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言重生七零奋斗媳

第1032章 721.大结局:迟到的婚礼(完,8000字)

五年后。

这一日最是隆重,是江城首富宋相思的结婚日子。

据传,当年宋相思白手起家的时候,一直都是自己的丈夫在暗中支持,因为许多的原因,所以一直都没有办婚礼。

一直到了现在,两人已经风风雨雨度过了十几年,在丈夫韩非深坐上科研所一把手的时候,终于开始了这一场盛世婚礼。

原先就买好的房子,作为了宋相思的娘家房,她早早的就被人给拉了起来,是两个小布丁。

长得粉雕玉琢不说,粉嫩嫩的精致的很,男生女相,小小年纪就已经有了几分颠倒众生的长相,至于女娃娃则是像了几分父亲,长相多了些许的清冷。

不过在这性格上,女孩子带了几分沉默寡言,男孩倒是调皮的很,不过五岁的小豆丁模样,却做了不少气人的事情,穿着准备好的白色小礼服,越发的衬托了几分精致。

至于女娃娃,则是文静的很,不过也就只有宋相思几个亲近的人才知道,自己这龙凤胎孩子,都是腹黑的主。

无疑都继承了父母的聪明才智。

这会儿,就是被这两个小的给闹醒的。

男娃娃大名韩现,这会儿只是看着自己还在打瞌睡的模样,吐槽道:“妈,你要是再睡下去,就错过自己婚礼了。”

他出生是最晚的,在家里头排名老三。

作为比韩现早一分钟出生的韩韵,只是在旁边点了点头,精致的小脸上,多了几分赞同。

这两个小豆丁,说起来,比起作为老大的韩夭夭,都要来的人小鬼大,不过老大毕竟是老大,这两个小的,哪怕再不服气韩夭夭的专治,但有了宋慕白在,她们倒是对韩夭夭都是言听计从的很。

因为她们两个小的知道,比韩夭夭更渗人的,那是宋慕白。

宋相思被吵得不行,只能从床上爬了起来,一看这两个小豆丁就在那站着,眼睛一动不动的看着自己,就有些哭笑不得。

“你们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放心吧,让你们二姑和小姑进来,你们去找大姐玩吧。”

韩现和韩韵互相看了一眼,当即就转身离开了。

其实带孩子这方面,宋相思从孩子们小,就没怎么花时间去想过这些,毕竟自己和韩非深的基因强大,生出来的孩子,倒是聪明的很。

倒是韩晓笑总是在那嫉妒,自己孩子并不太聪明的样子。

宋相思洗漱完,人就已经进来了,韩晓笑和韩晓琳看宋相思已经穿上了旗袍,身姿窈窕的很,光从背后看,简直就是凹凸有致,让人挪不开眼去。

韩晓笑忍不住就说了一句,“我说嫂子,你这也太让人嫉妒了吧,你要是走出去,谁相信你是生了三个孩子的人。”

“别说这事情,你一说,我就觉得我自己老了。”宋相思回头,看了一眼韩晓笑,眼神里有些幽怨。

自己这就像极了母猪,生生生,就是生。

不过自己的运气也确实好,至少一胎能有两个,那是真的很幸运的事情了。

化妆是宋相思自己化妆,韩晓笑帮忙盘头发,至于韩晓琳的话,则是清点东西。

三人倒是聊得愉快。

这个点还算是早。

等人来接亲的话,也得十点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宋相思有些恍惚,描着眉的手多了几分迟疑,其实镜子里的自己,依旧精致,只是大概是经历的事情太多了,所以这眼底,情绪自然不再像是以前那般的清澈。

反而多了几分韵味。

见宋相思似乎在想事情,韩晓笑说道:“嫂子,你这是在想什么吗?”

