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贵妃穿成非专业老婆

第72章

一早,天空阴沉沉的,仿似要下雨一般。

凌乱不堪的卧室里,被子一角耷拉在地,苏靖堂和衣趴在床面上,自从暖暖和玉暖离开了,除了工作,他的日子过得越发将就了,一个人住在新居,也没有请钟工之类,高兴了收拾几下,不高兴就由着它乱,和大学时期跟容时他们在一个寝室一样,随意的乱随意的脏,以前总有看不过的赵宣来收拾,只是现在再脏再乱,也没人给他收拾了。

朱只山来过一次,就不想再来第二次,苏靖堂怎么能这么邋遢,走出去还人模狗样的呢,曾经苏靖堂可是把暖宝宝照顾白白胖胖干干净净的,这会儿自己一个怎么成这样子了。

朱只山再一次理解女人和孩子是男人的精气神。

苏靖堂从床上爬起来,昨天应酬喝了不少酒,头有点疼,他按着太阳穴,按了一会儿,摇了摇头,有些清醒了。

起身走向浴室,关上门,浴室里传来哗啦啦的水声。不一会儿,苏靖堂裹着一条浴巾出来,来到床前找手机,把被子甩来甩去,也没找着手机,最后在床底下找到,按了几下,手机屏幕仍旧是暗的,没电了。

他又开始到处找充电器,在一个抽屉里找到,插到插座上,开机,拨通暖暖的小手机,关机中,可能没电了。于是他转而打玉暖的手机,响了半天也没人接,过了一会儿,一条短信便发了过来。

三个字:“在睡觉。”

苏靖堂苦涩地笑了笑,望着这三个字,他知道是玉暖回的,她从来不接他的电话,若是他打暖暖电话,暖暖没有接到,玉暖会回条短信过来,他垂首望着这三个字,以及以往玉暖寥寥无几的几字短信,看着出神。

末了,起身拉开柜子找衣服,利索地穿在身上,今天要去工地看看。

那天,在机场玉暖最后看一眼苏靖堂,她在心中想“靖堂,再等等吧,等我不会介意,等我想开,等我迫不及待地要回到你身边,冲破一切芥蒂一切细小或者巨大的情绪时,我就回来了。”当她被暖暖拉回神,转过头时,心中一空。她以为是自己不适应的原因,事实证明并不是,她在国外待的越久,她的心里越空,苏靖堂常常出现在脑海中。

每每她与肖深一起吃饭或者聊天,明明不相关的,她总是拐着弯的想到苏靖堂。她觉得自己生病了,病的很严重。

而暖暖确确实实的病了。

自从到了国外后,暖暖极其不适应,玉暖才见识到了暖暖和苏靖堂一模一样的坏脾气。暖暖在这里吃不习惯,开始吃个鲜,后来每天嚷嚷着要吃豆腐脑,要吃油条,要吃徐记面条,要吃爸爸做的鸡肉,于是肖深带她们去中国菜馆。

可是依然不是那个味,她在肖深与肖宵汉的哄说下吃了不少。

接下来又不能天天跑那么远去吃,暖暖想奶奶,暖暖想爷爷,暖暖最想爸爸。

玉暖开始为暖暖的吃饭发愁,自己做,但很多调料都没有,并且十分不方便,不过一个月的时间暖暖瘦了好多,玉暖看着心疼。但是怎么照料疼爱,暖暖都不像在国内时活泼开朗,晚上开始闹夜,第二天又拉肚子,每天开始闹气,玉暖身心疲惫又心疼不已,她才体会到陈妈妈口中的小儿难养。

这还不算难养,至少暖暖现在哪里不舒服,想干嘛,她都会说。以前呢?以前苏靖堂带着她的时候呢?

玉暖又想起苏靖堂。她开始在暖暖闹气的夜晚睡不着,回想过去诸多事情,开始平心静气地想苏靖堂和****,想自己到底在意的是什么,想自己的人生,想未来是什么样子。

以前在中国的时候,暖暖每隔几天就可以见到苏靖堂,来到这里后,都那么久了,都没有见到爸爸,小家伙心里很不高兴。

这天,玉暖将一杯牛奶放到桌上,见暖暖垂着小脑袋,便问怎么了,哪知小家伙抬起脑袋来,两眼泪汪汪的,撇着嘴说:“想爸爸。”说完便开始啪嗒啪嗒的落下眼泪。

玉暖搂着她哄说:“过两天爸爸就会来了。”

“爸爸来看暖暖吗?”

