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67章

苏妈妈才刚讥讽了****一句,还来不及和玉暖多说几句话,问一问她身上那么多血是怎么回事。

肖深便从病房出来,摘掉口罩,简单地说了一下情况,除了需要静养好好养还是养着,转目看向玉暖,伸手拉住她的手腕,将她拉进他的办公室,暖暖一见妈妈走了,连忙笃笃地跟着两人的屁股后面。

留下****与苏妈妈目瞪口呆。

****还品着苏妈妈刚刚那句话的讽刺意味,这会儿也是皮笑肉不笑地待苏妈妈,“苏阿姨,既然靖堂需要静养,那我先走了,等他醒来我再来看。”

看什么看,有什么好看的!苏妈妈没理她,疑惑的目光追随着肖深与玉暖,直到办公室的门紧闭。

办公室内,暖暖坐在肖深的座位上,倒饬着肖深的眼镜,钢笔。

肖深从衣柜里取出一件崭新的裙装,递给玉暖,说:“换这件吧。”

玉暖接过来,不解地问:“你的柜子里怎么会有女人的衣服?”

肖深伸手摸了摸一旁边暖暖的小脑袋,清声说:“你试试看,合适不合适?”

玉暖转念一想,兴许是买给他妻子的,后来离婚了,他妻子也有男朋友了,于是只能一直放在这里了,再看看自己身上的血迹斑斑,挺吓人的,暖暖倒是没认真看到,不然吓着她怎么办,玉暖也就没有推辞,接过来,说了声谢谢后,便到里间去找衣服。

实际上是,那次肖深将玉暖安排到他空着的房子后,当天买了很多日用品,发现她连衣服也没有,隔天穿的还是头天的,后来才买的,得个空儿他就去商场挑了几件,突然送衣服给她显得跟个愣头青似的,她肯定会觉得尴尬,一直都没找着合适的机会送给她,又加上接二连三的事情,就放在了医院柜子里,不止这一件,柜子里有不少件。

这会儿肖深坐在暖暖身边,陪暖暖玩儿。

玉暖没穿过几次裙子,更加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从里间走出来的时候,十分不自然,肖深望过去,他不由得感慨自己的眼光不是一般的好,细腰长腿肤白气质都被这件衣服给提出来了。最主要,她一出来那瞬间就像刮了一阵风,刮到了心上,刮的他心乱颤,同时想到苏靖堂紧抱着她的一幕,不由得又黯淡了些。

玉暖有些不自在地脱口问:“我好像和她体型很像呢。”说完又觉得自己说这话特别不合适。抬眼望肖深。

只见他一脸坦然,并无不愉快。接着见他走向衣柜,自衣柜里,取出一堆崭新的衣物,各色各样,就差内衣内裤,递到她怀中说:“既然合适,这些衣服都送给你吧。”

玉暖微汗。突然他前妻的衣服,一件应急,还接着穿,她不要。

“妈妈美美。”这时暖暖露出可爱的笑脸,望着漂亮的妈妈,她觉得妈妈是世界上最美的妈妈。

玉暖笑着,伸手揉摸了一下暖暖的小脸,一见暖暖,她刚刚悬着的心,才稍微安定。

玉暖向肖深谢谢,并推辞。

肖深又摸了摸鼻子,悻悻然地想“没看到这些衣服是今年新款吗?我和她离婚已经两年多了,我也穿越了吗?”转身去给玉暖倒了一杯水。

玉暖坐在办公桌前询问肖深苏靖堂的伤势及注意事项。

肖深职业地回答,完了不安地问:“你要回去了吗?”回到他身边吗?