“倒也没想什么。”宋相思顿了顿手,随即笑了笑,说道:“只是觉得日子过得好快,还记得刚开始遇见你哥的时候,仿佛就在昨天,一晃眼就十几年过去了。”

说起这个,韩晓笑都忍不住替宋相思委屈,“还说呢,这婚礼早该办了,也折腾到了十几年后才补办,我哥欠你的,实在是太多了。”

“他才没欠我,他是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宋相思这人就是个典型的护夫狂魔,这会儿自然是不乐意让韩晓笑说自己丈夫不好。

听到人这么说,韩晓笑有些哭笑不得,只能说道:“行行行,知道了,知道在你眼里,我哥哪里都好。”

这话又让宋相思不满了,她一本正经的说道:“是你哥本来就好,不是只在我眼里。”

对于韩非深到底好还是不好这事情,真的不能再跟宋相思讨论下去,反正在宋相思的眼里,韩非深就是最好的,谁都不能说他不好。

如今宋相思做了酒店,又收购了之前陶世新的产业,摇身一变成为了首屈一指的地头蛇存在,大家都知道,江城企业家干的最好的,那就是宋相思。

几乎出门只要是赚钱的行业,那都是宋相思的。

可这宋相思,却是极为的护夫,这在江城都已经不是了秘密。

刚开始大家还好奇,这宋相思的丈夫是谁,到后来一听,人丈夫也不容小觑,做了不少的好事,为大家造福,现在更是成为了科研所里的一把手,这更是让大家觉得佩服。

反正只要是说起宋相思和韩非深,那都是竖起大拇指来。

一旁清点完东西的韩晓琳,见两人讨论这个,忍不住笑了起来,“笑笑,你是不是傻,跟相思讨论这个,人可是出了名的夫奴。”

宋相思只能佯作生气,“好啊你们,都取笑我。”

大家都是笑了起来。

今天办婚礼,用韩非深的话来说,那就是要办的盛大,要把欠了宋相思的东西,全都给补上,全程都没让宋相思参与。

虽然说是老夫老妻了,可是人这么一弄起来,倒是让宋相思有些紧张了。

本来是要穿婚纱的,可是宋相思觉得,这旗袍更是美丽,丝毫不比婚纱差,也就选择自己做了一件红色的旗袍,头发一盘。

加上那身材本就好,这样貌一端出来,那叫一个漂亮。

韩晓笑看了眼睛都直了,“嫂子,我这都看了你十几年了,怎么还觉得你这么漂亮,真的一点都没变似得。”

“怎么可能一点都没变,老了。”宋相思笑了笑,自己现在都三十多岁了,能跟十八岁时候比么。

一旁的韩晓琳摇头,回道:“现在的你,是另一种美,我觉得笑笑说的没错,你真的很漂亮,我们家老三占了大便宜了。”

被这么夸,宋相思也不好意思,脸皮薄的很。

她轻咳了一声,“行了,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

“嫂子,你这会儿办婚礼,是什么感觉?”韩晓笑有些好奇。

说起这个,宋相思倒也有些紧张了起来,“也没什么感觉,就是有些紧张。”

宋相思化完妆之后,就坐在了床上,外头有摄像师走了进来,说道:“外头来人了。”

“这么快?”

一听来人,宋相思就有些紧张了。

此时几个小萝卜头,也全都跑了进来。

韩夭夭现在已经是小姑娘了,五官张开了许多,看起来更是多了几分宋相思的基因,站在一米八多的宋慕白身边,显得娇小玲珑的。

虽然难脱稚气,可却依旧美艳。

见到母亲这么好看,立马抓住了宋慕白,小声赞叹,“慕白,我妈妈好漂亮的。”

不知道从什么开始,韩夭夭就不愿意喊宋慕白小宝哥哥了,而是一口一个慕白的,两人平日里更是形影不离。

甚至于韩夭夭还有想法跳级,只是被韩非深一口给拒绝了。

这会儿,听到韩夭夭的话,宋慕白只是揉了揉她的脑袋,宠溺的笑了笑。

韩夭夭习惯了宋慕白如此,倒也没在意什么,只是继续道:“等我结婚的话,我也要这么好看。”

“姐,你想结婚了啊!”一旁的韩现,一听到韩夭夭这么说,立马大嘴巴的叫了起来。

韩韵嫌弃的皱起眉头,不动声色的退了一步。

对于韩现的话,韩夭夭一听脸立马红了,加上长辈们都看过来,她也还是要点面子的,立马就伸出手拧住了人的耳朵,说道:“让你造谣!”