“嗯。”

大人的两天是量词,孩子的两天就是两天。第三天吃早饭的时候,暖暖一下把小手机摔到地上。 皱着眉头,她生气,气爸爸没来,撅着嘴生气:“妈妈骗人,爸爸没来。”暖暖早饭都没有吃,坐在凳子上生闷气。

玉暖想起来,苏靖堂也是个坏脾气,暴脾气,爱扔东西,爱吼,也爱一个人生闷气,暖暖那么像他。玉暖走凳子跟前,抱着暖暖柔声说:“妈妈错了,妈妈再不骗暖暖了,妈妈忙完这段时间,就带暖暖去找爸爸,好不好?”

暖暖乌黑的大眼睛望着玉暖说:“不能骗人了。”

“嗯。”玉暖点头。

就这么简单,暖暖就开心了。和她爸爸一样好哄。

这天暖暖又拉肚子了,小脸蜡黄,吃了药以后趴在玉暖的怀里睡着了,玉暖刚将暖暖放到床上,苏靖堂就将电话打到她的手机上了。

玉暖看着手机屏幕上闪烁的苏靖堂三个字,心里难过的无以复加,她把暖暖照顾的一塌糊涂,她想他想的心痛不已。这一切都是她自己的选择,她不知道如何和苏靖堂怎么说,暖暖的小手机进了水又被暖暖摔了几次,再也打不开机了。她害怕听到他的声音,她又想听到,纠结之时,电话已不再响,她看着苏靖堂的名字,怔了一会儿,回复了三个字“在睡觉”。接着坐在沙发上发呆。

坐了好久,才起身去卧室看暖暖。

等玉暖起身走向卧室时,暖暖已经醒来,正坐在床中央,拿着她的小手机,把向日葵盖子给打开,按了1键就喊:“爸爸!爸爸!”

连续喊了几声,没人应,她小手举高又摇了摇小手机,继续按1,按完小唇凑到小手机跟前大喊:“爸爸!爸爸!”以前她一喊爸爸就出来了。喊完就把小手机放到耳边听。没声音。

暖暖急了,使劲地喊:“爸爸!爸爸!出来!出来!”

玉暖在门口望着,暖暖每喊一声,就像是根往她心口上扎一样,她再也忍不住了,背靠着墙一点点往下滑,低声哭泣,耳边依然是暖暖喊爸爸的声音。

“爸爸!爸爸!”

玉暖蹲靠在墙根,忽然之间一种强烈的情感支配着她,她立时起身,快步走到卧室,搂着暖暖说:“暖暖,我们现在回家,找爸爸,好不好?”

“好!”暖暖听懂后毫不犹豫地回答。

玉暖满心激动地开始简单收拾东西,她要回去,现在就要回去,她什么都可以不要,唯独女儿和丈夫是她不能丢弃的,她不能因为芝麻丢了西瓜。她给暖暖快速地穿好衣服,抱着她就往外走。

门刚一打开,就见肖深正要敲门,肖深见玉暖眼圈红红抱着暖暖,还拖着一只箱子。

肖深疑惑地看向她。

“肖深,对不起。谢谢你一直的照顾,我现在要和暖暖回国。”玉暖坚定地说。

“找爸爸!”暖暖显得激动极了。

肖深眸色暗了暗,看出玉暖的执意,其实一直以来他都感受的到。默了一会儿,“我送你们到机场。”

苏靖堂正坐在楼顶和一工地大哥聊天,苏靖堂这人就是雅俗共赏的人,和谁都能唠两句。就是老人口中那种吃得了满汉全席,啃得了菜根的人。

两人起初是聊这水泥凝固什么的,后来就聊到这大哥的家乡。苏靖堂递了一根烟给工地大哥,工地大哥接过来,因长年在外暴晒而皮肤黝黑,一笑,牙齿显得特别白,接过烟,坐在楼顶上,这楼差不多竣工了,他是来检查一下的,正好碰上苏靖堂了,工地大哥热心,就聊上了。

两人就这么抽着烟,风呼呼地吹。

苏靖堂笑着问:“你孩子应该上学了吧?”

