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求书
联名卡
第107章 彩结

可能经过那次入闯,北启皇帝也不大喜欢顾七,迟迟不召人入宫,顾七也不恼趁着几日清闲加倍练剑,夏风炎热晒得脸颊通红,树梢一动,顾七轻皱眉收回剑往上一看,树上没人,三秋轻摇,面色平淡,风吹过来了,顾七抿嘴过了许久才略显神色,叹了一口气,说了句“胡闹”

顾七抬头看这湛蓝的天,这四角一方天地闷得人能看出花来,白墙上插着一枝杈上头绑着红布,顿了下,想来那劳资物对他十分重要,想了一会儿,眯了眯眼缓解略微酸涩的眼睛,抚了抚三秋,轻声道:“出去玩,来不来?”

三秋狂抖,显然欣喜若狂,顾七心情好了些,把剑别在腰间召出八若,三秋抖抖,顾七笑道:“没小家伙不行啊”

住在这几日发现,宫里的人大多按部就班从不随意串宫门,这也成了顾七的心,若是让人知道这院子里的人突然没了,会是一件棘手的事,而且好像没有穿小裙裙了,好气!

夏日炎热,知了不停的叫,顾七骨子带寒不怕这热反而有些舒服,暖化皮里的寒气,人也带着温柔了不少,青衫蹄兰娇挂,人是最喜有脆响的东西发间步摇轻晃,细碎光亮看着清凉,许是走到了大殿前的浮雕时若有所感往后敲了敲那金碧辉煌的殿门,万般惆怅,半垂着眼,抿嘴不语。

北启皇帝处理好政务,随后出了大殿,先前散了一众大臣,这空空荡荡的大殿也更着没了生气一般,看见顾七北启皇帝是愣的,顾七半侧着身子,一身素衣,唯发上钗着一支步摇,依旧是那般清冷,直到顾七回了神再看大殿也是一愣,两人顿步在上下几千玉阶,明明不是隔着千山万水,却像永远无法到达尽头,北启皇帝迈出一步,却看顾七淡淡看了一眼眼里没有那分情涩,冷冷的扭头就走。

北启皇帝慌了,正想说话后又意识到什么拍了拍自己的脸有些懊恼,招手之间,似乎什么也没有,顾七脚步却是一顿有些恼意更是加快了步伐,虽一路没有人拦着,但不详的预感越来越清晰,思量一下指尖轻敲八若,出了宫门,人群渐多,顾七趁此隐入人群一挥八若匆匆做了个清秀小生,不知是哪儿在招亲,人挤得慌顾七往后探转头便被红绸蒙了眼,略微粗糙的质感磨着顾七的眼皮有些不舒服,顾七微抿嘴不适的皱起眉头,扯下红绸,刚走几步便被一把扯过去,那人把顾七扯到小巷握住顾七的口鼻,外头的吵闹声还在,顾七眨巴了一下眼睛看着他,上一次见面还在陵川,本着一枚药单隐藏身份进拍卖行却不料总是被此人识出,这人便是百里,一双瞳目微恼看着百里,清澈的眼瞳倒映着百里玩笑的脸庞,百里抵着顾七一只手在墙上,眼中笑意若起,后而道:“怎么想到来这儿玩了?”

“阴魂不散”顾七皱着眉头,冷冷说道。

百里不在意,另一只手轻抚顾七的脸庞仔细瞧了瞧这次的模样,笑了下,点评说:“好一个郎君”

那山上的老树的枝丫已经很长了,上面挂了许多有情人的期盼,红绸茂密啊,落了那一丛胭脂花,掉满了大街小巷,顾七抿嘴扭头不想理这人,有些许花瓣落在发间,百里的眼神如此柔和,耐心的一点点拂去,百里说:“要不要去月老庙,听说很灵”这话声音实在太飘了,更像是喃喃自语。

顾七半靠着青墙,姿势有些慵懒,不像平日肃穆,听到话想到了某人,嘴动了动有些意动,百里忽的撒手双手举起一脸无辜,笑道:“不去那就算了”

百里一息转身,衣袖便被拉住,百里笑了笑,只听背后的顾七别扭道:“哎!”

顾七顿了顿又怕这不太礼貌,又接了句“别,我想,我想”

百里“嗯”了一声,反手牵过顾七的手慢下步伐走下青石板,顾七许是没想到百里会拉自己的手一时间竟没有反应过来,直直过了许久,眼里怔然了一会儿,空下的那只手微蜷看样子是要抓住什么东西,后来,顾七问了“你是怎么每次都认出的?”

街上的人很多,百里牵着顾七去了桥上,桥叫做长仁桥,走上去的时候,顾七瞧了桥下堤岸一处,愣了下,突然道:“花灯?”

“花灯?还要过几日呢”百里听顾七突然说道,接下这句话,拉紧了顾七的手,上山的路多年已经很崎岖了,但上去的人还是依旧多,每人脸上或抿嘴浅笑,或星眸渐起,亦或轻蹙脚步匆匆,脚腕绑着红带,这几千石阶真是长啊,像走人的一辈子一样,到半山腰顾七停下脚步往山下看,艳丽的彩布横布在整座城中。

月老庙香火鼎盛,顾七抬头看着那月老像,手中牵着几根红线,微张口似有什么话要说,那天上人间,几番逍遥,顾七长睫颤了颤,温和含笑亦如曾经虔诚跪在月老像面前,双手合上,心中默念:“我有一位心上人,生得是玉树临风,我想要求他好,也愿他能好生往后看一看,我所等依旧,所求依旧,安好余生,与卿依旧”顾七垂头眼里黯然,轻喘一口气,提起衣摆起身又看了看月老像,这缘分缘分要多少年才修得好好,顾七转身正要向庙外走去的时候,草草往旁扫了一眼,踏出门槛忽是一愣,甩开百里,脚步急促跑进月老庙那人却没了踪影,顾七脚步一顿扯着百里的衣袖紧张道:“你方才,你方才,有没有看到那卜卦的老人?”

