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71章

陈妈妈松了一口气,“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有一段时间了。”

“那怎么到现在才来看妈。”陈妈妈养了她那么多年,絮絮叨叨的嘴巴绑在她身上绑了十年,即使陈诺回来了,血肉是亲情,她与玉暖也是亲情啊,有段时间她想玉暖想的睡不着觉。

“我、我怕您怪我。”玉暖说着便抽噎起来,怕陈妈妈怪她占了陈诺的身体,一直在骗人。

陈妈妈也跟着伤怀,怎么会怪她呢,那么离奇的事情,无论是当事人还是旁观者一直都是被动,也都是稀里糊涂的,谁能掌握的了,再说这次陈诺回来,身体已经好了,没有玉暖,说不定她早就没了。

陈妈妈又如从前那般说了一大通,非留着玉暖和暖暖吃饭,三代人一起去菜市场,买菜回来做菜。

陈妈妈事无巨细地问玉暖,住在哪里,收入多少,吃得怎么样,平常都在做什么,也从玉暖的话语间知道了她和苏靖堂的事情。

陈妈妈叹息了一声,“他挺不容易的,暖暖还没满月就是他带着,一个大男人喂孩子,吃饭,睡觉,屎尿,平常发烧感冒,小儿难养啊。一带带了两三年,一千多个日子,每时每分都带着,有一次暖暖在这里玩,头磕破皮了,他脸都吓白了,怕别对脑子不好,别留疤,小孩子哪有磕不着碰不着的呀,他提心吊胆的,对暖暖特别上心。对我也不错,每年逢年过节,他都会来,我赶也赶不走。一句妈一句妈的叫,要说,因为你走了,我没给他好脸过,前几天他又来呢,比以前懂事稳重多了。”陈妈妈细碎地说着。

玉暖听着望着活泼可爱的暖暖,眼泪就滚了下来。

接着就是武单单终于结婚了,结婚的当天,苏靖堂带着暖暖去参加了。玉暖混在人群堆里看着苏靖堂,他抱着暖暖,暖暖搂着他的脖子在他脸上亲了一口,旋即他便笑了。一直都抱着暖暖,他真疼爱暖暖,暖暖近来吃胖了,肖深抱久了都说她重,苏靖堂从头到尾一直抱着。

武单单真漂亮,白色的婚纱美极了。大声喊苏靖堂为陈诺男人,喊暖暖为暖宝宝。

最后劝苏靖堂说:“陈诺都去了这些年了,如果遇着合适的,别亏了自己,日子还长呢。”

苏靖堂笑着,没应她。

武单单话锋一转,问怀中的暖暖:“暖宝宝,阿姨今天漂亮吗?”

暖暖激动地拍手:“阿姨漂亮。”

“叫我姐姐。”

接着暖暖激动地拍手,嚷嚷道:“姐姐漂亮,姐姐漂亮。”

几人哈哈大笑。说武单单不知羞,在小辈面前装嫩。

不远处的玉暖也跟笑了。

苏靖堂在转头间望见了玉暖,怔了一下后,冲着她点了点头。玉暖也点了点头。

回来的路上,玉暖觉得有些累,坐在一处公交站牌的长凳上坐了一会儿,跟前坐着两个女生嘀嘀咕咕地对着手中的平板,说着一部电视剧。

A说:“其实这部电视剧挺好看的,就是因为那个****在里面,好多人都不看……”

B打断A说:“哎哟,别说她了,超级恶心这女人。”说完四处环顾了一下小声说:“她那个被偷拍的视频,你看了没,****的,跟那什么导演,又胖又丑,各种姿势,超级恶心,而且那导演有老婆有孩子……”

A说:“真不要脸!”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说着****的事情,多是唾骂与鄙夷的口吻,以及在很早之前就看出她不正经的行迹,那么多人都被她蒙蔽双眼了曾经才那么喜欢她,没想到她那么恶心。

玉暖平静地听着。

****算是毁了,事业一蹶不振又遭雪藏,差不多中国的男人都知道并且看到过她和那个导演上过床,看过她的裸体,全中国哪个男人还敢要她,绿帽子带的人尽皆知吗?

她自己也知道自己混不下去了,人显得比从前憔悴太多,玉暖曾经在商场碰见过她,瘦的不成样子,虽然有高级化妆品加持,仍然显疲态老态,见到玉暖十分尴尬,仿佛对玉暖做了有愧于心的事情一样,也确实做了,至少她利用苏靖堂的初恋情怀,成功地拆散了苏靖堂与玉暖。

