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两性 幸运28评测网

第5690章 闹事

“属下参见太子殿下!”安护卫恭敬道来。
  “退下吧!”他可不想有人打扰他和小越越独处的时间。
  屋内又剩下两人后,杨睿泽不嫌麻烦的再次开口问道:“小越越,是不是又有好玩的了?”
  “你刚刚不都是听到了吗?”凭他内力,岂会听不到刚刚他们的对话。
  杨睿泽邪邪一笑,“我这耳朵,有些时候会变得迟钝的。”
  “那你的耳朵现在是迟钝还是灵敏?”
  “有你在,怎么可能会迟钝。”杨睿泽一个转身,直接来到慕容越的身侧,热气直接吐在那小巧的耳垂上。
  “表哥,别忘了,我是你的表弟。”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是在培养我们的兄弟之情啊!”杨睿泽魅惑笑道,语气充满了邪恶,嘴角上的笑意也极其的诱惑,此时的他正在诱惑着某人。
  随着那张妖孽的脸越来越靠近,慕容越的身子也越来越往后退,可惜她忘了她是坐在靠背椅上,忽的,椅子一翘,就在她的身子往后摔时,一双有力的手正好接住了她。
  某人的笑容立即绽开,极其暧昧的说了一句给予他人无限遐想空间的话,“小越越,我会等着你长大。”
  慕容越闻言后,身形快速一闪,她的身子已经离开了杨睿泽的怀中,也在那一瞬间,慕容越快速调好刚刚加速跳动的心跳声,只见她微微整了整衣衫后,开口淡淡说道:“兄弟情不是这样培养的。”
  “我当然知道。”杨睿泽慵懒的坐在慕容越刚刚离开的靠背椅上,他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和她培养什么兄弟情,他要的是其它的感情。
  “明天是慕容修的大婚,想必太子应该会感兴趣的。”慕容越抛开刚刚所有的一切不可思议的想法后开口说道。
  “小越越,你放心,我一定会让那些欺负过你的人付出代价。”杨睿泽难得正经的说道,不过随着话音落下,脸上又挂着一抹邪恶的笑容。
  慕容越只笑不语,有雪国太子的相助,想必她在收网时会更加顺利才是。
  “小越越,为了表示我对你的心意,我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
  “呃?”
  “就当做我向你示好好了。”杨睿泽也没有过多的解释,而是直接起身横抱起慕容越的身子快速的离开厢房,离开府院,“小越越,你可不要过于激动,在我的怀中一味挣扎,掉下去我可不负责。”
  听闻后,慕容越便乖乖的,没有继续挣扎,原以为经过前些日子的修炼,她自认为自己的轻功修为已经算是不错,但在他的面前,她就显得小巫见大巫了。
  他的功力到底有多深厚?就算他从小习武,内力最大也只是十多年,可她怎么觉得,他的内力至少在二十年以上。
  不知过了多久,耳边传来一股热气后,她猛然清醒,心中暗自懊恼着,她竟然在他的怀中差点睡着了,耳朵顿时红了起来。
  杨睿泽低头看着怀中有些犯困的人儿,他本想好好调戏一番的,可惜……哎,摇头叹一口气后,魅惑一笑,“小越越,再不醒我的礼物就会没了。”
  慕容越站直身子后,四处环望了四周围,这是“娘”的陵墓附近,再走十几步,前面就是娘的陵墓,杨睿泽干嘛带她来这,而且还说什么礼物。
  经过上次的事后,慕容越便决定将“娘”的陵墓转移地方,只是,这会杨睿泽带她来这里做什么,不过疑问虽疑问,脚步还是缓缓的往前走去,竟然来了,她自然要去看看“娘”。在她没有查清前,她还是要继续将那“娘”当成她的娘。
  刚走几步,慕容越远远便看见一道背影站在娘的陵墓前,而且脚步就摆放着娘最喜欢的小黄菊。
  而那身影也察觉到身后有来人后,但他并未转身,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雪国太子,直接说你的目的吧。”
  皇上?慕容越拧了拧眉头,她刚从小黄菊那查到皇上,这会杨睿泽便已经将皇上约来这里,而且还是娘陵墓这里,她不得不称赞他的速度快。
  这就是他说的礼物?
  杨睿泽淡笑不语,但眸底的表情已经告诉了慕容越,不错,这就是我送给你的礼物,喜欢吗?
  宫英云察觉到身后的异样后,转身看到来人后,情绪没有多大的变化,语气还是一如既往的淡然,“你也来了。”
  “下官参见皇上!”
  “恩,起来吧!”宫英云轻声问道:“是你将你娘的陵墓转移到这的?”那日之后,他再去时,便发现她的陵墓已经不在,他便立即下令调查,第二天他便收到雪国太子送来的邀请函,上面提到想到见到瑰丽公主杨欣的陵墓,便在今日的这个时候来到这个地方。
  不管是真是假,他都会来,只因为他不能让她死了也没有一个安定的地方。
  “是。”
  “你对朕之前的安排不满吗?”
  “没有。”
  “那你还……”
  慕容越出声阻断宫英云的问话,“皇上,这小黄菊是皇上带来的吧!”
  宫英云不语。
  “下官还知道,在冷宫的后院种满了这种小黄菊。”
  “你调查朕?”一丝的怒气从宫英云的眸间散开。
  “下官并非是要调查皇上,下官只是在调查是谁让娘死都不能得到安冥,竟然开棺挖出她的尸首又给予鞭尸,这是对娘的侮辱,如此狠毒之人,下官定要揪出来。”小小的双手紧紧拳握着,眉宇间散发着一丝丝的怒意,不过很快都消失散去,取而代之的是冷静。
  “什么?”宫英云一愣,眼眸尽显愤怒,眸底甚至还闪过一丝的戾气。
  “下官不是对皇上对娘的安排感到不满,下官为了确保娘的尸首不再受到凌虐,只能将娘的陵墓转移。”宫英云的情绪慕容越全看在眼底,同时也让她确定了,那个鞭尸之人并非是皇上。
  “陛下,当初贵国提出让瑰丽公主前来封国联姻,可是这会不明不白竟然死去,而且死后还受到如此的侮辱和凌虐,本太子绝对不能坐以待毙,本太子定要揪出那狠毒之人,希望陛下到时勿要加以阻拦。”杨睿泽不容质疑的冰寒说道,他身上的冰冷坚定气息告诉宫英云,他绝非只是说说,而且从他坚定的眼神中,似乎他已经知道是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