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书城现代言情贵妃穿成非专业老婆

第68章

玉暖在医院里陪了几天,对苏靖堂很好,她一直都是这样子,对每个人都还不错,很有亲和力的一个人。苏靖堂却觉得哪里不对。可能是肖深的原因,于是他向玉暖提出了回家养病,玉暖答应了。

苏靖堂没有再让肖深治疗,而是找了朱只山。朱只山接到苏靖堂的电话后,调侃了几句,便开始常往苏靖堂的新居去了。

玉暖带着暖暖也跟着苏靖堂到了新居,苏靖堂睡主卧,她带着暖暖客房,暖暖越来越黏她了,白天玉暖跟着她去学校,乖乖地坐在讲台跟前的小桌子上,玉暖讲的什么,她也听不大懂,但她喜欢画,用各种颜色的笔画,玉暖闲的时候会握着她的小手教她画,她就呵呵地笑,奶声奶气地说:“妈妈,我画的像小猪”。玉暖会笑眼弯弯地望着她,很温柔。

暖暖跟着玉暖一起吃饭喝水上厕所,晚上又睡在一起。爷爷奶奶打电话给她说给她做好吃的,让她回去。她都不愿意,她说:“妈妈会做。”

玉暖没课的时候会画一些符合杂志的画,投合适的地方,效果还不错,已经有了回报,除了工资外,她的卡上会时不时有些收入,用肖深的话说:“看到自己的能力了吧,继续加油。哪天娘娘一副画就是我等小民一辈子的收入呢。”

玉暖笑着说:“这马屁拍的可真和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有的一拼。”

“……”

只是自从玉暖住到苏靖堂这边后,和肖深见面的机会变少了。有时肖深会抽空到学校看一下玉暖,问一下她的情况及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一起吃个午饭,完全如朋友的样子,然后再离开。

玉暖每每望着他,都有不同的想法。看着他离开的背影,也是静静地望着。

有一次她感慨说:“如果开始遇到的是你,多好啊?”颇为伤感。

肖深扭转伤感气氛,打趣道:“娘娘志向远大,不要离婚的我,竟想染指结婚的我。”

“……”

于是两人很自然地涉及了一点第三者的问题,玉暖就想到****来。

可能是玉暖见了太多可怜的女人,她本身对女性同胞多了些宽容,她并没有那么恨****,甚至也没那么厌恶,在她看来,不管是那个社会还是这个社会,世人对男人的宽容远远大于女人。

同样是出轨犯错偷人第三者等等诸如此类,若当事人为男性顶多会套以花心、渣的标识,时间久之便被轻易原谅。更屡见不鲜地是总会有人跳出来标榜这位男性是有魅力,并成为一些男士向往的生活状态。

搁在女人身上就是不同的效果,不管是同性还是异性均以讨伐或者作践、恶意揣测的心态死踩这个女人,什么不要脸,贱人等等难听字眼统统用上。最终还是无法原谅。

就像之前,玉暖看过的一则新闻。一个已婚男人追一个女生,娴熟的手段让女生很快陷入爱河,女生沉浸在爱河之中才发现男人已婚,事件曝光后,舆论一边倒,说这女生怎么这么不自爱,第三者啊,想钱想疯了才卖身的吧,傻啊看不出来这男人已婚等等。

为什么矛盾会一致对向女性,这种明显的错误都怪在女性身上,为什么呢?

肖深很中肯地说:“大环境摆在这里,虽说近年来,女性地位有所提高,但仍然受传统的影响,并且再过几年,几十年也不会有根本的改变,好在,有所不同,以后也会往好的方面发展。”

玉暖点头,一个巴掌拍不响,相比****而言,她更怨苏靖堂。如果他足够坚定,又怎么会受她动摇呢?

玉暖不恨****,自有人恨她,她自己作的。

就在肖深与玉暖吃过饭的酒店门口,****戴着墨镜与帽子被几个女人扯着用包包往头上抡,她不住地尖叫嚎叫。

肖深和玉暖也是被吵闹人给吸引过来了。

看架式已经打了一会儿,几个女人口中嚷嚷着:“贱女人,要点脸都不会找结过婚的男人!小三!”更有人喊:“大家来看看,来看看啊,X视主持人****专门勾引结过婚的男人。以为自己长得美,腿一张开就能勾引人。”

****依然戴着墨镜,用手捂着脸,墨镜已经被包包砸的裂开了,白嫩的手上几道指痕,衣服凌乱,连带地上有几撮又长又卷的长发。

肖深与玉暖均是一愣。

随即不知从哪儿冒出的记者们,咔嚓咔嚓地拍照,经纪人也闻声而来协同酒店的保安人员将其拉开。

玉暖瞥见不远处,一个肥胖的男人,行为猥琐地贴着墙向门口处挪,挪着挪着挪到门口,得个空子不管身边人打打闹闹,沸沸扬扬,脚底抹油地跑了,谁也没有注意到他。

玉暖在娱乐新闻中见过这个男人,拿了奖好像很有名,是当红一部剧的导演。

肖深还没来得及见义勇为人就散了,玉暖倒是被这阵势给怔住了一会儿,几个强悍的女人撕打着一个弱女子,****很狼狈,乱糟糟的卷发盖住整张脸,墨镜的已经戴歪,胳膊上手上均是被指甲抓住的印子。

