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williamhill中文

第7419章 堕落圣骑士的传说

“恩?!”三个人全都不悦的看向了陈友谅,瘦一点的男人同样用着蹩脚的汉语,问道“你是什么人!”
   陈友谅挠了挠头,说道“你连我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就跟我说明教弟子下跪,那你跟谁说呢?对驴弹琴?”
   “你说什么!”瘦男人一挥手中圣火令,指着陈友谅喝道
   “我说,你们三个里面有没有会说人话的,出来一个,没有的话,就劝你们回去吧,我们听不懂。”陈友谅摆了摆手,笑道
   “大胆!”那个女人眼睛一立,用纯正的汉语说道“你是何方鼠辈,竟敢如此跟我们讲话!”
   陈友谅微微一笑,正打算说话的时候,忽然就听谢逊沉声问道“三位到底是何方高人?手中为何有我明教的圣火令?难道是我明教兄弟?若是明教兄弟,谢某应当认识,但三位的声音,谢某从未听过,可否告知谢某三位的身份?”
   女人淡淡一笑,问道“金毛狮王谢逊,我问你,明教源于何土?”
   “源起波斯。”谢逊答道
   “不错,我们三人便是波斯总教风云月三使,我是辉月使。”然后辉月使指着那个胖一点的男人说道“这位是流云使,那位是妙风使。”
   “原来是波斯总教风云月三使驾到,未曾远迎,还请海涵。”谢逊拱手说道
   辉月使淡淡笑道“谢逊,前任姓石教主不肖,将圣火令遗失,近日有我等取回,见圣火令如见教主,谢逊,还不跪下听令?”说完辉月使又看了看站在众人身后的金花婆婆,嘴角闪过一丝冷笑,道“那位应该就是紫衫龙王黛绮丝了吧?难道你也要违抗教主令喻?还不下跪!”
   黛绮丝虽然害怕波斯总教,但是在她的骨子里,还有着明教圣女,四大护教法王之首的那股傲气,哪能允许这么一个乳臭未干的丫头,跟自己这么说话,当即冷喝道“哼!就算是阳教主在世,也不敢如此对我说话,你好大的胆子!”说到这,黛绮丝眼中寒芒一闪,纵身就要冲上去。
   “哎!”陈友谅在黛绮丝冲到自己身边的时候,一把抓住了黛绮丝,笑道“紫衫龙王,干什么这么着急啊?稍安勿躁,稍安勿躁。”
   “你放开我!”黛绮丝愤怒的喝道
   陈友谅微微一笑,正打算要说话的时候,忽然就听到对面辉月使的冷笑声响了起来,道“紫衫龙王!你可知道我们今日前来便是捉拿你!既然你不肯乖乖听话,就休怪我心狠手辣了!”
   话音一落,辉月使疾速冲了过来,那速度可比黛绮丝的速度要快的多了,黛绮丝一怔,刚想要抵挡的时候,忽然就感觉到胳膊上一阵大力传来,黛绮丝连忙往旁边一看,只看陈友谅满意的笑了起来,一把将黛绮丝甩到了后面,自己则挡在了辉月使的面前。
   “找死!”辉月使一手高举圣火令,直冲陈友谅命门而去。
   当圣火令临近陈友谅面前时,陈友谅快速伸出左手一挡,手中运起太极拳,顿时将辉月使的劲力化解,将圣火令甩到了一边。辉月使神色一惊,连忙一个翻身,另一只手的圣火令打向陈友谅的下盘。
   陈友谅微微皱了皱眉,纵身一跳躲过了辉月使的攻击,在越过辉月使头顶的时候,一掌劈向辉月使的天灵盖,可是辉月使突然一个下腰,躲过了陈友谅的攻击,紧接着就看辉月使小蛮腰一扭,整个人的方向就转了过来,又一次攻向了陈友谅。
   “哎哟,别说,这辉月使的武功还真够奇怪的,我就没见过人攻击上盘的同时,能够转身攻击下盘,连弯腰的动作都没有,躲天灵盖的攻击还能下腰躲,转身还能用腰力强行转身,他们波斯不会把舞蹈当成武功了吧?”陈友谅一边抵挡着辉月使上下其手的攻击,一边暗暗惊讶道
   转眼间已经过了五十多招,可陈友谅自从躲过那次下盘的攻击之后,就再也没躲闪过一次,每次都是用太极拳化解了辉月使的攻击,辉月使也是暗暗心惊,她可从来没有一次被人这么轻松的卸掉攻击,五十招,竟然没有让他移动一步!
   这时候妙风使,流云使也感觉到不对劲,纵身一跃,冲了上来,手中圣火令顿时飞出手,冲向陈友谅。
   陈友谅微微一笑,双脚这才离地,螺旋飞上了空中,躲过了二人圣火令的攻击,但是他们似乎已经配合了很多年似的,只见辉月使圣火令也随之飞出手掌,两根圣火令撞在了飞过来的那两对圣火令上,而那圣火令就好像是有了生命一般,笔直冲上高空,攻击空中的陈友谅。
   “友谅!接剑!”就在这个时候,赵敏将倚天剑抛向了陈友谅。
   陈友谅接住了倚天剑,将它从剑鞘中拔了出来,就在圣火令快要打中他的时候,太极剑骤然发动,陈友谅手中的倚天剑忽然好像变成了无数把,倚天剑飞速的在陈友谅的周身飞过,将陈友谅的全身包裹在其中,形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旋转剑雨,将陈友谅保护在其中。
   “砰”的一声巨响,六根圣火令撞在了倚天剑的剑雨上,被毫无悬念的弹了回去,风云月三使虽然惊讶,但是手上却没有慢,三人双掌反手一推,内劲冲击在圣火令上,圣火令再一次冲向了保护盾,似乎非要将它撞破不可。
   可是接连撞了几次,剑雨非但没有被撞破的迹象,而且倚天剑的数量还越来越多,在剑雨的后面,又出来了无数的倚天剑,开始在陈友谅周身的上空盘旋了起来。
   虽然看起来形势对陈友谅一片大好,但是在下面看着的赵敏等人却是心急火燎的,赵敏以为,现在陈友谅迟迟不发动攻击,就是因为圣火令的攻击实在是太频繁,而且三个人站在三个对角,几乎完全没有破绽,如果不打破一个的话,陈友谅绝对没有脱身的可能。
   赵敏咬了咬牙,看到周芷若身边的佩剑,一把将剑拔了出来,纵身一跃,快速的冲向了离她最近的辉月使。
   辉月使一惊,连忙将圣火令收了回来,双手圣火令在赵敏的剑身上一敲,顿时破了赵敏用出了玉碎昆钢,赵敏返身一刺,一招人鬼殊途直冲辉月使的胸前,但是辉月使早就料到她有此一招,快速的一转身,躲过了赵敏的攻击,紧接着辉月使冲到了赵敏的身后,双手拿着圣火令,夹住了赵敏的双臂,让赵敏的双臂动弹不得。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陈友谅透过剑雨的缝隙看到这一幕,而与此同时,赵敏也看向了陈友谅,二人的眼睛一对,赵敏狠狠的咬了咬牙,手中长剑一转,冲着自己就刺了过去,叫道“我要跟你同归于尽!”
   “敏敏!不要!”陈友谅看着赵敏用剑刺向了自己,疯狂的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