工地大哥乐呵呵地说:“大的上小学一年级了,女孩。小的还在俺媳妇肚子里,调皮着呢,应该是个小子,上次我抽空回去,刚搂着他妈,他就踹我。”工地大哥说着,脸上溢出幸福的笑容。

苏靖堂心生羡慕,抽着烟听着,他从来不知道被孩子隔着肚皮踢是什么滋味。笑说:“大哥,你和你媳妇感情真好。”

工地大哥笑了,“好啥好,俺三十五岁才结婚,现在都四十多咯,刚结婚的,天天打架骂架,头都给她打破了。她长得丑又凶,打我都不用手,嫌累手,用扫帚隔空往我身上砸,砸坏了好几把扫帚了。”

苏靖堂笑,他发现他很爱听这大哥说他和他媳妇的事。

“这几年俺一直在外地,回去的次数少,她就担心俺在外面找人,你瞅瞅俺长这丑样。”工地大哥自嘲起来,“就俺长这丑样,在俺媳妇眼里也好看。俺这些年也明白了,媳妇跟着俺过苦日子,不能做对不起她的事儿,她打俺骂俺是疼俺,她怎么不打别人呢?一个萝卜一坑,再孬也合适自己,挺好。”

苏靖堂笑着听着,工地大哥说的是话糙理不糙,苏靖堂懂。

最后苏靖堂要请工地大哥吃饭,他不同意,他还得赶个工,多挣点钱,隔几天给他媳妇寄回去,多挣点钱,想等媳妇生孩子时,他回去陪陪。

苏靖堂没再勉强,如往常那般,没有应酬就回家。

家里依然乱七八糟的。他也懒得收拾,胡乱地换了鞋子,打开电视,看球赛。

玉暖拉着暖暖来到新居时,不确定苏靖堂是否在家,她站在门口,心潮澎湃。等会儿就能见到他了,第一句话说什么,她忐忑不安。

小家伙暖暖可开心了,刚出电梯就飞奔到门口趴到门上,堑着脚也够不到门铃,只好小手用力地拍门,大喊:“爸爸!爸爸!”

苏靖堂正在端着一碗泡面,看着球赛,声音开的老大,边用叉子扒着泡面,边骂踢球的人,“你倒是上去接球啊,快点啊,从那边呀,喂,喂,这边,这边!”一场球赛看了半小时,双方一个球都没见。忽然听到门铃响。

谁?快递方便面的吗?苏靖堂端着泡面,边往电视上瞅,边往门口走,走到门口时,一手开门,一手托着泡面,眼睛还不忘往电视上瞟。

门一开,“爸爸!”

苏靖堂一愣,差点被一口泡面噎死。愣在原地。

暖暖喊完一句以后,给吓住了,乌溜溜的大眼睛睁的老大,吃惊地望着苏靖堂,小嘴张圆了都。玉暖也愣了,看着苏靖堂。

苏靖堂胡子拉渣,头发蓬乱,穿着白衬衫倒还不倒,只是下面穿了件花裤衩,脚下还是两只不一样的拖鞋,邋遢无比。

苏靖堂猛咽了一口,才把泡面给吞下去。他不知道母女俩突然会回来,知道的话一定好好收拾收拾自己才出来见人,瞧把宝贝女儿都给吓呆了。

苏靖堂赶紧将泡面放到茶几上,抬眼一看,平时不觉得家里乱,此时才发现简直是猪窝。

顺手将茶几上的调料包给扔进垃圾筒。

转身一看,桌子放着一领带,凳子上耷拉一衬衫,椅子上挂一外套。苏靖堂以迅雷的速度三五下将客厅里的衣服,统统抱在怀中,拉开客房的门一股脑的给扔进来,带上门,接着扒拉了几个乱糟糟的头,一低头看到自己穿了两只不一样的拖鞋,一瞟瞟到有一只歪在墙角,连忙踢掉一只穿上墙角一只,终于穿成一双了,接着笑嘻嘻地对门口还呆着的母女俩。尴尬的不知道把手放在哪里,双手在大裤头两边来回蹭,窘迫地不知道说什么好。

玉暖与暖暖同时将视线放到茶几上冒着热气的方便面上,苏靖堂语无伦次地说:“那什么,超市特价,买一桶汪涵和何炅,送一桶王宝强和徐峥,没找着周杰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