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贵妃穿成非专业老婆

第70章

苏靖堂仿佛是昨晚一夜就突然明白了很多事情。

人大多都是这样,不是慢慢长大,不是慢慢懂得,是骤然,不管是顿悟还是成熟都是一瞬间的事情,在时间的洪流中,一个契机点切入,刹那注入大量如涌的思潮,翻腾回旋,过去的现的……就那样恍然明白,明白了许许多多的事情。

见到玉暖与肖深后,苏靖堂将怀中激动地乱扑腾的暖暖放下,暖暖随即迈着小短腿,奔向玉暖,玉暖伸开双臂,温柔地抱起暖暖,在她小脸蛋上吻了一下,“暖暖怎么跑来了呢?”

“我想妈妈,爸爸就带我来了。”暖暖脑袋偎在玉暖的怀中,一天不见就想向妈妈撒撒娇。

玉暖笑着抚摸了一会儿后,将目光移向苏靖堂,苏靖堂已走到跟前。要说他向玉暖跨的这几步是存在幻想,抱有奢望的,他虽知道不可能了但仍希望奇迹降临在自己身上。

只是玉暖的一句“谢谢”,又再次粉碎了。

苏靖堂原本是天不怕地不怕的人,自从玉暖死过一次后,他再见她,又是欢喜又是凄惶,潜意识中为着爱生出了畏意,更多的是在她面前的小心翼翼。就好像视为珍宝的物件失而复得,谁都会加倍注意一点一样。而当她亲口和他说分手后,他看到肖深与她在一起,他愤怒难过无法自持与懊悔,却发现自己并没有表现这诸多情绪的立场。他的结婚证上的持证人是陈诺,不是司徒玉暖,她明明白白的告诉他,和平分手,所以苏靖堂走到两人跟前时,有些拘谨兼无地自容。

这样的苏靖堂同样让肖深与玉暖觉得局促,玉暖只好将目光放向怀中的暖暖,伸手摸着她的小脸蛋,逗她玩。

肖深和苏靖堂寒暄几乎后,均是默然。

末了,肖深猜两人是有话要说,便以找哥哥肖宵汉为由,暂时将暖暖抱到别处。

苏靖堂与玉暖站在树下,风吹着树叶沙沙地响,空荡的操场上寥寥的几个孩子在玩耍,说些稚嫩的话语。蓝天白去在头顶,阳光从树叶间隙筛进来,洒在两人脚下。

玉暖想,他这个时候来是为了什么?她不得不抛开感情往现实上面想,这里有许多恋爱时甜甜蜜蜜,结婚时如胶似漆,离婚时翻脸不认人,撕破脸皮面目狰狞地互揭短处的夫妻,甚至上法庭的。难道苏靖堂也是这样吗?他今天和昨天那么不同,难道他是为了把暖暖送给她,让她见最后一面,从此就由他抚养了吗?她想如果苏靖堂果真不让暖暖认她这个妈妈,她一点办法都没有。

玉暖内心忐忑地揣测,压根没有想到苏靖堂的会打感情牌,更低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份量。因为他曾经那么随意就对另外一个女人动摇。

苏靖堂侧首望向玉暖,玉暖给他的只是一个淡漠的侧面。

苏靖堂开口说:“暖暖……”

玉暖心口一窒,他是要说带走暖暖不再让她见到吗?玉暖不敢相信地转头看他。

苏靖堂望着她的眼睛问:“没有暖暖在身边,你是不是会难过?”

会!当然会!哪有娘不想儿的道理?

昨天晚上没有暖暖在身边,她一夜都没有睡好,醒了好几次,看到身边空空,心中怅然难过。只是她要怎么回答这个问题呢。

“那以后暖暖就在你身边吧。”苏靖堂艰难地说。

玉暖震惊地望着他。他竟然愿意……

因为孤单的滋味太苦,太煎熬,有暖暖在他身边,他才不觉得那么煎熬。他所体会过的苦,体会过的寂寞孤单,真不好受,他不想让她也不好受。

“以后每个月我会定时支付给你暖暖的一切费用,我还是她爸爸,她还叫苏暖暖,我……”苏靖堂已妥协到他自己都无法估量的地方,“我只要想她时,见见她就可以。”

玉暖的脑袋里轰隆隆的,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惊诧地望着苏靖堂。

苏靖堂将头低着,看着脚跟前青青的草,被刚刚他无意践踏了一下,溢出翠绿翠绿的汁来。

他好像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干嘛了,一方面知道玉暖不会再原谅她了,一方面又希望她原谅他。一方面想用感情感化他,一方面又觉得自己这样的妥协实在居心叵测,到底还想给她留个深情的形象,希望某天她会回到身边,他很舍不得暖暖,可是暖暖跟着玉暖,比跟着他好。许多的念头都在他的脑中过了一遍,他很矛盾。

