份不一般,他是夏朝六皇子的亲外甥,平日间只有他欺负人的份,谁敢欺负他,没想到大意之下失了荆州,被林玄这个比他境界低的小修士给胖揍了一顿,要不是他自身素质过硬,且有秘宝扶持,圣地那天很可能就去见阎王了。

想到这里他就来气,脱口道:“给我弄死他,弄不死他我就弄死你们”。

可以想象林玄身处怎样的境地,乒乒乓乓的打斗声传来,林玄一人独战四敌,虽有利刃划过,但他却丝毫不落下风,拳掌交合之下,一时竟难分高低。

“住手,凌霄派内禁止争斗”一名凌霄派弟子开口阻止。

来人林玄认识,正是那天带他引路的秦师兄。

他对此人印象还不错,所以称呼了一声:“秦师兄”。

秦师兄点头,看到被欺负的是他曾引送的倪大伯,顿时转过身来对夏亦首几人怒目而视。

秦师兄并不认识夏亦首,所以将夏亦首当成是某个大教的内门弟子,因为这几日确实有不少人携带门派弟子前来。

“嘿?还敢瞪我”夏亦首很自负,抬手就冲秦师兄拍去,确实是个暴脾气,在哪都敢大打出手。

秦师兄也不坐以待毙,很自然地躲了出去,皱了皱眉头,明显是被激出了怒火。

这时青石路上,一个路过的青衣的男子注意到了不妥,于是很好奇的上前想看看发生了什么。

原来路过的人竟是白玉飞,在得知白帝也就是他爷爷归来的消息后,特意从景玉阁马不停蹄的赶了回来。

感觉气氛有点紧张,白玉飞发问道:“怎么回事?”。

待秦师兄开口解释了一番后,白玉飞这才注意到负手而立的夏亦首,这才笑道:“原来是夏兄,大驾光临有失远迎,不知何事惊扰夏兄,告诉小弟,能做到的小弟定效犬马之劳”。

之后两人私下聊了几句,夏亦首开怀大笑道:“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

“夏兄如此快人快语,实在令人钦佩万分,今日之事就当给我几分薄面,就此搁下如何?”白玉飞笑语,不知与夏亦首达成何种协议。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耳熟,夏亦首疑虑,突然回想上次龙跃潭好像也是这么说的,当即汗毛倒竖严阵以待,以防林玄偷袭。

上次夏亦首被林玄差点打死,这是下了血本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恢复伤势,真要瘫在一般人身上,没有个三年五载估计连床都下不了。

不过这次情况不同,林玄并未突起发难,何况白玉飞与夏亦首不知说了些什么,夏亦首听闻后,乐呵呵的离去了,没有继续纠缠下去。

林玄总感觉这两人没憋什么好事,秦师兄也有这种错觉,故此对林玄提醒道:“我看你以后还是小心点,这事儿估计没这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