经纪人也没有报警之类,搂抱着****上了车。

玉暖突然否定自己,有些厌恶****了,她原以为****只是念在曾和苏靖堂有过纯粹的情感而不舍,照这种情景来看,她似乎是“惯犯”,凡是对她有用的男人,婚否无所谓。她想,不知道苏靖堂看到这一幕会是什么想法。

肖深了解玉暖身上发生的事情,唏嘘之外,转向玉暖,温声说:“一物降一物,各有活法。有时,女人越是知书达理,男人越是肆无忌惮,裤子滑的越低,吃准了女人似的。”肖深示意玉暖看前方几个中年女人,笑说:“像这样,泼妇一回,又何妨?”

“我觉得你在怂恿我行凶。”玉暖说。

肖深笑,“对什么样的人用什么样的招。”

玉暖瞥他一眼,“没想到你是个恶毒的男人。”

肖深哈哈大笑,只因他看到玉暖生动的表情。坦然说:“我曾经把我大学室友晾在阳台的内裤,浸了辣椒油。”

玉暖:“……”

接着各大报纸相继报道了此事,一直博头条的****,终于占了头条,一下子就红了,这事儿也不至于碍了****的前程。只是才红就一败涂地。

网上突然疯传一段视频,是酒店里****与一个肥胖的男人赤身裸体纠缠在一起的视频,几分钟点击量惊人爆涨。并爆出那男人为某某导演。

一时之间,大家才恍然大悟,怪不得前段时间****一下子大火呢,原来“潜”的。

玉暖没看到原视频,但看到了一些截图,看着很恶心,看角度是被偷拍,估计****和那男人都不知道。

玉暖没有觉得大快人心,因为****怎么样和她无关,她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

苏靖堂因为玉暖的“回来”而发生不同的变化,每天早上一起床就赶紧去客房看看玉暖和暖暖在不在,看到在,他才放心。

接着他开始给母女俩准备早饭。

近来玉暖浅眠,苏靖堂在晚上清晨来看到她和暖暖几次,她都知道。只是装作不知道。

等到玉暖与暖暖去学校,苏靖堂就在家里等,一等等半天,玉暖与暖暖中午有时回来吃饭,有时不回来,他继续等,每一天都是提心吊胆地过着,但见到玉暖他就很安心,觉得很幸福。

有暖暖在,有玉暖在,多么像温馨的一家,每天暖暖都会有清亮的声喊很多遍,“爸爸,妈妈。”爸爸和妈妈是在一起的,苏靖堂一听女儿把“爸爸妈妈”喊在一起,他觉得特别的踏实,仿佛就此以后,爸爸妈妈就真的在一起了。

这些天,玉暖照顾他照顾的很周到,在苏靖堂还不能动弹,她照顾他的衣食,并且吃药检查时间她都记得清清楚楚,没有给苏靖堂任何负面情绪影响,因此苏靖堂也恢复的很好。只是苏靖堂不敢再像从前那样耍赖,玩笑。有时情不自禁地握一下她的手,她都当毒蛇猛兽抽走,退得远远的。

苏靖堂于是不再不经她同意去握她的手,而是很有耐心地等待,等她放下心结。

现在苏靖堂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这天,暖暖在睡午觉,玉暖突然坐到他跟前,苏靖堂心中一喜。

玉暖没有看他,先望了远方的天空,蓝的温柔蓝的让人想去触摸蓝的让人感动,她轻声喊了一声:“靖堂。”

“我在。”苏靖堂立即应声。

玉暖望着天空,温柔地冲着天空笑,“多好啊,以前我也常这样喊,你都不应声。”

“玉暖,我……”苏靖堂顿时内疚。

玉暖转过头来,“没关系,我不怪你了。”

“真的?”苏靖堂不敢相信地问。

玉暖点头,凝望着他,“靖堂,不要再伤害自己,也不要再闹了,你我都不算老,才活了人生的三分之一,路很长。”

苏靖堂心中一凉,凉的心也跟着寒。

到底玉暖还是说出了口,“我已经很努力了,为暖暖,为曾经的感情,为我自己,可是,我发现我做不到。”

苏靖堂呆愣住,接着惶急地说:“玉暖,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我……”他不知道说什么,不知道做什么,右手无措地捂住嘴巴,又放下,双手交叉又松开,他不知道要把自己安插在哪里才合适。一时间说不出来话。

玉暖望着他,温柔地说:“靖堂,我们和平分手,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