玉暖已恢复平静,又说了一句:“谢谢。”

苏靖堂心中凄然,面上苦笑,抬起头来说:“你……那、我先走了。”说完苏靖堂几乎是仓皇逃开的。

玉暖没想到苏靖堂会这么做,一切进行的这么顺利,当真如她所愿了,而她却觉得怅然若失,突然间对苏靖堂就有了一种深深的眷恋,像是再坏的人,倘若他去了,他所有的罪行也跟着减半甚至消弭,甚至会生出唏嘘之感。

只是玉暖清醒地知道一点,这种眷恋连同她现在的感情无法维持一段几十年的婚姻。

所以,她没有因为苏靖堂这么做而回心转意。她静静凝望着他的背影,直到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她还怔怔地望着。

肖深抱着暖暖来到玉暖身边,好半天,她才感觉到,转身从肖深怀中接过暖暖,紧紧地抱着。苦涩地喃喃说:“以后他不会再跟着我了。”

肖深略微低头,静静地看着她,睫毛颤动,像是嵌着几滴水珠,将落未落。

玉暖每天带着暖暖,她的世界被暖暖的欢快与稚语充盈着,并不难过,女人的母性使她全身心的投入而忘却痛苦。

肖深依然如之前那般对她。

有一天,暖暖玩的太疯了,脚被滑破了一点,玉暖带着她来到医院,肖深给看的。

两人走出来的时候,碰见了保洁阿姨,保洁当即拉着肖深不让走,热心地说:“肖医生,我这儿有个好对象,九点九分符合你的要求,结过婚,有个女儿,喜欢吃零食还会做呢,是艺术生,画画那叫一个好啊,不爱说话,但会说,标准贤内助型的。”

肖深见玉暖在跟前,尤其不好意思。刚想拒绝,保洁阿姨又说话了,“人不姓司徒,姓欧阳。欧阳比司徒好听多了,我琢磨着,不管女方姓啥,娃都得跟你姓肖,你说是不?”

玉暖一听司徒二字,又结合刚刚保洁阿姨所讲的特征,似乎和自己有些像,又转目看向肖深,他又摸了摸鼻子,低声说:“欧阳不行,过敏。大姐,真是辛苦你了。”

接着肖深同玉暖向外走。

保洁阿姨在身后,咕哝:“咋恁讲究咧!司徒是两字,欧阳就不是了?欧阳振华还是明星咧!”

玉暖心中明白,走出医院后,开口说:“肖深,我可能不会再结婚了,我有暖暖了。”她的意思很明显的。

肖深望着她,笑说:“我也结过一次婚了,我有宵汉。我只是忠于心。”他的意思也很明显。

玉暖没再多言。

自玉暖从萧国回来,她没有再叨扰陈妈妈也没有去找武单单,也怕吓着了她们。只是空闲的时候,她会远远地看看陈妈妈,又去看看武单单。

这天,玉暖没有像平时那样看到陈妈妈去菜市场,倒见到了陈诺出来,有个看起来还不错的男生等着她,两人笑着牵手往市里面去。

玉暖好奇陈妈妈怎么没有按平时的时间出来,等了十分钟也不见出来,玉暖暗想,妈妈是不是生病了?还是有什么其它的事情?心下十分不安,于是,拉着暖暖向陈家门口走,希望可以在门口看到她。

“妈妈,我们去哪里?”暖暖问。

“去看看妈妈的妈妈。”玉暖回答。

陈妈妈今天本来是想早点去菜市场的,谁知一大早就接到一个老友的电话,说是另外一个老友病逝了,陈妈妈一阵难过缓不过来,在家里坐了许久,突然又想起那丫头来,自己的亲生女儿都回来了,也不知道那丫头去哪里了,是不是真的就没了,还是回到她的世界了,过的怎么样,想着想着就误了时间,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去菜市场。

谁知刚一出门,玉暖躲闪不及,就这么撞上了。陈妈妈看着玉暖,玉暖望着陈妈妈。

两人都眼圈红红的。

“外婆!”暖暖先喊出来。

“哎。”陈妈妈应着,忍不住的抹泪,连忙拉着玉暖跟暖暖进房间。又是倒水又是拿水果的,不知如何是好了。

暖暖小孩子只知道吃喝,陈妈妈与玉暖一时无话,僵持了一会儿,陈妈妈才问,“是不是以后都不走了?”她一眼就认出了玉暖来,经过陈诺这事儿,她还有什么不相信的。

“嗯,不走了。”玉暖应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