韩现:“……”

自己明明没有说假话啊。

见孩子们闹腾,宋相思哭笑不得,只能开口说道:“行了,你爸来了,你们消停点,别等人收拾你们,今天可不准给我乱闹腾。”

宋相思的话,那还是有用的,几个人顿时就闭嘴了。

宋慕白则是看了一眼红着脸的韩夭夭,目光里多了几分若有所思。

其实今天婚礼具体怎么办,宋相思都是懵的,加上已经是老夫老妻了,所以也就没有什么给红包进门的这些,也就是走个流程,人来自己走就行了。

韩非深在外头估计得晚点进来,还会有人拦着,讨点喜糖吃。

算是沾沾喜气。

韩晓琳凑到了宋相思的身边说道:“忘记说了,汤太太派人送了礼物过来,说是祝贺你的婚礼。”

汤英森进去之后,那些情妇还有私生子,全都冒出来,要争夺财产,汤太太虽然说早就未雨绸缪了,可却依旧应付起来有点吃力。

这事情宋相思知道之后,立马就让李宏达过去了,就当是帮帮忙。

这一来二去的,宋相思和汤太太的友谊,倒是比起之前,要越发的深厚了。

听人说送东西过来,倒是多了几分高兴,“人没来么?”

“有点事情就没来。”韩晓琳回了一句。

宋相思有些失落,“那下回咱们去港岛的话,得好好的跟汤太太见见面。”

“嗯。”

韩非深很快就进来了,他一改往日里的穿衣风格,穿了一件黑色的西装,看起来倒是英挺的很,多了几分正式。

瞧见穿着旗袍的宋相思,眼底多了几分深谙,倒是不着急带宋相思走,只是看向了宋父宋母,真心实意的说道。

“爸妈,这一场婚礼,按照道理,十几年前的时候,就该给宋宋了,只是这期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一直都没有办法弥补,不过好在,我终于能在今天,完成了我多年以来心心念念的事情,我答应你们,这辈子我只会对相思好,永远都不会负她。”

“我很感谢,你们让我认识宋宋,这一次,请你们放心的把宋宋的手交到我的手里,我会待她一辈子好。”

要是这话是十几年前说的,怕是宋父宋母都不会过于当回事,可是这十几年来大家风风雨雨的度过,韩非深和宋相思的情意,大家都看在眼里。

这还有什么好不放心的呢。

宋母早已泣不成声,好在宋父还能撑得住,红着眼眶说道:“行,我把女儿交给你我放心,但是你一定要对小妹好,要不然的话,她还有娘家在,随时都能回来!”

见这场景,宋相思以为自己能淡然,毕竟自己是早已经嫁出去的人了,可是到了这一刻,该来的情绪,还是会来。

宋相思的眼泪一下子就掉了出来。

看着韩非深一步一步的走来,朝自己伸出手,两人十指相扣,便是永生。

酒席是在科研所里办的。

人不多,不过都是至亲的人和朋友,大家自然也就放开了。

现在韩非深是科研所里的一把手,加上院长的名头,这上头为韩非深夫妻做个特例,也不是不行。

酒宴遍地。

大家都纷纷前来。

宋相思和韩非深则是在门口,迎接每一位来客。

江奕开着车来,依旧还是孤身一人,见到宋相思和韩非深,便是笑道:“说起来还是你们会玩,都有三孩子了,还搞这么隆重,是不是想靠着这一场发财啊。”

这会儿,林明和冯欣欣正好来,听到这话,立马帮着忙反驳,“我们家思思都首富了,还靠我们几个发财么。”

“哈哈哈,开个玩笑,”江奕将手里头的东西递给了宋相思,说道:“这上面的那封红包是我的,另一个车钥匙,是阿轩让我给你的。”

听到这话,宋相思倒是有些诧异,“安泽轩没来么?”

