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家居 神彩lv

第5351章 一招比一招恐怖

天命不在你那边!
  程鹏这句话说出来,偌大的校军场上鸦雀无声,静得犹如半夜的乱葬坟一般。
  按说这话十分荒谬,轩辕剑在多尔衮手上,天子龙气、帝王之象已经出现在天空中,这位摄政王便是现在宣布登基称帝也没谁能多废话。
  但程鹏便是如此说道,理直气壮,理所当然,气势十足。
  虽然此刻他被千军万马围困,怎么看都是必死之局,但他的气势却不仅没有衰落,反而不断高涨,竟丝毫不比大军合围之势逊色!
  “力压千军,盖世无双!”点将台后面的一个头发花白的清军老将眼瞳猛地紧缩,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说道,“这气势我见过!当年的李成梁就是这样!”
  这老将的话音很低,可至少点将台上的清军诸将都能听见。正准备怒斥程鹏的多尔衮闻言,不由得激灵灵打了个哆嗦,骨碌一声把色厉内荏的狠话吞了回去,边帅李成梁当年纵横辽东四十余年,立头功一万五千次,拓疆近千里,他活着一天,女真各部便不敢言反,莫说多尔衮这小辈,就算是智谋勇力都一时之冠的他老子努尔哈赤,也要等李成梁死了之后才敢嚷嚷什么“七大恨”
  虽然李成梁已经死了快三十年,但他的威名依然如雷贯耳,诸如多尔衮之类,从小都是听着李成梁的恐怖故事长大的,此刻听到那老将的惊呼,顿时想起了童年时代的恐怖记忆,一时间连小腿都在发软,哪里还敢说半个字!
  程鹏的声线有些低沉,隐隐有几分浑厚的感觉,此刻贯足了真气大喝,便如同将大号电子音响的低音炮调到极点一般,声音低低的却带着强烈的穿透性,周围的清军听在耳朵里面,震在脑袋里面,仿佛心中有一面大鼓,正随着他说的每一个字而用力猛敲,一声声震动心神。
  面对这种情况,纵然是最勇敢的猛士,一时间也被惊呆了,连半个字都说不出来。
  主将不敢开口,士兵开不了口,于是寂静到只能听见风声的校军场上,便响起了程鹏的第二句、第三句话。
  当程鹏说出“洗干净脖子受死吧”的话语,清军之中那些懂得“观气”的人们,便赫然看见他身上腾起一股凛冽杀气,化作一道白虹直冲云霄,荡开厚重的天子龙气,激荡得天上的黄云如同狂风之中的旗帜一般抖个不停,仿佛是畏惧他的气势一般。
  “斗志冲霄汉,杀气化白虹!”点将台下,一个来自五台山的头陀面色大变,低声嘟嚷,“不吉利啊!这是妨害天子的刺客之气啊!”
  虽然那头陀立刻便知道说漏了嘴,悄悄躲了起来,但已经让很多见到天子龙气而欢欣鼓舞的异能之士清醒过来,暗暗萌生了退意。
  天生万物,必有生克。天子龙气乃是至高无上的帝王之象,有百灵相护,万法不沾。多尔衮既然已经得了天子龙气,那便是天下气运所系,莫说寻常的练气士,便是昆仑峨眉的仙人们也奈何他不得,但程鹏的刺客之气却恰恰是这天子龙气的克星!
  天子一怒,伏尸百万,流血千里;匹夫一怒,伏尸不过二人,流血不过五步,但却足以让天下人换上丧服。因为这匹夫杀的那两个人,一个是他自己,一个便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天子!
  程鹏杀气上涌,化作惊天白虹,震动天子龙气,点将台上的多尔衮立刻便有所察觉,只感到心中一阵悸动,仿佛有极大的凶险就在眼前,一时间手足发软、心口发凉、眼前发黑,身子抖抖索索几乎要摔个跟头。
  这当真不能怪他胆怯,昔日横扫六合、气吞天下的祖龙赢政尚且被刺客荆轲吓得满朝堂上蹿下跳仓皇逃命,被刺客高渐离吓得一辈子不敢接近东方六国的人,被刺客张良吓得一病不起呜呼哀哉……和秦始皇比起来,多尔衮又算得了什么?面对补天阁阁主的凛冽杀气,他能够勉强站住,不转身逃跑,已经很不容易了。
  好在多尔衮手下毕竟有那么一些不要脸而且不要命,最重要的是蠢到不知死活的帮凶,好歹能替他帮衬一二,只见一个五官端正、相貌帅气、足以去任何正剧里面扮演男一号的汉人老者上前一步,大声喝道:“大胆逆贼。”
  “呸!”程鹏直接一个字就将这名叫孙之獬的家伙预备吐出的长篇大论喷了回去,他略略抬头,冷冷地看着那被自己一声怒喝吓得脸色发白的老汉奸,厉声骂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跟我放肆?”
  “滚!”