玉暖看了她一眼,她便扭过头,匆匆地走了。后来就灰溜溜地去了国外。再没消息了。

玉暖不由得抬头望向蔚蓝的天空,蓝的温柔,蓝的清澈,蓝的让人感动。

曾经的蓝天也是现在的这样,曾经的人却不再是现在的样子。

半年后,玉暖在一次苏靖堂想见暖暖时,对他说她要带着暖暖去趟国外,这段时间她已进了美协,这次去也是因邀,待多久还没有确定。

玉暖与苏靖堂平时是不大相见的,他好像特别忙,每个月汇给暖暖的钱特别多,一个月比一个月多,苏靖堂这方面好像没谱一样,每个月定时一笔会到账,平时某一天会说不定又多一笔,唯恐以玉暖的经济实力会待亏了暖暖一样。他疼女儿疼得紧,每回见到都要抱着她,问长问短,给她带各色各样的礼物。

暖暖也爱爸爸,有几次抱着苏靖堂的大腿哭着不让他走,苏靖堂只得哄着她,后来再走,苏靖堂说去个厕所,去个厕所用一次就行了,再说第二次暖暖就不让他去厕所了。也不能总骗孩子,影响不好,于是说爸爸去挣钱,挣够了就来见宝贝女儿。于是有人问暖暖爸爸去哪儿了,爸爸去挣钱,挣够了就会见暖暖的。

玉暖和他说去国外时,苏靖堂伸手摸衣服,摸了一会儿,掏出一包烟来,一想玉暖在跟前,又将烟塞回去,有些尴尬地说:“那天,我可能没时间送你们。”

“肖深和我们一起去。”玉暖说。

苏靖堂愣了好一会儿,才说:“哦。”

过了半晌,

“玉暖,未来,有没有可能,原谅,我?”苏靖堂说这话时,鼓足了莫大的勇气,说起来却还是有点舌头打结。

玉暖怔了一会儿,才开腔:“我们都是活在今天。”也许明天会,也许不会。也许会吧,她想。

“好,我知道了。”涩滞而低沉的声音,他认为这是玉暖式的官腔。

玉暖同肖深带着暖暖、肖宵汉来到机场那天,是肖爸爸肖妈妈送的,肖爸肖妈很中意玉暖,也喜欢暖暖,也有意想让玉暖与肖深组建一个家庭,只是儿子的事情,他们当老人在耳边念叨一回两回就行了,多说了也会让肖深反感,主要还是看肖深和玉暖两人的想法,他们也不逼迫。

暖暖几次扯着玉暖的衣角问:“妈妈,爸爸呢?爸爸怎么没来?爸爸什么时候来?”

玉暖都解释说爸爸在忙,忙完了就会见暖暖的。

肖宵汉在跟前打岔,打了几次,暖暖就和肖宵汉一起玩耍了,也把爸爸给忘到一边了。

其实,苏靖堂一直在不远处,望着,他知道他一出现,暖暖肯定又哭又闹,说不定就不上飞机了,他见不得暖暖哭,也看不得玉暖为难。

所以从头天晚上,他就睡不着,在玉暖楼下守着,一根烟接着一根烟的抽,最近他特别爱抽烟,晚上一个人睡不着的时候,再喝点酒,有时候勉强能睡着,补充点精力,其实这种补眠方面挺遭罪的,因为每天起来都头痛欲裂。

肖深拉着肖宵汉,肖宵汉拉着暖暖,暖暖拉玉暖,一字型,竖着往里。玉暖心里惘惘,苏靖堂目不转睛地看着她。

玉暖一回头,便遇上苏靖堂的目光,她停下步子,越过人头攒动的距离,四目相触。

苏靖堂想:玉暖,我爱你,一年,两年,三年……十年,一辈子,我都等着你。

玉暖想:靖堂,再等等吧,等我不会介意,等我想开,等我迫不及待地要回到你身边,冲破一切芥蒂一切细小或者巨大的情绪时,我就回来了。我不能给你承诺,也许我做不到。

玉暖感觉手上一紧,是暖暖的小手地用力拽了她一下,她随即转过头来,苏靖堂望着她的背影,愣愣地忤在原地,继续看人来人往。

当他走出机场的时候,正好一辆卡车轰隆隆的驶过,地面跟着颤抖,震得他脚底发麻,他才将觉得自己是在站地面上,抬头望着飞机呼呼地驶过头顶,这次他没有伸手摸烟,而是静静地看着,从庞然大物,一点点变小,直到在天边时化作一个黑点,直到消失。

苏靖堂看了很久很久,很小的时候,直到手机响了。刚放到耳边,彼端传来一个声音:“苏总,今天的会议是不是要取消?”