江奕也不好意思说,人这会儿正在某处伤心着呢,哪里还会来参加,只是这话说出来,这个时候也不太合情况,只能笑道:“有点事,来不了了。”

见人这么说,宋相思便也不好意思多问,便点了点头。

等人进去的时候,看了一眼这车钥匙,倒是有些哭笑不得,是一辆越野车,怕是花了不少钱。

送的礼物这么厚重,真是不怕人看。

韩非深也认出了车子的价值,倒是淡然,“没事,以后他结婚,咱们还回去。”

反正他们家也不差这个钱。

他是有生意头脑的,宋相思产业做大之后,有很多方面都是自己没有涉及到的,这时候就需要韩非深了。

这也是一直到现在,生意做的越来越好的原因。

宋相思点点头,她也是这么想的。

只是这安泽轩也三十多岁了,到现在一点苗头都没有,谁知道能什么时候结婚呢。

后面送来的礼物,有轻有重的。

到了晚上六点多的时候,天已经黑了下来。

韩非深看了一眼宋相思,“人差不多了,咱们先进去吧。”

“再等等吧……”宋相思看了一眼,从在这里开始,都没有瞧见叶修远来,倒是有些担心是路上出什么事情了。

见宋相思这么说,韩非深猜到了人是在等谁,“叶队长估计得晚点来。”

听到这话,宋相思也不好再在外面等下去了。

便跟着韩非深走了进去。

这一次婚礼,韩非深也没准备带宋相思敬酒,全程也都是依照着冷餐会的形式进行着。

两夫妻在那拿着酒杯,穿梭在这群人之中。

到了中途,韩非深有事情突然离开,宋相思也没当回事,便跟着韩晓笑几个在一块。

说着说着,那就说起了最近的事情来。

韩晓琳挽着李宏达,忿忿不平的说道,“听说雯雯那个学校的校长,还有个老师,都是人渣,做了不少恶心事,现在被举报了,给撤了位置,那校长还骚扰过雯雯,真是不要脸。”

说起这个,叶瑗都有些嫌恶了,“之前吴波还追过我,幸好我没看上人,要不然的话,真是毁了自己,这种败类,还好被处罚了。”

“是啊。”

宋相思听了这话,倒也没发表什么。

此时有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叫了自己一声,“相思。”

是宋连生,带着陈百合,和自己的儿子走了过来。

如今宋连生坐上了陈镇海的位置,和宋相思有很多的合作,两人本来的关系不算好,可是后来见宋连生想开了,宋相思便也没有在纠结这些了。

听说陈百合生孩子的时候,宋连生在外面守了很久,哭的稀里哗啦的,看来人也不是没感情的,身边有个好的人在,总会喜欢上的。

之前还听说,陈百合检查错了孩子性别,本来还想要把孩子打掉的,可没想到,生下来竟然是个男孩,也算是陈百合的意外之喜了。

如今大家见面,已经可以坦然了。

宋相思点点头,笑道:“倒是没想到,你们两夫妻,会特意过来参加我的婚礼。”

“娶不到你,你的婚礼总是要参加的。”宋连生开着玩笑的说道。

只是在场的人也都知道,宋连生的这话,绝对带着认真的意思。

宋相思莞尔,没有回话。

见人没说话,宋连生也没再继续这个话题,说道:“对了,周小芳和宋巧莲现在已经反目成仇了,我们现在这边也在找她们两个,你要是看到了,不能掉以轻心,周小芳有一定的精神病史。”

