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杂志 鸭溥娱乐官方

第5996章 无从解释

“做不到。”
  “那好,我们出去吧,如果我让你难堪,你不要恨我。”
  说完,妍萱自己走在前面,想着等一下出去之后应该如何在瑞王爷面前说“不”比较合适。
  “纳兰妍萱,等一下。”玄秦未动,似乎还想挣扎着改变既定的结果。
  “你改变主意了?”妍萱停下脚步,祈祷会是这个结果。
  “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你不肯接受我的理由?”
  算了,此刻的状况似乎只有一种可能会让他死心了,妍萱思量再三,决定撒个不算绝对谎言的慌,“因为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这个理由应该足够充分,可也足够伤人。
  “是在你梦中出现过的怪胎,对不对?”
  妍萱应该如何回答?说“是”吗?还是装傻蒙混过去?
  就在妍萱犹豫的时候,雅兰又出现了,还是带着些急促不安,“小姐,小王爷,很抱歉打扰你们,可现在又来客人了,老爷和瑞王爷说让你们先出去。”
  还有?还有完没完!“又是谁啊?很重要的客人吗?”妍萱不得不失控,说话又不能冷静了。
  “小姐,是荀王。”
  不想见的、不该来的都来,是怎样,赶来开会的吗?“玄秦,你不是说你会去和荀王说清楚的吗?为什么他也来了?”妍萱只能把气出在玄秦身上,谁叫他昨天那么信誓旦旦的说会搞定荀王的。
  “我还没来得及去呢,他来会是为何?”玄秦啊,恐怕是想用这个啥问题来麻醉一下自己吧。
  “还能为何!还不是和你一个目的!你们这些男人都疯了!天下美女多如云,为何都要盯着我不放!”现在知道烦是不是太晚了?这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的——或许也怨不了她,就像她说的“长的美不是我的错,眼神乱飘是我的自由,你们被勾引是因为自制力不够!”很不讲理的借口,可说的都是实话!
  “小姐,你要前去吗?那位荀王,看上去好凶,不比岳公子和小王爷温言细语的。”
  “我知道,雅兰,要不我们走后门出去?”不像是纳兰妍萱的作风——居然临阵脱逃?
  “那老爷和少爷又该如何应付?小姐,这不是好办法。”
  也是,怎么能做这么不负责任的事呢,“死就死吧,我们走,看他荀王到底能多霸。”妍萱无奈的做了个深呼吸,抬起头,饶有气势的走向前厅。
  玄秦却仍是不想动,或许是怕了,荀王来此一定不会好言相说的,他一定会用不讲理的手段强夺,即使妍萱不是省油的灯,恐怕也难逃噩运……
  荀王此时正在前厅的正位就坐,他看上去还是那么该死的冷静。刚才他已经对纳兰仲浙说明了自己的来意,现在妍萱出现了,他觉得有必要再用一样的方式重复一遍:“很抱歉,本王前来不是提亲的,或者你们可以说是抢亲也未尝不可。”
  妍萱看到了桌上摆着的琳琅满目的奇珍异宝,似乎看上去每一件都是价值连城,看来这位荀王还真是思想单纯,以为她爱夜明珠就一定是嗜宝如命的女人,居然如此阔气,大摆排场,可惜他错了,而且大错特错!
  “荀王,你不是想用这些宝贝把我买下吧?”已经火大到不行的妍萱已经是咬牙在忍了,实在因为不想给纳兰家惹麻烦,所以没有耍泼,不过语气上就不要指望她心平气和了。
  “怎么,你觉得自己不止这个价?无妨,你还想要什么,尽管说。”
  “抱歉,妍萱不是货物,不是商品,实在难以开价,王爷若是想买女人,还是另寻他处的好。”
  “本王既然来了,岂有空手而回的道理,相信昨晚之事你还记得,就算不是用买的,本王一样有办法把你抢去,你又何必固执,这样对你们纳兰家没什么好处。”
  成御和爹爹都看向了妍萱,原来昨晚妍萱和荀王是有故事的,可她居然只字未提,难怪荀王今日如此来势汹汹了。
  “如果妍萱没有记错的话,昨晚你好像什么也没得到,妍萱不知道荀王是怎么让其他人都屈服于你的淫威之下的,但是很抱歉,妍萱不是胆小怕事的女子,你吓不到我。”
  荀王的冷笑还藏在嘴边,这女人果然不是等闲之辈,她居然还敢提起昨晚让他难堪的伤心事,只可惜,她越是冲,他的兴趣就越大,她的无理和狂傲打击不了他,现在的他,似乎已经没有任何事可以将他击垮了!“这些珍宝,要不要收随便你,三日之内,你一定会乖乖住进荀王府的。”荀王好似在做最后的结案陈词,起了身,定定神,似乎已经把他要说的都说尽了,打算离开。
  “妍萱会期待的,看荀王到底打算如何做到。”冷笑嘛,谁不会,不能气到他,也不能输了气势。
  纳兰仲浙也好,瑞王爷也罢,居然都不敢出声,他们可能知道说什么也是无益,只好沉默作罢。
  荀王心里自然得意了,他笃定的相信,失去帝位无妨,除了这个,这世上再也没有他想要却得不到的东西。
  今天的事情似乎注定不会以安宁的方式结束,至少在荀王以为事情尘埃落定之时,却又来了意外——
  “圣旨到。”这,是皇宫里公公的怪异声音。
  这回,妍萱也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她只看到大家都跪下了,就连趾高气扬的荀王也不例外,尽管她自己是绝对讨厌对除了长者之外的人下跪的,但还是做了个样子。
  “纳兰仲浙听旨,纳兰仲浙之女纳兰妍萱为本届备选之秀女,着即刻进宫,钦此。”公公的高半拍声调就说出这一句来。
  “谢主隆恩。”纳兰仲浙行礼谢恩,心里一块大石头总算落了地,这下好了,妍萱不用嫁到瑞王府去了,也不必担心她会被爆烈的荀王抢了去,只是如今离秀女进宫的日子尚有半月,为何这么巧就改在今日呢?
  爹爹是放心了,妍萱可就糊涂了,进宫?秀女?这些事怎么从来没有对她提起过?“爹爹,这是怎么回事?”
  “妍萱,新皇继位,广征秀女,为父确实为你在秀女册上报了名,为父是想过些日子再向你一一说明的,却不曾想到这么快就出了圣旨,瑞王爷,荀王爷,纳兰仲浙未先说明,还请恕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