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亲子家教 谈球吧登陆

第2602章 迟来的刺杀

陈景爱剑,在入千罗山之前学得的是剑术。一个养他带大的老剑客所传。
  在拜入了千罗门后,又学千罗门的练气法门——《千罗引灵诀》,是叶清雪代师传授的。三年来,他虽然没有学什么法术,却从来没有停止过练气吐纳。除此之外就是看书、养剑。看的是道书,养剑则是以灵气温养洗练剑身。他法力或许不如那些修行了十多年的人,但是精神意念越来越沉静,比起他们来还有过之。
  一阵风寒冷的夜风吹进来,将桌上的《浮游剑经》吹的快速的翻动,至第一页时,风骤止,只见书帛上第一行写道:“以毕生之力,专精于一术,必将凌绝于靡靡众生之上。”字体虽然圆润柔和,但是陈景却感受到了一种绝然之态,那是一种弱水三千,只取一瓢的决断与坚持。
  这书并不厚,字数也不多,但却字字珠玑,极其精练,只不过是十来页,陈景看了三个月才看完。他不知道这《浮游剑经》是何人所著,而且这剑经中的祭剑之法,只是到剑罡就没有了,但是在陈景看完之后,他只是想了想,便开始按照剑经上的方式以灵息洗练剑身,三年过去了,只差最后一步血祭通灵。
  陈景不知道孙玄同修练了什么法术,但是却知道他在这千罗山中已经十来年了,若是万一与他争斗,并没有把握能胜过他。
  他拿起桌上的那本《浮游剑经》,心道:“还有三个月,那我先祭剑通灵,练成这御剑术,无论成与不成,两月后都离开。”
  若是练成了,他的实力将会骤然提升,相对于修行了法术的人来,此时的他如果不近他们的身,是根本就无法威胁到他们的,可若是练成了御剑术就不一样了。
  此时天地间,真正得长生的并没有,但是修行门派却极多,各种法术层出不穷,比起上古时期那些大道成时神通自现的人来,现在天地间各门各派所修的法术虽然弱了许多,但却更细分精微了,大多法术并不要多高的法力就能使出来,所以现在世间修士之间的争斗凭的是精妙法术。
  陈景没有修行辟谷法,所以他仍需要吃五谷杂粮。
  藏经阁中并无人来打扰,一日三餐都有一个十二三岁的小童来送饭,小童子名叫显真,是上任门主道冲真人的童子。自从道冲真人坐化后,他就开始在厨房里干活。
  他虽然送饭三年,却很少说话,来了就走,给人一种胆小怯弱的感觉。
  突然有一天,他发现陈景的脸色似乎有些苍白,缺了一种健康的血色,并且越来越重,忍不住疑惑的问道:“师兄,看你脸色这么差,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陈景睁开眼睛,笑道:“师兄是在修练法术,不是身体不舒服。”
  显真眨了眨眼睛,过了一会儿,一手挠着头,一边说道:“我听师父说修行的人修行越久越是神光内敛,全身精血都练化,能由自己掌控,看师兄脸色苍白,莫不是练法术不得法,出了差错。”
  陈景看着他纯静的眼睛,不禁笑道:“不是出了差错,没事的,过段时间就好了。”
  显真听陈景解释,“哦”了一声之后便不再说话,收起碗筷便要离开,陈景突然说道:“门里下山的人都回来了吗?”
  “还没有呢,应该要过一两个月才都会回来,往年都是这样的。”小童认真的说着,陈景又让他以后多送点饭菜来,他应了一声后便离去了。
  陈景脸色苍白不是练法术出了问题,而是因为失血过多。想要练成这御剑术,首先得人与剑相通,那是一种意念上的感应,《浮游剑经》中将之称为通灵。
  只有剑通灵之后,才能练成御剑术。
  御剑术算是所有法术之中最难练成的,单这通灵一关就将许多练剑之人阻之门外,若是剑不通灵,练成的并不是御剑术,而是驱物之法。
  一把好剑,往往更容易通灵。但是陈景的剑只是一把普通的剑,不过,他已经持这把剑十年了,每天剑不离身,日夜各擦一回,也算是一种养剑的方法。
  “只有视剑为己身,剑才能有灵性,才能随心而动。”这是将他养大的老剑客告诉陈景的,现在想来正好暗合养剑通灵的法门,而且他这一养便是十年。
  现在陈景所做的并不止这些,而是如那书中所说:“凝神,静气,诚心,以身内热血于每天子时擦试剑身,三月可通灵。”后面还有一句:“若是三月剑不通灵,则放弃习练剑术。”
  “这练剑之法果然不是性命双修的长生大道,这样下去的话,只怕不但不能长生,反而要更短命了。”陈景心中想着。
  在这藏经阁之中,全都只是法术、符咒书,并没有什么直指长生大道的法门,不过也不奇怪,就连千罗门的开派祖师都不能得长生,这里又怎么会有那种直指长生的大道法门呢。
  在那一段养剑通灵的方法后,又记载了许多养补身体气血的药材,这些药材陈景并没有见过,但是他却知道这千罗门有一处药园,里面有灵药,都是那些城中名门子弟进奉的。
  天色渐暗,夜色越来越浓。
  子时。
  藏经阁内一盏孤灯下,陈景此时正闭着眼睛,手掌笼罩着一层清光在剑身抚过,从剑柄处起,至剑尖,一遍又一遍。
  翻来覆去,他就这样以掌心抚剑身的动作竟做了数十遍,就像那剑身上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只一心要擦干净。
  神情专注,气息清凝。