怕的就是,这两个人想不开,想要伤害宋相思,所以宋连生才会这么提醒。

宋相思知道人是好心跟自己说,便点了点头,“谢谢,我会的。”

“嗯,韩院长呢,怎么没瞧见,就放新娘子在这里么?”宋连生说了自己想要说的话,便开始回归了场面话。

说起这个,宋相思倒也是觉得奇怪,正想要开口说、

场内的灯突然暗了下来。

宋相思回头看了过去。

却见本来在前面的一帮人,已经不见了,剩下的是一个被布置好的,用花瓣做成的路,有蜡烛在路上铺着。

宋相思一愣。

抬眸看了过去,就看到了在最前方的韩非深,拿着一束花,含笑看着自己。

她忘记了自己在什么地方,自然而然的朝着那花瓣路走过去,一路上有着熟悉的脸走来,会给自己送一朵花。

第一个就是宋连生,他的目光里多了几分真诚的祝福,“相思,韩非深很好,你要幸福。”

第二个是韩晓笑夫妻,她的眼睛红红的,“嫂子,这些年来,委屈你了,我哥说,他会用下半辈子来弥补。”

第三个是韩晓琳夫妻,“我以前不喜欢你,是因为我羡慕你,可如今我真心实意,希望你和老三,可以和和美美。”

第四个是冯欣欣夫妻,何旭东挠着头,“思思,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只要你幸福,那我就高兴。”

第五个是张娟,还有一条腿的林明,林明的修复做的还可以,只是脸部被毁,他用那张残缺的脸,含着泪颇为激动的和宋相思说道。

“嫂子,你和老大,一定会百年好合。”

第六个是叶敏夫妻,“我也没什么好说的,毕竟咱们都那么熟悉了,不过看着你和非深一路走来,有那么多的坎坷,好在的是,都走过去了,往后的路,只会越来越好走的。”

第七个是江奕,“你老公厉害,非要设计这个环节,我也没办法,下回可以学着点,要幸福啊相思。”

然后是第八个,第九个,第十个……

一路上除了花,便是每个人想要对宋相思说的祝福,他们都是见证着宋相思一路走来的人,没有人比她们更清楚,她们的不容易。

宋相思不是个特别感性的人,可是到了这个时候,早已经忘记了自己还是在结婚的时候。

从这里,走到韩非深那,其实不远,可是每个人的话,都像是把曾经的一切,都给回忆了一遍一般。

直到最后一朵花。

宋相思抬眸,就看到了叶修远。

他沉静的看着她,眼底里在这一刻,透露出太多的情绪。

这个姑娘。

他爱了两辈子啊。

前世,他自卑懦弱,不敢说出自己的心意,从此错过了便是错过了,这一世,他重新而来,却在见到她的第一面,就知道她现在有多幸福。

叶修远想。

这大概就是上辈子欠了宋相思的。

他不够勇敢,没有韩非深的执着,也没有那般的好运。

有些事情,错过了那便是错过了。

看着眼前的姑娘,叶修远的脑海里,仿佛到了前世第一次见到她的时候。

她单纯羞怯,一双眼睛清澈见底,像是会说话一般,灵动的让人欢喜,那是在学校里的第一次见面。

两人不小心相撞。

叶修远一抬眸,看到宋相思的那一刻便是永远。

那时候的姑娘,还会红着脸一直说对不起,而只有叶修远自己知道,他的心跳跳的有多么的快。

这个姑娘,终于被自己守护着,得到了幸福。

多好啊。

叶修远回到现实,伸出了手上的那朵花,递了过去,他道:“相思,一定要幸福啊。”

带着他两世的爱,去幸福,好么?