“哪儿有什么老人?”

顾七眼神闪烁,不对,不对,再度跨出门槛,山上起了风,老树上红带的铃铛一声声入耳,可那匆匆一阅的人早就不在,红带飘着寄满期盼,顾七想:“那人许是哪儿的蠢贼,不然怎的如此让人气恼”

她啊,求得一处红绸,几千玉阶,步步求得都是你,而你只是错过了她的一些许小小的悲伤,其余手腕都不落下的。

同类热门
  • 大荒妖女传大荒妖女传扬苏杭|幻情学霸剩女穿越到了传说中神话纪元的起点-大荒,沦为最低贱的奴隶。山中的妖魅,海底的鲛人,凡人和神魔,都逃不开爱恨情仇的纠缠。红鸾星动,命运的星轨在此交汇。刚烈的战神似火焰般燃烧的追逐,温润如玉的太子如沐春光般的爱慕,亦正亦邪的大荒至尊深渊般致命而神秘的吸引,她该如何抉择?因为她,一念成魔,破军再世,大荒血流成河;因为她,帝王散尽佳丽,后宫空无一人等她归来;因为她,万世宿敌陷入相爱相杀的挣扎。世间安得两全法,不负如来不负卿。她一步步接近那个颠覆大荒的千年秘密,看凡人弱女子如何主宰乱世风云?
  • 朱泪砂朱泪砂公子无厝|幻情也许一切的一切,在一开始就错了,只是世人早已习惯了将错就错,这天下,哪有真正的和乐,只是人们习惯了繁华的景象。乱,只等一个契机。当第十三颗命星归位,凤凰帝星之眼睁开,天下开始一统。她是天命凤星,亦是红妆佳人,奈何天意弄人,身不由己,女扮男装,只为护得一府周全。她亦是南野最尊贵的嫡皇长孙,一朝回京风华天下。凤凰终会笑傲九天,奈何高处不胜寒,繁华过后,究竟谁能与她睥睨天下。
  • 今天也要降妖除魔今天也要降妖除魔我是刘刘囧囧|幻情捉鬼少女屠献献抓鬼途中悄然穿越,来到个异界大陆。秉承着师傅留下的奉献精神,举起桃木剑沿着鬼怪踪迹就是一路的降妖伏魔。 捉鬼途中又意外救下个寡言的俊俏少年郎,他不置一词,屠献献反而对他兴趣更甚。 “道兄,姓甚名谁啊?”“……”耳边蝈蝈叫声嘈杂,屠献献眯眯眼灵机一动“吱吱?好名字!”那边林游山一脸的黑线。 俩人时而吵闹时而不着调的替天行道的日子开始了。与此同时,这片大陆也有什么在悄悄苏醒着……
  • 嚣张君王妃嚣张君王妃LT猫|幻情凤家出了个三小姐爹娘不在,上有爷爷奶奶疼爱,中有伯娘婶娘怜惜下有两个哥哥宠爱但是……她是个不折不扣的懦弱废材!一场意外穿越凤家出了个三小姐爹娘不在,上有爷爷奶奶教导,中有伯娘婶娘教育,下有两个哥哥宠溺但是…她是个不折不扣的变态!炼神器,炼神丹,御神兽素手掀翻异世大陆!皇室君家出了个不是皇室血脉的闲王深受皇帝宠爱是个病残王爷……
  • 闻妖闻妖乌冬x|幻情他是坚定无产阶级斗争勇士,素来不信什么妖魔鬼怪之说。奈何碰上了借口他身上有她师傅味道的她,从此被迫闻妖无数。
  • 废材来袭:抢个公子当相公废材来袭:抢个公子当相公一度光华|幻情一朝穿越,偶遇倾国倾城大帅锅,化身饿狼,将人扑倒。某帅锅:饿了吃饭。某无赖:不要,吃饭多不好吃,吃你多好!嗷……某帅锅:阿明,拿骨头,有人饿了。某无赖看着面前的一盘骨头,无语问苍天ing
  • 极品狂妃,妖孽么么哒极品狂妃,妖孽么么哒浮欣若予|幻情当冰冷如谪仙的他遇上腹黑耍宝的她,“师父,说好的冰山大美男呢,怎么变成撒娇纠缠求带走了?”
  • 我老婆是冷冻人我老婆是冷冻人秦书静|幻情他,是世界闻名的医学研究学家,专门拿活人做冷冻实验;而她,是冷冰了千年后苏醒的古代人,天真善良、毫无心机。两人一开始的相遇,就是因为他的别有用心,她依赖他、信任他,对他言听计从,将他当成自己生命中的贵人,却不曾想到她只是他眼中仅供实验的小白老鼠,每一次抽她的血,都是为了提取所谓的数据,而她却傻傻的相信他是为她的身体着想,帮她体检。
  • 神授君权神授君权迎霞|幻情这是一场撕裂黑暗,迎接光明的战斗。这是一场注定艰巨而漫长的战斗。新书,弱小,求收藏
  • 龙菲学苑龙菲学苑雾中翘楚|幻情魔法师,骑士,杀手,这里是一个充斥着神秘与炫丽的世界,被尘封千万年的纯洁苏醒,命运牵绊两世,记忆与真相终于浮出水面。人类女孩赵小屋只是一个平凡的人,但是拥有最特殊赋予的她在极乐世界危机重重,为了保护体内的圣洁之石,一边寻找能够帮助她脱离极乐世界的男人,在那里展开她的奇异征途,尽管要面对无数的讽刺与蔑视,但她依旧不会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