  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时辰,他终于停下了那千遍一律的抚剑动作,却见他突然以剑刃在左手腕出划出了一道口子,鲜血潺潺而流,剑身很快就淋满了鲜血。也没见他有什么治伤的动作,那伤口竟是不再流血,只有一道伤痕腥红而狰狞,而脸色越发的苍白了。
  他盘膝而坐,一手托剑柄出,一手托着剑身,闭着眼睛,许久之后睁开眼睛,眼中可以看得出有着疲惫之色。却见他再次拿起剑,以手掌抚剑身,缓缓的移动着,似有千斤重力压在手上。手掌过处,鲜血凝结在剑身的血块化为粉未掉落。只是隐隐间能看到那剑身染上了轻微的暗红,仔细看去,又有点点的血斑。
  手掌似有淡淡清光笼罩,抚抹剑身,若有若无的烟雾自手掌与剑身之间燃起。
  数十遍后。
  点点血斑点与暗红**消失,剑身上似有一层清泉流淌,神韵内含。
  还剑入鞘,打坐一个时辰之后。陈景吹灭桌上的油灯,屋内顿时漆黑一团,一溜微风吹入了屋内,是门开了。
  夜黑,无月,无星。
  漆黑的夜晚在陈景的眼中却是亮如白昼。
  药园处于千罗门的西边,他一路穿廊过檐,竟是畅通无阻,根本就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很快便到了。只见一道高门辕门上写了‘灵药园’三字。
  陈景静伏在远远处看了一会儿后,缓缓踏入辕门之中。灵药园并不大,只不过是一片小地而已,小地上一片青色,小地旁边则有一栋小草房,草房里住着一定就是看守药园的。
  他又是静听了一会儿,耳中唯有虫鸣声,根本就听不到那草房之中有人的呼息声,更是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机。
  陈景心中一紧,知道这看守药园的人定然法力不低,应该在自己之上。
  虽是如此,但也不得不冒险进去,若是现在没有药材补回气血,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鲜血来养剑,那两月之内就别想练成御剑术,且以后再想补回气血来更是没那么容易了。
  他收敛全身气息,缓缓的来到草房前,凝神静听,仍是什么也没有听到,不禁皱了皱眉头,突然一股危险的气息自身后袭来,手中长剑瞬间出鞘,淡淡的剑吟飘散,头也不回的将手中的剑朝身后划去,而整个人却如柳絮一般的横飘而起。
  一团虚幻的兽影被剑光划过溃散在空中。陈景只觉得手中的剑如点划在一团棉絮之中,人还在空中,身体却又突然受到了无形束缚,就像是无形的空气突然变成了有形的东西,要将他捆绑起来。
  他心中一凛,法力动转灌注剑身,手腕翻转,顿时剑光如雪梅绽放,周身寒光飘散,那无形束缚瞬间被割的四分五裂,束缚顿解。
  在陈景身形刚飘落在地上,便有一道缓慢而显得有些悠然的声音响起。
  “都说陈景师弟身怀一套高明剑诀,今日一见,果真不凡。”
  陈景剑已经归鞘,回头,只见一个年轻的道人正自黑暗之中踱了出来,身上穿着的法袍一看就知不是凡物,不仅锦秀,隐隐间还有一层韵光流转。陈景一直深居简出,别人认识他,而他对于山中的师兄弟并不熟悉。
  “剑术不过是俗世中所学,比不得仙家法术。”陈景警惕的说道,毕竟他是来盗药的,心中暗想今天晚上只怕将无法善了了。
  这不像是修道者而像是富家公子模样的道人,一步步踱到陈景前方二十步之外停了下来,不再靠近,显然也防备着陈景,他说道:“凡俗剑术怎破得了我的法术,师弟剑动之时能牵动着周身三丈内的灵气,这只有仙家剑诀才能做到的。”他看似轻随意的站在那里,实则防备着陈景,又轻笑着说道:“哦,对了,师弟一心修行,应该不认得我,我叫展元,按辈分,师弟应该叫我二师兄。”
  陈景暗想原来他就是二师兄,在整个千罗门中大师姐名叫叶清雪,二师兄则是眼前的展元,三师兄就是孙玄同,四师兄则是掌门之子江游。自从现任掌门江流云继位后,下一任的掌门人选则是从他与孙玄同、江游三人竞争。
  对于陈景来说,在这千罗山中只是为了修行,至于其他的,根本不没有理会过。在他看来,时间可以让世间的一切黯然失色,强如千罗祖师一剑杀尽满山妖灵,威慑千里,此时也只是一堆黄土。
  “原来是二师兄。”陈景抬手行了个道礼。
  “呵呵……”展元踏上两步笑道:“看师弟面色苍白,血气亏损严重,来这里是为了取灵药的吧。”不等陈景回答,他便说道:“不知师弟可有掌门令符?”
  陈景脸色微变。只这一迟疑,展元便笑道:“呵呵,若是师弟没有,那就只有得罪了。”
  他紧盯着陈景,话落之时手已经抬起,手掌心在抬起的瞬间已经有一团灵气凝结,灵气之中隐隐能看到跳动的火焰。陈景此时也没有什么可说的了,更何况他本不擅言语辩驳。他有想过可能被发现后的事,要么是束手就擒,要么就此离去。
  陈景没有将命运交到别人手上的习惯,所以他不可能束手。然而要想离去,却得过眼前这二师兄展元这一关。
  他握紧了剑鞘,精气神都提了起来。眼盯着展元手中那灵气之中的火焰,仿佛在看着法术的跳动之弦。
  黑暗都似在凝结,冷风肃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