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客,你好!登陆/注册

第161章

白嬷嬷勾起一抹冷笑,不以为然的说道:“在王府里能生存下去的女人,又有哪一个会无欲无求,不过是作出一副清高的姿态来罢了。”

“白嬷嬷此话说的没错,王府能容得下各类的女人,却最容不得清高之人。”宫嬷嬷抬头附和道。

萧嬛挡开白嬷嬷又要为自己按揉额角的手,温声道:“嬷嬷歇着吧!我好多了,你跟宫嬷嬷拿个软墩坐到我身前来,跟我说说话便是了。”

白嬷嬷与宫嬷嬷向来都是极有规矩的人,便是萧嬛这般说,依旧不肯坐下,只站在了萧嬛的脚下。

萧嬛颇有些无奈的勾了勾嘴角,让漓纺搬来了二个小软墩,又劝说了一番,这才让二人听了话,坐在了萧嬛的脚下,却仅沾了半个位置。

“二位嬷嬷觉得李侧妃是想找我说些什么,若是真有话要说,为何不见她来我这钟灵阁。”这是萧嬛最是疑惑的地方。

宫嬷嬷斟酌片刻,缓缓的开了口:“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早先也不见她如此,自知晓您有了身子后,她才作出这幅姿态来,指不定心里存了什么腌臢的念头,这才想把您引去她的院子。”

“我若真在她的院子出了事情,她有一百张嘴也是说不清楚的,莫说五爷与母亲饶不饶得了她,便是王爷为了给我一个交代,也不会轻饶了她去。”萧嬛轻摇着头,不相信会李侧妃会这般愚笨,她便是想动手也绝不会让人抓住如此显眼的把柄。

“夫人也不必想这么多,左右您在院子里呆着,她们便是想近身亦是近不得的,只要咱们把院子守住,任谁也伸不进一只手来。”白嬷嬷为了宽萧嬛的心也只能捡着好的来说。

“不,李侧妃的行为就像一根针,总是扎的我不舒服,若弄不清她的意图,只怕会有后祸,毕竟,只有天天做贼的之人,却无天天防贼的道理。”萧嬛轻声说道,猛的直起了半个身子,总觉得她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

白嬷嬷被萧嬛的举动吓了一跳。又见她一双手紧抓着衣襟,手骨泛白,瞧着甚是心疼,忙道:“若不然使人去打听打听,有道是有钱能使鬼推磨,老奴就不相信李侧妃那院子会围拢的跟个铁桶一般连水都泼不进去。”

萧嬛脸色变幻莫测,最终却摇了摇头,低声道:“不急,免得打草惊蛇,只不过,总觉得我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情,这件事怕是跟李侧妃亦有关系。”

“李侧妃……李侧妃……表亲……”萧嬛低声喃语许久,眼睛一亮,终是想起她所忘记的事情究竟为何。

“可是快到八月初九了?”萧嬛看向白嬷嬷。

白嬷嬷掐指一算,点了点头:“还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八月初九有什么典故不成?”

“曾经锦瑞王府的世子爷楚烜的亡故之日。”萧嬛眯着眼睛轻声说道,心里发恨,眼瞧着还有半个月多的时间就是楚烜的祭日,林氏倒是对自己只字未提,若不是自己想了起来,楚熠那里未必不会对自己生出不满,她如今本就怀着身子,楚熠若是在因此对自己有了嫌隙,可不是就给了旁人可乘之机嘛!