玉暖没有回答。

肖深苦笑着说:“你知道吗?你和****同时拉苏靖堂时,我先从****那边准备接过他,可是****紧紧抓住他。并不放手。我转向你这边,你立即就松了手,把他交给我。说到底,你比****更懂得心疼苏靖堂。她只是爱表现。”肖深指了指自己,“我穿着白大褂呢。”

玉暖抬眸望向天空,悠悠地说:“我不止一次想过要原谅他,在萧国,一个男人可以有很多女人,别说心里会装着很多女人,身边也有很多女人。那时我偷偷看过民间的一些话本,很向往真挚专一的感情,那时就想,如果让我爱一次,被这么爱一次,我死也甘愿,可是我成了皇上众多女人中不起眼的一枚,未进宫之前,我爹就教我服从,我娘从寺中出来告诉我服从,我明白。还好,”

肖深第一次听玉暖说这么多话。

“后来莫名其妙地来到这里,什么都不懂,第一次见汽车就被吓哭了。”玉暖自嘲地笑了笑,“好蠢的,我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好慢,可能别人都跑到终点了,我还像蜗牛一样在原地打转。”

“不,玉暖,几千年的差距,不是你慢,换作是任何一个人不会比你做得更好。”肖深打断她说。

暖暖眨巴着水灵灵的大眼睛,认真地听着玉暖说话。

“后来听陈妈妈的话以陈诺的身份嫁给靖堂,在之前我很宅,是他带着我一点点了解许多我不知道的领域,他会笑我傻笑我呆,但不允许别人笑我,保护着我,我一点点感受到他的心,他的温暖,我想我找到了让我死而无憾的感情,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突然变得不再温暖,我感受的温暖一点点逝去,我却没有任何办法,我一直等一直等。”说到这里,玉暖眼角湿润,“我什么都知道,那时我就想,如果你真爱我,一定会醒悟,一定不需要别人提点,更不需要我去说明去挽留,主观全是你自己,自觉全靠你自己。可是我等啊,盼啊,天空由蓝变灰变暗再变黑,一天天过去,原来他和那些男人一样。”一颗晶莹的泪珠落了下来。

暖暖赶紧站在椅子上,给她擦眼泪,嘟着嘴说:“妈妈不哭。”

玉暖搂着暖暖笑,“有暖暖真好。”

肖深听着心头滞闷,他还记得他和肖允找到她时,在胡同里看着她挺着大肚子,肚子很大,人却尤其憔悴,怀着孕也要行个大礼,“皇上,臣妾对不住你。”那时,她就决定离开了,只是没想到可以回来。

办公室内一片安静,可以听到医生走廊嘈杂却清冷的声响。

玉暖轻轻说:“我放手是因为你是医生,我放手是因为我没办法原谅,不原谅他也是不放过自己。”

“跟我走!”肖深突然说。

玉暖诧异地望向他。

肖深没再解释,他想她懂。

玉暖搂着暖暖,低缓地说:“我还有未完成的责任。”

肖深不再多说。

看着玉暖拉着暖暖走进苏靖堂的病房里,心说:“我好不容易才遇着一个喜欢,想你幸福快乐,又自私地想留你在身边。”

肖深长身玉立,一身白衣,难以形容的清雅与英挺。

“肖医生啊。”这时保洁阿姨不知从哪里冒出来。

肖深被突然惊了一跳。

保洁阿姨凑上来笑嘻嘻地说:“肖医生,我给你介绍个对象吧。”

肖深头冒黑线。

“我结过婚,有儿子。”

“二婚的男人会疼人,有儿子省得再生了。”

“大姐,你可真通情达理。”

“哪里。肖医生,说说你的要求吧。”其实是有几个护士和几个来看过的女病人看上他了。

“不用,大姐你忙。”肖深要走。

保洁阿姨扫帚一伸,正色道:“你不说我下次就不给你打扫卫生了,我还把垃圾往你办公室里扔。”

“……”肖深一愣,这位大姐好强悍。

保洁阿姨戏剧性的表情变化,立时露和蔼的笑容,“肖帅哥,说说你的要求吧。”

肖深挠了下耳朵,“我这要求吧,特别简单。”

“嗯?”保洁阿姨洗耳恭听。

“姓司徒,结过婚,有个女儿,喜欢吃零食,会画画,不怎么爱笑看起来冷冰冰的,但骨子里很热情。不爱说话,但通透。说起来话声音不高不低,正好。就这样。”

保洁阿姨右边眉头跳了两下,“肖医生,你要求真高,还非找姓司徒的,姓司马不行吗?”

