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轻小说深空的暗夜小队

第244章 挖掘历史的反面

两人在唯一有灯光照射的那一大堆破烂里坐好,毕昂德却没有继续讲故事,而是问安其罗:“在了解了基恩伯将军的事迹后,你对他这个人有什么看法吗?”

“看法……好像没什么特别的看法。”安其罗说道,“他的丰功伟绩不用我再说一遍……可以说是他凭着一己之力将人类拽上了高等级文明的战车,人类文明才能发展的如此之快,并在较高等级文明林立的银河系中站稳了脚。虽然不知道为什么瑞德文明看到了第二舰队的骁勇善战就认定人类文明值得扶持……但基恩伯将军毫无疑问是整个文明的功臣。而且他的勇气也确实可嘉,不愧于自己‘军神’的名号。”

毕昂德听着安其罗在不断夸基恩伯将军,他也知道安其罗是在念书本上的东西,但他还是忍不住轻轻笑了出来。

“有什么不对吗?”

“要说没问题的话,那也确实没问题,因为事实如此。”毕昂德稍微收敛了一下笑容,“但要说有问题的话,问题也确实很大——我问的是你对他这个人的看法,没让你背知识点……算了,我这么问,你知道基恩伯是一个怎样的人吗?”

“是一个怎样的人?……”安其罗皱起眉头思考,“勇敢?”

“然而我要说的不是这个。”毕昂德摇摇头,“其实他是个酒鬼。”

安其罗:“……?!”

“因为他把人类文明拉上了高等级文明的战车,所以他是功臣,所以在宣传他的时候,只宣传他好的一方面,不说其他方面。”毕昂德说着调出光屏在上面点起来,“基恩伯是功臣,所以在当时的事态平息后,人类文明给予了他享受不尽的荣华富贵,让他从第二舰队总司令直接升任人类文明军事执政官——那时的人类文明有点被吓到了,太阳系内所有军事力量被整合,而军事执政官这个新设立的职位可以指挥人类文明所有军事力量。”

“这不是应该的么?”

“当然是应该的。但虽然基恩伯坐在军事执政官的位子上,但其实他是没有什么实权的,等于说他从一开始就被架空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

“因为他是个酒鬼啊。”

“……?!”

“就是这样的。”毕昂德在光屏上一点,出现了一大堆当时的影像资料,“我看了两本基恩伯的传记,里面都提到了,基恩伯在还没成年的时候就酗酒,在军校上学的时候也不怎么服从管教,多次在宿舍藏酒被发现……但因为他父亲是第二舰队的高级军官,基恩伯本人虽然不努力,但他很聪明,每次都能通过考试,所以每次对他的处罚都不了了之……他从军校毕业后就凭着他爸的关系进入了第二舰队,当上了一艘小驱逐舰的舰长。但那时第二舰队还没有几艘船——当时第二舰队才建设了一小半——所以他这个没有船的舰长一天到晚无所事事,直到他发现了权斗的乐趣。”

“呃……所以你想说他是凭着权斗爬到第二舰队总司令的位置的吗?”

“那你以为是凭战功吗?别逗了!那时的太阳系内一片平静,没有什么战事;就算发生了战斗,凭着建立这支舰队之前就确认的‘不参与文明内斗’的宗旨,第二舰队也不会参与;那时也没有外星文明的威胁,哪来的战功让你立?”

“可是我听说第一舰队去过其他恒星系……”

“那是开拓太阳系外殖民地的先遣队,但这种任务看不到短期收益,风险也没那么大——都没发现外星人,能有多大风险?——所以这种任务很少。想靠这个升官?等个百八十年吧。再说了,你又忘了当时第二舰队的船不多?”

“呃……”

“基恩伯确实在自己的船造好后出了几次任务,给自己的升职赚了点资本。但他主要还是靠着老一辈的退役,以及自己精湛的权斗之术慢慢往上爬的。最后他是在第二舰队刚刚建设完成的时候,才好不容易来到了总司令的位置上。但这个位置还没坐热呢,外星人就来了,而且二话不说就一顿乱打,你说气不气人?”

“呃……”

“然而很不巧,外星人来的那天他喝了不少酒。”

安其罗稍一思考就得出了一个令人蛋疼的结论:基恩伯敢命令第二舰队向敌人发起进攻,并对太阳系联邦政府的撤退命令吐口水,多半不是因为他的“勇气”“不愿屈服”“为了人类的尊严”,而是因为喝多了脑子不清醒……

再加上自己刚爬上权力巅峰,却被外星人的到来给搅和了,他的气愤,以及“反正迟早会失去,那还不如现在就毁掉”的想法……

看着安其罗一脸纠结的思考着的模样,毕昂德就一脸的笑哈哈:“明白了吗?”

安其罗一口槽卡在嗓子里,咳了老半天才吐出来:“这到底是个什么事……”

“这就是历史呀。”毕昂德兴致高昂的欣赏着安其罗憋得慌的样子。

安其罗摇头晃脑了半天,又问道:“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

“当然是为了告诉你一个大道理,很多事情不是表面上的那样。你要去自己挖掘,自己去找到事情的真相。届时你可能会很难接受,但一种不轻易相信任何事情的思维模式就刻印在了你脑子里,对你只有好处没有坏处……你可别急着重建三观,我还没给你说完呢,基恩伯他在家是怎么发酒疯,和家庭是如何不合,以及他在参加完改变人类文明的战斗后,不是因为累得脱力,而是因为喝得太多,吐的脱力,被从战舰里用担架抬了出来……”

见安其罗一脸喝了洁厕精般的难受样,毕昂德只好不再叙述,转而说道:“好吧,给你说这些东西,目的其实不是告诉你一个大道理……或者说不主要是。历史嘛,这种东西,多知道点总是没错的。虽说人类永远不能以史为鉴,知道的再多也没什么用就是了……不过嘛,这些也不是主要原因……”

“那主要原因是什么?”安其罗有气无力的问道。

“主要原因嘛……”毕昂德摸摸下巴,露出了阴险的笑容,“当然是因为历史本身很有趣啊!”

安其罗:“……”

毕昂德:“当然如果你要理解成看你的反应是一件很有趣的事也行。”

安其罗:“你还不如不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