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农林 摆脱冰球突破单机游戏下载

第8399章 大刀可不识得叔公

“既然盖布队长这么爽快,那我也不矫作了,我的人先上以表诚意。”残留回忆对着秋梦原微微一笑,秋梦原回应的是一声冷哼。“自我感觉良好的男人就是烦人。”秋梦原小声说。
  因为都是精英,一百多人在几秒内找到了自己的位置。肉盾挡在前面,射手和高伤职业在周围打伤害。“注意云达那些人,他们全都跑到后面去了,可能是想让咱们先消耗一下。”秋梦原机警的发现了云达队员的站位过度靠后,但心殇和盖布显然没有在意,“先不用担心,他们的MT刚才几乎被杀光了,靠后也是正常的事。”心殇说道,盖布也点点头。认可这个说法。
  在他们打得火热时,秦雨才刚刚赶到,在他的那个角度望过去,简直就是一群小猫小狗在围攻一只忘打疫苗的黑色藏獒。无数的魔法从人群里面一闪而过,毕竟都是一些新手法术。“是云达公会啊。”苏语哀很是惊讶的说道,“我还以为是暴君那个疯子公会呢。”秦雨对这些公会根本就不在乎也不想再加入什么公会。但听见暴君也成立自己的公会后才有些惊讶。
  暴君,应该是现在唯一一个和他一个时期的职业选手了,那可是一个被誉为‘疯子’的家伙。不管是对什么角色都拼尽全力,几乎没有留后手的时候。暴君曾经向他挑战过,不过因为练习赛时间安排的缘故知道他被迫退役都没交上手。他应该就算是影天都要叫一声“前辈”的人。
  “暴君也成立自己的公会了?”秦雨还是问出了自己心中的疑问,“根本不算是自己的公会,和堕天公会那种直接由赞助商赞助不同,暴君公会后面的是龙虎俱乐部。”苏语哀很平静的介绍着公会的问题,但秦雨却无法做到平静了。连那个战斗狂人也变得处事圆滑了吗?好陌生的感觉。
  “至于云达公会是林市的首富之子林盛建立的呢,不过初建立的时候根本没有什么严格的规章制度,导致现在从俱乐部到公会都乌烟瘴气的。”苏语哀还是很认真的向秦雨解释着,“云达公会也因为没有影天和暴君这样的绝对强者,排名在四大公会最末。”
  “云达的创始人是林家的那个老狗?”秦雨声音陡冷了不少,想不到自己离开了这么长时间他们还都没走啊。那可太好了,这样就能一点点的靠近他们,然后让他们为自己做过的事后悔到永远。
  “是他儿子,不是老爹。。。呸你怎么可以骂人呢?”苏语哀被秦雨这句突然的脏话弄得有些生气,当年就是他给董老爷子施压强行解散的原罪战队。他后面站的是日本的近藤财团,秦雨没有忘记。
  “管他是儿子还是老爹,他们还在就行了。我可不会像三年前一样哭着离开了。”秦雨对苏语哀说,更像是对自己灵魂的发誓,现在的他不会再逃避了。
  金钱和女人?才不是那种无聊透顶的东西,他要拿回的是昔日的荣耀和复仇。
  “这才是秦雨嘛,我们鬼粉的大神鬼刃啊。”苏语哀也在旁边打气,虽然她压根不知道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她知道这个男孩长大了,现在的他像个男人,离得越近你就会发现就像磁石一般越难离开。
  听她这么一说倒弄得秦雨有些不好意思,“额额,咱们还是看看他们的站位吧。”秦雨急忙扯开这个已经有点跑远的话题,“云达的站位明显比堕天那群人靠后。凭借着他们老总的秉性他们绝对不会这么老实的。”秦雨看着眼前的混战,真是如同他说的一样,云达公会的队员因为刚才的独自打boss,肉盾甚至战士都已经没有了。仅剩几十个刺客和射手。
  “你的判断应该是正确的。”苏语哀好像发现了什么,“你看地图上是不是没有这个隐藏地图?”。秦雨刚才就看过,不过地图上有隐藏地图才怪呢。“怎么了?这个地图又问题吗?”秦雨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些紧张,“我事先说明一下啊,我只是猜测的,这里可能已经不是新手村的地方了。”
  秦雨松了口气,“还以为你说什么呢?”在下一刻,他的心脏仿佛被一只冰冷的触手缓缓划过。
  这里并不是新手村了,那么那条由系统订的‘玩家不得相互攻击’就无效了。云达公会那群人一定是知道这个规则无效才会故意让肉盾送死的,这样他们就能名正言顺的待在堕天公会的后面,等boss把堕天公会消耗完后,把堕天公会和boss一起解决。
  boss已经最后剩下不到1000点血了,进入了肆虐状态,浑身被玩家砍出来的伤口正往外冒着浓稠的血液,两双巨眼也变得血红无比,因为强大的吸血被动让他的血量一直保持在800左右。
  “动手!”残留回忆对一直躲在后面的云达队员下了命令,但盖布不愧是老江湖也发现了这个问题,但他显然因为理解不同猜错了对方的目的,“肉盾挡住云达他们突进,现在前面用战士抗伤害,一定要保护崎川和心殇杀掉boss。”盖布的大嗓门传遍了整个战场,换来对方冷冷一笑。
  “你们怎么能.....”一个堕天的肉盾刚刚来到后面,就被云达的一群恶煞给分尸了,灵魂飘在上空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挡在后面的盖布终于发现了这个事实。。。。。玩家可以互相攻击了。
  但现在已经没有退路了,如果把前面的雨落崎川那些人叫到后面,boss的仇恨一定是他们拉着,云达相当于有了一个A级boss当助手。叫帮凶或许更合适。
  “事到如今,只能咱们兄弟们先顶住,哪怕被杀光了也要保证心殇他们两个可以砍出最后一刀。”盖布在几秒的时间里得出了最完美的策略。
  “那就看看这个boss爆的东西值不值咱们都掉一级了。”堕天丶哥叫龙说道。
  所有人都以为暴君公会才是疯子,但他们忘记了,每个普通人在濒临绝境的时候,都会露出獠牙。陷入绝望的人们比野兽更狠,因为他们什么都不在乎,就像是一个赌到最后赌上命的赌徒。
  “盖布,你还是老老实实的把boss让给我们吧,还能少死一点人。”残留回忆狂笑着对盖布说道,盖布的黑熊怒轰一声,好在他身上有绿色的装备支撑才得以存活。但他们这些肉盾实在是没有输出了,一个个被云达的箭雨干掉。一道黑色的光芒在堕天的队员死伤惨重的时候在重重防卫下冲了进去。他瞄准的不是boss而是专心输出的一头白狼。
  堕天丶雨落崎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