“不,我现在就回去。”苏靖堂挂上电话,转身到车子跟前,拉开车门,起动车子。

不一会儿,一辆黑色的车子没入车水马路中。

天空不再蓝的温柔,不再蓝的清澈,不再蓝的让人感动,而是灰灰的一片。

上一章第70章
下一章第72章
同类热门
  •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亿万老婆买一送一安知晓|现代言情七年前,她潇洒地丢下100块,带着儿子落跑。七年后,她带着女性杀手的天才儿子回来,没想到被宝贝儿子卖进MBS国际。她的顶头上司竟然是七年前的MR.¥100!……坏丫头,七年前你敢这么羞辱我,这次一定让你付出代价!“一亿,我买你一生!”那我多不划算,买一送一?当腹黑遇上腹黑,外加一个腹黑儿子,拼的是段数级别,拼的是演技,那么,看谁能技高一筹。
  • 薄荷味的婚姻薄荷味的婚姻芦翌晨|现代言情两个女人都明白生活没有那么多得波澜不惊,也都清楚花心是男人的本质,这年头没有小三的婚姻才是新闻。女人间的聊天从来不是为了寻找解决问题的答案,因为答案早就在她们的心里,她们需要的只是同盟。
  • 首席欢宠:经纪人娇妻首席欢宠:经纪人娇妻悦蓝山|现代言情从前,尹陌的人生中出现这样一个男人,他足智多谋,英俊不凡,他酷爱淡漠身边的一切,最后终究是被她收入囊中。而六年后,作为当红影星的经纪人,一场晚宴,她再次撞上了那个她心底最深处的痛。他身边佳人环绕,事业如日中天,她却没有当年不顾一切的勇气重新闯入他的世界…………………………………………………………………………简而言之,这是一个男追女被抛弃,女追男被嫌弃的故事。
  • 幸福契约:恶魔再爱我一次幸福契约:恶魔再爱我一次蕞红颜|现代言情一份遗嘱,一段苦情相思。一纸契约,一场亲子之谜。她有傲人的事业,亦有令人嫉妒的未婚夫。但那又怎样?他的东西,他迟早会要回来!两年前,他因为遗嘱而和别的女人订了婚两年后,他因为契约和她在一起,最终还是让她选择了别人……然而,新婚之夜,她却昏倒入院,并出现了一个想要杀害她的男子,险些让她失去了性命……五年后的她,生活在一个美轮美奂的伦敦小镇上她带着酷似他的萌女出现,而他的身边亦带着一个帅气潮娃。她的身边,再次出现了一名强劲的对手,还是一个无所不能的英国帅哥。他这一次,能否再一次呼唤他心爱的她回心转意……
  • 办公室恋情办公室恋情花盈然|现代言情若即若离,似有还无,情不知所起,爱过无痕。
  • 狐不知狐不知绘鬼|现代言情满纸荒唐言,各位一笑就好
  • 两小有渣两小有渣三元|现代言情我那么喜欢你,你喜欢我下会死啊!”花火工作室“全城热恋”通缉看他“快、狠、准”出招,情敌搞跑,青梅搞倒!关于竹马的N+1种不正确使用方法他吃饭,她当菲佣;他睡觉,她当菲佣;他出去跟人看电影,她还是在家当菲佣!两小无猜懵懂时,邻家有“渣”初长成。谈恋爱也是要讲计谋的……懂?
  • 盗种妈咪盗种妈咪夏日寒阳|现代言情跟她装!结婚五年,他有个三岁的孩子,这就是口口声声的爱?她不稀罕!一纸离婚书,她净身出户!三年蜕变,她涅槃重生,手中牵着粉嫩的孩子,再次出现他面前。复仇之火点燃,她失去的,誓要他们千百倍偿还!
  • 爱情有魔咒爱情有魔咒红酒蔓越莓|现代言情她无意中在雨夜的路边捡回一个受伤的男人,不知道他的身份、不知道他的姓名,从未想过得到任何的回报,更没想要和这个男人有更多的交集,然而她的生活却从此改变……他帮她一次次的摆脱窘境、让她变得高贵、自信、甚至把她推入上流社会,把她送到别人的怀抱,然而最后他才发现他是多么的爱她,他再也无法容忍她在别的男人怀里微笑,他要绝地反击,夺回自己的爱情……
  • 晚秋枷锁晚秋枷锁木沉空|现代言情乐胭因为家庭原因沦落到左朗的家里,是左府在她年少的时候给了她莫大的帮助,却也是因为进了左府遇见了左文朗,让她一次次的遭受了各种灾难,她所有快乐的不快乐的时光都是因左府而起,她对左文朗的恨里又夹杂着感激,左文朗是在单亲家庭长大根本就没有人教会他要如何去爱,而他这一生又刚好只爱上了乐胭一个女人他是第一次去爱一个人,在此之前并没有人告诉或者教过他爱也存在隔阂需要两个人的宽容,而左文朗太过霸道,他把爱情想成了一个人的事情,在他的眼里爱就是占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