白嬷嬷这话,不由冷声道:“好刁毒的算计。”

“王妃这是下好了套子等着我钻,我若是不知道此事,王爷与五爷不免对我生出不豫,我若是知晓,自是要主动请缨。”萧嬛冷声说道,嘴角勾起几许冷笑。

“夫人若是主动请缨,只怕王妃会顺水推舟把这件交由您来办,到时候她们若是想动什么手脚亦是方便行事。”宫嬷嬷沉声说道,却发现眼下是进退二难:“李侧妃一再在您面前表现出有话想说的态度,怕也是要与您说及此事,如此一来,这差事您不揽都不成了。”

“得想个法子把此事支应过去才行。”白嬷嬷紧蹙着眉头,与宫嬷嬷对看了一眼,却发现彼此眼下都是没有了对应的法子,毕竟这件事于情于理都应是夫人来操办,可偏生眼下她有了身子,若是正经的婆婆自然是会体恤怀有身子的儿媳,把此事交由旁人来操办,可林氏如今的做法分明就是下好了套,等着夫人来钻。

萧嬛不由冷笑一声,狭长而妩媚的凤眸微微一眯,嫣红的嘴角勾起的嘲讽的弧度稍纵即逝,声音却意外的平静下来:“支应过去?只怕躲得过这一次,躲不开下一次,如今在这王府里,咱们每走一步都如同与人博弈,既然她们已经开了新的棋局,那么由谁来执子围杀可就不是她们能说得算的了。”话音轻落,萧嬛勾起了妖冶的笑意,微眯的瞳眸有着难言的娇媚风情,只是在那诱人的风情中却透漏出几许冷酷与阴鸷,让人望而生畏。