宋相思接过花,眼底多了些许的泪花,“谢谢,你也是。”

她抬脚,朝着前面走去。

叶修远回头。

看到的是宋相思的背影。

这是他第一次送她花,借着祝他幸福之名,将自己所有的爱,近乎贪婪的释放出来。

这两辈子。

自己的愿望终于完成。

这个最爱的姑娘,终于得到了幸福了啊。

有人总说,叶修远,你这么大年纪了,该找媳妇了,可是他喜欢她,只喜欢她啊。

人生能遇见这么一个爱而不得,他是幸运的。

*

宋相思走到了韩非深的面前,没等开口说话,韩非深已经跪了下来。

双手鲜花奉上。

他的眼底是深情,是似水的温柔。

“前半辈子,没有遇到你的时候,我的人生,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我是一个没有什么优点的男人,作为你的丈夫,我连最起码的陪伴,都做不到,可是是你,让我知道,婚姻最好的模样,便是有你在的日子。”

“这一场婚礼,不是最豪华的,也不是最浪漫的,但却是我能想到最有心意的,抱歉,我很笨,不会说话,不会哄你开心,但是说了这么多,我只想要说,相思,我想要你,这辈子只想要你!”

韩非深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戒指,朝着宋相思温柔道:“我想问,你愿意和我从此执子之手,与子偕老么?”

到了这个时候,宋相思早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她哭着点头。

戒指带上手指的那一刻。

韩非深站了起来,用指腹擦拭着对方的眼泪,才看向了其余的人。

他真的是一个不善言辞的人。

一直以来,在外都是清冷的形象,做实验的时候,更是渗人的很。

可是到了这个时候。

饶是钢铁,也已经化成了绕指柔了。

他深深的鞠了一躬。

“谢谢每个在场的人,你们见证着这十几年来,我和宋宋的种种,也照顾着我们,这一次我非常感谢你们的到来,甚至帮我策划着这些,还瞒着宋宋,在这一刻,我没有什麽好说的,但我能对着在场的每个人发誓,往后余生,我一定会对宋宋好。”

这一场,是韩非深特意设计的,也算是意外惊喜。

下面响起了雷鸣的掌声,有不少人都感动的落泪。

等结束之后,大家都留了合影。

几个孩子被宋母和杨芬他们带走了,两夫妻到了属于他们两个的新房。

韩非深喝了些酒,正头晕着。

宋相思给他倒水去醒酒,一边埋怨,“不是说少喝一些么?”

“怕耽误事?”韩非深拉过她的手,眼底含了几分笑意。

听到这话,宋相思啐了一口,“到这个时候了,还开玩笑,你年纪也不小了,都到了中青年了,咱们还有三个孩子呢,你可不能倒下,你是咱们家的顶梁柱,知道么?”

韩非深没在开玩笑,只是放下了水杯,拍了拍旁边的位置,让宋相思坐过来。

见人这般。

宋相思虽然气恼,却也没有再说什么,乖乖的坐了过去。

两人坐在窗前,正好可以看到外面的夜色。

宋相思坐了一会儿,有些别扭,想要站起来,却是被韩非深一把拉了下来,指了指外面,“再等等。”

“等什么……”话音未落,外头就响起了烟花声。

她立马看向了窗外,就看到美丽的烟花升起,在夜空中绽放出自己的美丽。

宋相思眼底里立马浮现出了几分惊喜,“是烟花!”

闻言,韩非深眼底含笑,“嗯。”

想明白是怎么回事,宋相思看向韩非深,“是你安排的?”

“喜欢么?”韩非深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了另一个问题。

宋相思用力的点头,“喜欢,很好看!”

哪怕三十多了,自己的内心还是住着一个小女孩。

韩非深笑而不语。

两夫妻坐在窗前,就看着这美丽的烟花,心中是平和且幸福的。

宋相思靠在他的肩膀上,第一次有了好奇心,“非深,你是从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想知道?”他的声音很温柔。

“嗯。”

韩非深看天气有些凉,拿了毛毯过来,盖到了宋相思的身上,他看向夜空,半晌后才笑了笑,低声道:“知道什么叫做一见钟情么?”

从第一眼。

看到你的第一眼。

我就知道,这辈子就是你了。

且,只能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