“不行。我对别姓的女人过敏,大姐,你帮忙一下吧。”肖深好言好语。

“……那好吧。”保洁阿姨爽快答应,回头问问那几个姑娘中有没有姓司徒的。

打发保洁阿姨后,肖深望向那扇病房门。

玉暖带着暖暖坐在苏靖堂的病床前。

不一会儿,苏靖堂缓缓醒来,睁开眼睛的第一眼,就是向床边找,一看到玉暖就心安了,双眼含泪地望着玉暖。

“爸爸!”暖暖开心地喊。欲扑到苏靖堂怀中。

玉暖抢先一步抱住她,柔声说:“暖暖,爸爸受伤了,现在不能抱你,妈妈抱。”

“哦。”

苏靖堂目不转睛地望着玉暖。

玉暖只是浅浅地笑,像怀着暖暖的陈诺一样,轻轻地说一句:“醒了,感觉怎么样?”

“玉暖。”苏靖堂哑哑地喊。

“嗯。”

上一章第66章
下一章第68章
同类热门
  • 幸福的前奏幸福的前奏一纸安静|现代言情两个为钱奋斗的小姑娘在大一便踏上了现实的社会,超强的责任心和追求美好的心让两个人压力三大。迫于无奈的樊琳因交不起学费而退学,与哥哥谷阳强住在一起。安静依然留在学校......看着听着身边发生的是,两人依旧不愿意屈服在这残酷的现实中,在爱情在友情在亲情中徘徊她们最终会怎样呢......
  • 一刻钟的爱情一刻钟的爱情莫凡|现代言情一对友情深厚的大学好友,在日久生情的中,经过漫长的时间磨合,终于走到了一起。
  • 警花难爱警花难爱苏岳后煜|现代言情他曾发誓给她一个美好的婚礼,告诉全天下人他爱她。可是,迎来的,却是他的分手。她发誓不再恋爱,可是心好像还是止不住……
  • 重生之歌声嘹亮重生之歌声嘹亮小点儿~|现代言情穿越到平行空间,变成一名艺术学院音乐系新生,写剧本、唱歌,一步一步成为最知名的“女王陛下”。
  • 偶然遇见他TF偶然遇见他TF希小玺|现代言情巧合使得他们和她们相遇,相识,是她们之间发生了许多的事情………
  • 雨风轻宁水静雨风停宁水定雨风轻宁水静雨风停宁水定苏梦玫|现代言情曾有人说过这样一段话:“任何事坚持十年,本身就是一种无与伦比的美丽。无论你此刻正被光芒环绕、被掌声淹没、还是你正孤独地走在寒冷的街道上被大雨淋湿,你要相信这个世界上一定有你的爱人。”夜幕低垂的夜晚,也许孤单寂寞的你会悄悄想起那个最先住进心里、曾给予温暖的人,但不论他/她现下在身边陪伴与否又或曾经带给你多少伤害,请坚信幸福始终由自己把握,那是开启幸福之门的唯一钥匙。我曾带着这样的信念与勇气等到一生所爱,也愿我的故事,能给你力量、引起你的共鸣,去找寻到那份专属于你的美好。
  • 重生之女配蹲一边重生之女配蹲一边萌萌萌个鬼|现代言情唐梨重生了,为了自己,也为了小鬼,活出不一样的人生
  • 痞子遇见妞痞子遇见妞懒薄荷|现代言情一个防狼踢却将自己踢进狼窝。她单纯的认为,以身体为代价的道歉足以让自己远离那头恶狼,但惹上他注定一辈子都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当腹黑男变身温柔哥,女汉子也hold不住啊!说是远离他,可是,可是奴家真的做不到啊!
  • 戒痕戒痕何小寒|现代言情[花雨授权]一份突如其来的巨额遗产,一场惊心策划的阴谋,将毫不知情的情侣一棒打散。再度相逢,被篡改的记忆是否能将前尘旧事重现?而两枚纹在无名指上的戒指,那些神秘的图案,是不是唤回记忆的惟一记号?
  • 最后:如旧一人最后:如旧一人你是我的药i|现代言情那天他的家人因车祸而离他而去没有人帮他就连安慰他的人也寥寥无几可就在这时。是他鹿晗对他说:“那个嗯我,你别伤心了我我会陪着你的。”从此他的人生有了希望因为那个人是他付出全身心爱着的人鹿晗。(此文为cp文主鹿勋副灿白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