  这一声大喝之中,他不仅又灌注了先天真气,更将心中杀意毫无保留地释放出来,顿时一股冰寒真气蔓延出来,将他脚下一大片地面覆盖了洁白的冰霜。
  首当其冲的孙之獬不过是个寻常文人,只会一些吹牛皮拍马屁挖空心思讨好主子的伎俩,哪里吃得消程鹏自千军万马之中磨砺出来,又得到了补天阁刺客宗师真传的杀气?顿时吓得两眼翻白,嘴唇乌青,手脚哆嗦个不停,约摸两三秒钟后,忽的一声闷响,官袍之下霹雳啪啪流淌了许多臭不可闻的东西,随即嘴角也吐出夹杂着黄胆汁的白沫,然后便硬邦邦直挺挺地倒在了拉出的污秽之中,没了气息。
  他居然就这么被程鹏一声大喝给吓死了!
  一声吼死了多嘴的孙之獬,程鹏又将冰冷的目光投向脸色苍白如纸的多尔衮。
  这次不用他再说什么,已经回过神来的多尔衮便不顾一切地惨叫起来。
  说来也巧,多尔衮惨叫的台词和几十秒钟前清风宫会长叫嚷的却也差不多。
  “有刺客!救驾!救驾!”
  他的声音委实太过惨烈,听起来不像是刺客还远远地在点将台下,而像是刺客已经站在了他的面前,揪住了他的衣服,正提着淬毒匕首要给他来个透心凉一般,不,那个不怎么容易理解,更好理解的比喻是恰似浪荡阔少在赌场欠了一屁股的烂债,被债主押着回家拿钱的时候却看到老爹老娘已经被气死,家中族长将自己扫地出门,而身后几个彪形大汉则不怀好意地说着诸如“让这家伙卖屁股还债”之类的话语。
  总之这一声戚戚惨惨切切的尖叫成功地唤醒了被程鹏气势所摄而不敢妄动的清军士兵们,让他们回过神来,想起自家主子现在性命垂危,正需要忠勇小弟抛头颅洒热血充当人肉盾牌,于是便齐刷刷地大吼一声权作壮胆,乌压压一片犹如洪水来临之前忙着搬家的蚂蚁一般杀向程鹏。
  程鹏冷笑一声,摇摇头叹道:“看起来……咱们被小瞧了呢!”
  “这样最好,我宁可所有敌人都小看我。”刘玄笑着应答,“到那边的距离有点远,我来帮你打通第一段路!”
  话音未落,他便微微弯腰,整个人犹如出膛的炮弹一般冲了出去,正冲向密密麻麻涌上的清军士兵。
  一方是数量成百上千、等级最低为三星的清军精锐,一方是孤零零孑然一身的四星巅峰武术家,看起来胜负似乎是一目了然的事情。不仅后方的清军将领们面露冷笑,清风宫的众人还哄堂大起来来,嘲笑刘玄的不知死活,便是连程鹏这边也有人露出了惊讶和担心的表情。
  可事情的发展迅速让绝大多数的在场观众大吃一惊。
  面对着来势汹汹的大队清军,刘玄当冲锋之势达到极限的时候,双手便猛地一分,顿时无数掌影以他的双肩为中心一起爆发,化作两道由数不清的掌力组成的浩浩荡荡的铁掌洪流,刹那间仿佛他的双臂已经化成了两枚巨大的羽翼一般,呼啸着扫向大队清军。
  刘玄出身的世界名叫“北斗神拳”故事里面有北斗、南斗两派拳法,北斗神拳由一个门派世代相传,南斗圣拳则分裂为一百零八个派系。刘玄从师于南斗六圣拳之一的仁星修武,原本练的是南斗白鹭拳,但他学完了修武的武艺之后,并没有按照南斗圣拳的传统去挑战各派,试图将一百零八派拳法合一,而是不断追求更高的境界,以自身的武艺衍生出了一个个新的流派,最终在和南斗圣拳最强者圣帝沙奥萨决斗时,以自创的南斗一百零八星拳法击溃了沙奥萨那居于传统南斗一百零八派之巅的凤凰拳,威震天下。
  他平素不甚出名,是因为他把绝大多数的时间和精力都用在练武和指导新人玩家方面,很少去做什么任务,也从不争名夺利,隐然有大贤避世之风,所以虽然本领高强,却除了每过一段的系统十大高手公告之外,从不在世人面前显露。
  但此刻他全力出手,爆发出的气当真犹如天神下凡一般,令所有人为之侧目!
  狂风呼啸,掌影如雨,轰击声和惨叫声连声一片,而他的身影却仿佛毫无阻拦一般直接冲入大队清军之中,将所经之路和周围一大片的清军打得东倒西歪,溃不成军。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便为程鹏在犹如泰山压顶一般冲杀过来的大队清军之中打开了一条血路!
  什么叫千军辟易?这便是千军辟易!
  看到这一幕,冷笑的、怪笑的、嘲笑的……各种笑声仿佛被捏住了脖子的鸭子一般戛然而止。
  盛夏炙热的空气中,除了滚烫的杀气之外,便是多尔衮声嘶力竭的大叫。
  “救驾!救驾!救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