上一章第160章
下一章连载中
同类热门
  • 乔映斜阳天接水乔映斜阳天接水符离上的糖|古言愿我如星君如月,此间流光美少年。 千山万水阻隔,念念久思不忘。 陆曦阳,不要走,不要,好不好? 林乔乔,明明我才是对你最好的,你的心里为什么从没有过我?你是知道的啊。 乔乔,我们以后再见啦。 乔乔,对不起。 乔乔,我永远会保护你。 乔乔,你好美。 乔乔,一定要等我。 呵,林乔乔,你好大的脸。 乔乔,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 乔乔,我们做一辈子的姐妹。 乔乔…… 背影,微风,婆娑。 故事很长,你也很深,值得我用尽几生几世去深情阅读。
  • 邪王嗜宠:逆天小狂妃邪王嗜宠:逆天小狂妃红袖妃子|古言再次睁眼她成了璇玑国的相府废材嫡小姐。废材?好!就让世人看看她这个废材如何灭九州、搅红尘、倾天下、睥睨看这九界朗朗乾坤!世人骂她纨绔嚣张,她眉目轻挑,语气狂妄:“嚣张又如何,纨绔又如何,本小姐就爱这个调调,你奈我何?”……一夜夜黑风高,她心情不爽,跑去渣女家放了把火。那渣女可怜兮兮,像一朵寒风之中摇曳的小白莲:“就是她放的火,殿下,您要相信我呀……”“你信她吗?”她挑眉看着眼前的男人。那人将她一把搂在怀中,一脸宠溺道“本王只信一句话,顺妻者昌,逆妻者亡!”
  • 前尘散世前尘散世翼云天|古言这是一个实力为尊的世界,天地之间飘荡的灵气,气运笼罩所衍生出来的系别。都是实力的表现,在这里实力是一切,宗门割据一方,家族势力遍布。所以背景也是实力的一部分吧,且看他,他和他踏破虚空,破解百年‘’阴谋‘’起死回生拯救最后的位面。
  • 古代撩汉日常古代撩汉日常洛菲味棒棒糖|古言大龄剩女杨洛菲一直羡慕别人甜甜的爱情,奈何颜值不在线无缘恋爱。直到她魂穿古代——她仰天长啸“哇哈哈哈!姐姐我终于要发达了!”…杨家有女初长成,刚刚及笄?就被告之皇上要选秀。呜呜…可她一直暗恋宸王。伤心之下不小心跌落山崖意外去世被杨洛菲占了身。穿越也是有代价的,必须要帮原主逃脱选秀攻略宸王。哼!那还不好说,可是,撩着撩着才发现这货蓄谋已久啊
  • 重生之芳华庶女重生之芳华庶女y凉小白|古言重生之前她是他的皇后,本以为丈夫说的不离不弃,到头来还是一场空,被自己的好妹妹背叛。曾经的海誓深盟,刹那间化为乌有。她发誓定要报仇血恨,让害自己的人不得好死。
  • 无良侯爷之溺宠乞丐妃无良侯爷之溺宠乞丐妃古篱笆|古言宠文,1v1。“爹,爹,娘又蹲墙头去看美男子了,还说要把他拐回来。”一四岁的奶嘴小娃,蹒跚的跑着,狡猾的笑着告状。“银子呢?”“恩,你表现的很好。”男子冷光一闪,看来他还不够卖力,居然还想着看男人,看来她这半月都不想下床了,他将腰间的银子扯了下来丢给小包子。小包子看着男子匆匆离去的背景,从怀里掏出两个钱袋,爹,娘都真笨,哈哈哈,通吃,娘早就偷偷的出去玩了,他怎么可能出卖他亲爱的娘亲呢。男子匆匆爬上墙,见未见到女子,心思一转,不由得咬牙切齿,怒吼着“顾念沐,你居然敢骗老子。”小包子小小的身子一抖,呜呜。。爹发火好恐怖,不行,他要带着他的家当离家出去,去拐个媳妇回来,这家不能呆了。未完待续。
  • 穿成九千岁的掌心娇穿成九千岁的掌心娇傲娇小珊瑚|古言自打穿书成了炮灰女配,桑榆就有两点不痛快,一这不痛快,二那不痛快。 为了改变炮灰必死的小说逻辑,桑榆果断放弃治疗,死皮赖脸抱上了书中第一反派东厂九千岁的大腿。 原著中,九千岁阴狠狡诈,杀人如麻。 但桑榆看过书,知道他就是个大写加粗的美强惨,别人怕他,桑榆不怕。因为在原著里面,他和自己这个炮灰一样,只是工具人,迟早要被写死! 那在他死前,这泼天的富贵啊!和滔天的权势啊!不好好利用一下,亏惨了好吗? 于是,桑榆借用自己未(看)卜(过)先(原)知(著)的能力,见天儿在九千岁跟前刷(抢)脸(钱)。 想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走向?对不起,没有钱我很难帮你办事。 想知道怎样避免危机?对不起,这点钱我很难帮你办事。 想知道如何才能讨我喜欢?对不起,再多的钱我也、我也喜欢你啊! - 遇到桑榆之前,李故辰心有丘壑,谁都不信。 遇到桑榆之后,他才知道,世间有光,温暖而明亮。 ——值得他呕心沥血,不为取暖,只为并肩。
  • 和亲殿下和亲殿下沙小埃|古言身为二十一世纪的知性女性,顾城欢就算是穿越了也要活得潇洒。老妈是一个女帝,生下来就是一国太子。她用先进的思想改变了一个陈腐的大陆,却没有想到被一个恶狼盯上了。她以为凭着自己两个世界加起来四十多岁的灵魂可以在这个大陆横着走,却不料有人比她还要狡猾。她以为狡兔还有三窟,却不料有人总是要死缠烂打。“顾城欢,既然你这么不想嫁给我,那我就嫁给你好啦!”“……”无语中……
  • 红尘惹人语红尘惹人语忆人时|古言太多人总是相信,逆天必出奇迹,若天能助你,何必逆天而行?本文女主三观清奇,不信是非,不计成败,没有悯天下苍生的大慈大悲之心,不喜勿入!
  • 舞落悲歌舞落悲歌若梦飘零|古言西南边的东篱国,有一公主,名唤舞落,琴棋书画样样精通,而且尤为擅长一项绝技倾城之舞桃花葬。一日,天凌的摄政王叶君宸带着永不交战的盟书前来求娶舞落公主,东篱国君含笑应允,然而没有想到的是叶君宸竟在娶亲当日,血洗了东篱。在横尸遍地的东篱城楼下,舞落望着他,脖子快要酸到僵硬的时候,他终于开口了,“没想到,舞落公主居然是个绝世才女,还是天下第一美人呀!早以真面目示人,或许本王会网开一面,八抬大轿娶你当侍妾,可如今成为亡国公主了,本王真是遗憾之致呀!”